分頁: (5) « 最前 ... 3 4 [5]  ( 前往第一篇未讀文章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腦袋裝的是一堆名相, 勿放逸 勤精進
阿斗
發表於: Fri.03/31, 2006 06:16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903
會員編號: 492
註冊日期: 07/14, 05



原住民才是真正的台灣人,

迪克祖先不是中國人,是原住民嗎?

祖先若是來自中國者,也只是入籍台灣的中國人而已!
PMEmail Poster
Top
小熊貓
發表於: Fri.03/31, 2006 06:37 pm

所屬群組: 個人版主
***
發表總數: 83
會員編號: 523
註冊日期: 07/26, 05


好了啦, 不要再互噴口水了啦!!

這些年來我已經受夠了,
不管佛法修學多久,
講起佛典來,
"眾生平等 萬法歸一" 朗朗上口的人,

一講到政治話題,
立場就出來了,
修養差些的, 臉紅脖子粗..........
修養好點的, 表面不動聲色, 心媮椄O暗自氣憤........
(怪的是, 政治立場好像宿世帶來的業力般,
無論怎麼討論, 都幾乎不可能會因為討論而改變立場)


唉,
佛法講的不是 心法 嗎?

阿姜查說:
如果你了解了一隻猴子, 就會了解所有的猴子
如果你了解了自己的心, 就會了解所有人的心

你的心為妄念煩惱不斷所苦,
中國大陸的人, 美國的人, 非洲的人......
他們的心不也都跟我們一樣
為妄念煩惱不斷所苦嗎?
sad.gif

您在意的是 " 究竟的心法""所有生命無可奈何的共同性"

還是表象的 " 欲貪 " 所引發的人類爭執呢?


PMEmail Poster
Top
阿斗
發表於: Fri.03/31, 2006 07:18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903
會員編號: 492
註冊日期: 07/14, 05



對於來自中國,以台灣人自居,評擊後來台灣的中國人,以及現住於中國的中國人之輩,原住民最有資格反駁此種說法。

因為,最早住在台灣的原住民,並無以台灣人自居,評擊中國人的偏見與主張!

所以,若說中國人的疑、狡心性,由來已久!絕對是一種既不合於佛陀、阿羅漢及現代尊者教誨,也是不具平等心的族群分化偏見!
PMEmail Poster
Top
小熊貓
發表於: Fri.04/07, 2006 11:55 pm

所屬群組: 個人版主
***
發表總數: 83
會員編號: 523
註冊日期: 07/26, 05


管別人有沒有偏見?
想想自己有沒有偏見
才真正重要啊.
PMEmail Poster
Top
浮生
發表於: Sun.04/09, 2006 06:40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182
會員編號: 651
註冊日期: 10/06, 05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白發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盡付笑談中 。

天地有萬古,此生 不易得。 人生只百年,此日最易過。 幸生其間者, 古今多少辛酸事,淡然一笑付東風!生活嘛,痛苦也好,幸福也罷,我們為什麼不能多點一笑 付之,付之一笑,畢竟天下沒有爬不過的山。人生在世,為人處事,倘能以大肚彌勒 一笑付之的心態去對應,既是對別人的寬懷,也是對自已的善待,更是一種生存的智慧與慈悲。

在北京潭拓寺,供著大肚圓滾、袒胸露腹、手掐佛珠、笑口常開的彌勒佛。旁邊有一副對聯;‘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開口便笑,笑世間可笑之人。’

在南京多寶寺,也有一副關於彌勒佛的對聯:‘開口便笑,笑古笑今,凡事付之一笑;大肚能容,容天容地,於己何所不容掛。’

四川樂山凌雲山大佛寺的彌勒聯則是:‘笑古笑今,笑東笑西笑南笑北,笑來笑去,笑自己原來無知無識;觀事現物,觀天觀地觀日觀月,觀上觀下,觀他人總是有高有低’。

不同地方的彌勒佛都向人們昭示著同樣一種非凡的胸懷:寬厚、樂觀、瀟灑和超脫,是悟透人生後的達觀和從容,自信和超然,是一種高貴的品質和崇高的境界。為人至此,其精神之成熟、心靈之豐盈、心地之寬宏,心態之豁達,諶為人之至尚。
PMEmail Poster
Top
文慈
發表於: Mon.04/10, 2006 10:47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132
會員編號: 650
註冊日期: 10/06, 05



自依止,法依止

/張慈田

「自依止,法依止」的教示是佛陀重要的法身慧命之一。「自依止」是完全依賴自己靠自己充份消化、揀擇聽聞法義及實踐法義,不倚賴別人告訴你「應該」或「必須」怎麼做;「法依止」是依宇宙普遍的真理,如無常、苦、無我等,來當作聞思修的素材。

自依止旨在杜絕盲目依靠天神、祖師、權威、傳統、習俗,讓自己從混亂、迷惑中解脫出來。法依止則避免掉入依人、依不明確的語言、依成見、依世俗知見,讓自己智慧清明,免除無葫的錯誤及靜議。

 有時我們似乎已懂得自依止、法依止的道理,但表現出來却有意無意地塑造個人崇拜,而美其名曰:「方便」;說似是而非的話,曰:「禪機」;依過去的成見,曰:「依緣起」。在修道路上有種種迷思、陷阱,得靠自己精勤的破除那些虛偽、習焉不察、搖擺不定或正在形成的障礙。

 靠自己覓道,雖然辛苦,但也沒有如想像中的困難,隨境界轉,成為深刻的、原創的、自主的心思,其成果有若甘客之甜美,能滋潤慧命,值得修道者嘗試。

(《新雨月刊》第65期)

PMEmail Poster
Top
元培
發表於: Sun.04/23, 2006 08:16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500
會員編號: 306
註冊日期: 04/28, 05



修行方向的省思

佛教各宗各派,有著許多不同的理論,當然修行的方法、實踐的方式更是有著明顯的不同。尤其空宗與有宗有著非常明顯的不同,在談論中,當談論者的立基點不同時,所談的往往是相反的方向,這對於初學者會造成茫茫然,不論是想了解佛法或想實踐品嚐佛法的法義,都會有不知如何下手的感慨,有的人因此而掉入永不止境的爭論中,到頭來煩惱更重,甚至有因此為了保護自已的論點,迷失了民主的、理性的心態,更是養成了強大的爭論習氣。

我們暫且放下高深教理、放下法義証量的高低,放下各宗各派的殊勝方便,我們用生活上簡單又容昜的省察方式來看修行的方向,讓我們用二方面來檢視自己的心路學習,由此而能簡單的、自肯的幫助自己走向菩提路。

其一是,我們就學習的慨念性來說,盡管各宗各派的修行方法有多麼大的岐異,但它的中心大致不會偏離勤修戒定慧、息滅貪嗔的大方向。
退而言之,修行的過程中,都大致不離要佛弟子們信解世間皆是諸行無常、諸法無我、並勤觀人身危脆、生命時光短暫如少水魚,斯有何樂的感受。而後對佛法生起法喜、皈依心,或強調緣起論的方向,要我們勤觀世間善惡業報不失、六道輪迴可怖----。
就修証的結果也都指向語言道斷、戲論止息、身心安樂、煩惱清淨,並生起對一切有情的愛心 。

其二是,在自我心境的檢視中,會發覺快樂的心情有在增長、人際關係有逐漸的改善和諧。在個性上有比以前更穩定、處事比較不會毛毛躁躁、不會遇上討厭的事就直接以自我主觀來論定,並能多聽對方的心聲,多一分了解事情的全貌。
在人格成熟上更覺得成長,民主的精神、理性的思辯態度都有更清晰的理清。
在生活的意義上、生命的價值觀上,會有比以前更能深入的省思能力,也就一步步的更能理清自己所要面對的人生之路。
對自己的微細心行觀察的比較深入,能時常發覺得自己心中的貪嗔顯現,能明白自己與別人都在強大的無明力量下,有很多事都有著身不由己的苦衷。所以在愛心上,會更能体諒別人的無知,也會對身邊的親友增長体諒與包容的愛心------。

不論各宗各派,修行方向大致是正確的話,或多或少會出現以上的一些像徵。若是出現反方向的現象,如爭論心增強、某方面的包容力不知不覺的在減少、煩惱心越來越容昜生起,別人感覺自己的嗔心比以前更容引發、或者親友抗議對家庭的責任有所缺失,或其它因素,造成逐漸不喜歡接近自已,或滿口佛曰的失去幽默感,讓人際關係、親子關係無法更融合------只要有一、二件出現,那麼學人是應該對自己所走的路作個深入省思,或者全盤的檢討,畢竟時光有去無回,短短的生命中,我們沒有太多重新選擇修行宗門的機會,往往一回頭已是百年身了。

我們現前的學校教育,就學生的智力與向學的精神,有著常態班、就業班,也有智優班與啟智班的特別教育。而就學習的科系,卻有五花八門,都是針對社會需要與不同興趣的學生去選擇自已的性向。佛法的方便也類似如此,各宗法門都興盛時,那麼佛法一定是興盛的時期,我們回頭看唐宋時期時,各宗各派的百花爭鳴,也造就了最興盛的佛法時期。所以我們要明白每個人根性都有他的差異性,千萬不能就個人的証量經驗來論斷別人的立基點。

大家現今同在三界火宅中,如何共勉向道心、出離心,當是佛弟子應有的共同學習心。在包容、共勉中,有一副對聯說---
佛本一乘,教有萬殊,不可取法捨法非法非非法
法本不二,人有萬機,故說下乘中乘上乘上上乘


網路法談偶思

網路的發展,造就佛法傳播上前所未有的新氣象,資訊的獲得與傳播至為廣泛、快速。只是網路談法乃偏重在文字的對話,而文字的表達是有限的,對談中往往無法完全正確的表達本意,若滲有我慢的爭勝心,那麼在討論中往往流落於以理論爭高下的陷阱,形成崇尚闡述了義經典的圓滿法義,而不重實踐修証。了義經所說的都是圓滿的境界、都是佛的境界,不是我們的境界。我們理証說的再好、再完美,沒有行門的實踐,也猶似了知如何做菜,但沒自已下廚,當然一口也沒吃到。在佛法上若如此,那麼所說的就成了戲論了?

佛法的修証,廢事執理的話,必定只是玄談。在網路發達的時代,資訊強調的是文字方便,所以廢事執理的清談現象必然會在未來的社會中越來越嚴重。然而離開事証而談佛法,未有不落於清談、空談。人心弱點其一是崇尚高深奧妙,能談得越玄妙的話,就越容昜得到掌聲與名聞利養。行者一旦陷入掌聲中而不能自知時,在高傲心下,會為了面子於玄談中難以回頭。

玄談者,多以談空為最高境界。他們從祖師語錄或了義經典中,於法義上強調心上無礙、無住、無相、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離一切分別心識,或強調說真心無修、無証、無生死涅槃,凡有所分別、有所修行的心,即是落入第二義----。因此他以涅槃的果体為因地,以此果地為修法,當別人在討論法義時,只要離了空義,就認定他人不究竟,總是以祖師的果地來批評別人的起心動念即錯,一切以理地論高下,奉此為禪機。這種結果,若他又不重事証,那麼不說無法体會理事圓融的奧義,其心念也容昜落在讓心只是清淨、無分別而已。尚若是落在此陷阱中,就很難與般若有相應的因緣。何況凡事一再強調無分別,自是不免墮在離有執空。在網上談法上,我們要謹記古德一句名言說,寧可執有如須彌山,不可執空如介子許。執空者不起菩薩行,不能發起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猶如維摩詰經中說,譬如高原陸地,不生蓮華。

就修証的事相,楞嚴經說,理則頓悟,乘悟併銷,事則漸除,因次第盡。頓悟後正好修行,理上証而不惑,方能事証無疑,而後方能理事無礙.。所謂事則漸除,即是煩惱的止息、定慧的增長---都有它的來時路。若談事相,卻一昧答以頓悟、頓除,若非是在見地上方便指引,則是行者對理事修証尚無法具体明瞭,只是執在理上言說的究竟。

在事証上的妄想習氣是所有行者必須面對的。雖說妄想本空,自生還歸於自滅,當妄想來時我們任它來,去時任它去,這是面對妄想的正確心態。一個如實的行者,在定慧精進下,他能日日定慧增長,覺察妄想本質的般若會越來越能靈敏,妄想的動力會逐漸淡化。妄想淡化的結果則是定慧明顯的增進,此是如實的行者冷暖分明自知。若非如是,那麼在理上的明確與事上的實踐,就宜謹慎省思才是。否則若有落在玄談上而未能覺察到,將致使生命空入寶山走一回。所有宗門方便實踐,大致亦是如此的模式。

佛法有理事或体用二觀,於理觀上,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一泯一切泯,絕四句,離百非,實際理地不受一塵,無佛無魔,更無修行一事。然而事觀是理觀所証,理觀是事觀所依。有理無事,不能落實生活感觸,其心不起妙用。有事無理,則不得如來密意。所以佛法心印,乃理事圓融不偏頗,不能離事論体相。就事相上,正如所謂萬行門中不捨一塵,窮事達理,以事事不離真如体之故。

學習上的領受,身教是重於言教。有時我們看大善知識的一言一行,由他們語言、肢体動作來配合神情所帶來的整体表達,會讓學習者感受到說,法住法行的聖者,就像燈塔上的明燈,是修行者在生活上的明確指引,修行要像善知識這樣----。由善知識的言行上來領受法義,是親切的、有力的,此種深刻的領悟力不是網路法談所能取代了。

法談常說到的舉心即錯,動念即乖,道理很容昜明白。但在當面法談時,在般若上的自肯,多少可以由言行所散發出來的神情來感受。若言行不一的話,會從眼神、表達的儀態顯現出自已的舉心即錯,動念即乖。在善知識的眼前,我們必須如實的坦誠自已,網上談法可以用文字遮掩自己的盲點,但是當面請示法義時,我們的眼神、儀態會說話。我們可以從神情上的偏失,露出我們學習上的盲點,從而獲得善知識的針貶教導,這也是網上法談難以週全的地方。
http://tw-buddha.com/forum2/index.php?showtopic=1528
PMEmail Poster
Top
元培
發表於: Tue.04/25, 2006 12:23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500
會員編號: 306
註冊日期: 04/28, 05



奢摩他(止)與毗缽舍那(觀)的修習

欲証涅槃實相,雖然入門方便無量,但就其扼要或總結,則不離止觀二法。此止觀二門不宜偏修,古德說,若是偏修禪定福德,不學智慧,名之曰愚。若偏學智慧,不修禪定福德,名之曰狂。止觀並進猶如車之雙輪,或鳥之兩翼,不可缺一。

學習止觀宜具備五種因緣。

一.持戒清淨。上品持戒人修行止觀必證佛法。戒行有所不清淨的就要懺悔,方能相應止觀。懺悔在於讓心回歸安詳。若有不安的心,是難以成就止觀的。就一個在家行者來說,至少要盡心的做到不傷害他人,一定要把內在的本份做好,心才能安住,做好子女、夫妻、親子、兄弟姊妹----各各的本份,工作也要盡心,若本份沒做好,心就有所不安,就難以與止觀相應。所以經中說,持戒不清淨,甚深三昧不現前。

第二衣食具足者。佛陀六年苦行,以最低的需求來克服衣食的困擾。我們台彎現今的社會生活,可以說是過於貪求富裕,許多人更是常常在無聊時,以吃、喝、遊戲-----來麻痺心內的空虛感。但是有子女眷屬的行者,因為要負起養家的責任,在滿足家的需要下,也要具足基本的經濟基楚,若一天到晚只為生活需要而奔波,心就無法悠閒的定下來修習止觀。經濟上所造成的生活憂慮會干擾止觀修習。在人身安全上有所顧慮,像逃亡、飛車競速、危險作業---也一樣會讓心不安定感而無法修習止觀。

第三得閑居靜處。越寧靜的環境,越有益於止觀學習。古德都住於深山、清淨蘭若,有它的成就因素。在家居士,修習的地方也應該盡量避開五光十色的憒鬧。在靜修時,也宜遠離電視機、或其它的吵雜聲。

第四息諸緣務。古德能夠一心辦道,遠離世緣俗務。我們在家眾,則應淡泊名利,不宜倦戀權勢、男女情感、以及為學問而作學問。也不宜為了心靈的落寞而追求人脈的經營、迷戀歌舞、好談相卜、流戀網路上----。心若長時不喜好寂靜、安詳,就容昜受到外在的因緣而轉成喜愛感官的刺激,造下輪迴的種種業緣,以致道心會淡化或停滯不成長。

第五近善知識。 在修証上,道業上的正知正行,同行善知識與教授善知識至為重要。同行善知識,能在菩提道上,亙相共勉、亙相切磋、亙相增長業業。教授善知識能善知眾生病、善識眾生葯。善知識所成就的証德與証量,更是眾生輪迴在茫茫大海中的信心引導燈塔,也是我等與未眾生的僧寶與法寶。

訶欲第二。訶責對世間欲望的深執。

所謂訶,是認知、認清五欲的過患。由於無始以來,我們深執五欲,因此即使今生能明白它的過患,但在習氣的深執下,過患無法即知即斷。必須時常去訶責五欲來覺醒它的過患,並在般若觀慧上正知五欲的空、苦、無常、無我,方能淨化心識、去污除垢,光顯菩提心光。五欲者。是世間色聲香味觸。
色欲者。是執於心理的、外在的種種,如男女形貌端嚴、世間寶物、心中所擁有的名利、權位、藝品-----。

聲欲者。是染著於男女歌詠與各種美妙樂聲。
香欲者。是喜愛、染著男女身香與香水、香花、香氣---種種。
味欲者。是心生染著於品嚐苦、酸、甘、甜----種種飲食美味。
觸欲者。染著男女身的種種觸覺,或執於環境的冷、暖。
輪迴的根本於渴愛,而一切具有五根之有情眾生,則以五欲而正性命。此五欲的妄取、追逐,即是推動輪迴的動力。眾生看不透、識不破此五欲如夢如幻的本質,以致在執取欲樂下,求之無厭,無有出期。在五欲的奴役下,自然會有造下不善的因緣而墮於地獄、餓鬼、畜牲道中。是以我等行者,對於五欲不得不深思其幣害而生起遠離心。

棄蓋第三。棄蓋者。謂五蓋也。

棄貪欲蓋。即是遠離上述的五欲。所謂嗜欲者天機淺,是說心生欲火,會遠道心,會阻礙止觀的修習。
棄瞋恚蓋。常言,一把無明火,焚燒功德林。又有說,一念之嗔,能燒盡菩提種。嗔蓋要時常觀想、實踐慈悲、忍辱來對治之。
三棄睡眠蓋。睡眠時,其心必是昏沈而無觀慧。我們要時時警愓是日已過,如少水魚,不要讓光陰在睡眠中空過。平時最好養成不躺著休息,除非生病。
三棄悼悔蓋。掉有三種。
身掉。身子靜不下來,喜好到處走或遊戲。
口掉。喜好飯後餘話、爭論、演說----。
心掉。心情到處攀緣,如無意義的思惟作詞、妄想不停的白日夢。
掉舉會令心妄想不止,無法深入禪定,但不會令心憂惱。所以有掉無悔,不會成蓋,於禪修中,覺觀到掉舉時,心仍然可以在對治中修止觀。
悔有二種。一者,由掉舉後生悔。二者,作了重大罪業,心懷憂怖,此二者,皆能令悔箭入心,令心不安、煩燥,而無法修習止觀。
五棄疑蓋者。不是所有的疑都會障礙止觀。對法義的理性質疑是必須的,禪宗的參公案所起的疑情,也是一種善巧的方便。

會障礙止觀的有三種。

一者疑自。行者作是念,我的根器很淺,又很純,或說我的罪業很深,不是修止觀的料。自心起此疑時,止觀修証就難以發起。我們不能自暴自棄,因為我們每個人無法確實知道過去所具備的根性深淺。何況因緣不思議,只要有修証的決心,那麼就已具備成就的因緣了,其它的只剩時間而已。

二者疑師。有的人以相貌來評論善知識,又覺得老師也是要吃飯、洗澡、拉屎也會生病,更是有不如意的業力與煩惱,在在與凡人皆同,因此生不起恭敬心等等。這種傲慢的疑心,必定障礙止觀修証。因為老師即使在某些小節欠缺威儀,但他所說的法確是如實的能令眾生離苦得樂,能夠令眾生証得菩提。是以我們對師時,應生如佛想,如佛想的莊嚴心能令我等親切又直入的相應菩提。所謂欲得佛法利益,須向恭敬心中求,不是你有恭敬心,老師才要教你,而是菩提於恭敬心中相應。

三疑法。世人多執著自我主觀不放。若心中對經論、老師的教授法一直處在質疑階段,不肯下定決心來實踐。比如,質疑修止觀是否善巧的成佛之道?此種猶豫的心,就很難與法相應。

調和第四。善調五事
一調飲食。飲食營養要夠,但不能吃太飽。
二調睡眠。適量的睡眠,但不能貪睡。
三調身。
四調息。
五調心。

方便行第五。具方便法門。有其五法。
一者欲。欲離世間一切妄想顛倒,欲得一切諸禪智慧法門。
二者精進。堅持禁戒棄於五蓋。初夜後夜專精不廢。
三者念。念世間為五濁惡世,充滿煩惱。念禪定、智慧為尊重可貴。
四者巧慧。籌量世間樂少苦多、無常的。禪定智慧樂是邁向永恆的,知其得失輕重。
五者一心。分明世間五欲可患,善知定慧功德可尊可貴,爾時應當一心決定修習止觀。

其他內容,詳見
http://tw-buddha.com/forum2/index.php?showtopic=4088
PMEmail Poster
Top
文慈
發表於: Tue.04/25, 2006 06:17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132
會員編號: 650
註冊日期: 10/06, 05



佛陀在《雜阿含經·卷第一》(二)中說:“比丘於色正思惟,觀色無常。如實知者,於色欲貪斷;欲貪斷者,說心解脫。……如是心解脫者,若欲自證,則能自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要得心解脫,就得斷欲貪;而要斷欲貪,就一定要如實知色、觀色無常,離開了如實知色、觀色無常就不可能斷欲貪,更不能有心解脫。

http://www.hkshp.org/humanities/ph94-02.htm

佛陀的教法與外道不同之處,就在於四念處(毗缽舍那) 的止觀平衡。 四念處的正念,除了是五根、五力平衡運轉的軸心外,也是七覺支、八正道的檢驗器(sensor),是成就七覺支、八正道的主要管道。

http://www.infs.idv.tw/02_books/l_forest/f...st004_chang.htm

http://www.cybermonastery.org/A15/text_a_15.html
PMEmail Poster
Top
文慈
發表於: Fri.05/05, 2006 07:21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132
會員編號: 650
註冊日期: 10/06, 05



嫉妒的息止之道

/ 烏帕沙瑪比丘(Bhikkhu Vupasama) 著



長久以來,人們多將「嫉妒」的發生,視為一種人格或道德上的瑕疵,所以人們多會掩飾與拒絕承認本身的「嫉妒」心理,也會避免指出他人的「嫉妒」作為,因為在世俗的社會堙A這無異是承認自己或指責他人在人格、道德上的缺陷,而這正是一種世俗上的社交忌諱。然而,「嫉妒」原本就不是人格與道德層面的問題,而是由人所普遍常見的一般心理,所交互影響與激發出的情欲現象,所以不是訴之於道德性的啟發、教化或規戒,即可予以消除的問題,也不是藉由彼此情感的交流與相互的認同,就可以徹底滅除或改變的事實,更不是人格高尚的人就不會發生的心理。

「嫉妒」幾乎是無所不在的發生在人群之間,不論是親子、夫妻、兄弟姊妹、師生、朋友、親密的情人,或是信念上的同志,以及任何男女老少之間,都有產生「嫉妒」的可能,即使是善人與善人、宗教師與宗教師之間,也不例外。因此,「嫉妒」可以說是人格高尚者、善人、教育家、宗教師及親人所說不出口的內在問題,這是由於為他們所嫉妒的對象,往往就是相當親近的人,或者是具有比他們更高尚的人格、善績、智慧與成就者。最重要的是,人們即使知道自己懷著嫉妒的心理,卻無法自我克制與息止,並且多數會因為無法解除嫉妒的煎熬,以及坦然的承認在嫉妒心理的背後因素中,隱藏於內心的強烈欲望與堅執的驕慢,而拒絕承認自己確實嫉妒著別人,更會合理化自身因嫉妒所引發的對立、忿怨及破壞行為,這些表現在冷靜的旁人看來就是因嫉妒而陷於「狂迷」的處境。

「嫉妒」不僅是人所常發生的心理與經驗,也是關涉最廣的情欲心理,並且是人會掩飾與拒絕承認的事實,同時也是極難消除與排解的情欲糾纏。若要息止「嫉妒」的發生及逼迫,只有經由當事者對於本身心理的充分自覺,並且確實的遠離「嫉妒」的發生因素,才有可能達至。

…………………………………………………

如果不了解嫉妒的內容,以及衍生的問題與苦惱,還有對人的束縛與逼迫,人如何會想要遠離或息止嫉妒呢?如果不了解嫉妒的內容,也不想要息止嫉妒,那人又如何會有探察嫉妒的意願,並因此而了解嫉妒的發生因素呢?如果不明白嫉妒的發生因素,人又如何得知嫉妒是否可以息止?又如何能夠明白息止嫉妒的辦法呢?

如果我們已經了知「嫉妒」的生起,不是單獨的自己發生,也不是由他人或某種心緒與行為而生起,更不是無有因由的自然發生,而是由平常的生活經驗所形成的諸多一般心理與情感,以及某種平常現實經驗的關連,所相關而起的情欲問題。那麼我們就可以明確的了知嫉妒是可以息止,並且息止嫉妒的方法,也能夠在「嫉妒」的原因當中得以正確與充分的找到。

因此,息止嫉妒的作法,在於必須先深刻的認識「嫉妒的內容,延生的問題與苦惱,以及對人的束縛與逼迫」後,再深細的探知嫉妒的生起因由,進而了知用去除與息止「嫉妒的生起原因」的辦法,即可息止嫉妒的生起,具足了這樣的的「正見」,即是滅除嫉妒的先決要件。依著如是的「正見」,則使人生起想要息除嫉妒的苦惱與逼迫的意志,並付予務實、精勤的實踐行動,也因而更加深入的覺察與明見嫉妒的內涵與苦--苦,如實得見嫉妒生起的因素--集、嫉妒的息止及方法--滅、滅除嫉妒的實踐步驟--道。

若要深刻、確實的覺察嫉妒的內容、問題、束縛與逼迫,以及察覺嫉妒的生起因素,就要修習於念覺分,當安住於身心而專注的覺察嫉妒的身心實況,並步步的覺知這些諸多身心實況的因素與關連的所在,即可明見嫉妒的內涵與因素,並從遠離嫉妒因素的實踐,得以息止嫉妒的生起與逼迫。如是完整的修行方法,就是依「四聖諦」的準則與次第來修習七覺分。(見《大正藏》雜阿含第305、306、1173、13、263經)

嫉妒的因素如本書第三節所說,次第與內容有—

一、在現實生活中,眼、色相緣起眼識(見),眼、色、眼識緣生觸(有樂觸、苦觸、喜觸、憂觸、捨觸),緣觸而生受、想、思(行),受者,若苦、若樂、不苦不樂(或說有樂受、苦受、喜受、憂受、捨受)。如是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相緣起意識(識),意、法、意識緣生觸,緣觸而生受、想、思(行),受者,若苦、若樂、不苦不樂(見《大正藏》雜阿含第289、290、305、306經)。

二、對日常經驗中,於眼觸入處、……意觸入處的身心內涵(五受陰)——因緣、無常,既不如實觀察,也不正思惟,而不如實觀察、不正思惟者則不如實見,不如實見者則於六觸入處不知集與滅,於六觸入處不知集與滅者則於五受陰不見緣生、緣滅,於五受陰不見緣生、緣滅者則不見五受陰(身心)無常、苦,如是知、如是見者,即謂之「無明」。(見《大正藏》雜阿含第210、245、1170、251、298、334、1144經)。

三、不見五受陰無常、苦者則不見五受陰非我、非我所(此為身見)。不見非我、非我所者則於五受陰不生厭離,不生厭離者則生樂著,樂著者則生喜貪,即於眼入處、……意入處所起的愉悅、歡喜與忿怨、憂苦的感受(有樂受、苦受、喜受、憂受),產生生化反應性的身心約制。當人對於色、聲、香、味、觸、法的日常經驗,有所生化反應性的身心約制,即因而產生心理性的自我情感,並經由種種愉悅、喜樂的感受經歷,形塑出個人經驗上的自我勝任經驗、情欲滿足,並將理智認知轉化為信受的價值。(見《大正藏》雜阿含第210、245、311、1170經)

四、個人對於勝任經驗、情欲滿足或信受的價值,有著相當愉悅、喜樂的感受與緣著,從而形成堅執其中的貪愛、欲求,起了實踐行動的內在動力。(見《大正藏》雜阿含第311經,謂「見可愛、可樂、可念……,見已欣悅……繫著已歡喜,歡喜已樂著,樂著已貪愛,……去涅槃遠」;298經)

五、在實現欲求的想像與臆測中,引發思考而規劃出將來的「欲求的實現內容與步驟」,也就是在未來的「自我期許」、願望、理想。

六、依著「自我期許」的內容,形成了「自我接納」與「自我認同」的面向與標準,並且依著欲求的實現步驟,而有不同實現階段的自我認同標準。對於努力於實現「自我期許」的人來說,階段性的自我認同標準就是引發「勝任感」與「挫敗感」的當下臨界尺度。例如:立志成為總統的人,規劃四十歲前作立委,五十歲前當縣、市長,六十歲左右當上總統,這三段式的實現步驟,形成三個不同階段的自我認同標準,也是引發「勝任感」與「挫敗感」的三個階段性臨界點。

七、從現實的經驗中,面臨了現階段自我期許、願望的「在他實現」與「自我挫敗」,形成了「自我認同」的障礙,並引發了挫敗感。

八、對同一「自我期許」的所在,在既欣羨又憤拒、既認同又對立的兩極情欲衝突中,關涉起自相矛盾與錯亂的情欲,也就是「嫉妒」。

九、伴隨「嫉妒」而起的,是因「自我認同」的挫敗而起的慌亂、焦慮、失落、空虛與憤怒情緒,還有為了尋求自我肯定而引發的妄想,因強烈拒絕挫敗與維護自我,而不自覺的發展出合理化、美化自己以及盡其所能的輕視、醜化受嫉妒者的自大心理。

十、最後,實現欲求的迫切感與慌亂、焦慮、幻想、自大、憤怒的心緒,交織成思慮與情欲為之錯亂的「狂迷」,而有著背離常態的身心表現及作為。

從這些因素的相關性中,我們了解到—遠離挫敗感才可以避免引爆嫉妒,以及慌亂、焦慮、憤怒、妄想、自大與狂迷的發生;若要遠離挫敗感就一定要滅除「自我的期許」;若要滅除「自我的期許」就必須遠離「實現欲求的想像與臆測」;若要遠離「實現欲求的想像與臆測」,只有息除對個人的勝任經驗、情欲滿足、信受價值的欲求;若要息除種種欲求,就必需息止生活中種種喜樂及愉悅感受的樂著。若要息除生活中種種喜樂及愉悅感受的樂著,就必須正觀於眼觸入處的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耳……;鼻……;舌……;身……;意觸入處的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當於六觸入處正觀受、受集(因)、受滅(息止與方法)、受滅道跡(息止的實踐)、受味(貪著)、受患(無常、苦)、受離(離貪)。若要正觀六觸入處諸受,則必需由六觸入處起觀,所謂緣眼、色生眼識,三事和合觸,觸生受、想、思,如是正觀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從正觀六觸入處的集與滅,才能正觀五受陰的緣生與緣滅;若得正觀五蘊的緣生與緣滅,才得正觀五受陰為無常,並正見五受陰為無常、苦;正見五受陰為無常、苦者,則正見五受陰非我亦非我所,如是正見者則於五受陰生厭離;厭離者則喜貪盡,喜貪盡者則種種生活經驗上的喜樂及愉悅的感受不起,以及喜樂、愉悅對身心的約制與束縛不起。種種喜樂、愉悅對身心的約制與束縛,則種種實現喜樂及愉悅的欲求息止不起;種種實現喜樂及愉悅欲求息止不起,則「實現欲求的想像與臆測」不起;「實現欲求的想像與臆測」不起,則「自我的期許」、願求、理想亦得不起;「自我的期許」、願求、理想不起,則「自我確定、自我認同、自我接納」的面向、標準不起;「自我確定、自我認同、自我接納」的面向、標準不起,則引發「勝任感」與「挫敗敢」的臨界標準不起;引發「勝任感」與「挫敗敢」的臨界標準不起,則人生的勝任感、挫敗感就不再發生;勝認感與挫敗感不再生起,則喜樂、愉悅、傲慢與憂傷、鬱悶、卑怯、畏懼不起,而嫉妒也不再發生。當種種欲求與嫉妒不再生起時,則不再對人有所爭鬥、傷害與種種狂迷的破壞,因欲求與嫉妒而起的種種苦惱也得以息止,此所謂喜貪盡者說心解脫。

若要修習七覺分之前,當先修安那般那(入出息法)遠離於散亂,而後專注不移的覺察現前身心——此即修念覺分,依序的從嫉妒的內涵與伴隨的諸多心緒、苦惱覺察起——上表之八、九與十,並得以如實的正觀於「嫉妒」與苦。如是則使人生起應當要遠離嫉妒與苦的正見——此即修擇法覺分,從而在嫉妒的內涵中,覺察與發現引發嫉妒的原因——上表之七,而後覺知滅除嫉妒與諸多苦惱的方法,在於息止引發嫉妒的原因。滅除嫉妒的實踐步驟,則先要透過身心的覺察以具足以上的正見,明見嫉妒既不是由自己所作,也不是由他人、外境所作,或是由自己與他人、外境所共作,更不是無有原因的本來就有,而是依著特定的因素關連性而發生。所以,嫉妒不會是堅固不移、恆久長存,也不是自己想要滅除嫉妒就可以隨心所欲的息除嫉妒,更無法依靠任何外力的介入就可以遠離嫉妒,或是採取不理不睬的辦法就會使嫉妒自然的息止。縱使對他人的表現與成就,以歡喜、隨喜的心態來面對,也只是暫時的「調伏」和「舒緩」嫉妒的強度而已,實際上是無法避免與止息嫉妒的發生。只有引發嫉妒的「特定的因素關聯性」得以息止,才可以讓嫉妒不再生起,當獲得如是如實正見時,才具足息止嫉妒的智慧——此為滅諦如實知。依著息止嫉妒的智慧,具足遠離嫉妒的信心與意志,並實踐遠離引發嫉妒的種種身心作為,離欲、惡不善法,精勤不懈的深入覺察、禪思與實踐,得生喜、樂——初禪,進而離於覺觀,定生喜樂——二禪,乃至遠離喜、樂——三禪,遠離憂、苦,捨、淨念、一心,達到正定的身心狀態——四禪,這就是息除嫉妒的正道——道諦,透過正道的實踐,而達至嫉妒的息止——捨覺分。

——本文係〈法雨雜誌〉 節錄自 烏帕沙瑪比丘著《嫉妒的覺知與息止》之序言及第七節部份內容
PMEmail Poster
Top
天仁
發表於: Sat.05/06, 2006 05:48 pm

所屬群組: 版主
***
發表總數: 777
會員編號: 244
註冊日期: 04/09, 05


雖然說忌妒也是一種煩惱,但是實在說不算是根本煩惱。
如果貪嗔癡止息,忌妒也會止息;但是倒著說就未必了。
本文內容雖多,但是閱後覺得沒有抓到重點說,實在說忌妒
的發生其實來自於我慢,與人相比後假使確實不如、才會生起忌妒,
又或者說人家有而我沒有、才會生起忌妒。這是忌妒生起的近因。
去除我慢者,即使相比較也不生忌妒心。而不去除我慢者
就隱藏忌妒的種子。此外,光光練習禪定並不能夠去除忌妒的。
如說精勤練習內觀毗婆舍那能去除一切結使,但首先去除的也不是忌妒。
即使真的很忌妒某某,其過錯雖多也不多過於生起根本煩惱。
PMEmail Poster
Top
小熊貓
發表於: Sat.05/06, 2006 09:29 pm

所屬群組: 個人版主
***
發表總數: 83
會員編號: 523
註冊日期: 07/26, 05


小熊貓要給天仁學長拍拍手
真的分析的很有深度

討論版上的討論文章
多的是剪長篇經文來貼
不然就是情緒化地針對某人唱反調

少有自己有深度又持中的看法

拍完手以後再鼓鼓掌吧...........

了不起了不起.................
PMEmail Poster
Top
阿斗
發表於: Sun.05/07, 2006 07:19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903
會員編號: 492
註冊日期: 07/14, 05


”引用

天仁 發表於: Sat.05/06, 2006 05:48 pm 

雖然說忌妒也是一種煩惱,但是實在說不算是根本煩惱。
如果貪嗔癡止息,忌妒也會止息;但是倒著說就未必了。
本文內容雖多,但是閱後覺得沒有抓到重點說,實在說忌妒
的發生其實來自於我慢,與人相比後假使確實不如、才會生起忌妒,
又或者說人家有而我沒有、才會生起忌妒。這是忌妒生起的近因。
去除我慢者,即使相比較也不生忌妒心。而不去除我慢者
就隱藏忌妒的種子。此外,光光練習禪定並不能夠去除忌妒的。
如說精勤練習內觀毗婆舍那能去除一切結使,但首先去除的也不是忌妒。
即使真的很忌妒某某,其過錯雖多也不多過於生起根本煩惱。 


個人看法:

忌妒雖然不算是一種根本煩惱,但是有幾人可以待貪嗔癡真正止息,沒有了根本煩惱時,才無其他各種煩惱需要對治?

真正去除忌妒的根源,即使相比較也不生忌妒心,雖然是另一層需要達到的功夫,或是貪嗔癡止息,為惡也會止息,倒著說即使就未必,難道就不需直接對已生起的忌妒,或是惡先了解與化解,立即做到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人難免會互相比較,許多人與人相比後,如果自覺確實不如、不免會生起忌妒,或人家有而我沒有、才會生起忌妒,這種忌妒生起的近因,確實應該先覺知,才能更深入知道自我執著由何而起,不過,忌妒的發生原因有多種,來自於我慢只是原因之一而已,若是欲由了解書本中我慢的種種呈現的記載起修,還不如直接由先了解生起忌妒的自我執著原因開始。人類常因自感不如,生起忌妒,這正是直接了解自我執著的很好入手處。

許多人對於自己常見到可能生起的忌妒情形視若無睹,卻只崇拜到道場修、讀名師著作才有踏實感,開口閉口就是教理、修證名相或是修證次第,目標則以精勤練習內觀毗婆舍那去除一切結使,卻不直接面對與觀察自己各種煩惱的原因,如此的修行,就像隔靴搔癢,很難真正看清自己。

更多人充滿名師情節,迷於向外到處推介名師、道場、各種佛學著作,卻鄙視實際閱讀些許剖析修證上可能病根的較長篇貼文,認為直接看佛學著作即可,由於未隨時就這些貼文探討的著眼點來自省察,進行觀照自己修行狀況,雖然修證目標遠大,不免失去很好的修證時機。

未證聖果者除了注重所謂的根本煩惱外,對於出現的各種的煩惱,最好還是不要掉以輕心,才能對於不自覺知的潛伏習氣,隨時能自覺察。畢竟未證聖果者,由於未達究竟,尚有微細不自覺知的自我潛伏,就算說得似乎貪嗔癡已接近止息,似乎已接近沒有了根本煩惱,對這些不起眼的小煩惱是否已徹底降服,遇任何情況都不再生起,相信自己是最清楚的。

由於人人處於不同修證階段,所以,若是未證聖果,還是多自覺知自我的各種煩惱,不要動輒以近似解脫者自居,說一些自己都未能做到,離能所、究竟涅槃,或是無義語,也不要只強調與根本煩惱比,其他煩惱似乎就不重要的說法,如此難免自誤誤人。

一般認為,光練習禪定或許不能夠去除隱藏可生起忌妒的種子,所以烏帕沙瑪比丘說息止嫉妒的作法,在於必須先深刻的認識「嫉妒的內容,延生的問題與苦惱,以及對人的束縛與逼迫」後,再深細的探知嫉妒的生起因由,進而了知用去除與息止「嫉妒的生起原因」的辦法,即可息止嫉妒的生起,具足了這樣的的「正見」,雖然不是全部,卻是滅除嫉妒的先決要件,由於包括了止觀的方法,也與修苦與苦的止息的各修證方法相結合,各種隱藏的煩惱種子,應該能夠徹底根除。

修證應該善用各種因緣,因緣就像一面鏡子,若是能隨時隨地以各種因緣這一面鏡子自省察,就形同朝向具體落實的修證目標邁進。事實上,社會上許多人確實是因為與人相比後,自感不如,生起忌妒不平,其過錯看似雖小,大則因妒火中燒,引起殺盜偷搶騙與諸邪淫撩原大火,小則心緒難平,不自覺地習於自讚並貶抑他人,形成修證的障礙,誰說其必然不多過於生起根本煩惱?誰說不能就個人情況,先去除忌妒會引起的修道障礙?因而,大家參考〈法雨雜誌〉 所節錄 烏帕沙瑪比丘著《嫉妒的覺知與息止》之文的內容的同時 ,最好能就作者深入的剖析,趁機自省察是否尚有不自覺的忌妒習氣與根源存在?若不能如實面對自己,任何修行方法大概對其都很難有助益,此皆不自見故。
PMEmail Poster
Top
元培
發表於: Tue.05/15, 2007 01:52 a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500
會員編號: 306
註冊日期: 04/28, 05



論佛法的深淺問題

  筆者最初接觸佛教的時候,對佛法的義理非常欣賞,因為從來未有接觸過這麼一門高深的義理,它是那麼難以掌握的啊!!!通過掌握這門非常高深的義理,心中感到莫名其妙的快感,感覺就像飛起來了,自己懂了如來的密法,其他人都不知道,只有自己知道,內心法喜充滿,當時我自信,對名相的運用,已經很了不起,什麼“我空”、“法空”、“空空”一切難解的名相,我也能寫一長文去解釋,反覆論述。

  怎知道給一位善知識所提的一個問題就令我無言以對,他問我:「既然師兄對佛法的掌握如此利害,師兄可否慈悲,為我的四歲小兒,講解何謂“實相無相”的義理呢?」當時我腦中再次空白一片,我反覆問自己,對著那位善知識的小孩子,我真的什麼也說不出來,一切所謂高深的了理解,都用不上,原來是自己打了一個大妄想,忘了佛法的真義。後來得到這位善知識的啟發,我才明白到要學佛法,不是把一些高深的義理理解得很深就叫作明白,例如「不生不滅」這個道理,非常高深,如何把這個道理應用在我們的人生中去修行,才是最重要的。

  一般說法的人,總喜歡把佛法說得很深很深,最好深到除了自己已外沒有人能明白,有時甚至告訴學人,甚深佛法不是他們所能了解的,只有利根之人才可以明白,才可能有成就,以我們末法時代的根器是不成的,又或是開出一般人不能接受的條件,例如叫他們須要獨居山中數十年打坐參禪,最後建議大家無謂浪費氣力,還是努力求往生處所罷了。嚴格來說,這種破壞別人的信心,令人生起下劣心和不可能心的說法,是不適當的,因為此舉可能會破壞他人智慧生命的成長,甚至可能斷去人們於此生成就佛果的大願種子,這種說法之人,如果因為無知而做下如此業因,實在是可悲可憐!

  同樣地,很多來聽佛法的人也希望聽到很深很深的佛法才安心,把佛法看成是一種很深的學問,如果說法者不能把佛法說得很深,那就認為說法者肯定是沒有料子的,這種情況在自以為有「智慧」的人特別嚴重,他們認為佛法的奧義是不可能很淺的和很簡單的,佛法的奧義最好深得只能自己“意會”而不能道出來,也不能修學,好讓他們有敷衍的借口,安心追求往生如何如何。

  最後的結果是,講者說了很多很深的佛法,自感非常滿足,而大家也聽了很多很深的佛法,也非常滿足,至於體用之道,不是凡夫所能為,還是等到將來成為菩薩已後再提罷。由始至終,人們除了認識多了很多很深很深的名相以外,講者與聽者產生了很深的快感外,別無他物。筆者要說的是,佛法不是學問而已,而是我們人生的體現,如果說法者解說「不生不滅」為「惡念不生,善念不滅」這麼簡單時,大家會否認為這是很“淺”的佛法,不值一顧,敢問大家,有誰可以做到「惡念不生,善念不滅」?那麼到底這是“淺”呢?還是“深”呢?愚見以為,道理“淺”而體用“深”啊!能把這些非常「淺」的佛法實實在在地活在生命中的人,才是佛陀的真正弟子,才能說出人人皆能攝受、實踐的佛法。

  佛陀為什麼要說法四十多年?渡人無數,由“淺”入“深”,由“深” 入“淺”,最後說了一句「以戒為師」便涅槃了,皆因很多人不明法旨,不知佛法體用之“深”,不在道理,而在行持。 何謂「以戒為師」,“戒”即行持也,退而止惡,進而修善,「惡念不生,善念不滅」是也。就是佛陀最後的遺教,也只是這個可能被人輕視的“淺”道理而已。但大家可知,惡念不生則妄想無所依住,善念不滅而福慧自生其心,讚嘆日:


「惡念不生,妄想不增。善念不滅,悲智願行。
 是二而一,般若核心。如來遺教,諸佛所行。」


學人們啊!佛法重行持,高深快感解不了煩惱,洋洋道理脫不了生死,不能當真呀!老老實實把“淺”的佛法行得功“深”,自能有成就的一天。

凡夫求法但求深,以為懂深便是真。
不明體用難實踐,快感妄想不識分。
名相能通有何喜,說得半天又如何。
四歲小兒解不了,何能稱作醫中王。
自心過失常反省,人我不生下劣心。
當知根器本無異,上根下根看決心。
老實行持自無礙,化繁為簡見功深。
日用行常皆佛法,反樸歸來原是真。

好了,說了老半天,打了一個大妄想,還是阿彌陀佛!

http://www.hkbol.org/Public/public38.html
PMEmail Poster
Top

Topic Options分頁: (5) « 最前 ... 3 4 [5]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