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以四食來看清生命的真相, 由色身食取食物而產生出精神
淨堂
發表於: Sun.11/20, 2005 08:01 pm

所屬群組: 個人版主
***
發表總數: 5,957
會員編號: 103
註冊日期: 02/11, 05


生命能的產生是由人所攝取的食物而來.也就是佛教所説的[四食].

嗏帝經中世尊開示說: 因為以智慧觀察,一切眾生,莫不依靠四種【食】而得生存延續.
契經 雜因誦)說:有四食資益眾生,令得住世攝受長養.何等為四?謂一’麁搏食.二’細觸食.三’意思食.四’識食.

正法所提到食有四種: 謂一’麤搏食.二’細觸食.三’意思食.四’識食.

第一.麤搏食就是普通的食物,它是物質的.透過消化器官的分解’吸收的處理,再經由新陳代謝的作用,替代老舊的身體組織,成為新的生理機能如血液’細胞等.

由細胞裡的粒線體的部份將食物分解之後轉化成能量,此能量儲存在細胞的粒線體中,供給細胞做為活動之用.稱為生物能.

由此因身體中所有細胞中的粒線體將之食物轉化為生物能的產生,才能夠使六根有能夠活動的本錢,也才有五蘊生命的產生.

第二.細觸食也是歸屬於物質的,但它的產生是必需由麤搏食完成,由細胞的粒線體製造出生命能量之後,使六根活動才能產生的.
所以細觸食是透過神經官能的接收訊息以影響生命.

例如:視神經是藉由光線與有色彩明暗的事物接觸,聽覺神經藉由聲波與發出聲響的物體接觸,乃至腦神經(意根) 是統籌整理前五根所接收的訊息以取得消息.經由這些接觸左右了生命的動向,塑造了生命的形態.這便是細觸食.

第三.意思食的產生也是必需由麤搏食完成,由細胞的粒線體製造出生命能量之後,使六根活動才能產生的.

意思食是意根內在活動所呈現的意念’意象,不屬於色法.意思是食,生命並非本來就具備各式各樣的意念,當意根活動接收種種資訊,組成種種所得知的消息後,應對這些消息的種種考慮’計劃’分析’評估’運算’決策’想像等思量一一生起.這些都是憑著外在的條件所長養的生命狀況,也稱為食.

第四.識食的產生也是必需由麤搏食完成,由細胞的粒線體製造出生命能量之後,使六根活動才能產生的.
識食與意思食同屬於精神作用’同樣是藉由外在條件而滋長生命的因素,所以也同稱為食.但它們的功能不同.意思食處理受’想’行等意志活動,識食則是專司識別-識別五受陰的狀態,識別六入處所接收的訊息.雖說識是一種待緣而生的無常現象,不能恆常存在,但卻也是生命中的基本功能.

搏食是長養生理機能’觸食促進神精系統’意思食激發精神功能’識食產生對待認知作用.

四食是生命的資糧,生活的目地就是在於四食的補充.眾生盡其所能地補充飲食’感官經驗’意志活動與認知.眾生不斷的補充,生命便不斷的延續.

而四食以何為生起的原因呢?如何招聚的呢?從何而生的呢?因何而得以存在呢?

答案就是眾生的渴愛.因為眾生的渴愛而使四食的產生.因為四食的產生而使生命不斷的延續.

故修行的最主要原因就是要斷除[渴愛],而要斷除渴愛的地方最主要的是有一個部份.

這個部份就是對於六根感官觸塵所產生對於五蘊作用的渴愛.

唯有斷除對於六根感官所產生的五蘊作用的渴愛,才能使五蘊不再未來世延續而受生.才能真正的解脫生死而達到涅槃.
______________

故知由眾生的四食的官係中可以了解到一真相:

那就是精神是由色身所吸收的物質而產生的

名(精神作用)與色身是相互依存,形影不離的.當色身生病時,我們的精神也遭受到萎靡不振.當色身強盛時,我們的精神也能強盛.

同樣的.精神也能影響色身.如精神官能症(厭食症或強迫症等)就會影響色身的器官運作.使器官生病.
故知:
*[色身的活動能生起精神作用,而精神也能影響色身活動.]


由於色身食取食物轉化為生命能量的緣故,才能使六根的神經組織能夠活動

因為六根的活動觸緣塵才能使受蘊'想蘊'行蘊乃至覺知識蘊及習氣等五蘊的產生

乃至名色最後轉成為後有的入胎識身(生前習氣記憶所積聚成的阿賴耶識蘊)

而生命能的渴望貪愛是推動色身不斷的進取食物,長養了色身的生長

這種事正是驗證出佛陀所說的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此生故彼生'此滅故彼滅的相對性存在

也證明名(精神)與色(色身)彼此間的相互的互補關係及名色如何轉化為後有的入胎識身(生前習氣記憶所積聚成的阿賴耶識蘊)
PMEmail Poster
Top
純純阿寶
發表於: Mon.12/05, 2005 07:50 a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64
會員編號: 730
註冊日期: 11/23, 05


淨上堂 下大師:說的好..丫o
生命能是由........
空氣陽光與水而來.佛教所為的[四食].
自覺是:
人務必"行持體證"
謂一’麤搏食(物質下肚:能越少就越)
謂二’觸食(觸:空氣陽光與水......)
謂三 意思食(如""法喜:好意思不斷........)
謂四 識食. (如""知道要:常習吞唾液........)
PMEmail Poster
Top
劉姥姥
發表於: Mon.12/05, 2005 11:43 a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206
會員編號: 343
註冊日期: 05/17, 05


[於四食無貪無喜,識無所住] <雜阿含、十五、三七六>


「若於四食無貪無喜,如前廣說,乃至純大苦聚滅。譬如,比丘,樓閣宮殿,北西長廣,東西[聰-耳+片]牖,日出東方,應照何所?」

比丘白佛言:「應照西壁。」

佛告比丘:「若無西壁,應何所照?」

比丘白佛言:「應照虛空,無所攀緣。」

「如是,比丘!於此四食無貪無喜,識無所住,……乃至如是純大苦聚滅。」


四食的正知流程

大卿弘法師

四食是四種滋養由粗而細、由細而粗的互相迴向增上。

「飲食」(又叫做「段食」)雖粗(相對於其他三食),卻可以因為飲食不知量而大大影響其他三種滋養的流向,「飲食不知量」會導致身心粗重,六根(識)守護困難,「觸食」缺少「捨心作意」,就不知量。「知量」指的是知道有益身心輕安的量,也指飲食過程能如實觀察味覺、嗅覺、觸覺(口感)與出入息、意識轉向的生滅流程。

「觸食」失去「知量」的作意,「意思食」就跟著「忘失」生命的何去何從,就捨本逐末,不知輕重緩急,就忘失自己曾是一再輪迴的眾生,冤枉慧命,沒有從過去的生生死死中學到生命的莊嚴,不懂得把「死亡」放在心上,「忘記」自己曾經「死過」,「現在」是「重生」(截斷眾流),沒有人知道你還活著,所有的「過去」都是上輩子的事。這輩子只有三寶,只有解脫者認識你。

「意思食」忘失,就變成「有所求」,常常活在「人相」(別人的肯定與認同)、「我相」(對自己的期許)中,求名求利或顧影自憐、顧盼自得在情欲中流連迷失。「有所求」就是「欲貪」。五蓋以「欲貪蓋」為首,求不得即生恚礙、挫折、消沈,「稍有所得」,又顯示出得意忘形的掉舉亢奮與躊躇不安。貪、瞋、消沈、不安連番夾襲車輪戰,這時的「自我」就對人生大方向起疑,對法、對真理生出輕慢心。痴痴迷迷、醉生夢死,對「識食」的受用,更加迷糊,白白受苦。

依佛陀的法,只要「識食」稍稍偏離根本作意」,我們就會受苦,當初佛陀的譬喻是有如「日夜受三百矛刺」,當我們在「過去、現在、未來、內、外、遠近、粗、細、好、壞」種種分別中,忘失了無常作意,我們就會執取、滯留,意識流動不起來,這就是「無明」。

唯有無間斷地根本作意,意識才會「明」,智慧才會開。開智明識以後,才不會惑於過去、現在、未來的生滅聚散,才不會惑於內外、遠近、粗細、好壞的變化。才能不管意識怎麼分別,都看到生滅聚散的無常,不再抓取「生滅、有無、是非」種種兩邊,回到「中道」: 對一切觸不迎不拒,唯有如實知見。

「識食」明了,「意思食」就正了,「意思食」端正,自然就把「死亡」放在心上,「記得」自己是大死一番的人,不會也不可能再跟生前認識的人事物計較,從今而後,以佛為心、以法為意、以僧為識,為立梵行、為迴向如來,「上求佛道、下化眾生」, 精進不放逸地起心動念,將每一個意欲、思念,導向覺者的心跡。

有這樣的胸襟氣魄,就是抱著「必死」(慷慨就義)的決心,篤定地走在法上,走出法的光輝。佛陀當年的譬喻是有如「遭兩位大力士挾持丟入比人還高的火坑」,這樣的「必死無礙」,就是「死心塌地」,死了世間心,活出「出離心」,世間心不死,出世間的「菩提心不生」。

有這樣端正的意思食,六根門才容易守護,有如佛陀的譬喻,如剝皮後的牛,觸地給地蟲食,觸水給水蟲食,觸空中給飛蟲食,如是每一個六根門觸都觸到痛點,都觸到「無常是苦」,如是心甘情願地將每一個觸境當作學習的材料,虛心地、沒有主見地學習,這也是「見苦」的無我流露。這裡的「無我」至少指對可意觸不抓取,對不可意觸不排斥,通通捨心作意,如實觀察學習,體會其中的「無常是苦」,「無我地」學習。

六根知量以後,要做到「飲食知量」,變得很不費力。真的體會佛陀的譬喻「如穿越荒漠如食子肉」,不做沒有滋養的消磨。

PMEmail Poster
Top
文慈
發表於: Wed.05/16, 2007 10:26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132
會員編號: 650
註冊日期: 10/06, 05


欲的出離與修斷----攀緣四識住


貪欲的生起,乃是因爲五根接觸五塵時,心識對可愛之境産生的貪著。這在《雜阿含》七五二經里佛說:「佛告迦摩:欲謂五欲功德,何等爲五?謂眼識明色可愛、可意、可念,長養欲樂,如是,耳、鼻、舌、身、識觸可愛、可意、可念,長養欲樂;是名爲欲。然彼非欲,于彼貪著者,是名爲欲。」因接觸境之後心中所生的思念,對這思念常去引欲是貪欲,爲何去思念它呢?這是因爲對所觸境的愛樂。

人的心生起欲的過程,佛在《雜阿含》六十四經中解釋的很清楚,那就是心(識)在接觸到境時連續發生的四個心意的路程(四識住):那就是: 識住→攀緣→愛樂增進→廣大生長。

「佛告比丘,愚癡凡夫無聞衆生,于無畏處而生恐畏,愚癡凡夫無聞衆生怖畏,無我無我所,二俱非當生,攀緣四識住。何等爲四?謂色識住,色攀緣,色愛樂增進,廣大生長。于受、想、行、識住,(受想行識)攀緣,愛樂增進,廣大生長。比丘,識于此處,若來若去若住,若起若滅,(愛樂)增進,廣大生長。

若作是說,更有異法,識若來若去若住,若起若滅,若(愛樂)增進,廣大生長者。但有言說,問已不知,增益生癡,以非境界。所以者何?比丘離色界貪已,于色意生縛亦斷,于色意生縛斷已,攀緣亦斷,識不複住,無複(愛樂)增進,廣大生長,受想行界離貪已,于受、想、行、意生縛亦斷。受、想、行、意生縛斷已,攀緣亦斷,識無所住,無複 (愛樂)增進,廣大生長。

識無所住故不增長,不增長故無所爲作,無所爲作故則住,住故知足,知足故解脫,解脫故于諸世間都無所取,無所取故無所著,無所著故自覺涅盤。」

五蘊的每一蘊都會發生識住,我們要做的工作就是認清它發生的過程,解除心對色相的愛縛,對受想行識的愛縛,那時識就無所住,無所攀緣,無可愛樂增進,無能廣大生長。

下經佛指出不要生欲,莫著于欲,和不住于欲,無論是過去,未來或現在者:

「世尊告曰:強耆(尊者盧夷強耆),谛聽善思念之,我當爲汝廣說其義。尊者盧夷強耆白曰:唯然,當受教聽。

佛言﹕慎莫念過去,亦勿願未來,過去事已滅,未來復未至。現在所有法,彼亦當爲思。念無有堅強,慧者覺如是,若作聖人行,孰知愁于死?我要不會(不思念)彼,大苦災患終,如是行精勤,晝夜無懈怠,是故常當說,跋地羅帝偈(Bhaddekaratta)。

強耆,雲何比丘念過去耶?若比丘樂過去色,欲著住,樂過去覺(受)、想、行、識,欲著住。如是比丘念過去也。強耆,雲何比丘不念過去?若比丘不樂過去色,不欲不著不住,不樂過去覺(受)、想、行、識,不欲不著不住,如是比丘不念過去。

強耆,雲何比丘願未來耶?若比丘樂未來色,欲著住,樂未來覺(受)、想、行、識,欲著住。如是比丘願未來也。強耆,雲何比丘不願未來?若比丘不樂未來色,不欲不著不住,不樂未來覺(受)、想、行、識,不欲不著不住,如是比丘不願未來。

強耆,雲何比丘受現在法?若比丘樂現在色,欲著住,樂現在覺(受)、想、行、識,欲著住。如是比丘受現在法。強耆,雲何比丘不受現在法?若比丘不樂現在色,不欲不著不住,不樂現在覺(受)、想、行、識,不欲不著不住,如是比丘不受現在法。」(《 中阿含》:《釋中禪室尊經》)

在《如是語 Itivuttaka》經里,下面列舉數則耽欲的害處,佛言:「貪婪有情,依貪行惡,勝觀之人,正知斷貪,斷于此世,決不再來」

「癡之有情,依癡行惡,勝觀之人,正知斷癡,斷于此世,決不再來」

「他無一法,有覆群生,日夜流轉,如爲癡(無明)覆,然如舍癡,破除闇聚,更不流轉,亦無他因。」

「愛爲第二,長夜流轉。生此生彼,不超輪回,知此輪回,知此災禍,愛之生時,無執愛心,比丘遊行。」

人若不冷靜思惟觀察,常會著于欲,因爲長久熏習的結果,已經習以爲常,絲毫不覺得欲的害處,並且會貪得而不厭,以緻害了自己。



欲的過患

欲有什麼過患呢?爲欲思念辛勞是過患;爲欲所驅,廣爲斂财是過患,斂财已恐财富爲子所敗是過患;又恐失财于水火,失财于賊等,以至心亂是過患;又緣于欲,與他人鬥争,乃至國與國戰,殺死衆多人是過患。這在《增壹阿含》二十一第九經中有詳細說明。

在《中阿含經》《阿梨吒經》( 大正藏1冊, p763b)里記載:「阿梨吒比丘本伽陀婆梨,生如是惡見,我知世尊如是說法,行欲者無障礙。-----諸比丘訶阿梨吒曰:汝莫作是說,莫誣謗世尊,誣謗世尊者不善,世尊亦不如是說,阿梨吒!欲有障礙,世尊無量方便說欲有障礙。阿梨吒!汝可速捨此惡見也。-----世尊歎曰:善哉! 善哉! 諸比丘,汝等知我如是說法。所以者何? 我亦如是說,欲有障礙,我說欲有障礙。欲如骨鎖! 我說欲如骨鎖。欲如肉臠! 我說欲如肉臠。欲如把炬! 我說欲如把炬。欲如火坑! 我說欲如火坑。欲如毒蛇! 我說欲如毒蛇。欲如夢! 我說欲如夢。欲如假借! 我說欲如假借。欲如樹果! 我說欲如樹果。-----譬若如人,欲得捉蛇,便行求蛇,彼求蛇時,行野林間,見極大蛇,便前以手捉其腰中,蛇迴舉頭,或蜇手足及餘支節,彼人所為求取捉蛇,不得此義,但受極苦,唐自疲勞,所以者何?以不善解取蛇法故,如是或有癡人,颠倒受解義及文也,彼因自颠倒受解故,如是如是知彼法。」 世尊把欲形容成障礙,骨鎖,肉臠,把炬,火坑,毒蛇,夢,假借,樹果等等,因爲都是短暫的快樂。

還有的是,欲將使我們長久輪迴,不得出離,這個苦頭就大了。三界與三惡道將是我們長久涉留之處,與生老病死結不了之緣。

一切的修道,持戒,禪定,修慧等等,都是爲了竭止欲,佛陀曾說過∶“貪欲的止息就是涅槃。”這貪欲是廣義的對三界里一切的愛執,由此可見欲的嚴重性。佛陀並不是要我們不吃不睡,甚或不工作謀生,基本的生存所需,若合法求取,那是沒有大礙的,但世人貪求不厭,有了還要多,好的還要更好,縱欲不竭,要死時還不捨得,因此終要回來繼續受苦。



欲的出離與修斷

在《一切都在燃燒經Āditta Pariyaya Sutta》里佛爲事火的三位迦葉兄弟和他們的一千位徒衆這麼說:「比丘們!一切都在燃燒!是什麼在燃燒呢?眼在燃燒、色相在燃燒、眼識在燃燒、眼觸在燃燒、眼觸生受,若苦若樂不苦不樂在燃燒。它是如何點燃起來呢? 我宣示它是由貪欲、瞋恚、愚癡、生、老、死、愁、悲、苦、憂、惱而點燃起來。

比丘們應如是觀,聖弟子于眼生厭、于色相生厭、于眼識生厭、眼觸生厭、眼觸生受若苦若樂不苦不樂生厭。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意識、意觸、意觸生受,若苦若樂不苦不樂生厭。生厭故遠離,,遠離故解脫,解脫故自知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自知不受後有。」他們聽完後都證得阿羅漢果。

知道這一切都在燃燒,若能斷欲念,則一切連帶而來的不善心所亦得斷,那麼燃燒之火就熄滅了。

「諸賢,念欲惡,惡念欲亦惡。彼斷念欲,亦斷惡念欲。如是,恚、怨、結、悭、癡、欺誑、諛諂、無慚、無愧、慢、最上慢、貢高、放逸、豪貴、憎诤。諸賢,貪亦惡,著亦惡;彼斷貪亦斷著。諸賢,是謂中道,能得心住,得定,得樂。順法次法,得通,得覺,亦得涅槃。」n (《中阿含》﹐八十八經﹐求法經)

每一位行者對‘欲’都得下一番苦功去認知它。無論它是普通的欲念或是爲了生存而起的欲念,斷了欲念心才能安甯;惡欲更非要斷除它不可。只要下決心去觀察心,經過一段時間都能分辨心里的欲念。我們每一天從早到晚心里所生之念大部分是跟欲有關,而且都是爲了要滿足這個身體的需要而生起的,我們簡直就是欲念的奴隸,爲了它生起惡欲傷害別人,造作諸惡業,將來要嘗受苦果。

依上面所引的經文思惟應知;欲的生起是從觸開始,當根門觸境時它對我們身心産生樂受,心中認知它是樂受是想,想後有思,思後生愛,意念對愛反覆思念,不肯捨離。是故佛說:「欲從思想生。」。

它的生起過程是:觸→受→想→思→愛。因此要修習到無欲是:知欲→離欲→滅欲→斷欲→無欲。先得了解欲如何生?常觀察它,知道它是源于對境的接觸之後,才修遠離這些生欲之境,以免受引誘再生欲念。

若心數數憶念于它,就要用正确的方法滅除欲;這包括遠離生欲的境,修不淨觀,無常觀,思惟欲的過患,思念佛與羅漢的莊嚴與清淨,思惟惡道的苦,死,自己的修行時間不多,同時要對聖道常常向往,出離之心才能修好。

要常用攀緣四識住的道理;一次成功滅欲之後,將來觸境時欲還會再攀緣生起,那時還得再做滅欲的工作,直到該欲于未來不再生起,這才算是斷欲。

這只是斷我們心里的一種欲而已,我們六個根門對可愛境的欲是很多的,要踏實的修,修到無欲的成果叫做“心解脫”,是心對欲不再思念,如實地知道它會帶來苦而放下它。

在《雜阿含22經》中佛言:「愛欲斷者,如來說名心善解脫。」又在《雜阿含28經》中佛說:「于色生厭,離欲,滅盡,不起諸漏,心正解脫,是名比丘見法涅槃。」 這是斷欲的成果。

能夠做到這種地歩確實是要花許多時間與精神,所以要培養身念處、受念處、心念處和法念處的念力,要用四正勤,要知五根,培養五力,才能成就四神足,要能修成無欲,真要有欲願成佛的如意足心願,勤如意足,徹底地知道自己的心的心神足,能成就心神足還要靠正思惟的觀如意足,達到心解脫。

http://buddha-spath.com/viewthread.php?tid...&extra=page%3D1
PMEmail Poster
Top

Topic Options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