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頁: (3) 1 2 [3]  ( 前往第一篇未讀文章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幸福·一個自然流露的指導, 喇嘛根敦仁波切 作
小草
發表於: Sat.02/17, 2007 09:06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21
會員編號: 1,306
註冊日期: 01/01, 07



人 性 與 世 界 和 平 ﹕

序 言

我 們 每 天 早 上 起 來 , 聽 廣 播 、 看 報 紙 , 準 會 發 現 一 些 不 幸 的 消 息 ﹕ 暴 力 、 犯 罪 、 戰 爭 、 災 禍 等 等 。 可 怕 的 事 , 無 日 無 之 。 寶 貴 的 生 命 , 在 當 前 這 個 新 時 代 里 , 毫 無 完 全 可 言 。 我 們 的 祖 先 , 并 沒 有 像 我 們 今 天 這 麼 多 災 多 難 。 在 恐 懼 與 緊 張 的 經 常 威 脅 中 , 任 何 有 理 性 、 有 情 感 的 人 , 對 我 們 現 代 世 界 的 進 步 , 一 定 都 會 發 生 嚴 重 懷 疑 。

最 諷 刺 的 是 ‵ 愈 是 工 業 進 步 的 社 會 , 所 發 生 的 問 題 愈 嚴 重 。 科 學 及 技 術 在 很 多 方 面 創 造 了 奇 跡 , 但 是 , 基 本 的 人 性 問 題 卻 依 然 存 在 。 現 在 人 們 的 教 育 程 度 空 前 , 可 是 , 教 育 普 及 並 沒 有 產 生 好 結 果 , 卻 只 有 精 神 上 的 不 安 與 不 滿 。 毫 無 意 義 , 物 質 發 展 與 科 學 技 術 都 在 不 斷 增 進 , 但 是 , 這 太 不 夠 了 , 並 沒 有 為 我 們 帶 來 和 平 、 幸 福 , 或 者 消 災 。

我 們 不 得 不 斷 定 ‵ 我 們 的 進 步 與 發 展 , 一 定 有 嚴 重 偏 差 , 如 果 我 們 再 不 及 時 改 正 , 必 將 為 人 類 未 來 招 來 劫 難 。 我 決 不 反 對 科 學 與 技 術 ---科 技 對 人 類 的 總 體 發 展 , 對 我 們 的 物 質 享 受 與 福 祉 , 對 增 進 我 們 對 自 己 生 活 所 在 的 世 界 的 瞭 解 , 一 直 有 巨 大 貢 獻 ; 可 是 , 我 們 如 果 太 過 于 偏 重 科 技 , 那 麼 , 我 們 和 人 類 知 識 與 諒 解 , 必 將 有 脫 節 的 危 險 , 更 不 足 以 激 發 誠 實 與 利 他 的 觀 念 了 。

科 技 雖 然 能 夠 創 造 高 度 的 物 質 享 受 , 卻 不 能 取 代 自 古 以 來 組 成 世 界 文 明 的 精 神 與 人 文 價 值 , 及 構 成 所 有 不 同 民 族 形 式 的 世 界 文 化 。 沒 有 人 能 否 認 科 技 造 就 了 空 前 的 物 質 福 利 , 可 是 , 基 本 的 人 性 問 題 始 終 存 在 , 我 們 仍 然 面 臨 著 同 樣 的 ---甚 至 比 以 往 更 甚 的 — 苦 難 、 畏 懼 及 緊 張 。 因 此 , 唯 一 合 理 的 途 徑 , 是 一 面 謀 求 物 質 發 展 , 一 面 謀 求 精 神 和 人 性 的 發 展 , 並 盡 力 保 持 兩 者 之 間 的 平 衡 。 為 了 完 成 這 項 重 大 的 調 整 工 作 , 我 們 必 須 恢 復 人 性 主 義 的 價 值 。

我 相 信 , 一 定 有 很 多 人 和 我 一 樣 , 對 當 前 這 世 界 性 的 道 德 危 機 深 表 關 切 。 而 且 , 也 願 意 和 我 一 起 大 聲 疾 呼 , 吁 請 志 同 道 合 的 人 性 主 義 者 及 宗 教 工 作 者 , 同 心 協 力 , 把 我 們 的 社 會 改 造 得 更 慈 悲 、 更 公 正 、 更 公 平 。 我 並 不 是 以 一 個 佛 教 徒---或 一 個 西 藏 人 的 身 份 發 言 , 也 不 是 以 一 個 國 際 政 治 問 題 專 家 的 身 份 發 言 , ( 雖 然 , 我 難 免 更 評 論 到 這 些 問 題 , ) 我 只 是 一 個 普 通 人 , 一 個 人 性 價 值 的 擁 護 者 ----人 性 價 值 不 僅 是 大 乘 佛 法 的 立 論 基 礎 , 也 是 世 界 上 各 偉 大 宗 教 的 立 論 基 礎 。 基 于 此 一 立 場 , 我 在 此 提 出 個 人 的 觀 點 ﹕ 一 、 民 胞 物 與 人 性 主 義 , 是 解 決 世 界 問 題 的 要 件 ; 二 、 慈 悲 是 世 界 和 平 的 支 柱 ; 三 、 全 世 界 各 宗 教 , 以 及 思 想 信 念 各 異 的 所 有 人 性 主 義 者 , 都 正 循 此 途 徑 在 謀 求 世 界 和 平 ; 四 、 人 人 都 有 一 種 共 同 責 任 感 , 團 聚 成 群 , 為 人 類 效 勞 。


人 性 與 世 界 和 平 ﹕

改 換 人 性 態 度 以 解 決 人 類 問 題

我 們 今 天 所 面 臨 的 許 多 問 題 , 有 的 是 天 然 災 害 , 我 們 只 好 忍 受 , 並 且 泰 然 處 之 。 可 是 , 其 他 一 些 人 為 災 害 , 多 有 誤 會 而 引 發 , 應 該 可 以 防 止 。 這 一 類 災 害 , 例 如 , 由 于 政 治 的 、 宗 教 的 或 思 想 上 的 沖 突 , 人 們 往 往 為 了 輕 微 利 害 而 發 生 爭 端 , 卻 把 我 們 賴 以 結 成 人 類 大 家 庭 的 基 本 人 性 給 忽 略 了 。 我 們 應 該 記 得 , 世 界 上 各 種 各 樣 的 宗 教 、 思 想 及 政 治 制 度 , 都 是 為 了 致 知 人 類 幸 福 而 創 立 , 我 們 決 不 能 忘 掉 這 個 基 本 目 標 , 更 不 可 本 末 倒 置 , 認 為 手 段 比 目 的 重 要 , 人 性 應 該 永 遠 駕 越 于 物 質 及 思 想 之 上 。

目 前 , 人 類----甚 至 我 們 這 個 星 球 上 的 所 有 生 物---俗 所 面 臨 的 最 大 危 機 , 是 核 子 毀 滅 的 威 脅 。 對 此 , 我 毋 須 再 多 解 說 。 我 只 希 望 向 掌 握 著 世 界 前 途 的 核 子 國 家 領 袖 們 呼 吁 ; 向 正 在 繼 續 製 造 這 種 可 怕 毀 滅 武 器 的 科 學 家 及 技 術 專 家 們 呼 吁 ; 更 向 那 些 可 以 影 響 本 國 領 袖 的 世 界 各 國 國 民 呼 吁 ﹕ 讓 我 們 大 家 發 揮 良 知 理 性 , 把 所 有 核 子 武 器 解 體 及 摧 毀 。 我 們 都 知 道 , 一 旦 核 子 戰 爭 爆 發 , 不 會 有 贏 家 , 因 為 , 大 家 同 歸 于 盡 , 不 會 再 有 活 人 。 想 想 這 樣 慘 無 人 道 的 殘 酷 毀 滅 , 能 不 令 人 不 寒 而 栗 麼 ? 我 們 既 然 知 道 自 己 所 受 威 脅 的 來 源 何 在 , 而 且 我 們 尚 有 時 間 及 方 法 化 解 危 險 , 為 什 麼 不 赶 快 動 手 呢 ? 通 常 我 們 不 能 克 服 困 難 , 那 是 因 為 我 們 不 知 道 困 難 成 因 何 在 , 或 是 , 雖 知 道 成 因 為 何 , 卻 不 知 道 用 什 麼 方 法 化 解 。 但 是 , 核 子 威 脅 並 不 是 這 樣 的 呀 !

所 有 的 生 物 , 不 管 是 高 能 進 化 的 人 類 , 還 是 進 化 較 低 的 動 物 , 本 能 上 , 都 會 謀 求 和 平 、 舒 適 與 安 全 。 生 命 對 低 級 動 物 和 對 人 類 , 一 樣 寶 貴 , 即 使 是 最 簡 單 的 昆 蟲 , 也 會 千 方 百 計 保 護 自 己 的 生 命 安 全 。 任 何 人 都 是 極 力 求 生 , 不 願 枉 死 ; 宇 宙 萬 物 , 莫 不 如 此 , 只 是 , 能 否 力 能 及 此 , 那 又 令 當 別 倫 了 。

一 般 說 來 , 快 樂 與 痛 苦 有 兩 類 ﹕ 心 靈 上 的 與 身 體 上 的 。 兩 者 之 中 , 我 認 為 , 心 靈 上 的 苦 與 樂 , 要 比 較 敏 銳 。 因 此 , 我 很 著 重 心 靈 的 磨 煉 , 忍 受 痛 苦 , 以 謀 求 長 久 的 快 樂 。 同 時 , 我 對 于 快 樂 , 也 有 一 個 比 較 廣 義 而 實 在 的 意 念 , 就 是 由 內 心 平 安 、 經 濟 發 展 , 尤 其 是 世 界 和 平 結 合 而 成 。 為 求 達 成 此 一 目 標 , 我 認 為 , 亟 應 培 育 出 一 種 共 同 責 任 感 , 不 分 宗 教 、 膚 色 、 性 別 、 國 籍 , 彼 此 相 互 深 切 關 懷 。

此 種 共 同 責 任 感 的 內 涵 , 可 以 反 應 在 一 椿 簡 單 事 實 上 , 概 言 之 , 就 是 「 我 之 所 好 , 人 亦 好 之 」 。 人 人 都 有 尋 求 快 樂 , 不 願 受 苦 。 假 如 萬 物 之 靈 的 人 類 , 不 肯 接 受 此 一 事 實 , 那 麼 , 地 球 上 的 痛 苦 必 然 與 日 俱 增 ; 假 如 我 們 對 人 生 采 取 一 種 自 我 中 心 的 態 度 , 為 了 自 己 的 利 益 , 一 心 經 常 利 用 別 人 , 我 們 也 許 獲 得 暫 時 的 利 益 , 但 最 後 甚 至 個 人 的 快 樂 都 達 不 到 , 更 根 本 談 不 到 世 界 和 平 了 。

人 們 千 方 百 計 去 尋 求 幸 福 , 甚 至 不 惜 使 用 殘 忍 的 及 鄙 劣 的 手 段 。 他 們 為 了 一 己 之 私 , 不 惜 加 害 于 人 或 其 他 生 物 , 行 經 與 人 的 地 位 毫 不 相 稱 。 到 頭 來 , 這 種 短 視 的 行 動 必 然 害 己 害 人 。 須 知 人 們 有 幸 而 生 為 萬 物 之 靈 , 應 該 善 加 利 用 此 一 機 會 , 高 瞻 遠 屬 ,順 法 宇 宙 生 命 過 程 ; 切 不 可 加 害 他 人 , 以 求 取 個 人 或 小 我 的 幸 福 與 榮 耀 。

這 一 切 都 表 示 我 們 必 須 以 新 方 法 去 解 決 世 界 問 題 。 由 于 科 技 與 國 際 貿 易 的 迅 速 發 展 , 以 及 國 際 交 往 關 係 的 增 強 , 世 界 已 越 變 越 小 — — 而 且 越 變 越 相 互 依 存 。 現 在 , 我 們 相 依 為 命 的 關 係 日 深 。 從 前 , 問 題 大 多 是 家 庭 規 模 , 當 然 就 按 家 庭 的 層 次 去 處 理 , 但 是 , 現 在 情 況 變 了 。 今 天 , 我 們 相 依 為 命 的 關 係 如 此 之 深 , 彼 此 交 流 活 動 如 此 之 密 , 如 果 沒 有 一 種 共 同 責 任 感 , 沒 有 一 種 四 海 之 內 如 兄 如 弟 的 情 懷 , 沒 有 一 種 身 為 人 類 大 家 庭 一 份 子 的 理 解 與 信 念 , 我 們 要 想 苟 安 保 名 都 有 困 難----更 不 敢 奢 望 和 平 與 幸 福 了 。

一 個 國 家 的 問 題 , 要 想 獨 自 圓 滿 解 決 , 已 無 可 能 , 因 為 , 其 所 倚 賴 于 其 他 國 家 的 利 益 、 態 度 及 合 作 者 太 多 了 。 從 全 面 的 人 性 主 義 途 徑 去 解 決 世 界 問 題 , 似 乎 已 成 為 世 界 和 平 的 唯 一 可 靠 基 礎 。 這 話 怎 麼 講 呢 ? 我 們 在 前 面 說 過 所 有 的 人 都 喜 歡 愛 歡 樂 , 不 願 受 苦 , 我 們 先 認 識 這 一 點 ; 再 說 , 既 然 我 們 完 全 漠 視 同 為 人 類 大 家 庭 成 員 的 其 余 人 等 的 情 感 與 願 望 , 而 僅 僅 為 了 求 取 自 己 個 人 的 幸 福 , 那 在 道 義 上 錯 誤 , 在 實 際 上 也 不 智 。 比 較 明 智 的 途 徑 , 是 在 求 取 我 們 自 己 幸 福 的 同 時 , 也 能 想 到 別 人 。 這 就 可 以 達 到 我 所 謂 的 〔 明 智 的 自 利 〕 , 然 後 才 有 希 望 轉 變 為 〔 折 衷 的 自 利 〕, 甚 或 更 進 成 為 〔 互 利 〕 。

雖 然 , 國 與 國 之 間 的 相 互 依 存 日 增 , 可 能 會 產 生 更 多 同 情 性 的 合 作 , 只 是 , 人 們 如 果 對 他 人 的 感 情 與 幸 福 漠 不 關 心 , 則 終 歸 難 于 達 到 真 誠 合 作 的 境 地 。 人 們 在 貪 婪 和 妒 忌 動 機 下 , 不 可 能 和 睦 相 處 。 依 靠 精 神 方 法 也 許 不 能 解 決 因 自 我 中 心 而 引 發 的 所 有 政 治 問 題 , 但 是 , 從 長 遠 看 , 他 必 能 克 服 我 們 今 天 所 面 臨 問 題 的 根 源 。

另 一 方 面 , 人 們 處 理 問 題 , 如 果 仍 是 不 斷 的 只 求 急 功 近 利 , 將 來 子 孫 後 代 就 會 遭 逢 重 大 困 難 。 世 界 人 口 在 不 斷 增 加 , 資 源 在 迅 速 消 耗 。 例 如 , 就 看 這 些 樹 木 吧 , 沒 有 人 確 實 知 道 大 規 模 的 砍 伐 將 對 氣 候 、 土 壤 及 整 個 地 球 生 態 會 有 如 何 不 利 的 影 響 。

我 們 所 以 發 生 問 題 , 是 因 為 人 只 注 意 他 們 眼 前 的 、 自 私 的 利 益 , 從 來 不 為 全 人 類 著 想 。 他 們 不 會 想 到 世 界 , 不 會 想 到 人 類 全 體 生 活 的 長 遠 影 響 。 現 在 , 我 們 這 一 代 如 果 不 思 慮 這 些 問 題 , 將 來 後 代 子 孫 們 就 無 法 因 應 了 。

人 性 與 世 界 和 平 ﹕

慈 悲 是 世 界 和 平 的 支 柱

依 據 佛 家 心 理 學 我 們 的 煩 惱 大 多 來 自 我 們 對 某 些 事 物 的 熱 烈 欲 望 與 依 戀 , 而 這 些 事 物 常 被 誤 認 為 永 久 性 的 實 體 。 為 了 謀 取 我 們 所 企 望 與 依 戀 的 目 標 , 難 免 要 使 用 侵 佔 及 競 奪 等 等 認 為 有 效 的 手 段 。 這 種 思 想 程 序 很 容 易 就 轉 變 為 行 動 , 因 而 發 生 戰 爭 。 這 種 過 程 , 在 人 類 內 心 中 很 早 很 早 就 已 存 在 , 但 在 現 代 環 境 下 , 執 行 起 來 就 更 有 威 力 了 , 對 于 這 些 〔 毒 素 〕 — — 幻 覺 、 貪 婪 、 侵 略 等 , 我 們 應 該 如 何 控 制 及 約 束 呢 ? 當 今 世 界 上 許 多 煩 惱 , 幾 乎 都 是 這 些 毒 素 在 幕 後 作 祟 。

我 在 大 乘 佛 教 傳 統 中 長 大 , 我 認 為 愛 心 與 慈 悲 是 世 界 和 平 的 脈 絡 。 首 先 , 讓 我 對 慈 悲 下 個 定 義 ﹕ 當 你 對 一 個 非 常 貧 苦 的 人 , 感 到 可 憐 或 同 情 時 , 你 會 表 現 憐 憫 之 情 , 因 為 他 或 她 很 貧 苦 ; 你 的 慈 悲 之 心 是 基 于 利 他 主 義 的 考 慮 。 另 一 方 面 , 你 對 妻 子 、 丈 夫 、 兒 女 或 好 友 的 愛 心 , 通 常 是 基 于 感 情 。 當 你 感 情 發 生 變 化 的 時 候 , 你 的 好 感 也 跟 著 變 了 ; 甚 至 會 完 全 消 失 。 這 不 是 真 的 愛 心 , 真 的 愛 心 不 是 基 于 感 情 , 而 是 基 于 利 他 主 義 。 在 這 種 情 形 下 , 只 要 有 人 受 苦 受 難 , 你 的 慈 悲 之 心 就 會 繼 續 存 在 , 而 成 為 對 苦 難 的 人 性 反 應 。

這 一 類 型 的 慈 悲 之 心 , 使 我 們 所 應 該 盡 力 培 養 的 , 我 們 必 須 讓 它 從 有 限 度 的 份 量 發 展 到 無 限 量 。 對 所 有 生 靈 , 發 生 無 區 別 的 、 自 動 自 發 的 、 無 限 量 的 慈 悲 之 心 ; 這 顯 然 與 一 般 人 對 朋 友 或 家 人 的 通 常 愛 心 不 同 ; 通 常 愛 心 之 中 , 融 合 著 愚 昧 、 欲 望 與 感 性 , 我 們 所 提 倡 的 愛 心 , 是 廣 義 的 愛 心 , 甚 至 對 於 某 些 曾 經 傷 害 過 你 的 人 ﹕ 你 的 敵 人 , 也 一 樣 有 愛 心 。

慈 悲 的 理 論 基 礎 是 每 一 個 人 都 想 逃 避 苦 難 , 求 取 快 樂 。 轉 過 來 說 , 這 是 建 基 于 自 我 的 明 確 意 念 上 , 他 決 定 了 人 類 的 共 同 願 望 是 謀 求 快 樂 。 的 確 , 所 有 生 靈 都 懷 有 與 生 俱 來 的 共 同 願 望 , 而 且 , 都 享 有 達 成 自 己 願 望 的 人 人 平 等 的 權 利 。 假 如 , 將 我 自 己 去 和 別 人 相 比 較 , 別 人 的 數 量 多 得 難 以 計 算 , 因 此 , 我 會 覺 得 別 人 還 比 我 自 己 重 要 , 我 只 有 一 個 人 , 而 別 人 確 有 許 多 許 多 。 西 藏 佛 教 傳 統 教 義 告 訴 我 們 , 對 所 有 生 靈 看 作 我 們 親 愛 的 母 親 , 要 我 們 愛 所 有 生 靈 以 表 達 我 們 的 感 激 。 因 為 , 依 據 佛 教 教 義 , 人 人 都 是 轉 世 投 胎 了 無 數 次 的 , 可 以 想 象 得 到 , 每 一 生 靈 都 或 先 或 後 作 過 我 們 的 父 母 。 比 如 說 來 , 宇 宙 間 一 切 生 靈 都 有 家 族 關 係 。

任 何 人 , 不 管 他 信 教 與 否 , 不 會 體 認 不 出 愛 心 與 同 情 。 我 們 從 呱 呱 墜 地 開 始 , 就 得 到 父 母 的 慈 愛 照 顧 ; 以 後 在 日 常 生 活 中 , 遭 遇 疾 病 及 衰 落 的 苦 痛 時 , 再 得 助 于 別 人 的 好 心 護 持 。 假 如 我 們 在 生 命 開 始 及 結 尾 時 , 都 層 依 靠 別 人 的 好 心 照 顧 , 為 什 麼 不 能 在 中 間 一 段 也 以 好 心 對 待 別 人 呢 ? 培 養 善 心 ( 一 種 對 全 人 類 的 親 近 感 ) 並 不 與 我 們 通 常 所 從 事 的 一 般 宗 教 活 動 有 關 。 不 僅 僅 是 信 仰 宗 教 的 人 應 該 如 此 , 每 一 個 人 , 不 管 他 的 種 族 、 宗 教 信 仰 或 政 治 關 係 為 何 , 都 應 該 如 此 。 每 一 個 人 , 不 管 是 男 是 女 , 只 要 自 己 認 同 是 人 類 家 族 的 一 員 , 而 具 有 高 瞻 遠 屬 的 見 識 , 都 應 該 如 此 。 這 是 我 們 所 亟 應 發 展 的 — — 但 卻 往 往 忽 略 的 — — 一 種 強 烈 感 情 ; 也 是 我 們 在 盛 年 時 , 置 身 于 一 種 不 實 在 的 安 全 感 中 , 所 應 該 盡 力 培 養 發 揮 的 一 種 強 烈 感 情 。

當 我 們 懂 得 從 長 遠 處 去 看 問 題 ; 並 能 確 認 所 有 的 人 都 得 到 歡 樂 逃 避 苦 難 ; 而 且 , 還 能 記 得 自 己 個 人 與 為 數 眾 多 的 他 人 相 比 較 時 , 自 己 實 在 微 不 足 道 等 等 事 實 , 那 麼 , 我 們 就 可 以 體 認 到 ﹕ 與 別 人 分 享 我 們 的 所 有 , 是 值 得 的 事 。 你 具 有 這 種 觀 點 後 , 就 會 產 生 一 種 真 誠 的 慈 悲 意 識 — — 一 種 真 誠 的 愛 心 與 尊 重 他 人 的 意 識 。 個 人 快 樂 就 不 再 是 我 們 奮 力 競 取 的 目 標 ; 它 變 成 為 慈 悲 與 服 務 人 群 的 整 個 過 程 中 所 自 然 產 生 的 高 級 副 產 品 。

精 神 發 展 的 另 一 項 成 果 , 在 日 常 生 活 中 最 有 用 的 , 就 是 使 人 得 到 心 靈 的 寧 靜 與 安 適 。 我 們 生 命 中 , 經 常 有 顛 簸 困 苦 , 如 能 保 持 恬 靜 與 明 淨 心 情 , 困 難 自 然 迎 刃 而 解 。 如 果 我 們 由 于 仇 恨 、 自 私 、 妒 忌 、 憤 怒 等 因 素 , 而 失 去 對 內 心 的 控 制 時 , 我 們 就 會 失 去 判 斷 力 。 我 們 的 心 靈 有 如 盲 人 瞎 馬 , 在 動 亂 時 刻 , 任 何 事 — — 包 括 戰 爭 — — 都 可 能 發 生 。 因 此 , 實 踐 慈 悲 意 識 與 智 慧 , 對 任 何 人 都 有 用 , 尤 其 對 那 些 負 責 國 政 的 人 , 他 們 的 手 中 , 掌 握 著 建 造 世 界 和 平 的 權 力 與 機 會 。

人 性 與 世 界 和 平 ﹕

世 界 各 宗 教 都 追 求 世 界 和 平

到 現 在 為 止 , 我 們 所 討 論 的 理 論 , 與 世 界 所 有 宗 教 的 教 義 都 能 符 合 。 我 要 強 調 ‵ 世 界 上 的 任 何 主 要 宗 教---佛 教 、 基 督 教 教 、 儒 教 、 印 度 教 、 伊 斯 蘭 教 、 耆 那 教 、 猶 太 教 、 錫 克 教 、 道 教 、 祅 教---都 有 類 似 的 關 於 愛 的 意 念 , 都 有 以 精 神 上 的 修 持 造 福 人 群 的 相 同 目 標 , 都 有 引 導 信 徒 們 修 成 正 果 的 宏 願 。 所 有 宗 教 都 是 授 給 人 們 在 心 靈 、 身 體 與 理 論 上 至 于 至 善 的 道 德 戒 律 ; 都 是 告 誡 我 們 不 打 誑 語 , 不 偷 竊 , 不 殺 生 等 等 。 各 教 派 大 師 遺 傳 下 來 的 道 德 戒 律 , 有 一 個 共 同 目 標 就 是 公 道 無 私 。 大 師 們 希 望 引 導 信 徒 大 眾 從 愚 昧 無 知 的 左 道 旁 門 走 出 來 , 登 上 正 道 。

所 有 宗 教 對 那 些 包 藏 著 自 私 及 其 他 罪 過 根 源 的 混 雜 心 靈 , 都 認 為 應 予 匡 正 ; 每 一 個 教 派 都 教 給 信 徒 一 條 正 道 , 走 向 和 平 、 規 律 、 倫 理 、 明 智 的 完 美 精 神 境 界 。 在 這 種 理 解 下 , 我 所 以 相 信 所 有 宗 教 在 本 質 上 都 有 同 樣 的 道 理 。 教 義 的 差 異 , 可 能 是 由 于 時 間 、 環 境 及 文 化 影 響 力 的 不 同 而 引 起 ; 誠 然 , 如 果 從 宗 教 的 形 而 上 學 的 方 面 去 作 學 理 爭 執 , 那 必 然 會 無 盡 無 休 , 可 是 , 如 果 在 日 常 生 活 中 , 把 所 有 宗 教 共 同 宣 揚 的 引 人 為 善 的 觀 念 , 付 諸 實 踐 , 應 該 要 比 在 方 法 論 上 的 小 差 異 而 爭 論 不 休 , 更 具 意 義 吧 。

有 許 許 多 多 宗 教 , 可 以 給 人 類 帶 來 安 慰 與 幸 福 , 正 好 象 有 好 些 專 門 單 方 , 可 以 治 療 不 同 的 疾 病 一 樣 。 因 為 , 所 有 宗 教 都 依 循 它 們 各 自 的 途 徑 , 竭 力 幫 助 人 們 免 除 苦 難 , 謀 求 幸 福 。 雖 然 , 我 們 可 能 對 某 家 宗 教 真 理 的 闡 釋 較 為 喜 愛 , 可 是 , 大 家 一 致 的 地 方 仍 然 比 較 多 , 這 都 是 發 自 人 心 。 每 家 宗 教 都 循 取 它 宗 教 的 途 徑 去 減 輕 人 類 致 的 地 方 仍 然 比 較 多 , 這 都 是 發 自 人 心 。 每 家 宗 教 都 循 取 它 自 己 的 途 徑 去 減 輕 人 類 的 苦 難 , 并 求 對 世 界 文 明 有 所 貢 獻 。 勸 人 皈 依 並 不 是 問 題 重 點 。 例 如 , 我 就 不 常 勸 人 皈 依 佛 門 , 也 不 常 宣 揚 佛 法 教 義 。 我 所 常 思 考 的 , 毋 寧 是 在 一 個 人 性 主 義 的 佛 教 徒 立 場 上 , 如 何 能 對 人 類 的 幸 福 提 供 貢 獻 。

我 在 指 出 世 界 各 宗 教 之 間 的 基 本 相 似 之 處 的 時 候 , 並 沒 有 排 斥 其 他 各 教 而 特 別 鼓 吹 某 教 , 也 沒 有 探 求 一 種 新 的 「 世 界 宗 教 」 。 為 了 豐 富 人 類 的 經 驗 , 充 實 世 界 文 明 的 內 容 , 世 界 上 所 有 各 宗 教 都 不 可 或 缺 。 人 類 的 心 靈 , 規 格 不 一 , 氣 質 互 異 , 所 以 , 也 需 要 各 色 各 樣 的 方 式 來 達 成 和 平 與 幸 福 。 就 象 食 物 一 樣 。 有 的 人 覺 得 基 督 教 比 較 有 吸 引 力 , 有 的 人 喜 歡 佛 教 , 因 為 佛 教 沒 有 創 始 主 , 一 切 都 靠 你 自 己 的 行 為 。 對 于 其 他 宗 教 , 我 們 也 可 以 給 予 類 似 的 評 價 。 因 此 , 我 們 的 立 場 極 其 明 白 ‵ 人 類 需 要 世 界 上 所 有 各 宗 教 , 來 配 合 每 一 個 人 各 自 的 生 活 方 式 , 各 種 各 樣 的 精 神 需 要 , 以 及 各 自 的 民 族 傳 統 等 等 。

基 于 此 一 觀 點 , 無 論 世 界 何 處 , 凡 為 增 進 各 宗 教 之 間 的 相 互 瞭 解 而 作 的 努 力 , 我 都 極 表 歡 迎 。 此 項 需 要 , 在 目 前 尤 為 迫 切 。 假 如 所 有 宗 教 都 能 以 增 進 人 類 福 利 為 其 最 高 目 的 , 那 麼 , 他 們 很 容 易 就 可 以 同 心 協 力 , 為 世 界 和 平 而 工 作 。 各 宗 教 間 的 相 互 瞭 解 , 可 以 促 進 團 結 , 加 強 合 作 。 雖 然 , 這 是 非 常 重 要 的 一 個 步 驟 , 卻 不 是 很 輕 易 就 可 達 成 。 毋 庸 諱 言 , 各 宗 教 教 條 互 有 差 異 , 我 們 也 不 能 企 望 創 立 一 個 綜 合 性 新 教 來 取 代 現 有 的 各 宗 教 。 每 一 個 宗 教 都 有 它 獨 特 的 貢 獻 。 每 一 教 都 有 它 獨 自 的 教 義 , 適 合 于 特 定 的 某 一 群 人 , 適 用 于 他 們 所 瞭 解 的 人 生 真 諦 。 世 界 需 要 所 有 宗 教 並 存 。

有 志 于 世 界 和 平 的 宗 教 工 作 人 士 , 亟 須 做 好 兩 項 基 本 工 作 ‵ 第 一 、 我 們 必 須 促 進 各 宗 教 間 的 相 互 瞭 解 , 以 造 成 一 個 大 家 可 以 合 作 的 基 礎 ; 此 項 工 作 , 可 以 從 彼 此 敬 重 對 方 的 信 仰 教 義 著 手 , 并 強 調 我 們 的 共 同 願 望 為 全 人 類 謀 福 。 第 二 、 對 于 感 人 心 弦 及 增 進 人 類 幸 福 的 基 本 精 神 價 值 , 我 們 必 須 求 得 一 個 大 家 同 意 的 共 識 ; 這 就 是 說 , 我 們 必 須 強 調 世 界 所 有 各 宗 教 的 一 個 共 同 標 誌 ---人 性 主 義 的 理 想 。 這 兩 個 步 驟 完 成 後 , 我 們 可 以 獨 自 工 作 , 也 可 以 大 伙 合 作 , 為 世 界 和 平 建 造 它 所 需 的 精 神 基 礎 。

我 們 只 要 認 定 各 種 宗 教 的 主 要 作 用 , 是 在 培 養 人 們 的 善 心----敬 愛 他 人 、 精 誠 合 作 , 那 麼 , 我 們 這 些 不 同 門 派 的 工 作 人 士 , 就 不 難 在 一 起 工 作 , 為 世 界 和 平 而 努 力 。 最 重 要 的 是 看 宗 教 的 宗 旨 , 不 要 看 重 于 那 些 學 說 理 論 的 細 微 末 節 , 否 則 , 就 變 成 說 教 論 道 了 。 我 相 信 , 世 界 上 所 有 各 主 要 宗 教 , 都 可 以 為 世 界 和 平 提 供 貢 獻 , 都 可 以 為 人 類 福 利 共 同 工 作 , 只 要 我 們 能 把 那 些 微 妙 的 教 理 教 義 爭 論 擺 開 。 其 實 , 那 些 都 只 是 各 門 各 派 自 己 的 家 務 事 。

盡 管 世 界 現 代 化 帶 來 了 進 步 的 宗 教 與 世 事 分 離 , 盡 管 世 界 上 某 些 地 區 正 在 有 計 劃 的 摧 殘 精 神 價 值 , 可 是 , 絕 大 多 數 人 類 仍 然 或 此 或 彼 的 選 擇 了 一 種 宗 教 信 仰 。 這 種 對 宗 教 虔 誠 不 渝 的 信 念 , 甚 至 在 反 宗 教 的 政 治 體 制 下 也 屢 見 不 鮮 , 明 明 白 白 顯 示 了 宗 教 的 潛 力 。 這 種 精 神 潛 能 及 力 量 , 可 以 專 門 用 來 建 造 世 界 和 平 所 需 的 精 神 環 境 。 全 世 界 的 宗 教 領 袖 及 人 性 主 義 者 , 在 這 方 面 負 有 不 容 旁 貸 的 重 任 。

對 世 界 和 平 的 謀 求 , 我 們 是 只 問 耕 耘 , 不 問 收 獲 。 我 們 的 心 靈 如 果 被 憤 怒 所 支 配 , 我 們 會 失 去 人 類 智 力 最 高 超 的 部 分----智 慧 , 也 就 是 明 辨 是 非 的 能 力 。 當 今 世 界 所 面 臨 的 最 嚴 重 的 一 個 問 題 就 是 憤 怒 。



人 性 與 世 界 和 平 ﹕
個 人 力 量 凝 結 成 社 團
當 今 世 局 糾 紛 , 諸 如 中 東 、 東 南 亞 、 南 北 問 題 紛 爭 等 等 , 憤 怒 實 為 一 個 不 小 的 禍 源 。 這 些 紛 爭 , 都 是 由 于 彼 此 不 瞭 解 對 方 的 人 類 本 性 而 引 起 。 解 決 紛 爭 之 道 , 并 不 在 動 員 或 使 用 強 大 的 軍 事 武 力 , 也 不 在 進 行 軍 備 競 賽 。 紛 爭 性 質 也 並 不 是 單 純 政 治 性 的 , 或 單 純 技 術 性 的 。 基 本 上 , 是 在 精 神 方 面 , 所 需 要 的 是 對 我 們 共 同 人 性 實 況 的 敏 銳 瞭 解 。 仇 恨 及 爭 斗 不 會 給 任 何 人 帶 來 幸 福 , 那 怕 是 戰 爭 的 勝 利 者 。 暴 力 只 能 造 成 不 幸 , 本 質 上 是 一 種 反 建 設 性 。 因 此 , 現 在 應 該 是 世 界 各 國 領 袖 懂 得 跨 越 種 族 、 文 化 及 意 識 型 態 的 差 異 , 而 相 互 認 同 彼 此 一 致 的 人 性 實 況 的 時 候 了 。 如 此 , 無 論 對 個 人 、 對 社 會 、 對 國 家 , 乃 至 全 世 界 都 屬 有 益 。

當 前 世 界 緊 張 局 勢 的 形 成 , 主 要 似 乎 是 由 于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以 來 就 發 生 的 「 東 方 集 團 」 與 「 西 方 集 團 」 的 對 立 。 這 兩 大 為 團 彼 此 都 以 紀 不 友 好 的 態 度 去 評 估 對 方 或 看 待 對 方 。 這 種 常 年 而 無 謂 的 紛 爭 , 是 由 于 雙 方 的 缺 乏 同 為 人 類 的 相 互 感 情 及 彼 此 尊 重 。 東 方 為 團 的 人 應 該 減 少 他 們 對 西 方 集 團 的 仇 恨 , 因 為 西 方 集 團 也 是 人 類 組 合 而 成 的 — — 同 為 男 女 老 少 。 同 意 的 , 西 方 集 團 的 人 應 該 減 少 他 們 對 東 方 集 團 的 仇 恨 , 因 為 東 方 集 團 也 同 為 人 類 。 兩 大 集 團 的 領 袖 們 在 消 除 相 互 仇 恨 這 件 事 情 上 , 有 極 大 作 用 。 但 是 , 首 先 而 且 最 重 要 的 , 是 雙 方 領 袖 必 須 認 知 自 己 及 對 方 的 本 性 。 沒 有 這 種 基 本 上 的 認 知 , 要 想 大 規 模 的 消 除 仇 恨 , 會 徒 勞 無 功 。

假 定 美 國 領 袖 和 蘇 俄 領 袖 突 然 在 一 個 荒 島 上 踫 見 了 , 我 相 信 他 們 會 同 時 把 對 方 當 作 同 類 看 待 。 可 是 , 等 到 雙 方 表 明 省 份 為 「 美 國 總 統 」 及 「 蘇 俄 總 書 記 」 之 後 , 一 堵 相 互 猜 疑 及 誤 會 的 城 牆 就 把 他 們 隔 開 了 。 不 拘 形 式 的 經 常 會 晤 , 與 不 設 固 定 議 程 的 親 身 接 觸 , 將 會 增 進 相 互 的 瞭 解 ; 他 們 會 逐 漸 以 同 為 人 類 而 和 諧 相 處 ; 再 以 這 種 瞭 解 為 基 礎 , 進 而 處 理 國 際 問 題 。 兩 方 面 , 尤 其 是 曾 有 過 敵 對 的 歷 史 背 景 的 兩 方 面 , 如 果 在 充 滿 互 相 猜 疑 與 仇 恨 的 氣 氛 下 進 行 談 判 , 則 絕 不 會 有 成 果 。 我 建 議 世 界 領 袖 們 每 年 踫 面 一 次 , 選 一 處 美 麗 的 地 方 , 沒 有 正 經 公 事 , 只 是 彼 此 以 同 為 人 類 而 相 聚 相 處 。 這 樣 , 他 們 日 後 可 以 會 晤 討 論 共 同 有 關 的 世 界 問 題 。 我 相 信 許 多 人 和 我 有 同 感 , 希 望 世 界 領 袖 們 能 在 這 種 相 互 尊 重 及 彼 此 認 同 認 知 的 氣 氛 下 , 在 會 議 桌 前 會 晤 。

為 了 增 進 全 世 界 人 與 人 之 間 的 廣 泛 接 觸 , 我 希 望 大 家 合 力 提 倡 國 際 旅 遊 事 業 。 同 時 , 大 眾 傳 播 媒 介 , 尤 其 在 民 主 社 會 里 , 大 量 刊 載 富 有 人 情 味 的 新 聞 , 傳 播 世 介 一 家 的 崇 高 理 想 , 對 世 介 和 平 可 以 提 供 偉 大 的 貢 獻 。 國 際 舞 台 上 出 現 了 幾 個 大 國 之 後 , 在 國 際 組 織 中 , 人 性 主 義 的 作 用 就 被 漠 視 或 忽 略 了 。 我 希 望 這 種 情 形 能 改 正 過 來 ; 所 有 的 國 際 組 織 , 尤 其 是 聯 合 國 , 在 增 進 人 類 福 祉 及 促 進 國 際 瞭 解 的 工 作 上 , 應 該 更 活 躍 , 更 積 極 。 假 如 這 少 數 幾 個 強 大 會 員 國 , 為 了 他 們 的 單 邊 利 益 , 而 不 斷 濫 用 聯 合 國 等 國 際 組 織 , 那 真 是 一 個 大 悲 劇 。 聯 合 國 一 定 要 保 持 為 世 介 和 平 的 工 具 。 這 個 世 介 組 織 應 該 獲 得 全 世 介 人 的 尊 重 , 因 為 它 是 被 壓 迫 的 弱 小 民 族 — — 也 是 整 個 地 球 所 倚 恃 的 唯 一 希 望 之 源 。

由 于 所 有 的 國 家 在 經 濟 上 相 互 依 存 的 情 形 愈 來 愈 深 , 因 此 , 人 性 的 瞭 解 必 須 超 越 國 介 , 而 將 整 個 國 際 社 會 包 括 在 內 。 誠 然 , 除 非 我 們 能 夠 創 設 一 個 真 誠 合 作 的 環 境 , 不 靠 威 脅 手 段 或 使 用 實 際 武 力 , 而 是 基 于 真 心 誠 意 的 瞭 解 結 合 而 成 , 否 則 , 世 界 問 題 必 然 與 日 俱 增 。 假 如 貧 窮 國 家 的 人 民 , 被 拒 絕 了 他 們 所 盼 望 而 應 該 得 到 的 幸 福 , 他 們 當 然 不 滿 , 而 為 富 有 國 家 帶 來 麻 煩 。 假 如 大 家 所 不 喜 歡 的 社 會 、 政 治 及 文 化 體 制 , 硬 被 強 力 加 諸 不 願 接 受 的 人 民 身 上 , 當 然 就 不 會 得 到 世 界 和 平 了 。 假 如 我 們 大 家 以 誠 相 許 , 彼 此 誠 心 滿 意 , 和 平 自 然 來 臨 。

各 個 民 族 之 中 , 每 個 人 都 有 享 受 幸 福 的 權 利 ; 眾 多 民 族 之 中 , 即 使 最 小 的 民 族 , 也 該 享 有 平 等 的 福 利 。 我 并 無 意 指 說 某 一 體 制 比 另 一 體 制 好 , 大 家 應 該 採 行 。 反 之 , 各 種 不 同 的 政 治 制 度 與 意 識 形 態 更 符 合 需 要 , 可 以 適 應 人 類 社 會 中 的 不 同 特 性 。 不 同 的 制 度 可 以 刺 激 人 類 對 幸 福 的 不 斷 追 求 。 每 一 個 社 團 , 依 據 自 決 原 則 , 都 應 該 享 有 發 展 它 自 己 的 政 治 、 經 濟 、 社 會 體 制 的 自 由 。

公 理 、 和 諧 與 和 平 的 獲 得 , 要 靠 很 多 因 素 。 我 們 應 該 從 人 類 福 利 的 長 遠 去 著 眼 , 不 要 只 顧 目 前 。 我 知 道 此 項 工 作 任 重 道 遠 , 可 是 , 除 了 我 所 提 議 的 這 一 條 路---以 共 同 人 性 為 出 發 點 之 路 , 此 外 , 我 再 也 看 不 出 其 他 捷 徑 了 。 各 民 族 之 間 , 除 了 利 人 利 己 的 同 心 合 力 之 外 , 也 在 無 其 他 選 擇 , 這 並 不 是 因 為 他 們 對 人 性 有 了 信 心 , 而 是 因 為 這 是 大 家 所 共 有 的 長 遠 利 益 之 所 檕。 這 個 新 的 現 實 , 已 經 受 到 重 視 , 所 以 才 有 一 些 區 域 性 或 洲 際 性 的 經 濟 組 織 , 如 歐 洲 共 同 市 場 、 東 南 亞 國 家 聯 盟 等 之 出 現 。 我 希 望 能 有 更 多 的 這 一 類 泛 國 際 性 組 織 形 成 , 尤 其 在 那 些 經 濟 發 展 及 區 域 安 全 都 還 不 夠 充 實 的 地 區 。

在 當 前 情 況 下 , 毫 無 意 義 , 對 瞭 解 與 共 同 責 任 感 的 需 要 , 極 為 迫 切 。 為 了 實 現 這 些 理 想 , 我 們 必 須 培 養 一 種 仁 慈 的 善 心 ; 缺 乏 善 心 , 就 不 可 能 有 全 面 的 幸 福 與 永 久 的 世 界 和 平 了 。 紙 上 談 兵 , 創 建 不 起 和 平 來 。 事 實 上 , 我 們 在 鼓 吹 共 同 責 任 與 四 海 之 內 皆 兄 弟 等 觀 念 的 時 候 , 人 性 主 義 已 經 實 現 了 , 它 以 民 族 社 會 的 形 式 , 結 成 了 個 別 的 實 體 。 在 實 際 意 義 上 , 我 認 為 , 這 些 民 族 社 會 就 是 建 造 世 界 和 平 的 基 石 。

過 去 , 我 們 曾 經 力 圖 創 立 過 一 些 更 為 公 正 , 更 為 平 等 的 社 會 組 織 。 也 曾 有 人 設 立 過 一 些 宗 旨 純 正 堂 皇 的 機 構 , 以 對 抗 反 社 會 勢 力 。 很 不 幸 的 , 這 些 理 想 都 被 自 私 行 為 所 欺 騙 了 。 今 天 , 尤 甚 于 往 日 , 我 們 依 然 看 到 倫 理 與 高 尚 道 德 規 律 被 自 私 自 利 的 陰 影 所 覆 蓋 , 尤 其 在 政 治 圈 中 。 有 某 學 派 警 告 我 們 要 以 政 治 完 全 絕 緣 , 因 為 政 治 已 成 為 不 道 德 的 同 義 詞 。 政 治 不 講 倫 理 , 就 不 能 為 人 類 謀 福 。 生 活 沒 有 道 德 規 範 , 就 使 人 淪 落 為 禽 獸 。 然 而 , 政 治 並 不 生 來 就 「 骯 髒 」 。

只 是 , 在 我 們 政 治 文 化 的 實 際 運 用 中 , 把 它 原 來 為 人 類 謀 福 的 崇 高 理 想 與 觀 念 給 歪 曲 了 。 很 自 然 的 , 信 徒 們 對 宗 教 領 袖 的 「 胡 攪 」 政 治 , 表 示 關 切 , 因 為 , 他 們 擔 心 宗 教 會 被 齷 齪 政 治 所 汙 染 。

一 般 認 為 , 宗 教 與 倫 理 絕 不 見 容 于 政 治 , 因 之 , 宗 教 中 人 應 該 像 隱 士 一 般 離 群 索 居 ; 我 對 這 個 說 法 頗 有 疑 義 。 對 宗 教 如 此 看 法 , 未 免 太 片 面 了 ; 這 種 說 法 , 對 于 個 人 與 社 會 的 關 係 , 對 于 宗 教 在 我 們 日 常 生 活 中 的 作 用 , 都 未 能 確 切 認 識 。 倫 理 對 于一 位 政 治 家 ,和 對 于 一 位 宗 教 工 作 者 同 樣 重 要 。 政 治 家 和 政 治 統 治 者 如 果 忘 掉 了 道 德 規 範 , 必 然 發 生 危 險 後 果 。 不 管 我 們 是 信 仰 上 帝 , 還 是 相 信 因 果 , 倫 理 是 每 種 宗 教 的 基 礎 。

人 類 的 美 德 , 如 平 行 、 愛 心 、 純 正 、 智 慧 等 等 , 一 向 是 所 有 文 化 的 基 礎 。 這 些 美 德 , 必 須 要 在 一 個 有 利 的 社 會 環 境 中 , 經 由 正 規 的 道 德 教 育 體 系 的 培 養 與 發 揚 光 大 , 才 會 建 造 出 更 具 人 性 的 世 界 來 。 創 造 這 樣 的 世 界 所 需 的 種 種 美 德 , 必 須 從 最 早----從 幼 童 時 代 就 開 始 諄 諄 教 誨 培 養 。 我 們 不 能 等 到 下 一 代 纔 進 行 改 革 ; 這 一 代 就 該 力 圖 重 振 基 本 的 人 性 價 值 。 如 果 有 希 望 , 便 在 將 來 的 時 代 ; 可 是 , 我 們 如 果 不 在 當 前 的 教 育 制 度 中 , 推 展 全 球 性 的 重 大 改 革 , 則 將 來 仍 然 無 希 望 。 我 們 在 信 奉 及 推 展 共 同 人 性 主 義 價 值 的 時 候 , 需 要 一 次 革 命 。

遏 阻 道 德 敗 壞 , 單 單 大 聲 疾 呼 是 不 夠 的 ; 我 們 必 須 有 行 動 。 當 今 各 國 政 府 不 願 承 擔 這 種 「 宗 教 性 」 的 責 任 , 人 性 主 義 者 與 宗 教 領 袖 們 只 好 加 強 現 有 各 種 民 間 的 、 社 會 的 、 文 化 的 、 教 育 的 、 宗 教 的 團 體 , 來 重 振 人 性 與 精 神 價 值 。 如 有 必 要 , 我 們 也 可 以 創 立 新 的 組 織 , 為 這 些 目 標 而 努 力 。 只 有 這 樣 做 , 我 們 才 可 望 為 世 界 和 平 創 建 一 個 更 堅 實 的 基 礎 。

在 社 會 生 活 中 , 我 們 應 該 分 擔 大 家 的 苦 難 , 以 慈 悲 及 寬 容 待 人 , 不 僅 對 我 們 所 愛 的 人 如 此 , 對 我 們 的 敵 人 也 如 此 。 這 是 對 我 們 道 德 力 量 的 考 驗 。 我 們 一 定 要 身 體 力 行 , 樹 立 榜 樣 ; 單 單 用 言 詞 去 宣 揚 宗 教 的 價 值 , 是 難 于 使 人 信 服 的 。 我 們 所 要 求 于 別 人 的 完 美 人 格 與 犧 牲 精 神 等 崇 高 標 準 , 自 己 一 定 要 能 做 到 。 所 有 宗 教 的 最 高 目 的 都 是 服 務 及 造 福 人 群 。

最 重 要 的 是 ﹕ 宗 教 是 用 來 促 進 人 類 的 幸 福 與 和 平 , 不 是 用 來 勸 說 世 人 皈 依 信 教 。

抑 有 進 者 , 宗 教 沒 有 國 境 。 任 何 民 族 或 個 人 , 對 于 某 一 宗 教 , 如 果 認 為 它 可 以 造 福 謀 利 , 就 可 以 ----而 且 應 該 利 用 。 對 一 個 尋 求 皈 依 的 人 來 說 , 最 重 要 的 是 要 選 一 個 最 適 合 於 他 自 己 或 她 自 己 的 宗 教 。 可 是 , 信 奉 某 一 特 定 宗 教 後 , 並 不 是 說 就 要 排 拒 其 他 宗 教 , 或 排 拒 自 己 所 屬 的 社 團 。 事 實 上 , 重 要 的 是 ‵ 信 奉 某 一 宗 教 的 人 , 不 應 該 與 他 們 原 來 所 屬 的 社 會 絕 緣 , 他 們 應 該 在 原 來 的 社 團 中 繼 續 生 活 下 去 , 與 其 他 成 員 和 諧 相 處 。 假 如 , 你 從 你 自 己 的 社 團 逃 離 出 來 , 你 就 無 從 做 利 人 的 事 , 而 利 人 卻 是 宗 教 的 基 本 目 的 。

在 這 方 面 , 應 切 記 兩 件 事 情 ﹕ 自 我 反 省 與 自 我 改 正 。 我 們 應 該 經 常 注 意 自 己 對 人 的 態 度 , 小 心 反 省 ; 如 果 發 現 自 己 錯 誤 , 就 須 立 刻 改 正 。

最 後 , 我 再 對 物 質 進 步 問 題 說 幾 句 話 。 我 曾 聽 到 許 多 西 方 國 家 的 人 , 對 物 質 進 步 頗 多 埋 怨 。 可 是 , 說 來 很 可 笑 , 這 正 是 西 方 國 家 所 最 為 自 鳴 得 意 的 事 情 。 我 認 為 物 質 進 步 並 沒 有 錯 , 只 要 做 到 ﹕ 人 佔 優 先 。 我 堅 決 相 信 ﹕ 要 對 人 類 問 題 作 全 面 徹 底 解 決 , 必 須 將 經 濟 發 展 與 精 神 成 長 這 兩 股 力 量 , 結 合 為 一 , 并 調 和 運 用 才 行 。

不 過 , 我 們 也 該 知 道 它 的 極 限 。 雖 然 , 科 學 、 技 術 方 面 的 物 質 知 識 , 對 人 類 福 祉 , 提 供 了 莫 大 貢 獻 , 但 卻 不 能 創 造 永 恆 的 幸 福 。 例 如 , 在 美 國 , 科 技 發 展 也 許 是 冠 于 全 球 , 但 心 靈 上 的 苦 難 仍 然 非 常 重 大 。 這 是 因 為 物 質 知 識 只 能 提 供 一 種 依 存 于 實 質 條 件 的 快 樂 , 而 不 能 提 供 那 些 發 自 內 心 在 , 不 受 外 界 因 素 影 響 的 幸 福 。

為 了 重 振 人 性 價 值 , 并 獲 致 永 恆 幸 福 , 我 們 必 須 探 求 世 界 上 各 民 族 所 共 有 的 那 共 同 人 性 主 義 的 遺 產 。 希 望 這 本 小 冊 子 能 緊 急 提 醒 大 家 , 不 要 忘 記 ﹕ 把 我 們 全 球 人 類 結 成 一 家 的 , 是 人 性 價 值 。

這 本 小 冊 子
寫 下 我 的 心 聲 。
每 當 遇 見 「 外 國 人」 ,
我 都 是 同 樣 感 情 ﹕
「 我 正 預 見 人 類 大 家 庭 的 一 份 子 。」
這 種 態 度
出 自 我 對 所 有 人 類 的 愛 心 與 尊 敬 。
希 望 以 此 至 誠
作 為 對 世 界 和 平 的 小 小 貢 獻 。
祈 求 地 球 上 的 人 類 大 家 庭
更 多 友 愛 , 更 多 照 顧 , 更 多 理 解 。
對 所 有 不 喜 歡 苦 難 的 人 ,
所 有 珍 惜 持 久 幸 福 的 人 ,
這 是 我 衷 心 的 呼 籲 。


〈引自慈 悲 與 智 見 〉







PMEmail Poster
Top

Topic Options分頁: (3) 1 2 [3]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