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頁: (2) 1 [2]  ( 前往第一篇未讀文章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祖師故事選集
禪行者
發表於: Mon.01/22, 2007 01:19 pm

所屬群組: 個人版主
***
發表總數: 1,022
會員編號: 59
註冊日期: 12/29, 04


真空和尚
來源:《白雲山志》 作者:印恭法師



直性禪師,字真空,豫唐縣王崗人,年二十六,覺世無常,遂托妻子於其弟,落髮雲台,依通良公剃染,三載執勞,不憚形苦,晝擔米采樵,夜挑燈閱經。太白頂峰高無水,必下西塔園取,往返數里,艱難異常,師於老山門外,鑿井數丈,遂得清泉,眾僧飲用,皆賴於此。

一日擔米回山,中途腹饑,一步難前,采吃山栗果一飽,才挨至寺中,又因擔供菜路滑,打一供碗,良公呵責,一掌擊下,五指印現,師悉能忍受。

後為大事未明,親近極念老人,居清水寺龍風岩仙人洞,單身獨影,藏修七年,其岩路罕人蹤,林藏野獸,師淡泊自甘,安貧樂道。
復又居艾家灣蘭若數載,謝絕諸緣,苦志修禪,卒明心地。
復至雲台寺閉關三載,精勤備至,出關時人見其被褥折疊如故,並塵質落滿,始知三年從未倒臥。
後為龍天推出,赴五台山建立法幢,後還保安寺鳳凰台建普同大塔,又赴山東濟南慧居寺,天津居士林,北京居士林等地宏法。
師道德清高,致感東北蘄雲鵬、翟文軒、盛嚴蘋等名宦歸依,後受蘄雲鵬等之請,移居北京彌勒院。海內禪客,聞名而至者如雲飛霧湧,不日即成叢林,與金山、高旻對峙,時有“南有高旻、金山、北有彌勒禪院”之說。

師於五二年春,端坐入定十四日而寂,享壽八十。
荼毗後,得紅白舍利百二十餘粒,塔於刺溝竹林。
PMEmail Poster
Top
禪行者
發表於: Mon.04/16, 2007 11:56 am

所屬群組: 個人版主
***
發表總數: 1,022
會員編號: 59
註冊日期: 12/29, 04


來果禪師自述...經歷...

我在金山的時候,並沒有住好久,只住一年多。但是「念佛是誰」早已相信;在家的時候,就用這一法,但沒有深入;及至金山住了一年,粗妄歇了;二十天,細妄歇了;七、八天下來,那一種的境界仍是一樣,並不算奇特。何以呢?此是工夫上應有的境界;你們的工夫用到那堙A也會有的;十方諸佛、歷代祖師,也從這條路上走過去的,所以不算奇特。粗妄歇下來是甚麼樣,細妄歇下來是甚麼境界,我自己見到,說給你們聽也是惘然!徒增你們的妄想。你們只要真實懇切,抱定一個「念佛是誰」,死也不放鬆的用,你行到這堙A自己會見到。我那個時間,粗妄、細妄歇下來將近一個月,那天正是光緒三十四年,九月,二十六日,夜晚六枝香,一下魚子打下來,好像半虛空娷蔥洶獢A地下翻到空中,空中翻到地下,有這麼一回事。自此以後,舉止、動靜與平常不同;對於悟,有沒有悟,我不敢講。但是,在這一魚子打下來的時候,似覺到要歎兩口冷氣,為甚麼呢?這件事不隔毫釐,為甚麼還要我吃這一番苦呢?一點不隔,為甚麼把我埋到今天?真是冤枉!冤枉!還又好笑!笑個甚麼?其他也沒有甚麼好處,將來說生天,我高興生,我就去;不高興,就不去。假使下地獄,我願意去,我就去;不願意,就不去;這個我可以做得到。對於悟,是沒有悟。



由那次向後,有一位首座和尚,這位老人家本份事是很好的,他看見我的行止不同,他把我叫到去,就問我:「念佛是誰?」教我道,他這麼一問,我心堜白,你問到我家堥茪F!譬如:你問我禪堂堛漕ヾA我還不曉得嗎?兩張廣單,一個佛龕,後面有維摩龕,當然是現成事;家埵閉し礡H破布爛草鞋,壞伽籃褂子。他教道,破草鞋一手就丟出去;再問,伽藍褂子也拋出去,這都是現成事。假使沒有進過山門,有人問你禪堂內的事,你那媥撅o?也許你聽到人家說門向南,再問堶掄晹閉し簹F西,一定不曉得。彼此一問一答,他說:「你悟了!」我說:「沒有悟。」他說:「沒有悟,是學來的?」我說:「學也沒有學。」那時,由這麼一來,轟動了大家,他們都讚歎不止。當時我覺得不對,搭衣、持具去請他不要如此,我說:「我還沒有深入堂奧,請你們諸位老人家原諒到還好!」
PMEmail Poster
Top
禪行者
發表於: Mon.04/16, 2007 12:00 pm

所屬群組: 個人版主
***
發表總數: 1,022
會員編號: 59
註冊日期: 12/29, 04


來果禪師...大小悟

大悟、小悟其理則一,其事有別。大悟、小悟體沒有兩個,小悟悟了與大悟的體同,事上則不同。大悟的事,以眾生的苦為己苦,眾生的顛倒邪見,是招苦之根,要替他拔掉;逐類隨形,同塵接物,這就是大悟的事。小悟的事,厭惡生死,怕諸污染,所以深山修道,遠離生死世間;視生死如冤家,觀世界如牢獄,這是小悟的事。大、小悟的體既同,為甚麼事上有這一種分別?因未悟以前,工夫上的功行不同;就如那個人讀三十年書方進學,這個人讀三年書也進學,此二人同是秀才,對於做事,心量當然不同。何以呢?讀書多,任你怎麼問他,天南、地北他都知道;讀書少,就不能如他問答周到;秀才是同,作事不同。大、小悟的事有別,就是這個道理。為甚麼說小悟還要悟呢?因為小悟以後的事行雖比未悟的人好得多,比如:行路,未悟的人,跑起路來,一腳高也不知道,一腳低也不知道;狗屎堣@腳,糞坑堣@腳,全是不曉得的;橫沖、直撞,就如瞎子那樣走。開小悟的人不同,因他眼睛睜開,雖沒有大明,路的影子總看得到,狗屎、糞坑也不會踐著,行起路來,比未悟的加幾倍快。但比起大悟的人就不同,猶如一個人在平地看山河、大地,一個人在須彌山頂看山河、大地;這兩個人所見,當然不同;故此小悟的人還要悟。開大悟的人,為甚麼叫狗子爬牆頭的呢?那個狗子關在一個院子堙A四面是牆,很高的,狗子不會爬得出的;你把它關在媕Y,它當然要吃,老不給它吃,不是要餓死了嗎?它當然要爬,爬不出也要爬,出去才有命;爬不出去就無命;老爬,老爬,不是也可以爬出去嗎?但是,大悟的人未悟以前用功的行是怎麼行?他是「念佛是誰」提起來也是疑情,不提也是疑情,當然在疑情上用;不用,歇下來,還歇在疑情上。他的知識曉得要這一種純一不雜的大疑,從這個大疑疑下去,久久的會塵盡、光生;到了那個時節或者不悟;一悟,就是徹天、徹地。

行門...參話頭
這一種行是甚麼用法呢?要曉得:「念佛是誰」這一句話,他不是用人家的言句。我告訴你們:這一句「念佛是誰」是我講的,他用功不是從我的這一句上用來的;是由他自己家堨X來的。他自己心上知道「念佛是誰」要會歸自己,要從自己心上發出「念佛是誰」,由這個地方發生一個疑情,疑,不曉得念佛是那個,終歸這一「疑」是不放鬆。首先光是你不放它,用久了,你預備放下來歇歇,它到不肯放;你若不用,身上諸多不適意;要用,身、心才好。他從這堜韙U,也是工夫;用功,更有工夫;行、住、坐、臥,穿衣、吃飯,總一無二的工夫。這麼樣的用,就是他有開大悟的知識,非如是用不可;功到自然成,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不是要借勇猛力的,所以他的工夫是純細無粗的。他有了這一種知識,他就一直向這一條路上走,當然有個結果;工夫用到這地方,磕著、掽著,就開大悟。猶如狗子老在那媟Q爬,想久了,四隻腳、眼睛、鼻子、耳朵,全身、全心,都是要爬,一爬,再爬,再再爬,就可以爬過去;大悟也是這樣的,因為他的工夫用到這堙A自然會悟。那麼,小悟就如老鼠鑽牛角,回過頭來,路雖是大,還有路在;有路,就有人,故此還有人、有路。大悟如狗子爬牆頭,能可以爬出去就是了。但是,爬過去的事,我慢慢再給你們講。

PMEmail Poster
Top

Topic Options分頁: (2) 1 [2]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