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頁: (10) [1] 2 3 ... 最後 » ( 前往第一篇未讀文章 ) Closed TopicStart new topic

> 如何是藏傳佛教修行人應有的正確態度?
獨覺禪
發表於: Fri.02/23, 2007 10:40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1,212
會員編號: 865
註冊日期: 03/08, 06


有感於索達吉堪布的文章,希望各位大德提出建言


引言: 末學看到堪布的文章內心感觸良多: 末學皈依藏傳佛教(大寶法王的傳承)有一陣子,過年前曾經就看到一位女居士非常熱情的抱著仁波切,後來就單獨的在房間內請法,雖然自己內心企圖讓這件事情合理單純化(因為在客廳還有其他師兄),但每想到法華經中本師世尊對比丘的開示,當初對藏傳佛教的熱情就趨於冷靜,現在是覺得淨土念佛法門老實可靠,看到堪布的文章,讓我拾起一些信心。

索達吉堪布之問答

問:現在有些女居士,對高僧大德的恭敬心有點過頭了,對此您有什麼看法?

答:外面的女居士們,有些對上師的信心比較大,也有些比較痛苦——
前段時間,一位女居士跟她的上師開車到九寨溝,去的時候一路上談笑風生,但到了那裡以後,她不小心看到上師手機裡有些不太正常的信息,心裡就非常不高興, 在最美的風景區裡,她的哭聲是最大的。那位大德也十分尷尬,雖然住的是高級賓館,但感覺上非常痛苦。那個女居士特別傷心,到處說這個上師不要說大悲心,就 連做人的基本道德都沒有……,誹謗得很厲害。前不久,台灣幾家電視台也公開揭露有些上師的不如法行為,一些女弟子在記者面前發了言,給藏傳佛教帶來了一定 的影響。

通過這些小範圍的信息瞭解,現在有些女居士跟藏傳佛教某些上師的關係,的的確確不太合理,今後這方面若不改善的話,恐怕會直接或間接影響整個藏傳佛教。當然,短時間內馬上改變也有點困難,1993年法王如意寶去美國時,當時的美國就像現在的中國一樣,凡是去美國的出家人,出家身份幾乎都保不住了。因此,去 漢地傳法的藏地大德們,如果沒有正知正念,可能會有各種各樣的情況發生。
對我而言,這種事情並非喜聞樂見,畢竟藏傳佛教在漢地開花結果很不容易,在學院聞思多年的道友應該知道,真正的藏傳佛教是純潔無垢的。然而,這樣無垢的佛法,也許就被個別「上師」染污了。
所以,女弟子在依止上師的過程中應該保持清淨心。前段時間我講課時說過:「現在有些女居士,信心和感情分不清楚,上師和丈夫分不清楚……」事後我對這些話 有點後悔,但自己經常聽到外面的一些事情,抱著對佛教負責的態度,也想發表一下內心的看法。當然,我沒有名聲,也沒有地位,只是在小範圍內講,不一定起到 很大的作用。但如果不講的話,有些人就因為不注意,最後對佛教產生邪見,摧毀了自己的今生來世。
因此,在學佛的過程中,女居士應該在各方面注意,除此之外可能也沒有萬全之策了。

問:平時什麼都不修,死時將希望全部寄託在上師身上,是否可以獲得往生?

答:假如上師是非常了不起的大成就者,通過他的殊勝加持,再加上自己的前世因緣,可能會產生一些奇蹟。但一般來講,最保險的方法,就是按照佛法的次第,在 自己沒有死之前,該修的法一定要修,尤其是臨終時想解脫的話,必須要修往生極樂世界的捷徑法。如果相續中具有正見,對極樂世界有不退轉的信心,依靠這種捷 徑法門,必定可往生極樂世界,這是佛陀的無欺之語。
將一切希望寄託在上師身上,雖然也有一定的好處,但佛陀常說:「我為汝說解脫之方便,當知解脫依賴於自己。」大家最好還是按照佛陀或上師的教言,自己踏踏實實地修行!

PMEmail Poster
Top
banpi
發表於: Sat.02/24, 2007 12:48 a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513
會員編號: 186
註冊日期: 04/03, 05


”引用
但佛陀常說:「我為汝說解脫之方便,當知解脫依賴於自己。」


藏傳內涵我不太懂,但我說說我所知道的一些事。

西藏近年平均每年出產轉世活佛50位,數量為之前的10倍以上,由於活佛享有太多優惠,近年來暴增的數量已經使得一般民眾開始對此感到極度憂心與不信任,議會也開始著手制訂活佛認證法,未來每年只允許通過幾位。是的!以後認證活佛不再僅是宗教人士決定,而要加入議會人士、政府人員、民間團體。如此發展下,雖可有效抑制活佛人數暴增,但不可諱言,未來真的活佛未必會被找出,找出的未必是真的,藏傳佛教全面性的式微幾乎是清楚可期。

這是誰的錯?只能說是人心的貪婪與慾望導致自食苦果
西藏人自己害了自己

還是如佛陀所說,依賴自己比較可靠
PMEmail Poster
Top
RAY
發表於: Sat.02/24, 2007 06:20 a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212
會員編號: 407
註冊日期: 06/07, 05


大約兩年前﹐末學與一些同修大約十幾個人﹐一起在一家素菜館供養一位南傳法師。

在餐館內分兩桌﹐末學就坐在法師左邊幫法師佈菜。
席間法師稍做開示﹐然後上菜﹐其間法師談笑風生﹐飯後同修們一起向法師合十。

有位女同修向法師伸手準備握手道別﹐只見法師縮手合掌。
當時這位女同修向末學抱怨﹐為何這位法師不願跟她握手。
末學回答﹕這是南傳佛教的戒律。
女同修說﹕以前有許多藏密喇嘛都跟我握手為禮。
末學回答﹕這是不同宗派有不同的規距。
女同修說﹕不是同樣的佛教嗎﹖
末學回答﹕以後不論任何宗派的法師﹐妳只要合十就行。

從這裡末學比較認同南傳法師。免了許多不必要的困擾。
PMEmail Poster
Top
垂眉淺笑
發表於: Sat.02/24, 2007 11:01 a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435
會員編號: 896
註冊日期: 04/03, 06



本人也認為無論是在家或出家之修行者,身語意三業能「自律深嚴」是踏上清淨聖潔梵行的第一步。
PMEmail Poster
Top
獨覺禪
發表於: Sat.02/24, 2007 09:41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1,212
會員編號: 865
註冊日期: 03/08, 06


藏傳佛教是很銳利的法門,我覺得就是因為一下就切入法界內,若是自己本身對佛教的思惟不夠清楚,會有很多問題

末學還是很感謝和尊敬大寶法王的慈悲
PMEmail Poster
Top
小草
發表於: Sun.03/04, 2007 03:41 a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21
會員編號: 1,306
註冊日期: 01/01, 07



修 行 八 偈

達賴喇嘛

(講 于 新 澤 西 州 華 盛 頓 市 美 國 喇 嘛 寺)

我 很 高 興 能 拜 訪 美 國 最 古 老 的 西 藏 佛 教 中 心 之 一 , 我 要 親 切 問 候 所 有 來 此 聚 會 的 人 士 , 特 別 是 美 藉 卡 瑪 克 人 , 他 們 在 我 們 西 藏 人 之 前 來 避 難 。 多 少 世 紀 以 來 , 蒙 古 人 與 西 藏 人 關 係 密 切 , 因 而 西 藏 佛 教 成 為 蒙 古 佛 教 。 直 至 今 日 , 蒙 古 人 研 究 佛 法 主 要 還 是 用 藏 文 , 禱 告 也 是 用 藏 語 , 我 的 名 字 『 達 賴 』 就 是 一 位 蒙 王 所 賜 。 因 此 , 達 賴 喇 嘛 與 蒙 古 人 民 之 間 的 關 係 非 比 尋 常 。

今 天 在 麗 日 之 下 , 很 多 人 于 此 美 好 的 花 園 中 集 會 , 他 們 所 說 的 語 言 有 多 種 , 所 穿 的 服 裝 也 不 同 , 或 許 所 信 的 宗 教 也 有 異 。 然 而 , 我 們 都 一 樣是 人 。 我 們 都 是 生 來 具 有 『 我 』 的 念 ; 我 們 都 想 要 快 樂 而 不 想 要 痛 苦 。 帶 著 相 機 在 拍 照 的 人 、 坐 在 我 面 前 的 各 位 比 丘 , 以 及 所 有 站 著 和 坐 著 的 聽 眾 , 都 懷 著 共 同 的 思 想 ﹕『 願 我 有 樂 , 願 我 無 苦 』 。 我 們 的 一 生 都 是 在 這 種 先 天 的 思 想 中 度 過 的 。

此 外 , 我 們 都 同 樣 有 權 離 苦 得 樂 。 從 眾 多 離 苦得 樂 的 方 法 之 中 ,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都 選 出 自 認 為 是 最 好 的 方 法 , 依 之 過活 。 當 我 們 探 究 自 己 的 想得 樂 及 想 離 苦 以 決 定 其 性 質 時 , 我 們 發 現 苦 樂 皆 有 多 種 ; 不 過 , 要 言 之 , 可 分 兩 類 ﹕ 身 體 的 苦 樂 與 精 神 的 苦 樂 。

物 質 的 進 步 , 是 為 了 要 獲 得 身 體 的 快 樂 和 解 除 身 體 的 痛 苦 。 但 是 , 若 要 用 這 些 外 在 的 方 法 除 去 所 有 的 痛 苦 而 得 到 完 全 滿 足 , 得 確 很 難 。 因 此 , 依 靠 外 物 求 樂 , 與 依 靠 自 心 的 發 展 求 樂 , 大 不 相 同 。而 且 , 即 使 根 本 之 苦 一 樣 , 然 因 我 們 對 此 苦 的 心 態 不 同 , 我 們 對 此 苦 的 感 覺 及 此 苦 為 我 們 帶 來 的 精 神 不 安 , 也 彼 此 相 差 很 遠 。 是 故 我 們 的 心 態 , 對 我 們 如 何 度 過 一 生 , 關 係 重 大 。

有 很 多 宗 教 , 在 調 整 心 態 方 面 , 制 定 戒 律 、 提 出 忠 告 , 其 所 關 懷 的 全 是 如 何 令 心 更 有 平 安 、 更 有 修 養 、 更 有 道 德 , 無 一 例 外 。 如 是 觀 之 , 一 切 宗 教 本 質 相 同 , 縱 然 在 哲 理 方 面 有 很 多 差 異 。 如 果 我 們 只 看 哲 理 上 的 差 異 而 彼 此 辯 論 , 的 確 是 說 也 說 不 完 , 但 這 會 增 加 我 們 不 必 要 的 負 擔 。 把 從 任 何 宗 教 所 聽 到 的 勸 善 箴 言 , 都 力 行 于 日 常 生 活 之 中 , 遠 比 作 無 謂 的 辯 論 有用 處 、 有 意 義 。

就 某 種 意 義 而 言 ,宗 教 的 修 行 者 實 為 作 戰 的 士 兵 。 對 誰 作 戰 ? 對 內 心 的 敵 人 。 貪 、 瞋 、 痴 和 我 慢 是 終 極 的 敵 人 ; 它 們 不 在 外 而 在 內 , 非 用 定 慧 , 對 付 不 了 。 慧 是 子 彈 ; 定---心 的 靜 止---是 發 射 子 彈 的 武 器 。 正 如 我 們 對 外 在 的 敵 人 作 戰 時 會 負 傷 受 苦 , 我 們 對 內 心 的 敵 人 作 戰 時 也 會 有 內 在 的 痛 苦 與 艱 辛 。 因 此 , 宗 教 是 內 心 之 事 , 宗 教 的 戒 律 與 內 心 的 發 展 有 關 。

從 另 一 觀 點 來 看 ﹕ 我 們 依 賴 人 類 思 想 發 展 出 來 的 科 技 而 深 入 太 空 ; 然 在 心 性 方 面 仍 有 很 多 事 物 有 待 審察 與 思 考 , 諸 如 心 是 否 為 因 緣 所 生 , 若 為 因 緣 所 生 , 何 為 其 因 , 何 為 其 緣 , 何 為 其 果 等 等 。 關 於 修 心 , 格 言 很 多 , 其 中 最 主 要 的 是 要 有 愛 心 和 悲 心 。 善 心 溫 情 最 為 重 要 。 你 若 有 善 心 , 非 但 自 己 覺 得 舒 服 , 而 且 你 的 家 人 、 配 偶 、 子 女 、 父 母 、 鄰 居 等 等 也 會 感 到 快 樂 。 你 若 沒 有 善 心 , 則 情 形 正 好 相 反 。 各 國 各 洲 , 到 處 都 是 不 快 樂 的 人 , 其 原 因 就 在 此 。 是 故 在人 類 社 會 裡 , 善 意 與 仁 慈 最 為 重 要 。 善 意 與 仁 慈 是 人 生 中 最 寶 貴 、 最 不 可 少 的 ; 善 心 值 得 我 們 努 力 去 發 展 。

不 管 怎 麼 看 , 我 們 都 是 同 樣 想 要 快 樂 而 不 想 要 痛 苦 。 不 過 , 自 己 只 是 一 個 人 , 而 他 人 則 是 無 數 。 因 此 , 基 于 一 人 之 樂 所 能 帶 來 的 滿 足 , 與 無 數 人 之 樂 所 能 帶 來 的 滿 足 , 在 量 上 大 有 分 別 , 所 以 他 人 比 自 己 重 要 。 如 一 個 人 自 己 受 不 了 苦 , 其 他 眾 生 有 那 一 個 受 得 了 苦 呢 ? 因 此 , 應 運 用 自 己 為 他 人 謀 福 , 不 應 運 用 他 人 為 自 己 圖 利 。

要 想 盡 自 己 身 、 語 、 意 之 所 能 , 利 益 他 人 , 必 須 先 發 願 他 人 離 苦 得 樂 的 利 他 之 心 。 不 管 信 仰 宗 教 與 否 , 不 管 肯 定 有 前 生 及 來 世 與 否 , 無 人 不 欣 賞 悲 心 。 從 出 生 起 , 我 們 就 在 父 母 的 慈 愛 照 顧 下 過 活 。 于 命 終 為 老 苦 所 逼時 , 我 們 也 極 依 賴 他 人 的 善 心 與 悲 心 。 既 然 我 們 一 生 的 頭 尾 都 仰 賴 他 人 之 慈 , 那 麼 于 頭 尾 之 間 對 他 人 修 行 慈 心 自 是 理 所 當 然 。

無 論 遇 到 什 麼 人 或 到 那 里 去 , 我 總 是 勸 人 利 他 , 勸 人 要 有 善 心 。 我 今 年 四 十 四 歲 , 從 有 思 想 時 開 始 , 直 到 現 在 , 我 一 直 在 修 這 種 利 他 的 態 度 。 這 是 宗 教 的 真 髓 , 是 佛 法 的 心 要 。

我 們 應 依 此 善 心 或 利 他 之 心 , 為 我 們 修 行 的 基 礎 和 內 在 的 結 構 , 並 應 使 此 善 心的 不 斷 增 長 成 為 我 們 所 有 善 行 的 目 標 。 我 們 應 念 茲 在茲 , 而 且 還 要 用 語 言 文 字 來 提 醒 自 己去 實 行 。 噶 旦 巴 派 的 朗 端 唐 巴 ( GLANG RI PA ,1054—1123) 所 寫 的 『 修 性 八 偈 』 就 是 這 麼 說 的 。 即 使 只 基 于 一 時 的 高 興 而 修 此 八 偈 , 也 能 產 生 大 力 。


第 一 偈


眾 生 之 可 貴 ,
尤 勝 如 意 珠 ,
發 心 為 眾 生 ,
謀 無 上 福 祉 ,
我 學 以 至 寶 ,
視 一 切 眾 生 。


對 其 他 眾 生 , 絕 不 可 忽 視 ; 你 應 把 眾 生 看 作 能 令 你 達 成 暫 時 與 終 極 目 標 之 寶 , 並 應 一 心 以 眾 生 為 念 。 你 應 把 他 人 看 作 比 自 己 更 寶 貴 、 更重 要 。 起 初 , 你 仰 賴 眾 生 — — 他 人 — — 而 發 利 他 的 菩 提 心 。 中 間 , 你 之 不 斷 增 長 此 善 心 及 修 道 以 求 成 覺 , 也 與 眾 生 有 關 。 最 後 , 你 終 於 為 利 益 一 切 眾 生 而 成 佛 。 眾 生 既 是 所 有 這 種 殊 勝 發 展 的 目 標 和 基 礎 , 故 比 如 意 寶 珠 尤 為 貴 重 ; 我 們 應 永 遠以 尊 敬 和 慈 愛 待 之 。

你 可 能 會 想 ﹕ 『 我 滿 心 都 是 煩 惱 。 我 怎 麼 可 能 那 樣 善 待 眾 生 呢 ? 』 不 過 , 心 依 習 慣 而 行 。 不 習 慣 的 , 就 覺 得 難 做 , 而 一 旦 習 以 為 常 , 原 來 認 為 難 的 , 也 變 得 容 易 了 。 是 故 , 寂 天 所 著 的 『 入 菩 薩 行 論 』 中 說 ﹕ 『 只 要 肯 下 功 夫 , 沒 有 不 能 習 慣 的 事 。 』

第 二 偈


每 與 他 人 交 往 時 ,
我 要 自 視 為 最 卑 ,
並 從 我 心 極 深 處 ,
敬 重 他 人 為 至 尊 。


你 若 只 為 自 己 的 幸 福 快 樂 而 修 愛 心 、 悲 心 等 等 的 話 , 那 就 離 不 開 自 私 的 觀 點 , 結 果 不 會 好 。 應 有 的 作 法 則 是 , 以 利 他 的 態 度 , 衷 心 為 他 人 謀福 。

尊 已 卑 人 的 我 慢 , 是 發 展 敬 愛 別 人 之 利 他 心 主 要 障 礙 。 因 此 , 你 需 仰 賴 對 治 我 慢 之 道 , 無 論 與 何 人 相 處 , 都 要 把 自 己 看 得 比 別 人 低 。 態 度 歉 虛 , 你 自 己 的 良 好品 性 就 會 增 長 ; 態 度 傲 慢 , 你 即 無 從 得 樂 。 你 會 對 他 人 生 嫉、 發 怒 、 卑 視 、 以 致 造 成 不 愉 快 的 氣 氛 , 社 會 上 的 不 幸 也 會 因 而 增 加 。

我 們 之 所 以 會 尊 己卑 人 乃 是 基 于 錯 誤 的 理 由 , 我 們 可 以 反 過 來 用 念 人 之 善 、 思 己 之 惡 的 方 法 對 治 我 慢 , 就 以 這 隻 圍 著 我 嗡 嗡 飛 繞 的 蒼 蠅 為 例 。

從 一 方 面 來 看 , 我 是 人 , 是 比 丘 , 當 然 比 這 隻 小 蒼 蠅 重 要 的 多 。 但 從 另 一 方 面 看 , 這 隻 微 弱 、 卑 賤 、 常 為 無 明 所 蔽 的 蒼 蠅 未 能 從 事 宗 教 修 行 , 實 不 足 為 怪 ; 再 說 , 這 隻 蒼 蠅 也 沒 有 從 事 那 種 用 高 度 技 巧 才 能 完 成 的 惡 行 。 而 我 , 身 為 滿 具 人 之 潛 能 和 複 雜 頭 腦 的 人 , 則 會 誤 用 我 的 能 力 。 一 旦 我 — — 被 認 為 是 修 行 者 、 比 丘 、 人 、 修 利 他 心 者 的 我 — —誤 用 了 自 己 的 能 力 , 我 就 遠 比 一 隻 蒼 蠅 更 壞 。 如 是 一 想 , 自 然 會 對 你 有 幫 助 。

不 過 , 為 了 對 治 我 慢 而 自 謙 , 並 不 是 說 你 該 順 從 那 些 為 非 作 歹 的 人 。 對 那 些 人 , 你 須 加 以 阻 止 , 有 所 反 應 ; 但 雖 可 能 須 對 某 人 作 強 烈 的 反 應 , 你 在 態 度 上 仍 不 可 失 之 不 敬 。

第 三 偈


凡 有 所 作 為 ,
我 必 究 自 心 ,
一 見 煩 惱 起 ,
危 及 自 與 他 ,
即 堅 決 面 對 ,
防 患 于 未 然 。

若 于 修 此 良 善 的 利 他 心 時 , 你丟 下 煩 惱 不 管 , 煩 惱 就 會 惹 事 , 諸 如 瞋 怒 、 我 慢 等 , 都 是 發 展 利 他 心 的 障 礙 。 因 此 , 你 不 可 讓 煩 惱 繼 續 下 去 , 而 應 依 對 治 之 道 , 即 予 了 斷 。 如 我 先 前 所 說 , 瞋 怒 、 我 慢 、 爭 強 好 勝 等 , 是 我 們 真 正 的 敵 人 , 我 們 的 戰 場 不 在 外 , 而 在 內 。

由 于 無 人 不 曾 發 過 脾 氣 , 我 們 可 根 據 自 身 的 經 驗 了 知 忿 怒 不 能 產 生 快 樂 。 誰 在 發 怒 時 還 能 快 樂 呢 ? 那 一 位 醫 師 以 發 怒 為 治 病 的 藥 方 呢 ? 有 誰 說 過 發 怒 能 使 你 更 快 樂 呢 ? 因 此 , 我 們 不 應 讓 怒 等 煩 惱 有 任 何 生 起 的 機 會 。 盡 管 無 人 不 愛 惜 自 己 的 生 命 , 但 在怒 不 可 遏 時 , 我 們 甚 至 會 想 自 殺 。

認 清 各 種 煩 惱 之 後 , 即 使 僅 起 些 微 煩 惱 , 你 也 不 應 想 ﹕ 『 這 麼 一 點 點 可 能 沒 關 係 』 , 因 為 煩 惱 只 會 愈 來 愈 強 , 猶 如 星 星 之 火 , 可 以 燎 原 。 西 藏 有 一 句 顏 語 ﹕ 『 不 要 與 『 可 能 沒 關 係 』 做 朋 友 』 因 為 這 樣 做 太 危 險 。

一 起 煩 惱 , 你 就 應 想 那 與 煩 惱 相 反 的 品 性 , 用 理 智 來 產 生 一 種 與 煩 惱 相 反 的 態 度 。 例 如 , 若 有 貪 欲 生 起 , 就 往 醜一 方 面 去 想 , 或 一 心 觀 身 不 淨 、 觀 受 是 苦 。 起 瞋 怒 時 , 就 修 愛 心 ; 起 我 慢 時 , 就 想 十 二 緣 起 或 構 成 『 我 』 的 各 類 要 素 。 對 治 這 一 切 煩 惱 過 失 的 根 本 之 道 , 是 證 空 之 慧 , 此 點 將 在 最 後 一 偈 中 討 論 。

起 煩 惱 時 , 最 重 要 的 是 立 即 依 適 當 的 對 治 方 法 斷 然 制 止 , 不 讓 它 有 繼 續 發 展 的 可 能 。 然 而 , 你 若 做 不 到 這 一 點 , 至 少 也 要 讓 注 意 力 轉 離 煩 惱 — —出 去散 步 或 作 數 息 觀 。

生 起 煩 惱 有 何 過 失 ? 心 為 煩 惱 所 左 右 時 , 不 僅 你 會 當 下 感 到 不安 , 而 且 還 會 引 發 身 , 語 的 惡 業 , 造 成 未 來 的 痛 苦 。 例 如 , 怒 能 教 人 口 出 惡 言 , 終 至 斗 毆 , 而 傷 及 他 人 。 這 種 行 為 會 將 招 致 未 來 痛 苦 的 素 因 植 于 心 中 。

所 以 說 ﹕ 『 欲 知 過 去 所 作 , 可 觀 如 今 之 身 ; 欲 知 未 來 如 何 , 可 觀 如 今 之 念 。 』 佛 法 中 業 與 業 果 的 道 理 , 是 說 我 們 現 在 身 體 和 一 般 的 處 境 乃 我 們 過 去 之 業 所 形 成 的 ; 我 們 未 來 的 苦 樂 , 現 在 就 掌 握 在 我 們 自 己 手 中 。 既 然 我 們 要 樂 不 要 苦 , 既 然 善 心 結 樂 果 , 惡 行 結 惡 果 , 我 們 就 應 棄 惡 行 善 。 你 雖 然 無 法 與 數 日 間 做 到 諸 惡 不 作 、 眾 善 奉 行 的 地 步 , 但 可 逐 漸 習 以 為 常 , 使 你 的 修 善 層 次 不 斷 提 升 。


第 四 偈


我 將 學 珍 愛 ,
惡 性 之 眾 生 ,
以 及 為 重 罪 ,
與 苦 所 迫 者 ,
猶 如 獲 難 得 ,
稀 有 之寶物 。

遇 到 惡 人 或 有 重 病 等 困 難 的 之 人 時 , 你 不 應 予 以 漠 視 ,也 不 應 視 其 為 益 己 而 保 持 距 離 ; 你 應 生 起 強 烈 的 珍 愛 與 重 視 之 心 。 過 去 在 西 藏 , 從 事 此 種 修 心 法 者 , 負 起 服 侍 麻 瘋 病人 的 任 務 , 很 像 現 在 基 督 教 士 等 所 做 的 那 樣 。 由 于 只 有 對 這 類 人 你 才 能 修 菩 提 心 、 修 忍 和 自 願 承 擔 痛 苦 , 所 以 遇 到 他 們 被 視 為 如 獲 至 寶 。

第 五 偈


他 人 因 嫉 妒 ,
辱 罵 詆 毀 我 ,
我 學 習 認 輸 ,
將 勝 利 歸 他 。

盡 管 對 無 理 取 鬧 誹 謗 你 的 人 作 強 烈 的 反 駁 , 在 世 俗 上 是 適 當 的 , 但 與 修 心 利 他 之 菩提心 不 相 應 。 除 非 為 了 某 種 特 殊 目 的 , 不 可 作 強 烈 的 反 駁 。 如 果 有 人 因 嫉 妒 或 厭 惡 之 故 而 辱 罵 你 , 甚 至打 你 , 你 不 應 以 牙 換 牙 , 而 應 自 稱 失 敗 , 讓 對 方 獲 勝 。

看 來 不 切 實際 嗎 ? 這 種 修 行 的 確 非 常 難 , 但 專 求 發 展 利 他 之 心 的 人 必 須 如 此 做 。

這 並 非 說 佛 只 能 老 是 認 輸 和 故 意 找 罪 受 。 此 一 修 行 旨 在 承 受 小 損 失 而 得 大 成 果 。 如 果 因 緣 不 具 , 受 小 損 失 並 不 能 得 大 成 果的 話 , 那 麼 你 可 在 出 于 悲 心 、 不 懷 瞋 恨 的 情 形 下 , 作 強 烈 的 反 應 。

例 如 , 菩 薩 的 四 十 六 經 戒 之 一 是 , 適 當 回 應 並 制 止為 非 作 歹 者 。 制 止 他 人 作 惡 是 必 要 的 。 釋 迦 牟 尼 佛 于 過 去 生 中 曾 有 一 此 身 為 大 悲 船 長 。 在 他 的 船 上 有 五 百 名 商 人 , 其 中 一 人 想 把 其 余 四 百 九十 九 人 殺 死 , 以 便 奪 取 他 們 所 有 的 貨 物 。船 長 多 次 試 圖 勸 阻 欲 行 兇 者 不 要 做 此 壞 事 , 但 後 者 堅 持 他 的 計 劃 。 船 長 悲 憫 有 被 殺 危 險 的 其 余 四 百 九 十 九 人 , 而 想 救 他 們 的 性 命 ; 船 長 也 悲 憫 企 圖 行 兇 者 , 因 為 他 如 得 逞 必 將 積 聚 極 大 的 惡 業 。 因 此 , 他 決 定 在 別 無 他 法 加 以 阻 止 的 情 形 下 , 不 如 自 己 承 擔 殺 一 人 之 業 , 以 使 該 人 不 致 造 成 殺 死 四 百 九 十 九 人 之 業 , 于 是 就 把 那 企 圖 行 兇 者 殺 了 。 由 于 以 悲 憫 為 動 機 , 船 長 雖 造 了 殺 業 , 反 而 因 此 積 聚 了 大 功 得 。 這 是 菩 薩 行 的 典 範 , 是 菩 薩 為 了 制 止 他 人 作 惡 所 必 須 采 取 的 適 當 行 動 。

第 六 偈


若 我 懷 大 願 ,
所 利 益 之 人 ,
無 理 傷 害 我 ,
我 將 學 視 他 。
為 我 善 知 識 。

受 過 你 的 恩 惠 和 大 力 相 助 之 人 , 實 應 以 德 報 德 。 如 果 此 人 非 但 不以 得 報 , 反 而 忘 恩 負 義 , 以 惡 劣 的 態 度 等 來 對 待 你 , 那 種 情 形 的 確 會 令 你 傷 心 , 但 就 修 利 他 行 而 言 , 你 應 因 此 而 對 他 更 有 好 感 才 對 。 寂 天 所 著 的 『 入 菩 薩行 論 』 中 說 , 與 你 對 敵 的 人 是 你 最 好 的 老 師 。 靠 法 師 的 教 誨 , 你 可 以 了 解 為 何 忍 辱 , 但 得 不 到 修 行 忍 辱 的 機 會 ; 只 有 在 碰 到 敵 人 時 , 你 才 真 能 實 際 修 行忍 辱 。

要 想 發 展 真 正 的 、 不 偏 的 愛 心 與 悲 心 , 你 必 須 發 展 忍 辱 , 而 發 展 忍 辱 必 須 實 際 修 行 。 因 此 , 修 利 他 心 者 應 視 敵 人 為 最 好 的 老 師 和 仁 慈 的 老 師 而 敬 重 之 。

令 你 起 敬 重 和 珍 視 心 的 人 和 物 , 並 不 一 定 要 對 你 有 善 良 的 動 機 。 例 如 , 我 們 想 要 成 就 的 苦 諦 等 法 , 根 本 沒 有 任 何 動 機 , 然 而 我 們 極 其 珍 視 和 敬 重 這 些 法 。 因 此 , 某 種 能 否 有 助 于 增 善 積 德 , 不 受 動 機 之 有 無 的 影 響 。

可 是 , 害 人 的 動 機 之 有 無 是 決 定 某 人 是 否 為 敵 的 依 據 。 例 如 , 醫 師 為 我 們 動手 術 時 會 令我 們 疼 痛 , 但 因 他 之 所 以 如 此 做 是 為 了 我 們 好 , 所 以 我 們 不 把 他 看 作 敵 人 。 只 有 在 對 那 些 想 要 害 我 們 的 人---敵 人---我 們 才 真 能 修 行 忍 辱 。 因 此 , 敵 人 為 我 們 修 行 忍 辱 所 必 需 ; 你 無 法 對 自 己 的 喇 嘛 修 行 忍 辱 。

西 藏 有 一 個 故 事 說 , 有 一 個 人 在 繞 寺 的 時 候 , 看 見 另 一 個 人 在 坐 禪 。 他 問 坐 禪 的 人 在 做 什 麼 , 後 者 答 道 ﹕ 『 我 在 修 忍 辱 。 』 繞 寺 的 人 于 是 惡 言 相 向 , 坐 禪 的 當 下 勃 然 大 怒 , 與 之 對 罵 。 他 之 所 以 有 這 種 反 應 , 乃 是 因 為 他 雖 修 忍 辱 , 並未 曾 碰 到 傷 害 他 和 對 他 口 出 惡 言 的 人 , 他 未 曾 有 過 機 會去 實 際 修 行 忍 辱 。 是 故 實 際 修 行 忍 辱 的 最 佳 對 象 是 敵 人 ; 因 此 , 修 菩 薩 行 者 應 以 大 恭敬 心 對 待 敵 人 。

不 能 忍 辱 , 就 不 能 發 展 真 正 的 悲 心 。 世 俗 之 悲 心 , 常 混 雜 著 貪 愛 , 因 而 很 難 悲 憫 敵 人 。 你 必 須 致 力 于 發 展 那 能 廣 及 敵 人---想 要 害 你 之 人---的 真 正 愛 心 與 悲 心 , 為 此 你 必 須 有 與 敵 人 打 交 道 的 經 驗 。 人 一 生 中 最 艱 困 的 時 期 , 就 是 獲 得 實 際 經 驗 與 內 在 力 量 的 最 佳 時 機 。 如 果 你 的 生 活 非 常 順 適 , 你 就 會 變 得 軟 弱 ; 經 歷 極 其 不 幸 的 遭 遇 , 你 才 能 發 展 內 在 的 力 量 , 亦 即 那 不 含 情 緒 成 分 的 面 對 不 幸 的 勇 氣 。 誰 能 教 你 如 此 ? 不 是 你 的 朋 友 , 不 是 你 的 上 師 , 而 是 你 的 敵 人 。

第 七 偈


總 之 我 要 學 ,
直 接 與 間 接 ,
全 力 助 眾 生 ,
悉 得 我 之 樂 ,
並 恭 敬 承 擔 ,
為 我 母 眾 生 。
所 受 害 與 苦 。

此 偈 說 明 施 與受 的 修 法---以 愛 心 將 自 己 之 樂 及 樂 因 施 與 他 人 , 並 以 悲 心 承 擔 他 人 之 苦 及 令 其 未 來 受 苦 之 苦 因 。 此 二 者 是 菩 薩 的 兩 種 主 要 心 態 ﹕ 關 懷 他 人 之 苦 的 悲 心 , 以 及 願 他 人 得 樂 的 愛 心 。修 此 二 心 時 , 若 遇 顯 然 在 受 苦 之 人 , 你 應 修 施 受 法 而 作 此 念 ﹕ 此 人 正 受 大 苦 , 他 雖 想 離 苦 得 樂 , 但 不 知 棄 惡 行 善 , 以 致 無 樂 。 我 要 承 擔 此 人 之 苦 , 施 予 我 所 有 之 樂 。

雖 有 特 殊 之 人 確 能 實 際 這 樣 做 , 但 也 是 非 常 難 做 的 ; 我 們 大 都 數 的 人 都 只 能 想 像 如 此 。 不 過 , 心 中 想 像 為 他 人 除 苦 , 由 自 己 代 受 , 對 自 心 極 有 助 益 , 並 能 加 強實 際 去 做 的 決 心 。 此 施 受 法 配 合 呼 吸 而 修 — — 吸 入 他 人 之 苦 , 呼 出 自 己 的 樂 給 他 人 。

第 八 偈


我 要 學 保 持 ,
此 諸 般 修 行 ,
不 為 八 風 染 ,
並 憑 藉 了 知 ,
一 切 法 如 幻 ,
而 解 脫 貪 縛 。

就 修 行 方 面 而 言 , 以 諸 修 行 應 以 利 他 為 目 的 而 一 心 從 事 , 不 為 八 風 所 動 。 八 風 即 是 八 世 間 法 — — 利 、 衰 、 毀 、 譽 、 稱 、 識 、 苦 、 樂 。 若 于 修 行 時 懷 有 自 誇 的 動 機 , 欲 令 他 人 視 你 為 虔 誠 , 以 便 獲 得 名 聲 等 等 , 則 此 修 行 即 不 清 淨 , 而 為 八 風 所 染 。 善 行 實 應 完 全 以 利 他 為 目 的 。

上 偈 後 部 是 談 智 慧 。 修 行 此 法 , 你 應 有 的 觀 點 是 ﹕ 悲 心 本 身 、 修 悲 心 者 及 受 悲 憫 者 , 悉 如 魔 術 師 所 變 出來 的 幻 想 , 原 因 是 此 三 之 雖 似 自 性 有 , 其 實 不 然 。 若 欲 知 此 三 者 如 幻 , 就 必 須 知 其 雖 似 自 性 有 ,實 乃 自 性 空 , 例 如 , 若 有 人 力 求 成 覺 , 以 利 他 人 , 然 而 視 自 己 為 自 性 有 , 他 人 為 自 性 有 或 所 求 之 覺 為 自 性 有 , 則 此 心 有 見 必 將 阻 其 成 覺 。 是 故 修 利 他 心 者 。 應 視 自 己 , 視 所 求 之 覺 及 求覺 所 要 利 益 的 一 切 其 他 眾 生 , 悉 皆 如 幻 , 沒 有 自 性 , 其 實 際 存 在 的 情 形 與 表 面 所 顯 現 者 是 兩 回 事 。 視 此 三 者 如 幻 , 即 是 否 定 其 自 性 有 。

否 定 自 性 有 並 非 除 去 原 先 存 在 者 , 而 是 確 認 從 來 不 存 在 者 之 不 存 在 。 由 于 我 們 自 身 的 無 明 , 非 自 性 有 的 現 象 也 顯 現 為 自 性 有 了 ; 由 于 此 種 自 性 有 的 表 相 , 我 們 乃 認 為 事 物 存 在 的 情 形 一 如 其 表 面 所 顯 現 者 ; 由 于 有 此 誤 認 , 我 們 乃 陷 入 煩 惱 而 為 煩 惱 所 毀 。 例 如 , 你 若 看 著 我 , 心 想 ﹕ 『 達 賴 喇 嘛 在 那 兒 』 , 突 然 之 間 , 不加 思 索 你 的 心 中 就 會 出 現 一 個 離 其 身 , 甚 至 離 其 心 , 而 能 獨 立 存 在 的 達 賴 喇 嘛 。 或 者 以 你 自 己 為 例 。 假 若 你 名 叫 大 衛 , 我 們 說 『 大 衛 之 身 , 大 衛 之 心 』 , 你 聽 了 會 覺 得 有 一 個 擁 有 身 心 的 大 衛 , 和 有 被 大 衛 所 擁 有 的 身 心 , 不 是 嗎 ? 我 們 說 達 賴 喇 嘛 是 比 丘 、 是 人 、 是 西 藏 人 。 你 說 這 話 時 , 不 是 覺 得 你 所 指 的 並 非 達 賴 喇 嘛 之 身 或 心 , 而 是 離 其 身 心 的 獨 立 存 在 者 嗎 ?

人 的 確 存 在 , 但 只 是 依 命 而 存 在 , 有 名 無 實 。 然 而 , 當 我 們 心 中 想 到 人 的 時 候 , 人 似 乎 並 非 藉 命 名 之 力 而 才 得 以 存 在 而 好 像 是 當 然 存 在 , 能 自 立 自 成 。 雖 然 事 實 上 現 象 不 是 獨 立 自 有 , 乃 是 依 他 而 存 , 但 看 起 來 似 乎 是 獨 立 的 。

如 果 事 物 的 確 如 其 表 面 那 樣 存 在 , 如 果 事 物 確 係 實 有 , 則 當 我 們 予 以 深 究 時 , 其 為 自 性 有 應 該 愈 究 愈 清 楚 , 愈 究 愈 明 顯 才 對 。 然 而 , 當 你 追 究 某 一 事 物 時 , 卻 在 分 析 中 找 不 到 它 。 例 如 , 一 般 而 言 , 有 一 享 樂 、 受 苦 、 積 業 等 等 之 『 我 』 ,但 當 我 們 用 分 析 的 方 法 找 此 『 我 』 時 , 卻 找 不 到 它 。 一 切 現 象 ,無 論 內 在 外 在 , 不 管 是 我 們 的 身 體 還 是 其 他 , 一 予 追 究 , 即 不 可 得 。

『 我 』 相 起 于 身 心 , 但 分 別 于 身 心中 求 『 我 』 時 , 你 找 不 到 『 我 』 。 身 體 的 整 體 是 指 許 多 部 分 的 總 和 , 你 若 于 各 部 分 中 求 身 , 也 是 無 法 找 到 。

即 使 是 身 中 最 細 微 的 部 分 也 有 其 邊 , 所 以 也 可 分 為 各 部 。 假 若 有 不 可 分 的 , 那 就 是 獨 立 的 , 但 是 沒 有 。 事 實 上 , 無 不 依 其 部 分 而 存 , 都 是 藉 概 念 之 力 依 其 部 分 而 得 名 , 部 分 即 是 命 名 之 所 依 ; 一 經 分 析 , 什 麼 都 找 不 到 , 沒 有 能 離 其 部 分 而 獨 立 的 整 體 。

然 而 , 這 些 事 物 卻 以 似 為 客 觀 存 在 和 當 然 存 在 的 姿 態 向 我 們 顯 現 , 因 此 , 事 物 在 心 目 中 的 樣 子 與 其 實 際 存 在 的 情 形 有 別 , 也 就 是 與 我 們 分 析 事 物 時 所 見 其 存 在 情 形 有 別 。 如 果 事 物 真 像 它 們 顯 現 的 那 樣 當 然 存 在 的 話 , 則 此 種 存 在 的 方 式 應 該 愈 查 愈 明 才 對 。 可 是 從 自 身 經 驗 中 即 可 斷 定 , 我 們 無 法 利 用 分 析 來 找 到 這 些 事 物 。 故 說 事 物 如 幻 。

由 于 現 象 表 面 的 樣 子 , 與 我 們 在 分 析 時 所 發 現 的 不 同 , 這 就 證 明 他 們 那 似 為 具 體 的 現 象 , 乃 是 我 們 思 想 錯 誤 所 致 。 了 知 表 面 似 為 當 然 存 在 的 現 象 並 非 當 然 存 在 之 後 , 你 就 證 得 了 現 象 如 幻 , 因 為 你 既 知 現 象 表 面 之 相 , 又 知 其 實 際 存 在 的 情 形 並 非 如 其 表 面 所 現 。

有 此 了 知 的 好 處 是 什 麼 ? 我 們 的 貪 、 瞋 等 煩 惱 之 起 , 是 因 為 我 們 把 現 象 本 無 之 善 惡 強 行 加 在 現 象 的 頭 上 。 例 如 , 當 我 們 起 大 瞋 心 或 大 貪 心 時 , 我 們 對 所 貪 或 瞋 者 有 強 烈 的 善 惡 感 , 但 是 過 後 當 情 緒 穩 定 下 來 再 看 同 一 對 象 時 , 我 們 自 己 甚 至 會 覺 得 先 前 的 看 法 可 笑 。 智 慧 的 助 益 是 它 能 阻 止 我 們 把 本 無 之 善 惡 強 行 加 在 事 物 上 , 使 得 我 們 能 斷 貪 瞋 。 是 故 , 此 合 一 而 修 的 兩 各 部 分 是 方 便 與 智 慧----方 便 是 修 具 有 愛 心 和 悲 心 的 利 他 態 度 , 智 慧 是 了 知 一 切 現 象 皆 無 自 性 的 見 地 。 此 二 者 必 須 合 一 。

我 每 天 誦 此 八 偈 , 並 在 遭 遇 困 難 時 省 察 其 義 。 這 有 助 于 我 。 由 于 想 到 此 八 偈 也 可 能 同 樣 有 助 于 人 , 我 乃 在 此 加 以 說 明 。 如 果 這 對 你 的 心 有幫 助 , 則 修 行 之 。 如 果 沒 有 幫 助 。 也 用 不 著 爭 論 ; 不 予 理 會 就 是 了 。 法 或 教 義 , 不 是 用 來 爭 論 的 。 此 諸 法 教 皆 為 大 師 所 說 , 旨 在 提 供 協 助 , 不 是 要 讓 人 彼 此 爭 論 。 假 若 身 為 佛 教 徒 的 我 , 與 信 仰 其 他 宗 教 的 人 爭 論 , 我 想 佛 陀 今 如 在 此 , 必 會 責 備 我 。 我 們 應 將 正 法 引 入 自 己 的 相 續 心 中 以 調 伏 此 心 。

總 之 , 我 所 懇 求 和 呼 籲 各 位 的 是 , 請 各 位 盡 可 能 發 展 悲 心 、 愛 心 和 尊 敬 他 人 之 心 , 致 能 分 擔 他 人 的 痛 苦 , 更 關 懷 他 人 的 福 祉 , 以 及 減 少 自 私 。 你 信 不信 上 帝 , 信 不 信 佛 , 并 不 重 要 。 重 要 的 是 于 日 常 生 活 中 有 善 心 和 溫 情 , 這 是 生 活 的 根 本 之 道 。
PMEmail Poster
Top
海外散仙
發表於: Mon.03/05, 2007 10:17 a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3,054
會員編號: 1,030
註冊日期: 07/22, 06


現在人的心中

只有和尚只有法師只有上師只有法王仁波切

卻遺忘了本師
PMEmail Poster
Top
U2•
發表於: Mon.03/05, 2007 05:00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221
會員編號: 1,138
註冊日期: 09/29, 06



現在許多人的心中

有些人心中只有和尚只有法師只有上師只有法王仁波切

有些人只有本師

還有更多人以抬出檯面的宗教信仰人物與說法,遮掩自己的自見、自宗立場,甚至於利益,卻忽略了 法 或 教 義 , 不 是 用 來 爭 論 的 。 此 諸 法 教 皆 為 大 師 所 說 , 旨 在 提 供 協 助 , 不 是 要 讓 人 彼 此 爭 論 。應該關 心 的 不 是 轉 化 他 人 為 佛 教 徒 或是某宗派的支持者, 而 是 如 何 根 據 自 己 的 情況 ,能 對 人 類 社 會福祇與自解脫 有助益 。

若是 身 為 佛 教 徒 者 ,老是 與 信 仰 其 他 宗 教、宗派見解 的 人 諍論 , 佛 陀 今 如 在 此 , 必 也不贊成 。 我 們 應 將 正 法 引 入 自 己 的 相 續 心 中 以 調 伏 此 心, 于 日 常 生 活 中 有 善 心 和 溫 情 ,是以發 展 悲 心 、 愛 心 和 尊 敬 他 人 之 心 ,致 能 分 擔 他 人 的 痛 苦 , 更 關 懷 他 人 的 福 祉 , 以 及 減 少 自 私 。若是連 生 活 的 根 本 之 道 都忽略,只是大談 信 不信 上 帝 , 信 不 信 佛陀 ,或是只認為自宗的宗派見解才究竟,不斷互相非議起諍,如此 都是違失本心,捨本逐末,並沒有什麼實質意義。
PMEmail Poster
Top
海外散仙
發表於: Mon.03/05, 2007 05:17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3,054
會員編號: 1,030
註冊日期: 07/22, 06


飲水思源
PMEmail Poster
Top
U2•
發表於: Mon.03/05, 2007 05:24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221
會員編號: 1,138
註冊日期: 09/29, 06



了解本師創教本懷,與利益眾生發心,就稱為飲水思源 !
PMEmail Poster
Top
史勁發
發表於: Thu.03/15, 2007 01:16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22
會員編號: 1,041
註冊日期: 07/30, 06


”引用
RAY 發表於 Sat.02/24, 2007 06:20 am

女同修說﹕以前有許多藏密喇嘛都跟我握手為禮。


凡屬正統傳承的喇嘛都是合十為禮的,無論是公開場合還是私下見面。
PM
Top
善眾
  發表於: Thu.03/15, 2007 09:05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2
會員編號: 1,531
註冊日期: 03/13, 07



「符合圓滿佛陀意趣的步伐,一步也不可延遲退轉。」

~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在噶舉祈願法會上如是說
PMEmail Poster
Top
海外散仙
發表於: Tue.03/20, 2007 12:30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3,054
會員編號: 1,030
註冊日期: 07/22, 06


大寶法王法音開示相關CD

http://www.hwayue.org.tw/ad/Karmapa_product.htm

烏金聽列大寶法王的聲音真是慈悲渾厚

我聽過法王的願望之歌很是動人心弦

或許自己在批判宗門是非法義太過火吧

想一想自己這一兩年的行為好生懺悔

只深盼十七世大寶法王與達賴喇嘛

他們推動改革藏傳佛教的行動能夠開花結果

比方說藏傳僧團全面素食就是好事

只深盼有心在宗教上尋求答案的朋友

不遇違緣逆緣成就一切白法直至解脫自在

祝福藏傳佛教的金剛師兄祝福學佛的法友

祝福大家 laugh.gif
PMEmail Poster
Top
光束
發表於: Wed.03/21, 2007 10:20 am

所屬群組: 個人版主
***
發表總數: 2,215
會員編號: 1,536
註冊日期: 03/14, 07


修行佛法要保持正見 ,正知,財,色,名,食,睡什麽都不放,居然修成正道?誰信,誰吃虧.

輪回,生生世世累積的苦,苦不堪言.千萬別爲了眼前的一時貪念繼續生生世世的輪回~因爲我們的無明的遮障,我們不能看到我們的前世.如果你看到了自己前幾世的苦難,就知道輪回可苦了,佛陀說的一點都不假.其實我們的人生就象我們看螞蟻的蟻生一樣.螞蟻自不覺苦.可螞蟻的苦,我們可以看見.覺醒吧
PMEmail Poster
Top
光束
發表於: Wed.03/21, 2007 11:02 am

所屬群組: 個人版主
***
發表總數: 2,215
會員編號: 1,536
註冊日期: 03/14, 07



光束愚鈍,在光束的理解,密宗那不是男女雙修,是陰陽合和.因爲陰陽不易表達,故用男女來表示.陰陽平衡----中道,是修行的基礎.如果男女淫雨可以成就,本師何必一出家示現呢?創新是好的,背離了佛教本意的創新是否也應該說是外道?
PMEmail Poster
Top

Topic Options分頁: (10) [1] 2 3 ... 最後 » Closed TopicStart new to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