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頁: (7) 1 2 [3] 4 5 ... 最後 » ( 前往第一篇未讀文章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灵山居士随笔系列
漪澜
發表於: Wed.10/11, 2006 01:52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98
會員編號: 1,044
註冊日期: 08/01, 06


當我們失去了慈悲 (靈山居士)


有的時候我們會忘掉我們為什麼要修行,我們會把我們最初的動機和誓言忘的一干二淨(對有的人來說,這個動機甚至根本不存在),我們會把修行當做增長我們自身魅力的一種手段,這個時候,我們就失去了修行最主要的動機,那就是慈悲。
當你失去慈悲的時候你的一切修行都隻是在為你增長我執提供更加寬松的環境,你所有的聞思都不再是以成佛為目的,你的目的變成了炫耀自己,這樣的話,你所有的努力都將變成輪回之因。你會繼續沿著輪回軌道運行。你不再會顧及別人的感受,你會非常樂於打擊別人,並且迷上這件事,你看佛經的目的甚至也不是為了自己的解脫,你隻是為了在需要板磚的時候不至於感到磚到用時方恨少。而你要求儲備更多的板磚顯然並非是為了支援北京奧運,你隻是為了在別人的腦袋上制造更多的大包。
似乎有些佛教徒並不介意看到別人頭破血流,不知道他們是否還記得自己的身份和使命。雖然佛經裡面並不主張大家互相讓對方頭破血流,不過假如有人拿著一本厚厚的佛經去攻擊別人的腦袋並且造成頭破血流的後果,那麼佛經也隻能對此表示遺憾。
很多時候,我們的心是否慈悲完全可以從我們所使用的語言中顯現出來,當我們的心並非那麼柔和的時候,別人很容易從我們的語言裡看出端倪。就像我們生氣的時候很難保持迷人的笑容一樣,我們在試圖傷害別人的時候也很難讓自己的語言變的悅耳。
我們的語言會變得像在冷凍室裡凍過那樣生硬,冰冷,這樣的語言會讓對方覺得自己很受傷(這正是我們的目的)。這說明我們已經喪失了最基本的慈悲,我們忘掉了我們所面對的並非階級敵人,而是我們過去生的父母,我們去糾正別人的錯誤的動機很多時候並不是希望對方修改自己的錯誤並且走上正確的解脫之路,我們有時候僅僅是為了一句贊賞。假如我們記起自己的誓言:我們要讓一切眾生離苦得樂。那麼誰是“一切眾生”?我不認為被你拍的頭破血流的那個人不屬於“一切眾生”。
我們的很多行為似乎都和我們的誓言相反,我們似乎更希望讓別人得到痛苦而不是相反。當我們看到別人快樂的時候,我們似乎更希望去讓他們離開快樂得到痛苦。
慈悲是我們修行的基礎,我們都需要慈悲,我們每個人都對別人慈悲過,我們也都接受了別人很多的慈悲,比如我們的父母所給予我們的慈悲就是最多的,而我們給了父母什麼?我想多數人面對這個問題都會感到由衷的慚愧。假如我們的父母像我們這樣不慈悲的話,很可能我們早就死掉了,假如在我們很小的時候他們沒有一口一口的給我們喂飯的話,我們不會今天還在活蹦亂跳。但是假如要我們照顧生病的父母一天我們就會覺得受不了。我們會覺得父母實在是太不懂事了,(在我們看來,父母應該選擇在我們節假日的時候生病)老是給我們添麻煩,搞的我們無法工作,也沒法去見女朋友,而且我們非常討厭醫院的味道。假如我們的父母當初也具有和我們同樣低的覺悟,那麼我們可能早就死過很多次了。我們不會有未來。有時候我們會抱怨父母曾經作過那麼多不該做的事,比如殺生,其實他們之所以那麼做很大程度上是為了我們,他們是為了讓我們喫的更好,他們為我們而造業,為我們墮入三惡道,我們卻還在他們對於佛法生起信心的時候加以打擊。
對一個大乘教徒來說,假如你失去了慈悲,就等於失去了一切,我們應該把每個眾生當做父母,經常想起他們對我們的恩德,這樣會讓我們對每個人都心平氣和,我們不再會試圖傷害別人,我們也不會再需要更多的板磚,我們會把板磚用於正確的用途,而不是用它來制造流血事件。

2006年10月11日
首發於靈山居士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9470373
天涯博客 http://rdzllsjs.tianyablog.com
搜狐博客 http://lsjszxx.blog.sohu.com/
PMEmail Poster
Top
漪澜
發表於: Fri.10/13, 2006 08:12 a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98
會員編號: 1,044
註冊日期: 08/01, 06


我們並不比螞蟻知道的更多 靈山居士



當我們翻開那個叫喬答摩的印度王子留下的教言的時候,我們就會覺得自己進入了一個神話的世界,我們會非常主觀的認定有的時候佛陀隻是在作比喻,我們並不認為那些神話般的描寫是曾經發生的歷史,我們認為那隻是一種幻想,從未真正存在過。

我們這麼想的理由很簡單,因為我們在日常生活裡很少見到有人一下子飛上天,或者把一座城市含在嘴裡。我們在判斷事物的時候,一般會采取兩個標準,一是我沒見過,二是我們大家都沒見過,擁有了這兩個標準,我們就覺得自己有資格否定一件事物。

這兩個標準其實非常可疑,你沒見過不代表所有的人都沒見過,而“所有的人都沒見過”這個調查結果的可信度非常值得懷疑,因為很難相信你去問過所有的人。隻是因為你遇到的多數人都持這樣的觀點,這會讓你產生錯覺,你會認為所有的人都會對你們的看法表示贊同。

然後你就開始用你們共有的看法去衡量悉達多的說法,當你在他的教言裡發現大家都沒見過的事物(比如上天入地),你就會認為佛陀是個具有豐富想像力的人,這些事物隻存在於他的幻想。

其實這樣的想法很容易遭到否定,因為你並沒有見過所有的事物,其實仔細想想,我們每個人多數時間都在兩點之間徘徊,我們不是走在上班的路上,就是走在回家的路上,當然有些人或許會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不過他見到的東西仍然非常有限,宇宙是非常大的。

相對於佛陀,我們就像是螞蟻,假如我們去對螞蟻說,我一分鐘可以跑幾百米,多數螞蟻也會對此持懷疑態度,他們甚至會說你這是偽科學,因為在他們的生活裡,幾百米是個非常遙遠的距離,從來沒有螞蟻可以在一分鐘內完成百米賽跑。因此他們不會贊同你的觀點。他們會認為你隻是在臆想,就像我們有時候認為佛經裡的諸多描述都隻是想像力豐富的人腦部運動的結果。而事實並非如此。

因為佛陀所處的境界完全超越我們的想像,他處於一種完全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境界,在這種境界裡,沒有過去,沒有未來,甚至沒有現在,沒有人,沒有我,也沒有“沒有人我”的概念。在這種狀態下說出的語言讓我們這些處於二元對立的眾生看到之後自然會認為是神話。

不過並非隻有佛陀一個人會說出這些“神話”,不是隻有他一個人認為這個世界存在著與我們身體結構不同的各類眾生,也不是隻有佛陀纔認為存在著把地球放在手心的可能性,幾乎在任何文明裡,你都會發現類似的觀點,你會發現耶穌也會像達摩那樣在水上走路,西方也有記載著人類不坐飛機飛上天空的文獻。這一切都在向我們透露著一個訊息,世界並非我們想的那麼簡單。

我們已經習慣的世界觀需要徹底改造。顯然我們已經非常習慣它,這導致我們看見蘋果飄在空中就會發出驚聲尖叫。因為在我們的傳統觀點裡,蘋果是不被允許飄在空中的,他應該獃在盤子裡。假如我們看到蘋果飄在空中,那就意味著它向我們的已知世界提出了嚴重挑戰,意味著我們以前所受的教育並非我們所認為的那麼正確,我們必需懷疑自己是否一直在被欺騙。

我們知道的並不比螞蟻多,當一個螞蟻聽一個人說話的時候,他會不停的指出這個人的錯誤,他會說:不對,這明明是一座宮殿,你怎麼能說這是一個尿盆呢,他會叫來其他的螞蟻來一起證明自己的觀點。他還會對我們“一天喫下三碗飯”的說法進行嘲笑,因為那是它們一年的口糧。

很多時候,我們就像是螞蟻,當我們看到那些超越我們想像力的描述,我們要做的不是去否定,去懷疑,我們要作的是思考他的內涵。悉達多並非想像力豐富的妄想家,他所說的每一個字,都是事實。



2006年10月12日

首發於靈山居士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9470373

天涯博客 http://rdzllsjs.tianyablog.com

搜狐博客 http://lsjszxx.blog.sohu.com/
PMEmail Poster
Top
漪澜
發表於: Sat.10/14, 2006 07:24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98
會員編號: 1,044
註冊日期: 08/01, 06


我們是具有悟性,還是具有誤導性 (靈山居士)

我們每個人都深愛著自己,隨之而來的就是我們每個人都深愛著自己的觀點,我們認為它是我們的附屬品,我們每個人在多數時間都毫不懷疑自己觀點的正確性,並且把任何與自己觀點不符的觀點視為謬論,我們對自己的觀點非常執著,這是因為我們覺得自己非常有悟性,我們的觀點產生於我們的悟性,這讓我們覺得假如我們的觀點遭到質疑,那麼就等於間接上否定了我們的悟性,也就等於否定了我們自己。這會讓我們變的很生氣。
而事實往往並非如此,在多數時候,我們隻是非常具有誤導性而不是具有悟性。具有誤導性的人喜歡自作聰明,他們並不通達佛法,他們往往隻是對佛法有非常片面的了解,然後就試圖指揮大家照他說的作,他們經常喜歡按自己的需求解釋佛法,比如當他們喫肉的時候,假如遭到質疑,那麼他們就會說自己是在超度,而事實上他們並不具備超度的能力。這樣的人往往非常聰明,他們不喜歡按常規出牌,他們喜歡標新立異,當然這樣做的目的並非是為了讓眾生得到好處,隻是為了彰顯自己。
我們經常錯誤的理解悟性,通常我們都認為悟性就意味著我們可以非常輕松就明白佛陀想告訴我們的話,然後對自己的超凡理解能力沾沾自喜。其實佛教並不認為這是有悟性的具體體現,佛教甚至認為這是毫無悟性的具體體現,一個非常聰明的人,即使你看一眼金剛經就可以明白釋迦牟尼佛想說什麼,但是假如你不把你所知道的用在你的生活裡,隻是拿它來進行自我滿足,那麼可以說你完全沒有悟性。
假如有一個很笨但是非常老實的人,他每天都會按照上師的要求老老實實的把自己該做的事情作完,他對老師非常有信心,那麼後者很快就會開悟。而一個較聰明的人往往會想的太多,也非常善於懷疑,他會認為他的上師似乎也並非那麼好,對上師要求的任務自作聰明的加以刪改,這樣的話,後者的開悟就變的遙遙無期。
聰明人是很難耐的住寂寞的,要讓一個知道很多東西的人不去開導別人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其難度不亞於要求朝鮮放棄核武器或者要求薩達姆承認自己有罪。所以我們經常看見有很多自認為有悟性的人在解脫之路上指揮交通,他們非常自發的來到交通要道,穿著交警的衣服,然後告訴每個人應該怎麼走,不應該怎麼走,並且以此獲得滿足。
假如他們的指揮讓大家可以順利的到達解脫之城的話,那麼我們不應該拒絕這樣的指揮,不過他們的業餘指揮水平往往隻會讓交通更加混亂,他們會導致很多車掉進下水道或者開進死胡同,他們並沒有考慮會有人掉進下水道的問題,他們隻顧顯示自己花哨的指揮動作,按照自己的想法來指揮交通,絲毫不認為自己的動作會對很多車造成追尾事故。在我們的時代有非常多的具有誤導性的人在指揮交通,他們幾乎都毫無例外的認為自己非常有悟性,並且從上到下都充滿了我慢,不過有時候這種我慢會以謙虛的面目出現。這些人並不具備任何悲心,他們也不打算對自己的言行負責,他們之所以跑去指揮交通,隻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表演欲而不是為了普度眾生。他們並不知道自己是在表達一種無知。
我們自己是不是具有誤導性的人其實並不難判斷,假如我們曾經指揮一輛車撞進某人的馬桶,那麼可以肯定我們並非優秀的指揮家,我們要做的不是急於去指揮別人(雖然這樣做可以獲得巨大的滿足感),我們要作的是首先打消自己很有悟性的念頭,因為我們的誤導性並不隻是會讓別人掉進下水道,我們自己也一樣會被誤導進去。而掉進下水道並非一件值得提倡的事。

2006年10月14日
首發於靈山居士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9470373
PMEmail Poster
Top
漪澜
發表於: Sun.10/15, 2006 09:35 a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98
會員編號: 1,044
註冊日期: 08/01, 06


有時候修佛似乎會讓我們的生活變的糟糕 (靈山居士)

這是一個在佛教徒裡廣泛存在的普遍困惑,很多剛開始修行佛法的佛教徒會困惑於為什麼他們的生活有變的越來越糟糕的傾向。這會讓他們對佛陀乃至佛教產生疑慮。他們覺得這不應該是修佛的結果,他們理想中的修佛是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可以讓幸運女神開始對自己展開微笑,而不是把失敗女神這倒霉孩子招來。
確實修佛是改變你命運的最好的辦法,佛陀也信誓旦旦的向我們承諾過,假如你照他說的作,你就可以獲得解脫,並且歷史上有無數的人曾經親自證實過佛陀的話,這足以證明佛陀並非一個說慌者。
但是我們要知道的是,任何事情都有過程,當我們開始修佛的時候,那就意味著我們希望獲得解脫,而獲得解脫就必須清除那些業障,我們所經歷的所有痛苦都來自於我們過去的不良行為所造就的業,而我們開始修佛就意味著我們必需清除這些業障,在清除業障的過程中,我們會遭遇種種不順,也許我們的降落傘會降落在正在熟睡的北極熊頭上,我們會被公牛的角刺中要害部位,我們還會被天上掉下的花盆命中腦袋。
當你要洗一件衣服的時候,第一盆水總是最黑的,以後的水會一盆比一盆干淨,我們修佛也是如此。當你的腦袋遭遇花盆襲擊的時候,你應該想(假如你還沒被砸暈的話):多好啊,我又消了一個很重的業障。而不是怒氣衝衝的去找出那個投擲花盆的人。
假如你正處在修佛的初期,假如你正為自己的生活開始變的糟糕而煩惱,那麼你應該了解這一點,首先你所遭遇的一切都是你自己業力所導致,即使你不修佛,你也一樣會遭遇這些,而且是更嚴重的果報,那時候砸在你腦袋上的可能就不是一個花盆,而是一臺冰箱。你有變成肉餅的可能。
由於你開始修佛,你的很多重業可能都會以很輕的方式報在你身上,這樣你就會遭遇種種小的不順,在多數情況下,這些小的不順並不會要了你的命。
當然也存在著另一種情況,有的人修佛之後自己的行為並沒有任何改善,那麼他就沒有理由抱怨生活開始變的糟糕,因為佛菩薩並沒有罩著你的義務。假如你真正開始修佛,他們會幫助你,但是假如你隻是擺出一個修佛的樣子欺騙大家,那麼你的生活變的糟糕並不奇怪,而且我敢肯定,假如你繼續欺騙自己和大家,你的生活還會有進一步糟糕的可能性。
假如你是前一種人的話,你不必太擔心,對修佛的人來說,遭遇痛苦並非全無價值,痛苦是清理業障的掃帚,當你原本不好不壞的生活突然開始變的糟糕,你的燈泡開始經常爆掉,你的汽車開始經常打不著火,那麼你應該感到慶幸,你的業障開始集中銷毀,這是非常值得慶祝的事,你不應該為這些事情皺緊你的眉頭。
你經歷了一件不順,就意味著你比以前更加清淨,當這樣的日子持續一段時間之後,你會發現你的不順開始變的少,似乎倒霉女神開始失去對你的興趣,你的汽車不再打不著火,你的燈泡也不再莫名奇妙的被燒爆,這個時候,你的業障就相對清淨的多了。這可以讓你以後在解脫之路的旅行中不再遇到大的石頭和波折,你的解脫之路也不再坑坑窪窪,你將很快就會抵達。

2006年10月15日
首發於靈山居士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9470373
天涯博客 http://rdzllsjs.tianyablog.com
搜狐博客 http://lsjszxx.blog.sohu.com/
PMEmail Poster
Top
漪澜
發表於: Mon.10/16, 2006 11:45 a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98
會員編號: 1,044
註冊日期: 08/01, 06


懂的很多的人纔會懂得自己懂的很少 (靈山居士)

有時候我會非常奇怪,這世界上有非常多的人,他們在說話的時候所使用的上帝式的語氣會讓你覺得他知道這個世界的每一件事情,因此可以對任何事物下論斷。
我們經常看見他們對完全陌生的事物評頭論足,他們對任何事物都有著自己的見解,並且毫不懷疑自己見解的正確性,而他們所依據的隻是自己所擁有的知識。我並不認為我們所擁有的知識已經完美到可以讓我們對任何事物下結論的程度,仔細檢查一下,其實我們所知道的非常有限,我們甚至對地球上的多數事物都沒有了解(更不用說深刻了解),所以當未知事物出現的時候,我們總是被震驚。
假如我們真的是自己所認為的那樣,我們不應該被任何事物所震驚,因為一切都在我們的預料之中,比如你不會被狗咬人震驚,卻很容易被人咬狗震驚,因為後者在我們所儲備的知識裡非常少見,所以當我們看到人咬狗就會深感震驚。
從更廣闊的角度來看,我們即使對地球上的事物有非常深刻的認知,也不能說自己已經非常有知識可以評點任何事物,因為還有更大的範圍你完全沒有認知。
很多人喜歡以科學作為唯一真理,而事實上科學隻是我們人類對地球以及地球周邊的一些極其有限事物的極其有限的探索和認知,科學對這個世界的認識並不比一個三歲小孩對人生的認識更加深刻。我們沒有理由拿一個三歲小孩的認知來否定成人世界的種種,這個世界的復雜程度遠遠超出我們的想像力。
假如我們對於我們的知識抱有一種非常客觀的態度,我們就不得不承認我們的了解非常有限,我們基本上隻被傳授了一些讓我們未來可以不至於餓肚子的相關知識和技能,而這之外的世界我們幾乎一無所知,我們經常看到一些偉大的學者在生活方面似乎是極其的無知,他們甚至不知道該如何下面條,這更加充分的說明了我們隻是知道非常少的東西,我們隻知道自己專業領域內的一些東西,對這之外的世界我們完全陌生,我們卻經常用我們所知道的百分之一的知識去否定我們所不知道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世界,這讓我們變的可悲,而且可笑。就像我們聽到一隻螞蟻跟我們說他並不認為有人可以舉起茶杯這樣的龐然大物。這同樣讓我們發笑。
這世界上最偉大的世俗學者也總是保持著謙虛的品質,因為他們所擁有的知識隻會讓他們認識到自己的無知,認識到自己的有限,因此他們不會輕易對任何事物下結論,因為他們知道自己並不真的了解那些事物。
從佛教的角度來說,任何知識都不能讓我們獲得解脫,我們得到的信息越多,我們的心就會越亂,因為我們並不知道如何處理這些看上去自相矛盾的信息,因此從知識上希望獲得解脫是被否定的,但是知識在佛教裡也並非被完全否定,我們應該了解一些佛教的知識,這可以讓我們知道該如何去做,以及如何選擇自己的領路人,在遇到錯誤的說法的時候也可以有效的進行辨別,在我們知道該如何去做之後,我們就不應該繼續沉緬於佛教知識的獲取中,因為僅僅是知道並不能讓你解脫,假如你不把你學到的用在你的生活裡,那麼他們不會對你起到任何作用。
假如你把自己的時間都用在對於那些世間知識的獲取上,你就會永遠被你所學到的知識限制住,因為多數知識持有者都不認為人可以在天上飛,所以當我們接受了這樣的知識,我們就永遠不可能在天上飛。莊子是個非常智慧的人,他不認為通過知識的獲取可以讓自己獲得解脫,他知道僅僅是把自己的腦袋裡塞滿別人的想法並不能讓自己解脫,隻會讓自己變的睡不著覺。莊子並不希望自己睡不著覺,所以他聰明的選擇了另一條路。

2006年10月16日
首發於靈山居士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9470373
天涯博客 http://rdzllsjs.tianyablog.com
搜狐博客 http://lsjszxx.blog.sohu.com/
PMEmail Poster
Top
漪澜
發表於: Tue.10/17, 2006 11:44 a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98
會員編號: 1,044
註冊日期: 08/01, 06


手指上的泥 (靈山居士)

在上個世紀的最後幾年裡,曾經有一位佛教的上師走在車水馬龍的大街上,這位上師想觀察一下街上走著的人下一生將會以什麼樣的面目出現,觀察的結果是非常讓人震驚的,這位上師從街頭走到街尾,居然沒有遇到一個來生還可以繼續為人的人,多數人下一世都將成為動物或者餓鬼,更多的人將轉生地獄。據說那地方空氣質量比北京還要差。
這一切都在提醒我們,在我們這個時代墮落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通常墮落總是比上升來的更加容易,就像我們往下跳總是比往上飛要容易。我們的時代有非常多的機會誘惑我們去墮落,隻有較少的機會讓我們可以聽到避免墮落的法,而在多數情況下,即使我們聽見了也不會產生太大的震撼,我們總是對這樣的話抱著懷疑態度,這導致我們並不打算修正自己的行為。
從另一方面來說,我們多數人都已經非常習慣於那些會讓我們墮落的行為,並且習慣於把沒有這類行為的人視為不正常。假如一個人不去喝酒,不去抽煙,不去洗浴中心,不去喫肉,並且對錢沒有表現出太多興趣,周圍的人就會認為他有必要被送進精神病院接受治療。因為他的行為在這個時代被視為反常,這就是我們的時代,善行被視為不正常人纔會有的行為,而很多惡行都在被我們慢慢的默許。這樣的結果就是你走完一條大街,還看不到一個下一世還可以繼續做人的人。
如果我們去看一下自己的心,就會被自己震驚,你會發現,你在一天之中的多數時間裡,你的心都在為你制造麻煩,你幾乎就是一個裝滿了貪嗔痴的大奶瓶。當你裝的東西很多的時候,墮落就成了無可避免的結果。據說天使之所以能飛起來是因為他們把自己看的很輕,雖然基督教的說法並非我們應該采納的,但是他們也並不是沒有可以對我們產生啟發的地方。我們總是有很多的牽掛,我們的心裡牽掛著這麼多東西,這導致我們體重增加,想飛起來顯然很難。
我們必需避免這樣的結果,假如我們墮落了,那樣的結果就是我們將會很長時間爬在地上起不來,我們要等到我們的骨骼痊愈之後纔可能起來,而且在你起來之後你的身體也不會像從前那麼聽話。
佛陀曾經在他的時代說過,下一世還可以繼續做人的人就像他指甲裡的泥那麼多,而無法做人的眾生就像大地的泥那麼多。在佛陀的時代,沒有互聯網,沒有黃色網站,沒有滿大街的洗浴中心,也沒有李銀河,那樣的時代尚且如此,在我們這個到處都是洗浴中心的時代,下一世還可以獲得做人機會的隻會更少而不是更多。
我們或許會對此抱有懷疑,我們或許會說,既然下一世做人很難,為什麼地球上的人還越來越多,我們要知道,這個世界並不是隻有人類,還有其他五道眾生,他們也都在生生死死,而且在數量上遠比我們要可觀的多,他們也會轉生為人。當他們結束作動物(或者其他眾生)的生涯的時候,就可能會轉生為人,由於動物在數量上比人類要多的多,所以我們看上去地球人一直在增加。
還有人或許會說,看過許多輪回的實例,那些人都是上一世做人,這一世還是做人,他們記得上一世的經歷。由此看來,做人似乎也不是很難,假如隻從小範圍來看,我們或許會覺得這些人都是由人轉生,好像沒有哪個是動物轉生的,這會給我們造成錯覺,似乎大家都是由人轉生的,不過從更大的範圍來說,他們仍舊是佛陀手指的泥。相對於大地的泥,非常的少。
在我們這個時代,我們首先要作的不是成佛,那似乎有點遙遠,我們首先要作的是避免墮落。

2006年10月17日
首發於靈山居士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9470373
天涯博客 http://rdzllsjs.tianyablog.com
搜狐博客 http://lsjszxx.blog.sohu.com/
PMEmail Poster
Top
漪澜
發表於: Thu.10/19, 2006 10:48 a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98
會員編號: 1,044
註冊日期: 08/01, 06


棒棒糖的輪回 (靈山居士)

我們都很容易對一部分眾生生起慈悲,不過我們並不容易對另一些眾生生起同樣的慈悲。當我們看到那些正在遭受苦難的眾生,要我們生起悲心並不困難,不過當我們看到那些正在享樂的眾生的時候,讓我們對他生起嫉妒心似乎更加容易。
這說明我們並不了解他的所有問題,我們隻看到了他的一面,然後就覺得他似乎並不需要我們的悲心和幫助,我們應該把悲心賜給那些更加需要我們的人,比如非洲的兒童,或者被搶了棒棒糖的小女孩,而對於那些搶別人棒棒糖的小男孩,我們並不認為他也需要我們同樣的悲心,我們通常對後者抱著譴責的態度。
但是假如我們看到這個搶劫者的以後,我們就不會覺得隻是被搶的小女孩纔需要我們的關愛。由於後者的搶劫行為對前者所造成的傷害,後者會為自己制造一個惡業,當這個惡業成熟的時候,後者的棒棒糖也會被人搶走,那個時候,角色就開始輪換,搶劫者就開始成為受害者。
也許在很多輩子之後,被搶的小女孩轉生為小男孩,而那個搶劫者則轉生為小女孩,並且擁有一個棒棒糖。這個時候,前者遇到了後者並且起了貪心,然後後者就會失去棒棒糖並且開始哭鼻子,我們這個時候或許會去譴責前者的悍然違犯國際法的行為。並且對於後者施與同情。
但是假如有一個非常清醒的旁觀者(比如釋迦牟尼),他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這兩者之間的因果關繫,並且還可以看到搶棒棒糖的輪回行為還將繼續下去,被搶劫者與搶劫者的角色將不斷掉換。那麼他就會對這二者生起同樣的悲心,而不會隻對那個當時的受害者生起悲心,因為兩個人都是受害者,應該被審判的是貪嗔痴。
我們每個人都有很多很多問題,不過我們通常都試圖掩蓋這些問題,我們在多數人面前都假裝自己過的很快樂,隻在非常少的人面前露出自己真實的一面。不過作為一個佛教徒,我們需要對每一個人保持悲心,理由之一是我們所遇到的每個人都曾經是我們的父母,我們曾經有過無數的輪回,在這些輪回過程中,幾乎所有的眾生都曾經是我們的父母,現在他們有很多問題,他們並不知道如何解決這些問題,他們隻會讓問題變的越來越糟糕,這個時候,你不可以袖手旁觀。
當然由於很多人善於掩飾自己的問題(他們不認為把自己的問題暴露出來有任何好處,他們認為這隻會讓自己獲得嘲笑),這就導致我們很難看到一些人的問題,我們會認為他過的還不壞,似乎並不需要我們的同情,也不需要佛法之類的東西來讓自己獲得快樂。這是非常錯誤的觀念。
每個人都有生老病死,當這些事發生的時候,每個人都是無助的。除了這些之外,每個人都有著無數的煩惱,假如你知道每個人的煩惱,你不會認為他不需要你的同情。這世界上存在著非常多的苦難,有些苦難是我們看的見的,有些苦難是我們看不見的,因為他通常存在於苦難者的自心。我們要對所有的人保持悲心。在悲心的前提下,我們作很多利益眾生的行為,避免所有不利於眾生的行為,這就是佛法的一部分。
有時候我們的善行會遇到一些質疑,比如我們之中有人會覺得救人比救魚更加重要(魚聽見這話會很生氣),我們會覺得讓一個孩子念書比救一條魚的生命更加重要,不過佛教並不這麼認為,生命在任何時候都是最重要的,不念書不會立即死去,而不去救一條魚,他就會立即成為一道酸菜魚。不念書至少不會成為酸菜魚。我們或許會覺得讀書可以培養人纔,為社會作出貢獻,但是你按照佛教的方法放了一條魚,他以後就會轉生為修佛的人,並且最終成佛,無論從任何角度看,一個佛的社會貢獻也遠比一個人纔要重要的多。
並且在很多時候,我們並不知道自己所造就的是否是人纔,曾經有一個人,幫助很多人讀完大學,然後當他開始生病的時候,這些被他幫助過的人有很多甚至不願意來到他的病床前獻一朵花,因為他們現在已經獲得了身份地位,並不希望被人知道自己的過去。我們可以說這位資助者的動機很善良,但他所造就的結果並不理想。比如你無法為資助希特勒或者東條英雞讀完大學而感到驕傲。
因此我們在行善的時候也不是不需要智慧。慈悲假如沒有和智慧攜手並進,她就很容易迷失方向。

2006年10月19日
首發於靈山居士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9470373
天涯博客 http://rdzllsjs.tianyablog.com
搜狐博客 http://lsjszxx.blog.sohu.com/
PMEmail Poster
Top
漪澜
發表於: Tue.10/24, 2006 07:51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98
會員編號: 1,044
註冊日期: 08/01, 06


不去觀察的結果與口腔潰瘍 (靈山居士)

有一種觀點認為我們不應該在行善的時候想的太多,因為這樣會導致我們的分別心增加。這種觀點的持有者認為這不是什麼值得提倡的好事,我們必需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
不過在行善的時候想的不多似乎結果也非常糟糕,因為搞不好你的行為就會增加你的罪業。假如你不去思考的話,很可能你會把應該放到河裡的魚扔到屋頂(因為屋頂和長江黃河沒分別),把滾燙的熱巧克力倒進一個乞丐的嘴裡(我們不應該有冷熱的分別心),因為你認為他非常需要這些東西來為自己補充營養。當然這麼做並不能讓魚和乞丐對你感激涕零,隻會讓他們變成魚干或者口腔潰瘍。他們不會因此給你寫感謝信。
從菩薩的角度來說,我們之所以行善並非是為了自己,我們是為了讓行善的對像離苦得樂,因此我們不可能不考慮到我們的行為到底是讓他離苦得樂還是離樂得苦。
曾經有位寧瑪派的老喇嘛在一條溪邊打坐,每次當他就要進入禪定狀態的時候,他就會看到一些螞蟻從上遊被溪水衝下來,這個時候他並沒有繼續自己的修行,他沒有坐著不動,而是趕緊把螞蟻撈上來送到安全的地方,假如上述觀點的持有者坐在他旁邊的話,或許就要指責他:你不應該這麼做,因為這麼做讓你的修行遭到了破壞,而且你生起了分別心。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
不過這位喇嘛並不後悔他的做法耽誤了他的修行,他認為假如自己不這麼做,那麼自己實在是沒有必要繼續在那裡打坐,因為一個菩薩修行的目的就是為了給予眾生暫時和究竟的安樂,假如看著眾生被水衝走而無動於衷,那麼你的修行就喪失了意義。如果我們的修行隻是為了自己,那麼我們或許不用去當螞蟻的救生員。我們可以心安理得的看著螞蟻被淹死。
在我們目前的階段(初學),保持一定的分別心非常有必要,我們必需分別哪些行為是善,哪些行為是惡,哪些是我們應該做的,哪些是我們必需極力避免的,這些都需要分別心。假如你不這麼做,假如你試圖從一開始就進入沒有分別心的境界,那麼你永遠也無法成佛。
如果你是一個初學者,那麼你無需去假裝自己沒有分別心,因為這不是裝的出來的,他是非常自然發生的。沒有分別心並不代表你不需要思考,沒有分別心的人也不會說過馬路的時候紅綠燈對我來說完全一樣,也不會說我可以把所有的女人視為老婆,因為我沒有分別心,更不代表你可以在茶杯裡拉屎,有時候我們會用沒有分別心來作為我們的借口,比如我們在喫肉的時候就會說我們之所以喫肉是因為我們沒有分別心,我們不認為土豆和魷魚有任何區別,而事實並非如此。
如果我們思考“如何讓眾生得到安樂”是分別心的話,那麼恐怕歷史上分別心最大的就是那位叫悉達多的印度王子,因為這位王子經常婆婆媽媽的告訴我們,不應該做這個,不應該做那個,看上去他比我們每個人都有更大的分別心。經常認為這個好那個不好。
假如每個人都不去觀察自己的行為所導致的結果,隻憑借自己的想法去行善,那麼我們就會經常看到屋頂上有很多干死的魚,我們還會看到很多乞丐患有口腔潰爛。我不認為有人認為這樣的情形很美。
適當的考慮行善的後果非常有必要,當然我們目前的智慧非常有限,我們無法考慮到他的生生世世,但是我們至少可以考慮眼前,比如把魚扔到屋頂就不是一個聰明的主意,假如你事先進行過思考,這樣的主意很容易遭到否定。那樣就會有很多魚因此而得救。
假如你以正見來思考問題,那麼你會在不久的將來真正的趨入無分別的境界,假如隻是以無分別心為理由而拒絕思考如何利益眾生,那一天會變的很遙遠。
在你真正證悟的時候,你或許無需思考就知道自己該怎麼作,但在此之前,思考你行為的結果是很有必要的。

2006年10月24日
首發於靈山居士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9470373
PMEmail Poster
Top
漪澜
發表於: Thu.10/26, 2006 03:55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98
會員編號: 1,044
註冊日期: 08/01, 06


關於法的一些闡述 (靈山居士)

在漢語言裡,法是一個有著非常多意義的詞彙,他有時候涵蓋一切事物,有時候卻僅僅是指成佛的方法,今天我們隻把對法的闡述限制在後一種定義也就是成佛的方法之內。
我們都知道,佛陀為我們說了非常多的法,這些法看上去所指向的也都是不同的目標,其實這隻是佛陀根據你的根器給你設立的短期目標,假如你達到這個目標之後,還有更遠的目標等著你。但是所有的法都有一個最終的目標,就是讓你成佛。也可以說,所有短期目標都是為成佛作鋪墊。沒有哪一種法是多餘的,你不能站在六樓,然後覺得下面的五層樓都是多餘的。
由於佛陀同時為各種不同的人指路,所以他同時提供許多不同的法門,這些法門有些是直接的,有些是間接的,這是為了滿足不同用戶的需求。所有的法門都是因人而有,也可以說是先有某些人,他們表現出了不同於其他人的需求,然後佛陀專門為他量身打造了適合他的法門,當需要這個法門的人變的多起來的時候,也就形成了一個派別。
一般來說,我們應該去遵循那些曾經出現過非常多的大成就者的法門,因為這樣的道路已經有非常多的人走過,我們不用去懷疑他的正確性,這就可以讓我們少花很多的時間(我們並沒有太多的時間,你不能保證你還可以見到明天的太陽)並且這些走過的人可以為你提供種種路上的注意事項。這可以保證你的安全,遇到那些車匪路霸的時候也知道應該怎麼解決。
假如你希望可以自己去探索一條道路,雖然不是全無可能,但畢竟非常危險,他首先要求你對佛法有全面的了解和實證,然後纔可以綜觀全局,並且設計出自己的路線。雖然說法無定法,但這並不代表你可以隨著自己的心意去改變法的內容,或者自己去發明一些法門。
雖然也有些方法看上去好像並不那麼符合傳統,但是由於他們的持有者有著特殊的密意,所以這樣的方便法門也仍然屬於佛法的範疇。他往往會有出奇制勝的效果。不過並不適合所有的時代。我們要認可一個法門,首先他必需符合三法印,假如沒有這個防偽商標,那麼我們就無需浪費時間來檢驗他。
我們所看到的法有兩種,一種是直接的法,還有一種是間接的法,我們目前接觸到的基本上都是間接的法,直接的法甚至不需要使用文字。在間接的法裡,也有很多不同的層次,有些法隻是讓你遠離那些惡習,告訴你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讓你獲得一個相對較好的修行環境,這樣的法可以保證你以後的修行不被打斷或干擾,可以說這是一種清場的法。還有一些法是在清場之後開始,它要求你清場之後重新構建一個和諧社會,比如淨土法門。另一些相對較為直接的法法則是連和諧社會也不要你構建,比如禪宗。
這些法互相之間並不存在任何衝突,隻是對不同程度的人的不同需要進行滿足而已。但是假如你沒有通達所有的佛法,你可能會用一種法去質疑另一種,你就會說六樓的風景比五樓好,我們都應該站在六樓,這樣就非常愚蠢。佛教為我們提供了非常多的法門,同時也為我們提供了檢驗這些法門是否合理的工具,這可以保證在以後的歲月裡,我們可以非常快的覺察到一個法門是否是我們應該去修持的。
無論如何,在修佛的路上,一位夠格的老師是非常必要的,他向你提供的經驗可以讓你少花很多時間,其實即便是你自己去花時間摸索,得出的結果也未必是正確的。假如我們要去制造一個茶杯,如果沒有師傅教,隻是我們自己去看書學習,那麼你可能要花十倍的時間,而且作出來的茶杯可能更像是尿壺。但是假如有一位非常熟練的茶杯制造者來告訴你你應該怎麼做,你可能很短的時間內就可以做出非常美觀的茶杯。做一個茶杯尚且如此,何況是成佛。
假如沒有老師的話,你很可能把這一切搞的一團糟,很可能你一開始就去讀那些最後纔應該讀的書(因為沒人告訴你應該先讀什麼後讀什麼),把修行的次序完全顛倒。這樣你就無法得出讓自己滿意的答案。當你做了非常多的實驗,花了非常多的時間,然後得出一個“沒有老師確實無法成佛”的結論的時候,可能你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了。

2006年10月25日
首發於靈山居士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9470373
天涯博客 http://rdzllsjs.tianyablog.com
搜狐博客 http://lsjszxx.blog.sohu.com/
PMEmail Poster
Top
漪澜
發表於: Fri.10/27, 2006 08:07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98
會員編號: 1,044
註冊日期: 08/01, 06


佛陀並不負責為你洗澡 (靈山居士)

從悉達多王子真實的角度來看我們,他並沒有淨垢之分,他不會認為這個小朋友比較髒或者那個小朋友比較干淨,也不會對比較干淨的小朋友表現的比較友好。但是悉達多也知道並不能指望我們一下子進入這種狀態,雖然這我們的實相。
我們都被層層迷惑所覆蓋,這讓我們看上去很髒,讓我們遠離實相,因此悉達多並不能告訴我們,你很干淨,並沒有淨垢這回事。這樣的話會讓我們產生致命的誤解,認為自己並不需要清淨自己的身心。雖然從實相的角度來說,並沒有什麼需要清淨的,也沒有被清淨的對像,但是我們目前多數時間都沒有獃在實相裡,所以實相的觀點並不適用於我們。
所以他從相對的角度來告訴我們,我們目前很髒,我們需要洗澡,但是通常佛陀隻為你提供洗澡的方法和浴液,他並不負責為你搓背。至於洗不洗的干淨,那完全取決於你自己。有時候我們會非常貪玩,可能我們在開始的時候會按佛陀說的做,不過這樣的情況有時候並不能持續太久,有時候我們在洗澡的時候會被浴池之外的東西所誘惑,我們會光著屁股跑出去,這樣的話,我們剛剛洗干淨的身子就面臨著又一次被污染的結果。
所以有的時候佛陀會把你關在浴室裡,在你洗干淨自己之前,你不被允許接觸外界(這是一種較為極端的方法,隻適合少數人)。或者你隻可以接觸某些東西,不可以接觸另一些東西,比如剪刀,沙子之類的,剪刀會讓我們把自己搞的很受傷,而沙子則可以迷住我們的眼睛,讓我們更加迷惑。但並不是你永遠不可以接觸這些東西,在你學會保護自己之後,你可以接觸剪刀,也可以接觸沙子。你甚至可以用剪刀和沙子來幫助別人清除迷惑。這樣做的好處是你不需要反復的洗自己的身子。我們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洗澡,佛陀也不是一直為你提供熱水,熱水很快就會涼,假如你出去玩的太久的話,很可能熱水就涼了。
我們有時候會希望佛陀為我們處理好一切,為我們洗澡,為我們穿衣,甚至為我們擦屁股,假如可以的話,佛陀當然不會拒絕這麼做,不過解脫終歸是自己的事,在多數時候,佛陀隻能在場外指導,告訴你你應該怎麼清淨自己的業障。怎麼擦干淨自己的屁股。
我們的業障讓我們變的非常糟糕,讓我們開車的時候撞到別人的屁股,或者讓我們走路的時候被別人撞到屁股。這些都是我們的業障所致,假如我們想要避免這些情況的發生,我們就要盡量不去那些會讓我們變的很髒的地方,比如不要去施工現場,或者水泥廠之類的地方,在避免我們的身體變的更髒的同時,我們要按照佛陀所說的去清理自己的業障。
不過我們通常並不能一下子把自己的業障清理干淨,我們總是反反復復,跑來跑去很多次,我們總是被外界所吸引,當我們打坐的時候,我們就是在清理自己的身心,讓自己接近或者習慣實相的狀態,不過有時候我們打坐的時候會更關心某個我們愛看的節目還有幾分鐘就要開始了,這樣我們就無法讓我們的心獲得平靜,我們在電視機和打坐之間跑來跑去,可以肯定的是,假如你花在打坐上的時間和你花在電視機前的時間一樣多的話,你可能早就是大成就者了。就是因為你多數時間都花在電視機前,所以你到目前為止還是看上去髒兮兮,因為老在洗澡的時候跑出去,這樣的話,很可能你會一直洗下去,直到水涼了。那時候可能你會很後悔,因為要等下一鍋水還要很久。你隻能獃在涼水裡。


2006年10月26日
首發於靈山居士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9470373
PMEmail Poster
Top
漪澜
發表於: Sun.10/29, 2006 05:28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98
會員編號: 1,044
註冊日期: 08/01, 06


籠子裡的見解 (靈山居士)

在我們的時代裡,有非常多的見解在流行,不過這些見解的持有者通常並不值得我們信任,因為他們並不了解所有的事。他們隻是看到了真理的衣角,有的甚至連衣角都沒看到,隻是倚靠自己的想像力,然後就開始告訴我們應該怎麼作。這其中多數人隻是想讓你盯著他們看,他們並不打算為自己的言論負責,而獲得這種效應的方式就是說一些讓大家很喫驚的話或者把自己沒穿內褲的屁股讓大家看。我們的時代到處都可以看到這樣的人。我們的時代是一個充滿了不正確見解的時代。很多時候,我們都會從自己的時代的流行觀點來衡量佛法,或許這並不應該受到批判,因為很少有人可以突破時代的限制。當我們的時代多數人都認為棒棒糖比燒烤更好喫的時候,我們很難不受到影響。這樣的結果就是當我們看到悉達多王子認為燒烤更加好喫的時候,我們就會認為這位王子的觀點已經過時,他需要與時俱進。我們有時候會產生一種錯覺,我們會認為新出現的觀點就一定比舊的好。其實這未必是事實。
作為一個佛弟子,產生這樣的想法說明你並不真正了解佛法,並不知道佛法是真正圓滿的真理。所以有的人希望可以把其他宗教的東西放到佛法裡,然後形成一個新的宗教,這說明你即不了解佛法也不了解其他宗教,佛法並不需要任何補充。他本身就已經非常完善。不過對於佛法沒有充分了解的人不會同意這樣的觀點。還有的人希望可以把自己的某些觀點加入佛法,不過他很快就會發現自己的無知。他們會發現,他們想到的東西,悉達多王子早在兩千年前就已經說過,而且說的更加全面。悉達多與那些世俗學者的區別在於,他看到了真理的每一面,而其他人隻看到了一部分而已。
還有人希望可以把佛法和科學結合在一起,他們認為佛陀沒有講述科學是一個很大的遺憾,不過我認為佛陀如果講述了科學那將是更大的遺憾,從我們現有的眼光來看,科學似乎非常值得我們仰慕,不過從佛陀的眼光來看(佛陀可以同時看到過去未來現在的一切,也就是說,他可以看到一萬年後的科學或者更遠),現在的科學並不是那麼值得我們佩服。因此他沒有任何理由把這些不究竟的東西加入佛法。這些與解脫並無關聯,密勒日巴並沒有吸塵器,也沒坐過飛機,但這並沒有對他的修行造成嚴重的後果。而且我可以肯定的是,假如密勒日巴擁有吸塵器和私人飛機,他是否還可以即身成佛都很值得懷疑。因為他必需為維護自己的飛機去掙錢,這樣他就沒有時間去打坐。你也許會說有些科技對於佛法的傳播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不過照我看他干擾你的時候似乎更多。因為這些東西對於我們的解脫並沒有決定性的意義,而且很顯然,他對你的修行弊大於利。所以佛陀不說這些不究竟的東西。但這不代表佛陀不知道。
我們經常用不究竟的觀點去對待究竟的觀點,我們也經常用凡夫的見解去衡量佛陀與大菩薩們的見解,然後得出的結論就是,佛陀的看法已經過時了。我們要知道的是,凡夫的觀點永遠被自己的時代所限制,他們永遠生活在自己時代的鳥籠裡。一個生活在1648年的英國人是無法想像互聯網這種東西的存在的。即使他是個非常博學的人,在他的時代被公認為是精英。假如我們去看一個1648年的英國精英的觀點就會覺得他很多觀點都過時了,我們會覺得他不知道很多東西,同樣的道理,我們這個時代的人也同樣會被時代所限制,一個生活在一千年後的中國人假如看到我們今天擁護的很多東西,就會覺得非常可笑。因為我們在發展的過程中,會相信很多錯誤的理論,不過在一千年後,現在的錯誤理論很可能已經被認識到他的嚴重後果而不被提倡。而佛陀就不會被任何理論所迷惑,因為他超越所有的理論。
因此我們不能對於現有的一些理論過於執著,尤其是當這種理論和佛陀產生衝突的時候,你應該選擇相信後者,因為前者永遠被時代所限制,而後者則擺脫了所有的限制。前者看不到過去未來(他隻能看到某種以文字方式存在的過去),也看不到自己行為的結果,這樣他為你提供的方法就很可疑。後者則對每一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看的清清楚楚。因此相信前者是很不明智的選擇。當你被自己時代鐵籠關住的時候,就永遠也無法看到外面的世界。


2006年10月28日
首發於靈山居士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9470373
天涯博客 http://rdzllsjs.tianyablog.com
搜狐博客 http://lsjszxx.blog.sohu.com/
PMEmail Poster
Top
漪澜
發表於: Mon.10/30, 2006 05:47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98
會員編號: 1,044
註冊日期: 08/01, 06


假如密勒日巴擁有丈母娘 (靈山居士)





假如密勒日巴還在因地的時候擁有我們目前所擁有的一切,他擁有房子,擁有老婆,擁有煩惱,甚至擁有丈母娘。那麼他的結果會是怎麼樣,他還可以即身成佛嗎?那麼他每天早上醒來想到的第一件事或許就是房貸是不是又到期了。他不太可能想到普度眾生之類的正常人認為隻有神經病纔會去想的問題,當他坐在公交車上去上班的時候,他可能更關心的是自己上班是否遲到的問題,這樣他就很難捕捉當下,更不會安住在當下。即使他正安住在當下,很可能老婆給他發個短信就把他的安住毀了,老婆很可能告訴他:我準備去做變性手術。

當密勒日巴像我們那樣擁有一個老婆的時候,他同樣會產生許多希望和懼怕,他會希望老婆不要在大街上跟自己吵架,因為這會讓他很沒面子,或者希望老婆不要沒事老坐在自己身上,這會導致自己的腿被壓麻。當其他男人接近自己老婆的時候,他也會生出很多懼怕,他會懼怕自己的老婆是否會被其他人拐跑。當然他更害怕老婆變成男人。

當你擁有一樣東西,也就是說,又多了一個可以指使你的人。你擁有的越多你就會越累,假如你像比爾 蓋茨那麼有錢,你會每天擔心其他人來把你干掉或者拿走你的錢。而密勒日巴就無需為此擔心,他甚至不需要安裝防盜門。上街的時候也不用擔心自己被小偷光顧,因為他在一無所有的同時,擁有整個世界。

在你還處於因地修行的時候,不要過分相信自己的能力,悉達多太子和密勒日巴並不比你條件差,他們也沒有選擇留在家裡,一邊左擁右抱,一邊成佛。何況在我們這個時代,你要面臨的挑戰遠比密勒日巴多。過去有過開悟的修行人因為名聞利養而墮落的例子,開悟的人尚且如此,你憑什麼認為自己可以出污泥而不染。

因此我們的修行要盡可能的減少來自外部的干擾,當然在你獲得穩定的悟境之後,即使別人送給你一輛凱迪拉克可能你也不會為此而興奮,但在此之前,你不能保證你的心不隨著凱迪拉克走。當你擁有了一輛凱迪拉克,你就會開始為他操心,他就要為他找個合適的停靠地點,你還要擔心他不要被別人劃花,或者被別人偷走。這樣你就遠離了實相。你墮入了世俗的常見之中,可以這麼說,當你擁有的東西越多,你墮入常見的機會也就越大。因此有時候確實有必要避開那些東西,因為當你打坐的時候如果還在關心自己的電影是否已經下載完了的時候,你就不可能成佛。

一般來說,要真正修出一點成就,你就必需把自己關起來一段時間,並且在這段時間裡不許關心電影是否下載完或者你的凱迪拉克是否會被人刮花之類的問題。否則你就是把自己關上一萬年也無法成佛。有的人總是幻想著可以一邊開著凱迪拉克一邊下載電影一邊成佛,假如真的可以這樣的話,那麼密勒日巴就很愚蠢。他居然不知道有這樣的捷徑。居然把一切都拋到腦後。

從佛教的角度來說,擁有凱迪拉克並不能說是很有福報,假如你擁有了凱迪拉克之後就開始為他憂心,那麼你還不如沒有。真正的福報是快樂,而快樂通常並不能倚靠擁有凱迪拉克來獲得,擁有一輛凱迪拉克或許會讓你獲得非常短暫的快樂,不過你很快就會懷疑,這算不算快樂。然後你就開始為他操心,或者為它和別人打的頭破血流。很多西藏人並不擁有很多東西,不過他們顯然比我們快樂的多。假如我們擁有的東西隻能給我們造成煩惱,那麼我們擁有他的意義就值得懷疑。

假如密勒日巴擁有我們所擁有的一切,可能他現在還在輪回,我們雖然並不能像密勒日巴那樣徹底出離,但至少我們不能給自己制造更多的囚籠。有些人之所以願意獃在籠子裡是因為籠子看起來不錯,或者籠子可以為你提供免費的三餐。不過監獄也為你提供免費的午餐。假如你選擇獃在籠子裡,你失去的比得到的多。





2006年10月29日

首發於靈山居士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9470373
PMEmail Poster
Top
漪澜
發表於: Wed.11/01, 2006 06:28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98
會員編號: 1,044
註冊日期: 08/01, 06


花盆 冰箱 北極熊 (靈山居士)

當我們開始決定修行的時候,也許我們的生活就開始變的不太平靜,我們會發現花盆砸到我們腦袋上的幾率比過去要大得多,在我們沒開始修行之前,或許花盆對於降落在我們的腦袋上不是非常感興趣,而在此之後,他似乎非常熱衷於降落到我們的腦袋上,導致我們經常變的頭疼。
我們不難想到,這一切變化都和我們的修行存在著非常大的關聯。事實也確實如此。假如你沒有決定要修行,那麼花盆對你的腦袋的興趣會少很多,他們會按照正常的頻率,而不會如此頻繁的光顧我們的腦袋。
花盆之所以光顧我們的腦袋並非我們長的比較帥的原因,它頻繁的光臨隻是因為你的修行開始起作用,你的業障開始顯現在你的身上,不過由於佛法的加持力,他通常不會以你無法接受的程度顯現,比如你的業障原本可能導致一臺冰箱或者一頭北極熊落在你的腦袋上,而現在由於你的修行和佛菩薩的加持,現在隻會出現一個花盆落在你的腦袋上,而不會出現一頭北極熊。所以當你被花盆頻繁的光臨的時候,你不應該去抱怨,因為你原本可能被一頭北極熊壓扁。
你的腦袋之所以頻繁的遭受花盆的襲擊,說明你有著非常多的業障,當然,你也許會說我這輩子沒作過什麼壞事,很多人認為隻有殺人放火或者割掉別人的雞雞纔叫作壞事,假如以這樣的標準來衡量,我們多數人都是好人。但佛教並不這麼認為,假如以現在的道德標準來看,把一條活魚變成酸菜魚並非應該受到譴責的嚴重事件,而從佛教的角度來說,他確實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件。因此你也許隻是在說,你的行為按照現在的標準來說不算很壞。但是按照佛教的標準就未必如此。所以有時候你並不知道自己是在造業。
假如你的修行進行的非常順利的話,那麼也許在幾個月,也許在幾年之後(根據你的業障輕重程度和你的精進程度),你會發現,花盆似乎已經不再對你的腦袋感興趣,它很少來光顧。這個時候,你的業障就比較清淨了。
不過業障清淨的人,假如做了一點壞事,果報也會非常快的顯現出來,過去有個大成就者,過生日的時候突然頭疼,他用神通觀察了一下,發現是因為他把幾本經書落在地上了,在佛教裡,法被認為是至高無上的,因此把佛經放在低處是一種非常不敬的行為,因為他的業障比較輕的原因,所以他立即就感到了果報。
而對於一個業障非常嚴重的人來說,也許就算他把佛經扔進糞坑,也不會立即出現這樣的果報。因為我們的業也需要排隊,你把佛經扔到糞坑所產生的惡業之前也許已經有很多的業障在排隊,他們之中有些業障並不比你侮辱佛經的業障要小,所以他們會根據因緣,按照某種規律,一一成熟於你的身心,不過假如你所做的業障非常強大的話,他也可能會插隊,會非常快的顯現出來。
對於我們來說,我們每個人都不希望自己的腦袋遭受襲擊,不管是花盆還是冰箱,還是北極熊。我們更希望北極熊好好的獃在北極而不希望他出現在我們的頭頂。要杜絕此類現像的發生,隻有徹底的根除我們的惡業,對於已經做下的惡業,我們應該懺悔,並且修金剛薩? 閉廡 倒因為我們的修法而提前成熟的時候,我們已經對此感到喜悅,因為我們的腦袋每次遭到花盆的恐怖襲擊,就說明我們的業障又少了一點。而對於那些可能被我們做下的業障,我們要作的是防微杜漸,任何事情都是諸多因緣湊在一起的產物,就像你的電腦,假如你把電插銷撥了,他就無法運轉,因此你可以把那些最關鍵的緣降低到最底程度。缺少最關鍵的緣,一件惡行就無法產生。至於什麼是最關鍵的緣,假如你願意思考一下,並不難得出結論。


2006年11月1日

首發於靈山居士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9470373
天涯博客 http://rdzllsjs.tianyablog.com
搜狐博客 http://lsjszxx.blog.sohu.com/
PMEmail Poster
Top
漪澜
發表於: Thu.11/02, 2006 05:03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98
會員編號: 1,044
註冊日期: 08/01, 06


有些東西不會改變 (靈山居士)

當我們缺乏對於佛法的全面了解的時候,我們就會試圖去改動佛教裡某些我們並不真正了解的事物,我們會認為佛陀的某些觀念在今天已經不太適用,我們應該用另一種觀念來替代他。
當然,假如你試圖把屁股下面的吉祥草換成高檔的亞麻布坐墊,佛陀不會跑來表示反對,但是如果你試圖告訴大家殺生其實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嚴重的話,我想不止是佛陀,每一個真正的佛弟子都不會對此表示贊同。
雖然我們的時代一直在變,今天菩提伽雅的人們出行已經不止是倚靠腳掌,他們也換上了公交車甚至勞斯萊斯。但是有些東西是不應該改變的,至少不應該由對佛法不是非常了解的人改變。
我們通常會對佛教某些繁瑣的儀式表示不解和反感,我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必需這樣做,我們認為這隻是在增加我們的束縛而不是像他所聲稱的那樣,是給予我們解脫。事實也是如此,很多不會使用佛法的人,在得到佛法之後變的更加惶恐而不是更加悠遊自在,這似乎也在證明我們的觀點,就是某些繁瑣的東西是完全沒有必要存在的。我們甚至懷疑他是否是佛陀傳下來的東西,我們更願意相信它是佛陀涅?後某些聰明人想像力的產物。這會讓我們反對他的時候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並不了解所有的佛法,我們並不知道在某些時候,對於某些人,那些繁瑣的儀式還是非常需要的,也許他不適合你,但不代表他不適合所有的人。在我們這個時代,我們翻開悉達多太子的說法,有時候我們會覺得他離我們很遠,他說法時所用的比喻和那個時代的詞彙,有些我們甚至需要查字典纔知道佛陀比喻的是什麼,因為我們並不熟悉佛陀時代人們用什麼洗澡,用什麼填報自己的肚子,所以我們有時候會覺得佛說的法離我們有相當的距離。有時候這會讓我們產生錯覺,認為悉達多太子隻屬於他那個時代,但是假如我們深入佛陀的法,我們就會改變自己的想法,雖然在語言上和我們有距離,但是這些法仍然像昨天剛說的那樣對我們非常具有指導意義。
假如說我們還有可以改變的東西的話,那就是我們可以把佛陀的意思以現代人更容易聽懂的方式說出來,這會讓佛陀的教法變的更容易被現代人接受,但是我們不應該改變佛陀的原意。
不過我們之中某些人過於顧及現代人的感受,他們生怕佛法中某些強制性的要求會把某些本來準備修佛的人嚇跑,因此他們試圖通過改變某些原則性的東西來獲取更多的認同,比如他們認為殺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這樣的結果就超越了底線。我們不能為了佛法的暢通無阻而改變佛法的本質,那種變了質的佛教即使傳遍全球也沒有什麼意義。因此我們必需明白有些東西可以改變,有些東西不能改變。否則佛教會加速自己的滅亡。
要改變佛教的某些東西,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你必需完全通達佛法,你必需知道這麼做是為什麼,當你不知道這麼做是為什麼的時候,你就不能告訴別人,我們可以不這麼做。
不管怎麼說,做一個保守派的佛教徒是最安全的。

2006年11月2日

首發於靈山居士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9470373
天涯博客 http://rdzllsjs.tianyablog.com
搜狐博客 http://lsjszxx.blog.sohu.com/
PMEmail Poster
Top
漪澜
發表於: Fri.11/03, 2006 04:45 pm

所屬群組: 會員
***
發表總數: 98
會員編號: 1,044
註冊日期: 08/01, 06


水的幾種身份嬗變 (靈山居士)

當水出現在杯子裡的時候,我們會稱呼它為茶,當它出現在湖泊裡的時候,我們會叫它湖,當它從天而降的時候,我們又會改變自己對它的稱呼,我們會管它叫雨。
不管是我們稱呼它為茶還是湖還是雨,都不是水的實相,而我們卻非常執拗的執著這些並不重要的理念,假如有人管湖泊裡的水叫綠茶,我們就會變的很生氣,我們會認為他犯了一個錯誤,不過我們自己在指出他的錯誤的同時,也犯了一個同樣的錯誤,我們隻是用一個錯誤取代另一個錯誤,第二個錯誤並不比第一個錯誤要好,它同樣是無明的體現,它同樣遠離實相。
我們要知道無論是茶還是湖還是雨,都隻是一個組合現像,他隨時可以被重新組合,比如當你喝下一杯茶,然後跑到湖邊往湖裡撒了一泡尿,你喝下的茶就變成了湖的一部分,當天氣開始變熱,湖裡的水開始蒸發,也許你的那壺茶就會變成水蒸氣,然後變成雨。
這至少可以說明兩個問題,一是任何事物都不具備永恆的本質,一杯茶隻是茶葉,水和茶杯的組合現像,當你喝完這杯茶,他就可能轉化為尿,或者湖水,甚至是雨水。說明的第二個問題就是任何事物都是無常的,假如無常不是真理的話,那麼一杯茶就無法變成湖水,更加無法變成雨水。他甚至無法變成尿。我們也無需喫飯,因為喫飯就是無常。
假如無常不是真理的話,那麼我們今天還可以和秦始皇喝下午茶,紐約的世貿大廈也應該還矗立在那裡。薩達姆還應該正在享受醇酒美人。假如不是無常的話,我們也不用洗臉,甚至不會長大,更加無需去用護膚品。不過我們通常都不這麼認為,我們或許會認為某些東西是無常的(比如我們的襪子),但同時我們會告訴自己,另一些東西不是無常的,比如我們的愛情。
要我們確認茶杯是無常的似乎並不困難,但是要我們確認愛情是無常的通常就不是那麼容易,因為我們所受的傷害幾乎都是因為我們不了解無常。假如我們了解無常,就不會因為你的女朋友今天沒有按時赴約而生氣。因為你一直認為“按時赴約”是一件不應該無常的事物,所以當她沒有在約定的時間出現在你面前的時候,你就會變的焦慮不安。
當我們了解無常的時候,我們就不會輕易被震驚,在目前,我們非常容易被震驚,無常讓你知道你的杯子終歸會被你摔破,這樣當它被摔破的時候,你就不會過於悲傷,你會節哀順變,因為你知道它被摔破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假如他不被摔破纔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同樣的道理,假如你了解無常,就不會為身邊的人的態度變化而感到驚訝,當你最好的朋友開始對你不理不睬的時候,你也會安之若素,而不會非常迫切的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導致他對你這樣。因為一切都是無常的。
假如不是無常,你不會變的富有,花兒不會開,鳥兒不會長大,世界不會日新月異。領悟無常是很重要的一件事。當然無常並不隻是說我們應該想到每個人都會死掉,或者每隻杯子都會摔破這樣的傷心事。無常不代表我們應該每天都像是要去參加追悼會。雖然這樣的事我們也應該想,但是無常並不隻是這些,假如不是無常,我們就無法成佛。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我們會永遠像現在這個樣子。對佛教徒來說,這是無常最大的價值。

2006年11月3日

首發於靈山居士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19470373
天涯博客 http://rdzllsjs.tianyablog.com
搜狐博客 http://lsjszxx.blog.sohu.com/
PMEmail Poster
Top

Topic Options分頁: (7) 1 2 [3] 4 5 ... 最後 »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