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

> 「見聞覺知」與「真心」
唐岐
發表於: Fri.05/18, 2018 08:01 pm

所屬群組: 個人版主
***
發表總數: 260
會員編號: 32
註冊日期: 12/14, 04


文:唐岐
《楞嚴經》是一部直指「真心」的經典,我們可以從中窺探到「真心」的脈絡。《楞嚴經》在「七處徵心」的過程中,阿難尊把這能推度的心定位為「真心」。佛陀當下指正說:「此是妄心非清淨真心」。阿難很驚訝的說:「我聽聞佛法,乃至日用中,都是用這推度的覺知心,如果這覺知心不是真心,什麼才是真心呢?」阿難頓時滿心惶恐。
佛陀為了讓阿難尊者明白真心不會斷滅無知,也不是見聞覺知的虛妄心。佛陀說:「若汝執悋分別覺觀所了知性,必為心者,
此心即應離諸一切色香觸諸塵事業,別有全性。」又說:「縱滅一切見聞覺知,內守幽閒,猶為法塵影事,我非椰摯鶿鬥D心,但汝於心微細揣摩,若離前塵有分別性,即真汝心。」這兩段話,可以說世尊在為我們直指「真心」了。
「見聞覺知」是是六根對「色聲香味觸法」所起的作用,建立在「根境相觸」的因緣條件下所現起的作用;若是離了因緣,現象的覺知就不存在了。當現象未生時,所謂「真心」在那裡呢?佛陀所說:「真心應離諸一切色香觸諸塵事業,別有全性;……但汝於心微細揣摩,若離前塵有分別性,即汝真心。」「前塵」就是已覺知後的心識影像,包括了過去的「所知所見」的人事物。我們的感官與塵境相觸時,所認知的一切「知覺與感受」,都是前塵的產物,比如想起小時候,影塵就會現起;不想時,一切存在與感受了無踨影。當我們心不想,眼不看,耳不聽,我們的心在那兒呢?如果我們離開了「六根與六塵的分別覺知」,還能找到那個能作用的心,才是「真心」。
心的尋找或伺察都是「見聞覺知」的功用,都是經過意識產生的了別心識。如果泯除「分別覺知」,令心安住當下;這個靈靈不昧的明覺心,獨耀虛空,是否就是真心呢?佛陀說:「縱滅一切見聞覺知,內守幽閒,猶為法塵影事。」我們眾生無始以來的攀緣習性,令心無止境的在追逐外境所產生的「知覺與感受」,都不離「見聞覺知」。安住在當下,也一樣不離「見聞覺知」,如禪修上,令心緣於一境來止息妄想攀緣,可以暫時止息「攀緣妄想」,令心安住,一心清明沒有妄想干擾,猶如萬里無雲萬里天,亦如一輪明月掛天空,覺照無邊,守在這個定境中,就是「內守幽閒」。安住在清明一心,依然不離識心作用,因為有「守」,就有「能所」的覺知,不是真心的本來面目,所以名為「法塵影事」。
內守幽閒的「守」是不離當下的覺知,屬於「定境」的覺察,不同於「般若」的覺照;比如「見繩為蛇」,前者令心緣一境而不動,就不怕蛇,後者則是明白「是繩非蛇」,恐懼自然止息。「幽閒」是清淨無擾,沒有煩惱,沒有妄想的心境。就算令心入於空無邊處而安住於當下,不起憶想、不起作意,外境來時任它來,去時任它去,心念始終不離當下,依然是「內守幽閒的法塵影事」。
要如何突破內守幽閒?決定於是否現相應「般若慧」。「真心」雖然非見聞覺知,但是也不離「見聞覺知」中去明証它。「見聞覺知」必須依於真心才能存在,是「真妄合和」的心識。凡夫因為迷失「真心」,才會無法能澈見「見聞覺知」是因緣所生,才會把「見聞覺知」執為「實有」而誤為「真心」。如果能夠明白「現象乃因緣所生,緣生緣滅,空無自性。」當「見聞覺知」的因緣滅盡時,「真心」當下不隨因緣而滅,歷歷明覺,就如烏雲消散,慧日顯露。這也是「八還辯見」的歸旨。也因為「真心非見聞覺知,亦不離見聞覺知。」所以佛陀才說:「我非椰摯鶿鬥D心」,我不是要你把「見聞覺知」認定為絕對不是真心。
黃檗禪師的《傳心法要》中有一段對答話,可以與《楞嚴經》的這段話互相輝映。學人問黃蘗和尚:「祇如目前虛空,可不是境,豈無指境見心?」(心如虛空,但是它不是境相,難道就無法當下由指境而見到本具的心嗎?)
黃蘗禪師答說:「什麼心向境上見?設爾得見,元來祇是照境心,如人以鏡照面,縱得眉目分明,元來只是影像,何關汝事?」你用什麼心來看到境界?有見到的境界,就會有一個「能見的心」與「所見的境」。這個「境」是「根境相對」時,所產生的「見聞覺知」,不論你見得多清晰,都是「生滅法塵」的影像,不會是不生不滅的「真心」。「真心」乃無能無所。
學人又問說:「若不因照,如何得見?」「心無境不顯」,如果心不觀照,怎麼能知道心的存在呢?
黃蘗禪師答說:「若涉因,常須假物,有什麼了時;汝不見他向汝道,撒手似君無一物,徒勞謾說數千般。」如果必須起照,才能知心性的存在,不觀照時,就找不到心性的話,這個心性不就變成斷滅了,不是不生不滅了。心性本具足覺照,如六祖惠能大師說:「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能生萬法。」但是它無形無色,空無一物,卻非斷滅,無法用語言形容它,就如要形容手中空無一物,再怎麼東扯西扯的扯了一大堆,也只是無一物可說。
又問:「他若識了,照時亦無物。」若是明白「心本來不生不滅」,照見法塵,覺受空無一物呢?師答:「若是無物,更何處得照?汝莫開眼寱語。」若是無物,怎麼還還有照呢?心性明明有照的本能,卻說無物,不是睜眼說瞎話嗎。
「但汝於心微細揣摩,若離前塵有分別性,即真汝心。」要從「見聞覺知」中找出不生滅的「真心」,在於洞觀「根境」所生的一切法,都空無自性;從「諸法畢竟空」中解開對「見聞覺知」執為有的錯覺。歇下「我執」所產生的分別妄心,「真心」會在歇下妄想分別後,猶如撥雲見日,法爾透出。如黃檗禪師說:「爾但離狾陬L諸法,心如日輪常在虛空,光明自然不照而照,不是省力底事,到此之時無棲泊處,即是行諸佛行,便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此是爾清淨法身。」只要從「根境相對」中,洞達諸法畢竟空,明覺的般若慧光,自然朗耀法界;你不用起心追尋「真心」,它就在當下,法爾不照而照,便是「諸佛清淨法身」。若是起心尋覓就墮入「見聞覺知」的桎梏中,離卻了真心。「真心」雖然空無一物,尋覓不著,卻能隨緣普應,也名為「無所住而生其心」。
PMEmail Poster
Top

Topic Options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