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模式主題
按這裡檢視本主題的原始格式
台灣佛教網路論壇 > 【阿含佛法討論區】 > 《雜阿含347經》與《SN.12.70》對讀


發表者: 心三昧 Sat.12/16, 2017 05:05 pm
1.「阿羅漢,得心解脫,得慧解脫」或「阿羅漢,離貪故,心解脫;離無明故,慧解脫」。
2. 七種補特伽羅中的「慧解脫補特伽羅」、「俱解脫補特伽羅」。
3. 阿羅漢有二,一者、慧解脫阿羅漢;二者、俱解脫阿羅漢。

有不少人,分不清楚以上三句有何不同,
也有不少人,把「慧解脫,心解脫」、「慧解脫補特伽羅、俱解脫補特伽羅」、「慧解脫阿羅漢、俱解脫阿羅漢」搞混在一起。

以下,以五個版本來對照閱讀,分別是:
《雜阿含347經》,以【雜】表示。
《摩訶僧祇律》〈明單提九十二事法之六〉〈第五跋渠〉,以【摩】表示。
SN.12.70 之元亨寺譯本,以【亨】表示。
SN.12.70 之菩提比丘英譯本,以【英】表示。
SN.12.70之巴利文本,以【巴】表示。

另外,
還可參考《大毘婆沙論》卷28(T27,147a),卷40(T27,208c-209a),卷54(T27,278c。)

發表者: 心三昧 Sat.12/16, 2017 05:22 pm
先拋出〔問題與思考〕:
1. 什麼是「法住智」?什麼是「涅槃智」?為何「法住智」在先,然後有「涅槃智」?
2. Susima詢問諸比丘的問題有何錯誤?(請試表達自己的看法)
3. 讀完本經之後,你得到什麼知見上的澄清?

發表者: 夢未醒 Sat.12/16, 2017 05:32 pm
「心」老師!歡迎!歡迎!

好久沒再看到「心」老師來「本論壇」分享了!

發表者: 心三昧 Sat.12/16, 2017 07:59 pm
【雜】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摩】佛住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
【亨】如是我聞。爾時,世尊住王舍城竹林栗鼠養餌所。
【巴】Evaṃ me sutaṃ. Eekaṃ samayaṃ bhagavā rājagahe viharati veḷuvane kalandakanivāpe.
【英】Thus have I heard. On one occasion the Blessed One was dwelling at Rājagaha in the Bamboo Grove, the Squirrel Sanctuary.

一、字義解釋:
1. Evaṃ me sutaṃ. => 我如此聽聞:

2. Ekaṃ samayaṃ bhagavā rājagahe viharati veḷuvane kalandakanivāpe
=> 一時,世尊住在王舍城竹林松鼠撒餌處。
a/. rājagahe , veḷuvane, kalandakanivāpe 都是locative.
b/. kalandakanivāpa = kalandaka(松鼠) 與 nivāpa(撒餌) 的複合字
c/. viharati: 住,居住

二、略釋:



【雜】若王、大臣、婆羅門、長者、居士及餘世人所共恭敬、尊重、供養,佛及諸聲聞眾大得利養,衣被、飲食、臥具、湯藥;都不恭敬、尊重、供養眾邪異道衣被、飲食、臥具、湯藥。
【摩】爾時,世人篤信恭敬尊重,供養衣食、床臥、病瘦、醫藥。爾時,出家外道亦在舍衛城,世人不恭敬供養尊重衣食、床臥、病瘦、醫藥。
【亨】爾時,世尊深受恭敬、尊重、敬仰、供養,得衣服、鉢食、H座、醫病之必要藥物、資具等。比丘僧伽亦頗受敬重、恭敬,供養、尊重,得衣服、鉢食、H座、醫病必要之藥物、資具等。異學之遊方者等,未受敬重、恭敬,供養、尊重,未得衣服、鉢食、H座、醫病之必要藥物、資具等。
【巴】Tena kho pana samayena bhagavā sakkato hoti garukato mānito pūjito apacito lābhī cīvarapiṇḍapātasenāsanagilānappaccayabhesajjaparikkhārānaṃ. Bhikkhusaṅghopi sakkato hoti garukato mānito pūjito apacito lābhī cīvarapiṇḍapātasenāsanagilānappaccayabhesajja-parikkhārānaṃ. Aññatitthiyā pana paribbājakā asakkatā honti agarukatā amānitā apūjitā anapacitā, na lābhino cīvarapiṇḍapātasenāsanagilānappaccayabhesajjaparikkhārānaṃ.
【英】Now on that occasion the Blessed One was honoured, respected, esteemed, venerated, and revered, and he obtained robes, almsfood, lodgings, and medicinal requisites. The Bhikkhu Saṅgha too was honoured, respected, esteemed, venerated, and revered, and the bhikkhus too obtained robes, almsfood, lodgings, and medic-
inal requisites. But the wanderers of other sects were not honoured, respected, esteemed, venerated, and revered, and they did not obtain robes, almsfood, lodgings, and medicinal requisites.

一、字義解釋:
1. tena kho pana samayena => 那個時候,彼時

2. bhagavā sakkato hoti garukato mānito pūjito apacito
=> 世尊是被尊敬的、尊重的、崇敬的、供奉的
sakkata, garukata, mānita, pūjita, apacita 都是pp. 是來形容世尊(bhagavā)的

3. lābhī cīvarapiṇḍapātasenāsanagilānappaccayabhesajjaparikkhārānaṃ.
=> 於衣服、施食、臥具、醫療藥品等的得到許多的人
a/. lābhī : 得到很多的人
b/. cīvarapiṇḍapātasenāsanagilānappaccayabhesajjaparikkhārānaṃ
= cīvara(衣)+piṇḍapāta(施食)+senāsana(臥具)+gilāna(病人的)+(p)paccaya(資具)+bhesajja(藥物)+parikkhāra(必需品)

4. Bhikkhusaṅghopi sakkato hoti garukato mānito pūjito apacito lābhī cīvarapiṇḍapātasenāsanagilānappaccayabhesajja-parikkhārānaṃ.
=> 比丘僧伽也是被尊敬的、尊重的、崇敬的、供奉的,於衣服、施食、臥具、醫療藥品等的得到許多的。
bhikkhusaṅghopi = bhikkhusaṅgho(比丘僧伽) + pi(也)
bhikkhusaṅgho 是 bhikkhusaṅgha 的主格形

5. Aññatitthiyā pana paribbājakā asakkatā honti agarukatā amānitā apūjitā anapacitā, na lābhino cīvarapiṇḍapātasenāsanagilānappaccayabhesajjaparikkhārānaṃ.
=> 然而,其他外道梵志則是不被尊敬的、不被尊重的、不受崇敬的、不受供奉的,不能於衣服、施食、臥具、醫療藥品等的得到許多。
a/. aññatitthiyā = añña(其他的) + titthiyā(諸外道)
titthiyā是 titthiya 的複數主格
b/.) paribbājakā 是 paribbājaka(遊行者,梵志)的複數主格


二、略釋:
1. lābhī cīvarapiṇḍapātasenāsanagilānappaccayabhesajjaparikkhārānaṃ
a/. 其中的 lābhī(得到許多的人)是名詞的主格,而且是動詞性名詞。
b/. cīvarapiṇḍapātasenāsanagilānappaccayabhesajjaparikkhārānaṃ 是屬格,作 lābhī 的受詞來使用。

2. 「衣服、施食、臥具、醫療藥品」是經中常說的「四事供養」。

3. titthiya 翻譯成「外道」或「異學」,泛指所有佛教以外的所有宗派修學者,都稱為「外道」或「異學」。
這字詞是沒有貶抑的意義的。

發表者: essenceoc Sat.12/16, 2017 10:07 pm
非常感謝心三昧閣下!

發表者: 不動的風 Sat.12/16, 2017 10:18 pm
心老師,不知為何末學對【雜】的衣被與【摩】的病瘦這兩詞感到特別怪異。不知心老師是否有補充的地方。

發表者: 逍遙 Sat.12/16, 2017 10:35 pm
先拋出〔問題與思考〕:
=====================
好啊,我來當示範


1. 什麼是「法住智」?什麼是「涅槃智」?為何「法住智」在先,然後有「涅槃智」?
==================
法住智的法,應該就是觀察世間所得之法,在這邊,就先以緣起法(此故彼)來暫代,總括
住的意思,就是觀察到了,確信了,所以可以恆順"住"在此法當中
涅槃智,當然是先知道,然後確認了此法(緣起法),而能還滅..涅槃就是滅
所以才說---「法住智」在先,然後有「涅槃智」


2. Susima詢問諸比丘的問題有何錯誤?(請試表達自己的看法)
===========================
Susima是某人嗎?
看不懂,所以想說都沒辦法說


等經典解完
再來看我的認知差多少

發表者: 靜明 Sat.12/16, 2017 11:45 pm
我幫忙找資料..我當小幫手

------------------------------------------------------
此中云何名法住智?
謂如有一,聽聞隨順緣性緣起無倒教已,於緣生行因果分位,住異生地,便能如實以聞、思、修所成作意如理思惟,能以妙慧悟入信解:苦真是苦,集真是集,滅真是滅,道真是道。諸如是等,如其因果安立法中所有妙智,名法住智。

又復云何名涅槃智?
謂彼法爾,若於苦、集、滅、道,以其妙慧悟入信解,是真苦、集、滅、道諦時,便於苦、集住厭逆想,於滅涅槃起寂靜想,所謂究竟、寂靜、微妙、棄捨一切生死所依,乃至廣說。如是依止彼法住智,及因於苦若苦因緣住厭逆想,便於涅槃,能以妙慧悟入信解為寂靜等,如是妙智名涅槃智。

發表者: 靜明 Sun.12/17, 2017 12:03 am
我理解是
1.法住智
是觀照出"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的種種生滅緣起之有為法
就緣起法的體相用來說...屬如實知世間相用的理軌..
就是針對.十二因緣法的流轉與還滅.如實知如實見
也就是說對於緣現之法(法住)通達其三法印的智慧

2.涅槃智
就是直見離十二因緣法之流轉與還滅的生滅現象後..
證見非生非滅.佛出世與未出世皆無動搖的緣起法正性之理體..
也就是說如實的證見緣起法當體的法性.....

一個了知世間有為法的智慧
一個了知出世間無為法的智慧...
緣起法雙通有為無為...
但必須先了知生滅邊的有為法三法印..
才能離相見性(無為法)...
故必須先知法住(緣現之法的理軌).
然後離此緣生緣滅的緣生相..方能證見寂靜無為的涅槃

先知法住.後知涅槃...

發表者: 靜明 Sun.12/17, 2017 12:19 am
說得不是很周全
因為我也只是稍微 瞄一下上面瑜伽師地論裡的解說
就隨興說出來

請包涵...別罵我喔

其他的逐字逐字考究
我比較沒興趣..
不過我也會偷偷看你們精彩解說
感恩

發表者: 靜明 Sun.12/17, 2017 01:01 am
緣起法有兩面
一面是生滅面(包含流轉與還滅)的有為法理軌
一面是寂靜涅槃面(無生無滅.佛出世與不出世常恆不變異)的無為法性體

據我觀察
幾乎所有人都把十二因緣的流轉面與還滅面當成全部
但我不覺得是如此
十二因緣的流轉面與還滅面.只是緣起法的生滅邊.屬有為法
證得十二因緣的還滅..可證得解脫生死
但屬於分段生死的熄滅(不受後有)
既然有一個後有..那麼"前有"是什麼???
這就是要得涅槃智的重要內容ㄛ

佛陀與阿羅漢之間的差異是什麼??
從阿羅漢證得了什麼?而成為佛陀...
這就是有無證得涅槃智(直證緣起法當體的無為性體)關鍵所在

發表者: 靜明 Sun.12/17, 2017 01:34 am
諸行無常, 是生滅法, 生滅滅已, 寂滅為樂。

諸行無常(十二因緣法之流轉與還滅現象)是生滅法,

生滅滅已.寂滅為樂。<----後得涅槃


發表者: 夢未醒 Sun.12/17, 2017 06:52 am
”引用
好啊,我來當示範
......
......
等經典解完
再來看我的認知差多少

好榜樣!

發表者: 非心非佛 Sun.12/17, 2017 10:37 am
先拋出〔問題與思考〕:

1. 什麼是「法住智」?什麼是「涅槃智」?為何「法住智」在先,然後有「涅槃智」?
===========================

法住智: 破除無明後,現前呈現原本該有的知見,就是法住智。

涅槃智: 能夠安住於該有的知見,就是涅槃智。

為何「法住智」在先,然後有「涅槃智」?

答:您這個問法有問題,法住智、涅槃智沒有先後的問題,你應該要這樣問 : 為何先得「法住智」,後得「涅槃智」?

法住智其實源自於涅槃智,沒有涅槃智不會有法住智,法住智、涅槃智是一體的概念,它不是分開來講的。

既然是一體的概念,為什麼會有先得、後得?

因為法住智是觀念的徹底改變,雖然觀念改變,但還無法無時無刻安住在涅槃當中,這必須經由滅盡定的修成方得。

發表者: 非心非佛 Sun.12/17, 2017 10:49 am
也就是慧解脫者已有涅槃智的經驗,但此經驗若要成就,必須進修滅盡定方得。

但是這堶n說明的是,慧解脫阿羅漢不用經過初禪、二禪、三禪、四禪再進入滅盡定。

而是直接就可以修滅盡定,只不過會像修四諦之三果一樣,會出出入入。


發表者: 非心非佛 Sun.12/17, 2017 11:00 am
慧解脫阿羅漢,現前就可以展現涅槃智,只不過進進出出,所以稱為「後得涅槃智」。

發表者: 非心非佛 Sun.12/17, 2017 11:05 am
如俱解脫阿羅漢,涅槃智不再進進出出,就名為已得涅槃智。

但是這堶n說明,修四諦的行者,當證三果時,還不名為得法住智,法住智是針對慧解脫行者而言,也就是觀修十二因緣的行者,若是修四諦的行者,必須證到四果,方得法住智。

發表者: 非心非佛 Sun.12/17, 2017 11:10 am
這樣講好了,修四諦是比較鈍根的行者,修十二因緣觀是比較利根的行者。

修十二因緣先得法住智,修四諦證第四果方得法住智。

發表者: 非心非佛 Sun.12/17, 2017 11:14 am
得法住智,就親見涅槃智,但未得涅槃智,而見涅槃後不用修四禪八定,直接可修滅盡定。

發表者: 非心非佛 Sun.12/17, 2017 11:17 am
修四諦的行者,而是須要從初禪、二禪、三禪、四禪,再進入滅盡定,這是有次第的。

因為比較鈍根,所以必須修四禪八定,方能入滅盡定。

但是慧解脫的行者,就不用從初禪修起,直接可修滅盡定。

發表者: 非心非佛 Sun.12/17, 2017 11:23 am
我上面有講過,法住智跟涅槃智是一體的概念,那麼對於慧解脫阿羅漢,你也可以說「先見涅槃智,後得涅槃智」。

而修四諦的行者,在證第三果時,還未見涅槃智。

發表者: 非心非佛 Sun.12/17, 2017 11:25 am
法住智是觀念的改變,所以稱為先得,得字就是不會再改變稱得。


發表者: 非心非佛 Sun.12/17, 2017 11:41 am
請問心老師,修十二因緣的人,可以稱為緣覺人嗎?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17, 2017 01:05 pm
【雜】爾時,眾多異道聚會未曾講堂,作如是論:「我等昔來常為國王、大臣、長者、居士及餘一切之所奉事,恭敬供養衣被、飲食、臥具、湯藥,今悉斷絕,但恭敬供養沙門瞿曇、聲聞大眾衣被、飲食、臥具、湯藥。今此眾中,誰有智慧、大力,堪能密往詣彼沙門瞿曇眾中出家,聞彼法已,來還廣說,我等當復用彼聞法化諸國王、大臣、長者、居士,令其信樂,可得還復供養如前?」
時,有人言:「有一年少,名曰須深,聰明黠慧,堪能密往沙門瞿曇眾中出家,聽彼法已,來還宣說。」
【摩】時有眾多出家外道,集論議堂作如是論:「是沙門瞿曇住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世人深信恭敬尊重,供養衣食、床臥、病瘦、醫藥。我等不得尊重供養衣食、床臥、病瘦、醫藥。誰能往沙門瞿曇法中出家修梵行?誦習彼法已,還我法中,我等展轉相教,亦當還得供養,與彼無異。」
時,外道作如是論已,皆言:「須深摩者於我眾中最為第一,可遣到沙門瞿曇法中出家受彼律儀,還來入此。」
【亨】-
【巴】-
【英】-

一、字義解釋:


二、略釋:
1. 本段,描述外道尋思對策之計。【雜】、【摩】有,【巴】(【亨】、【英】)無。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17, 2017 01:08 pm
【雜】時,諸外道詣須深所,而作是言:「我今日大眾聚集未曾講堂,作如是論:『我等先來為諸國王、大臣、長者、居士及諸世人之所恭敬奉事,供養衣被、飲食、臥具、湯藥,今悉斷絕,國王、大臣、長者、居士及諸世間悉共奉事沙門瞿曇、聲聞大眾。我此眾中,誰有聰明黠慧,堪能密往沙門瞿曇眾中出家學道,聞彼法已,來還宣說,化諸國王、大臣、長者、居士、令我此眾還得恭敬、尊重、供養?』其中有言:『唯有須深聰明黠慧,堪能密往瞿曇法中出家學道,聞彼說法,悉能受持,來還宣說。』是故我等故來相請,仁者當行。」
【摩】時,彼外道語須深摩,作如是言:「沙門瞿曇在祇桓精舍,多人供養尊重,我等不得此利。汝今可往沙門瞿曇法中出家修梵行,受誦彼經已,還我法中展轉相教,亦當還得供養與彼無異。」
【亨】爾時,遊方者須尸摩,與眾多遊方者之徒,俱住王舍城。爾時,遊方者須尸摩之徒,向遊方者須尸摩作如是言曰:「來,友!須尸摩!汝宜往沙門瞿曇之處修梵行。汝完全學法後,再告知我等,我等完全學得其法後,為在家者說示,如是我等亦受敬重、恭敬、供養、尊重,獲得衣服、鉢食、H座、醫病之必要藥物、資具等。」
【巴】Tena kho pana samayena Susimo paribbājako Rājagahe paṭivasati mahatiyā paribbājakaparisāya saddhiṃ. Atha kho Susimassa paribbājakassa parisā Susimaṃ paribbājakaṃ etadavocuṃ: ‘ehi tvaṃ, āvuso Susima, samaṇe Gotame brahmacariyaṃ cara. Tvaṃ dhammaṃ pariyāpuṇitvā amhe vāceyyāsi. Taṃ mayaṃ dhammaṃ pariyāpuṇitvā gihīnaṃ bhāsissāma. Evaṃ mayampi sakkatā bhavissāma garukatā mānitā pūjitā apacitā lābhino cīvarapiṇḍapātasenāsanagilānappaccayabhesajjaparikkhārānan’ti.
【英】Now on that occasion the wanderer Susıma was residing in Rājagaha along with a large company of wanderers. Then his company said to the wanderer Susıma: “Come, friend Susıma, lead the holy life under the ascetic Gotama. Master his Dhamma and teach it to us. We will master his Dhamma and preach it to the lay people. Thus we too will be honoured, respected, esteemed, venerated, and revered, and we too will obtain robes, almsfood, lodgings, and medicinal requisites.”

一、字義解釋:
1. Tena kho pana samayena Susimo paribbājako Rājagahe paṭivasati mahatiyā paribbājakaparisāya saddhiṃ.
=> 那時,梵志蘇尸摩和許多大梵志一起住在王舍城
a/. Susimo paribbājako: 梵志蘇尸摩,主格
b/. paṭivasati: 定居,居住
c/. Rājagahe : Rājagaha(王舍城)的處格
d/. mahatiyā paribbājakaparisāya saddhiṃ = 和許多大梵志一起
mahatiyā: adj.f.s.ins of mahatī(大的)
paribbājakaparisāya: f.s.ins of paribbājaka(梵志)-parisā(眾,集會)
saddhiṃ: 與 … 一起

2. Atha kho Susimassa paribbājakassa parisā Susimaṃ paribbājakaṃ etadavocuṃ:
=> 那時,大眾們對梵志蘇尸摩如此說:
a/. etadavocuṃ = etaṃ(如此) + avocuṃ(說,過去式)
b. Susimassa paribbājakassa : Susima paribbājaka 的dat.
c. parisā: 大眾,主格
d. Susimaṃ paribbājakaṃ : Susima paribbājaka(梵志蘇尸摩)的 m.s.acc.

3. ehi tvaṃ, āvuso Susima, samaṇe Gotame brahmacariyaṃ cara.
=> 來!蘇尸摩法友!你到沙門喬達摩那裡去練習梵行。
a./ ehi: 你來 (2.s.imp)
b/. āvuso Susima: 呼格
c/. samaṇe Gotame: “沙門喬達摩”的處格
d/. brahmacariyaṃ carati: 練習梵行,修行梵行
這裡是用 carati(行,修行) 的 2.s.imp.,表祈使句型。

4. Tvaṃ dhammaṃ pariyāpuṇitvā amhe vāceyyāsi.
=> 你精通了那個法以後,你就可以教我們
a/. pariyāpuṇitvā: pariyāpuṇati(徹底地學習,精通)的 ger. ,意即「通達...之後」
b/. vāceyyāsi: vāceti(教,背誦)的2.s.imp.,意即「你可以教...」「你能夠教...」

5. Taṃ mayaṃ dhammaṃ pariyāpuṇitvā gihīnaṃ bhāsissāma.
=> 我們精通了那個法以後,我們將來講說(此法)給許多在家人
a/. gihīnaṃ: gihin(在家人)的m.pl.dat.,作bhāsissāma(我們將說)的間接受詞
b/. Bhāsissāma: bhāsati(講, 說)的1.pl.fut.

6. Evaṃ mayampi sakkatā bhavissāma garukatā mānitā pūjitā apacitā lābhino cīvarapiṇḍapātasenāsanagilānappaccayabhesajjaparikkhārānaṃ
=> 如此,我們將來也會成為被尊敬的、尊重的、崇敬的、供奉的,於衣服、施食、臥具、醫療藥品等的得到許多的。
a/. bhavissāma: bhavati(是, be動詞)的 1.pl.fut. ,意即「將來是...」「將來會是...」


二、略釋:
1. saddhiṃ: 與 … 一起。
通常是和「具格」一起使用,所以使用mahatiyā paribbājakaparisāya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17, 2017 01:28 pm
先拋出〔問題與思考〕,這只是我已往上課的方式。
並不是要同學馬上回答,也沒有期待所謂的「標準答案」,
而是要同學仔細的讀。

也許,
有些同學已經讀過漢傳《須深經》N遍了,
有些人也已經讀過南傳SN.12.70的元亨寺漢譯本,
有些人也已經讀過南傳SN.12.70的莊春江譯本,
...

但這裡,
希望同學能先放下過去所看所讀的,
試著慢慢的對比閱讀,
慢慢的,仔細的,
不要排斥,
也許,你會因為「讀原文」而有新的體認...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17, 2017 02:59 pm
常有人問我:巴利語很難嗎?巴利語好不好學?可以自學嗎?

1. 會羅馬拼音,就已經成功 1/7 了
2. 學 10 ~12小時的名詞形容詞的格變,做 5~6 小時的練習題,就又再成功 2/7 了
3. 學 6 ~ 8 小時的動詞的時態與語氣,做 3~4 小時的練習題,就又再成功 2/7 了
4. 學 2 ~ 4 小時的詞的不變詞,做 1~2 小時的練習題,就又再成功 1/14 了
5. 學 2 ~ 4 小時的詞的數詞,做 1~2 小時的練習題,就又再成功 1/14 了
6. 另外的 1/7,進階學習 ...

其實很容易的~
只要有心,半年左右,應該就能讀巴利經典了


發表者: essenceoc Sun.12/17, 2017 03:06 pm
最多42小時,就可以學會巴利語了!


發表者: 夢未醒 Sun.12/17, 2017 07:51 pm
”引用
但這裡,
希望同學能先放下過去所看所讀的,
試著慢慢的對比閱讀,
慢慢的,仔細的,
不要排斥,
也許,你會因為「讀原文」而有新的體認...

「心」老師!這個叮嚀:讚!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17, 2017 08:18 pm
【雜】時,彼須深默然受請,詣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時,眾多比丘出房舍外露地經行。爾時,須深詣眾多比丘,而作是言:「諸尊!我今可得於正法中出家受具足,修梵行不?」
時,眾多比丘將彼須深詣世尊所,稽首禮足,退住一面,白佛言:「世尊!今此外道須深欲求於正法中出家受具足,修梵行。」
爾時,世尊知外道須深心之所念,告諸比丘:「汝等當度彼外道須深,令得出家。」
時,諸比丘願度須深。
【摩】須深摩聞是語已,出舍衛城,往祇桓精舍。精舍門間見有諸比丘經行坐禪,須深摩即往諸比丘所,共相問訊,在一面坐,作是言:「我本是外道,今欲於如來法中出家受具足,此中應作何等?」
諸比丘答言:「若本是外道,欲於如來法中出家者,當試之四月。四月過已,得諸比丘意者,當與出家。」時,須深摩即受教行。
四月過已,得諸比丘意,便與受具足。
【亨】遊方者須尸摩對己徒答:「如是,友!」
則詣尊者阿難之處。詣已,與尊者阿難俱相致問,交談致問可記憶之語後,坐於一面。坐於一面之遊方者須尸摩,向尊者阿難作如是言曰:「友,阿難!我欲於此作法、律之修習梵行。」
爾時,尊者阿難,陪伴遊方者須尸摩來詣世尊之處。詣已,禮敬世尊,坐於一面。坐於一面之尊者阿難向世尊言曰:「大德!此遊方者須尸摩如是云:『友,阿難!我欲於此作法、律之修習梵行。』」
「阿難!然則,汝應使須尸摩出家。」
於是,遊方者須尸摩得在世尊之處出家,得具足戒。
【巴】Evamāvuso'ti kho Susimo paribbājako sakāya parisāya paṭissuṇitvā yenāyasmā Ānando tenupasaṅkami. Upasaṅkamitvā āyasmatā Ānandena saddhiṃ sammodi. Sammodanīyaṃ kathaṃ sāraṇīyaṃ vītisāretvā ekamantaṃ nisīdi.
Ekamantaṃ nisinno kho Susimo paribbājako āyasmantaṃ Ānandaṃ etadavoca: icchāmahaṃ, āvuso Ānanda, imasmiṃ dhammavinaye brahmacariyaṃ caritun'ti.
Atha kho āyasmā Ānando Susimaṃ paribbājakaṃ ādāya yena bhagavā tenupasaṅkami. Upasaṅkamitvā bhagavantaṃ abhivādetvā ekamantaṃ nisīdi.
Ekamantaṃ nisinno kho āyasmā Ānando bhagavantaṃ etadavoca: Ayaṃ, bhante, Susimo paribbājako evamāha: ‘icchāmahaṃ, āvuso Ānanda, imasmiṃ dhammavinaye brahmacariyaṃ caritun”ti.
Tenahānanda, Susimaṃ pabbājethā’ti .
Alattha kho Susimo paribbājako bhagavato santike pabbajjaṃ, alattha upasampadaṃ.
【英】“All right, friends,” the wanderer Susıma replied. He then approached the Venerable Ānanda and exchanged greetings with him. When they had concluded their greetings and cordial talk, he sat down to one side and said to him: “Friend Ānanda, I wish to lead the holy life in this Dhamma and Discipline.”
Then the Venerable Ānanda took the wanderer Susıma and approached the Blessed One. He paid homage to the Blessed One, and then he sat down to one side and said to him: “Venerable sir, this wanderer Susıma says that he wishes to lead the holy life in this Dhamma and Discipline.”
“Well then, Ānanda, give him the going forth.”
The wanderer Susıma then received the going forth and the higher ordination under the Blessed One.

一、字義解釋:
1.Evamāvuso'ti kho Susimo paribbājako sakāya parisāya paṭissuṇitvā yenāyasmā Ānando tenupasaṅkami.
=> 「好的!法友」。梵志蘇尸摩允諾了他的同伴之後就前往拜訪阿難尊者。
a/. sakāya parisāya paṭissuṇitvā: 允諾了自己的大眾以後
sakāya: saka(自己的)的 f.s.dat.
parisāya: parisā(大眾)的 f.s.dat.
paṭissuṇitvā: paṭissuṇāti(同意,允諾)的ger.,意即「允諾…以後」
b/. yenāyasmā Ānando tenupasaṅkami: 前往拜訪阿難尊者
yena 某人 tena upasaṅkamti : 前往拜訪某人

2. Upasaṅkamitvā āyasmatā Ānandena saddhiṃ sammodi.
=> 抵達之後,他和阿難尊者相互問候
samodi: sammodati(相互問候, 寒喧)的 3.s.aor.

3. Sammodanīyaṃ kathaṃ sāraṇīyaṃ vītisāretvā ekamantaṃ nisīdi.
=> 歡喜的交互寒喧之後,他就於一邊坐下
a/. sammodanīyaṃ kathaṃ sāraṇīyaṃ: 歡喜的談話寒喧
b/. vītisāretvā: vītisāreti(交換) 的ger.,意即「交換…以後」
c/. ekamantaṃ: (adv.)一邊的
d/. nisīdi: nisīdati(坐下)的3.s.aor.

4. Ekamantaṃ nisinno kho Susimo paribbājako āyasmantaṃ Ānandaṃ etadavoca: icchāmahaṃ, āvuso Ānanda, imasmiṃ dhammavinaye brahmacariyaṃ caritun'ti.
=> 那時,在一旁坐的梵志蘇尸摩對尊者阿難這麼說:「阿難法友!我想要於此法、律中修行梵行。」
a/. ekamantaṃ nisinno Susimo paribbājako: 在一旁坐的梵志蘇尸摩
nisinno, Susimo, paribbājako 都是主格形(m.s.nom.)
b/. āyasmantaṃ Ānandaṃ etadavoca: 對尊者阿難這麼說
c/. icchāmahaṃ = icchāma(我想要) + ahaṃ(我)
d/. carituṃ: carati(行,修行)的inf.
e/. brahmacariyaṃ: brahmacariya(梵行)的acc.,作carituṃ 的受詞
f/. imasmiṃ(在這個) dhammavinaye = 於此法、律中
dhammavinaye: dhamma(法)-vinaya(律) 的m.s.loc.

5. Atha kho āyasmā Ānando Susimaṃ paribbājakaṃ ādāya yena bhagavā tenupasaṅkami.
=> 於是,尊者阿難帶領梵志蘇尸摩往詣世尊
a/. ādāya: ādāti(拿,抓住)的 ger.,意即「拿取…以後」

6. Upasaṅkamitvā bhagavantaṃ abhivādetvā ekamantaṃ nisīdi.
=> 抵達後,向世尊問訊已,他在一邊坐下
a/. abhivādetvā: abhivādeti(禮拜,問訊)的ger. ,意即「禮拜…以後」

7. Ekamantaṃ nisinno kho āyasmā Ānando bhagavantaṃ etadavoca: Ayaṃ, bhante, Susimo paribbājako evamāha: ‘icchāmahaṃ, āvuso Ānanda, imasmiṃ dhammavinaye brahmacariyaṃ caritun”ti
=> 然後,在一旁坐的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說:「大德!這位梵志蘇尸摩如是說:『阿難法友!我想要於此法、律中修行梵行。』」
a/. evamāha = evaṃ(如此) āha(說, 3.s.aor)

8. Tenahānanda, Susimaṃ pabbājethā’ti
=> 那麼,阿難!你們就使令蘇尸摩出家。
Tenahānanda = Tena + hi + ānanda(阿難)
tena hi : 假如這様的話..., 如此的話...
pabbājetha: pabbājeti(使出家, 令出家)的 2.pl.pr.

9. Alattha kho Susimo paribbājako bhagavato santike pabbajjaṃ, alattha upasampadaṃ.
=> 於是,梵志蘇尸摩得於世尊面前出家,得具足受戒
a/. alatha: labhati(得,能夠)的3.s.aor.
b/. bhagavato santike: 世尊的面前(near)
c/. upasampadā: 受具, 受戒

二、略釋:
1. icchati 是「想要」,接一個動詞,表示想要的動作。而所接的動詞,則必須使用inf.(不定詞,相當於英文的 to + Verb)。所以,這裡使用的是 icchāma + carituṃ,表示「(我)想要修行」。

發表者: 不動的風 Sun.12/17, 2017 10:15 pm
心老師,不知此課程內容是否會 touch 到 77智 / 16 階智 / 四諦?

另,有趣的是 【摩】「若本是外道,欲於如來法中出家者,當試之四月。四月過已,得諸比丘意者,當與出家。」,看來,須深摩在【摩】中並非善來比丘,但在【巴】Susimo或可稱為善來比丘,只不過這善來比丘非出於世尊之口。

發表者: 不動的風 Sun.12/17, 2017 10:19 pm
心老師,能否提供自學巴利文的資訊或網上資料讓末學參考。謝謝。

發表者: 心三昧 Mon.12/18, 2017 10:00 pm
”引用
此課程內容是否會 touch 到 77智 / 16 階智 / 四諦?
1. 說這是一個課程,那也太嚴肅了。只算是個分享罷了。
2. 若要詳細的討論,那麼的確應該把《七十七智經》及《大毘婆沙論》拉進來,甚至《清淨道論》、乃至印順導師之論述。但,這不是本文想要作的,這會把本帖主題弄亂了。

”引用
能否提供自學巴利文的資訊或網上資料讓末學參考
1. 蔡奇林老師有一份教材很不錯,他是根據A.K.Warder的 Introduction to PALI 而改寫的,其中之例句都是蔡老師整理自巴利佛典的。
2. A New Course in Reading Pali – Entering the World of the Buddha – James W. Gair & W.S. Karunatillake - 這是一本不錯的文法書,簡單易懂。習題部分都是出自南傳之經典,若能有恆心作完習題,相信你不只能學到巴利文法,對於南傳佛法義理也會更上一層樓
3. 巴利文法 - 水野泓元著 , 許洋主譯 , 華宇出版社 - 水野泓元老師的梵巴的功力不同凡響,要當進階時來用的工具書

發表者: 心三昧 Mon.12/18, 2017 10:07 pm
~~~~~~~~~~~~~~~~~~~~~~~~~~~~~~~~~~~~~~~~~~~~~~~
以下開始敘述Susima怎樣遭遇慧解脫阿羅漢的經過。
【雜】【摩】【巴】三本所描述的經過都不一樣。
~~~~~~~~~~~~~~~~~~~~~~~~~~~~~~~~~~~~~~~~~~~~~~~

先概說一下:
【雜】是說:有一位比丘自己向須深說「我等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摩】是說:經過了四個月,Susima出家了。出家後的Susima去拜見世尊,也正好有許多比丘也去拜見世尊。這群比丘向佛當面報告說他們是「已得證,生已盡,梵行已立,更不受後有」,之後這群比丘就離開了。Susima當場聽到這些比丘的向佛的報告,於是他也拜別了世尊,趕緊的去追問這些比丘。

【巴】則是說:有許多比丘向佛報告說他們自證「生已盡,梵行已立,應作都已作辦,更不再輪迴此間」。這些比丘們跟佛報告之時,Susima都不在現場,他是輾轉聽說的,於是Susima去拜訪這些比丘。

發表者: 心三昧 Mon.12/18, 2017 10:11 pm
【雜】出家已經半月,有一比丘語須深言:「須深當知,我等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摩】受具足已,往世尊所,頭面禮足,狾矰@面。爾時,有眾多比丘,來到佛所,頭面禮足,狾矰@面,作是言:「我已得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更不受後有。」說是語已,頭面禮佛足而退。
【亨】爾時,又有眾多比丘,來至世尊之處,白世尊言:「我等知『生已盡,梵行已立,應作已作,更不再生』,已達於完全智。」
【巴】Tena kho pana samayena sambahulehi bhikkhūhi bhagavato santike aññā byākatā hoti: “khīṇā jāti, vusitaṃ brahmacariyaṃ, kataṃ karaṇīyaṃ, nāparaṃ itthattāyā'ti pajānāmā”ti.
【英】Now on that occasion a number of bhikkhus had declared final knowledge in the presence of the Blessed One, saying: “We understand: Destroyed is birth, the holy life has been lived, what had to be done has been done, there is no more for this state of being.”

一、字義解釋:
1. Tena kho pana samayena sambahulehi bhikkhūhi bhagavato santike aññā byākatā hoti:
=> 那個時候,有許多比丘在世尊面前宣稱「完全智」:
a/. sambahula bhikkhu = 許多比丘
sambahulehi: sambahula(許多的) 的adj.m.pl.ins
bhikkhūhi: bhukkhu(比丘) 的 m.pl.ins
b/. aññā: 完全智,完美的智慧,完全了知
c/. byākata: vyākaroti(宣布, 宣告, 記說)的 pp., 意即「被宣稱的」「已宣告的」

2. “khīṇā jāti, vusitaṃ brahmacariyaṃ, kataṃ karaṇīyaṃ, nāparaṃ itthattāyā'ti pajānāmā”ti.
=> 「我們了知:『生已滅盡了,梵行已完滿達成了,應該作的都已經作了,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
a/. khīṇā jāti : 「生」已滅盡
jāti : (noun)生,誕生
khīṇa : khīyati(滅,盡)的pp.,意即「已滅盡的」
b/. vusitaṃ brahmacariyaṃ: 梵行已完滿達成
vusita : 已居住的,已實現的,已臻完美的
c/. kataṃ karaṇīyaṃ: 應該作的都已作了
karaṇīya 是 karoti(作)的grd. 意即「應被作的,義務」
kataṃ 是 kata(pp., 已經作的,已實現的) 的主格
d/. nāparaṃ itthattāya: 絲毫不至此處的狀態,不再有
nāpara = na(沒有) + apara(更多的,moreover, further)
itthattāya是itthatta 的與格
itthatta = itthat(在此處,在此間) + -tta(狀態,情況)
e/. pajānāma: pajānāti(了知,認知)的 1.pl.pr,意即「我們了知」


二、略釋:
1. aññā 是「完全智」,「完美的智慧」,「完全了知」,是阿羅漢的智慧。
如,漢譯的「阿若憍陳如」,巴利語是aññā Koṇḍañña,
意思是「完全智的憍陳如」或「已證阿羅漢聖果的憍陳如」。

2. Tena kho pana samayena sambahulehi bhikkhūhi bhagavato santike aññā byākatā hoti,
翻作中文的「那個時候,有許多比丘在世尊面前宣稱『完全智』:」,
這是為了順於華文的語法。
在巴利本,本句的主詞是「完全智」,
若是直譯,應作「那個時候,『完全智』被許多比丘在世尊面前宣稱記說:」
(不過,這樣的直譯也真是太不符合華語了~)

發表者: 不動的風 Mon.12/18, 2017 10:14 pm
”引用
說這是一個課程,那也太嚴肅了。只算是個分享罷了。

哈哈。末學只是接續心老師前幾帖的用詞說法而已。

謝謝所提供有關學習 Pali 的一些資料,但有發音方面的資料嗎?

發表者: 心三昧 Mon.12/18, 2017 10:16 pm
”引用
有發音方面的資料嗎?
抱歉了。我不知道。

發表者: 不動的風 Mon.12/18, 2017 10:19 pm
感恩

發表者: 心三昧 Mon.12/18, 2017 10:31 pm
三、討論:
1. 關於Susima是怎麼遭遇慧解脫阿羅漢的,【雜】【摩】【巴】三本所描述的經過都不一樣。
【雜】是說:有一位比丘自己向須深說「我等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摩】是說:經過了四個月,Susima出家了。出家後的Susima去拜見世尊,也正好有許多比丘也去拜見世尊。這群比丘向佛當面報告說他們是「已得證,生已盡,梵行已立,更不受後有」,之後這群比丘就離開了。Susima當場聽到這些比丘的向佛的報告,於是他也拜別了世尊,趕緊的去追問這些比丘。
【巴】則是說:有許多比丘向佛報告說他們自證「生已盡,梵行已立,應作都已作辦,更不再輪迴此間」。這些比丘們跟佛報告之時,Susima都不在現場,他是輾轉聽說的,於是Susima去拜訪這些比丘。

2. nāparaṃ itthattāya 意思是「沒有再多的此處的狀態」,漢譯本是「不受後有」。
a/. 一個名詞,加上語尾 –tta,是把這個名詞抽象化,用以表達「狀態、性質、情況,內涵、意義,身分、地位,觀念、見解 ...」
b/. itthatta 是 ittha(在這裡,此間) + 語尾-tta => 此處(此間)的狀態
c/. 什麼是「此處的狀態」?指的是「此世此生的流轉輪迴狀態」。

3. khīṇā jāti, vusitaṃ brahmacariyaṃ, kataṃ karaṇīyaṃ, nāparaṃ itthattāya,
直譯為:「生已滅盡,梵行已完滿達成,應該作的都已作了,不再有(no more)此間的狀態」。
漢譯則作「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不受後有」。
a/.「我生已盡」這樣的翻譯容易使人誤會,以為阿羅漢怎麼還有「我的生」?
b/.漢譯「不受後有」,巴利文本並沒有「受」、也沒有「後有」「前有」
c/.如果是說「欲有、色有、無色有」或說「取緣有;有緣生」的「有」,在巴利文是作bhava,意思是「有becoming」「存在existance」「生存,生存的狀態」。不過,這裡巴利本不是「有」。

發表者: 不動的風 Tue.12/19, 2017 12:03 am
”引用
三、討論:

心老師,討論的主題內容是甚麼? 是 【雜】【摩】【巴】三本所描述的經過都不一樣,哪一本比較接近真實狀況? 還是這三本所描述的經過為何會不同? 還是 .....

發表者: 逍遙 Tue.12/19, 2017 05:44 am
請教
1.b/. vusitaṃ brahmacariyaṃ: 梵行已完滿達成
=======================
梵行是甚麼?


2.aññā 是「完全智」,「完美的智慧」,「完全了知」,是阿羅漢的智慧。
=================
這句--是阿羅漢的智慧
是aññā本身的意思?還是心兄加上去的?

發表者: 夢未醒 Tue.12/19, 2017 06:01 am
”引用
心老師,討論的主題內容是甚麼?

「風」大德!「心」老師前面已說:大家認真讀,然後,觀察:讀前與讀後,收穫有多少?

發表者: allen Tue.12/19, 2017 07:15 am
內容是甚麼?

應該是貼兩遍的這個...

”引用
三、討論:
1. 關於Susima是怎麼遭遇慧解脫阿羅漢的,【雜】【摩】【巴】三本所描述的經過都不一樣。
【雜】是說:有一位比丘自己向須深說「我等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摩】是說:經過了四個月,Susima出家了。出家後的Susima去拜見世尊,也正好有許多比丘也去拜見世尊。這群比丘向佛當面報告說他們是「已得證,生已盡,梵行已立,更不受後有」,之後這群比丘就離開了。Susima當場聽到這些比丘的向佛的報告,於是他也拜別了世尊,趕緊的去追問這些比丘。
【巴】則是說:有許多比丘向佛報告說他們自證「生已盡,梵行已立,應作都已作辦,更不再輪迴此間」。這些比丘們跟佛報告之時,Susima都不在現場,他是輾轉聽說的,於是Susima去拜訪這些比丘。

發表者: allen Tue.12/19, 2017 07:16 am
【雜】【摩】【巴】三本所描述的經過都不一樣。--對讀的好處就出來了-只是非重點也
-------------------------------------------------------------------------------------
【雜】
有一位比丘自己向須深說
「我等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摩】
Susima當場聽到這些比丘的向佛的報告,
於是他也拜別了世尊,趕緊的去追問這些比丘。

【巴】
Susima都不在現場,他是輾轉聽說的,
於是Susima去拜訪這些比丘。

發表者: 心三昧 Tue.12/19, 2017 08:43 pm
”引用
1.b/. vusitaṃ brahmacariyaṃ: 梵行已完滿達成
=======================
梵行是甚麼?
之前也有討論過這的問題,
以下是當時的答覆:
”引用
問:何謂「梵行」?
=> 這是個大問題。以下就只簡單的來論述。

「梵行」,有廣有狹。
「梵行」這個詞,在佛典的記載來看,「梵行」是一個多義的語詞。
覺音論師在他作的相應部注解中就整理出「十事」,
「梵行」一字,可以是如下十義中之一義:
1. 布施
2. 助他
3. 持五戒
4. 四無量心
5. 不婬(or不邪婬)
6. 知足
7. 精進
8. 八關齋戒
9. 八正道
10. 佛陀的聖教
這「十事」,是覺音論師根據《本生》、《餓鬼事》、《長部》、《中部》等
之中,有說到「梵行」,他就整理出來。

有了上頭的「十事」來作參考,
那麼,
問:婆羅門...都"無梵行的生活"嗎?
基督徒...難道他們都"無梵行的生活"嗎?
=>
我的看法是:
如果是以「究竟梵行」來說,的確他們沒有梵行的生活。
那麼,什麼是「究竟梵行」?如何是「究竟梵行者」?
SN.45.20 說到:
八支聖道是「梵行」,...
凡是具備八支聖道的人便被稱為「梵行者」...
凡是貪、瞋、癡的滅盡,這是「究竟梵行」。

http://tw-buddha.com/forum3/index.php?showtopic=14860&st=50

發表者: 心三昧 Tue.12/19, 2017 08:58 pm
”引用
2.aññā 是「完全智」,「完美的智慧」,「完全了知」,是阿羅漢的智慧。
=================
這句--是阿羅漢的智慧
是aññā本身的意思?還是心兄加上去的?
1) aññā「完全智」,菩提比丘翻之為 " final knowledge" (究竟智)。
2) 我可以告訴法友為什麼 aññā 是阿羅漢的智慧,但法友可否願意自行查經?
不要查辭典,要以阿含來解阿含。
如果嘗試之後查不到,或是真的不知如何下手,那麼我再來說。好嗎?
就算是一個練習如何?

發表者: 心三昧 Tue.12/19, 2017 09:02 pm
【雜】-
【摩】是諸比丘去未久,須深摩頭面禮佛足已,詣彼比丘所,共相問訊。問訊已在一面坐,問諸比丘言:「長老!向在佛所自言:『我已得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更不受後有。』」
答言:「如是。」
【亨】尊者須尸摩,聞眾多比丘於世尊之前告白已達完全智:「生已盡,梵行已立,應作已作,更不再生矣。」
爾時,尊者須尸摩,走近彼等諸比丘,近已,與彼等諸比丘俱相致問,交談問候記憶之語,坐於一面。坐於一面之須尸摩,向彼等諸比丘作如是言曰:「諸尊者來詣世尊處曾白云:「『我等已知生已盡,梵行已立,應作已作,更不再生。』已達於完全智,此為真實耶?」
「友!唯然。」
【巴】Assosi kho āyasmā Susimo “sambahulehi kira bhikkhūhi bhagavato santike aññā byākatā: ‘khīṇā jāti, vusitaṃ brahmacariyaṃ, kataṃ karaṇīyaṃ, nāparaṃ itthattāyā’ti pajānāmā”ti.
Atha kho āyasmā Susimo yena te bhikkhū tenupasaṅkami. Upasaṅkamitvā tehi bhikkhūhi saddhiṃ sammodi. Sammodanīyaṃ kathaṃ sāraṇīyaṃ vītisāretvā ekamantaṃ nisīdi. Ekamantaṃ nisinno kho āyasmā Susimo te bhikkhū etadavoca: “saccaṃ kirāyasmantehi bhagavato santike aññā byākatā ‘khīṇā jāti, vusitaṃ brahmacariyaṃ, kataṃ karaṇīyaṃ, nāparaṃ itthattāyā’ti pajānāmā”ti?
“Evamāvuso”ti.
【英】The Venerable Susima heard about this, so he approached those bhikkhus, exchanged greetings with them, and then sat down to one side and said to them: “Is it true that you venerable ones have declared final knowledge in the presence of the Blessed One, saying: ‘We understand: Destroyed is birth, the holy life has been lived, what had to be done has been done, there is no more for this state of being’?”
“Yes, friend.”


一、 字義解釋:
1. Assosi kho āyasmā Susimo: “sambahulehi kira bhikkhūhi bhagavato santike aññā byākatā: ‘khīṇā jāti, vusitaṃ brahmacariyaṃ, kataṃ karaṇīyaṃ, nāparaṃ itthattāyā’ti pajānāmā”ti.
=> 尊者蘇尸摩聽說許多比丘在世尊面前記說完全智:「我們了知:『生已滅盡了,梵行已完滿達成了,應該作的都已經作了,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
a/. assosi: suṇāti(聽,聽到)的3.s.aor.
b/. kira: (adv.)傳聞的,是這麼說的,表示轉述(事情或話語的內容)

2. Atha kho āyasmā Susimo yena te bhikkhū tenupasaṅkami. Upasaṅkamitvā tehi bhikkhūhi saddhiṃ sammodi.
=> 於是,尊者蘇尸摩前去拜訪那些比丘。抵達之後,他和那些比丘相互問候
samodi: sammodati(相互問候, 寒喧)的 3.s.aor.

3. Sammodanīyaṃ kathaṃ sāraṇīyaṃ vītisāretvā ekamantaṃ nisīdi.
=> 歡喜的交互寒喧之後,他就於一邊坐下
a/. sammodanīyaṃ kathaṃ sāraṇīyaṃ: 歡喜的談話寒喧
b/. vītisāretvā: vītisāreti(交換) 的ger.,意即「交換…以後」
c/. ekamantaṃ: (adv.)一邊的
d/. nisīdi: nisīdati(坐下)的3.s.aor.

4. Ekamantaṃ nisinno kho āyasmā Susimo te bhikkhū etadavoca: “saccaṃ kirāyasmantehi bhagavato santike aññā byākatā ‘khīṇā jāti, vusitaṃ brahmacariyaṃ, kataṃ karaṇīyaṃ, nāparaṃ itthattāyā’ti pajānāmā”ti?
然後,在一旁坐的尊者蘇尸摩對那些比丘這麼說:「聽說尊者們在世尊面前記說完全智:「我們了知:『生已滅盡了,梵行已完滿達成了,應該作的都已經作了,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真的嗎?」
a/. ekamantaṃ nisinno āyasmā Susimo: 在一旁坐的尊者蘇尸摩
nisinno, āyasmā Susimo 都是主格形(m.s.nom.)
b/. te bhikkhū etadavoca: (他)對那些比丘這麼說
c/. saccaṃ: (adv) 真實的,真正的
d/. kirāyasmantehi = kira(聽說的) + āyasmantehi(尊者們, m.pl.ins.)
e/. bhagavato santike: 世尊的近付,世尊的面前

5. Evamāvuso. => 是的!法友!


二、略釋:
1. 如先前概述中所說的,【摩】說:這群比丘就離開後,他就趕緊的去追問這些比丘。【巴】說:Susima是在輾轉聽說(kira)之後前往去拜訪這些比丘。

發表者: 逍遙 Wed.12/20, 2017 12:51 pm
”引用

我可以告訴法友為什麼 aññā 是阿羅漢的智慧,但法友可否願意自行查經?
不要查辭典,要以阿含來解阿含。
如果嘗試之後查不到,或是真的不知如何下手,那麼我再來說。好嗎?
就算是一個練習如何?

好的..這樣有意思

發表者: 逍遙 Wed.12/20, 2017 01:00 pm
”引用

d/. nāparaṃ itthattāya: 絲毫不至此處的狀態,不再有
nāpara = na(沒有) + apara(更多的,moreover, further)
itthattāya是itthatta 的與格
itthatta = itthat(在此處,在此間) + -tta(狀態,情況)
e/. pajānāma: pajānāti(了知,認知)的 1.pl.pr,意即「我們了知」

漢文翻---不受後有
這邊直翻---不再有我們認知的此處的狀態-->是這樣嗎?

不受後有--再加上輪迴轉世說,於是就讓人想很大
變成不再來(世),變成這種才是解脫

不再有我們認知的此處的狀態---這是當世的
解脫應該就是當世,現在
下一世是甚麼,誰也不能把握,必須看因緣怎麼跑
若現在已知的都不能把握
如何能把握未知的未來

發表者: allen Wed.12/20, 2017 02:49 pm
確實是高明
-------------------------
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

”引用
但這裡,
希望同學能先放下過去所看所讀的,
試著慢慢的對比閱讀,
慢慢的,仔細的,
不要排斥,
也許,你會因為「讀原文」而有新的體認...

發表者: 降真香 Wed.12/20, 2017 03:37 pm
”引用
allen
發表於 Wed.12/20, 2017 02:49 pm

確實是高明
-------------------------
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

”引用
但這裡,
希望同學能先放下過去所看所讀的,
試著慢慢的對比閱讀,
慢慢的,仔細的,
不要排斥,
也許,你會因為「讀原文」而有新的體認...


高明?!

如來死後,
有說:「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嗎?

再看看如來自己是怎麼說的吧!
說「阿羅漢=如來」的人自己看看吧!

發表者: 夢未醒 Wed.12/20, 2017 04:58 pm
”引用
如何能把握未知的未來

把握未來很簡單,就是:依「八正道」而過活!

發表者: 夢未醒 Wed.12/20, 2017 05:00 pm
大家都是:如來!

發表者: 逍遙 Wed.12/20, 2017 07:25 pm
其實也不用怕有,或沒有來世
起碼,第一義者沒這問題
因為,有或沒有來世
都是相,都是性空,都是緣起的
這種,才是真的解脫

我反而覺得,不再有此處狀態的說法
才是務實可見的
說到來世,不免想太大

發表者: 心三昧 Wed.12/20, 2017 08:21 pm
”引用
漢文翻---不受後有
這邊直翻---不再有我們認知的此處的狀態-->是這樣嗎?
不是的.
而是,
我們了知:
1.生已滅盡了;
2.梵行已完滿達成了;
3.應該作的都已經作了;
4.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

發表者: 降真香 Wed.12/20, 2017 08:41 pm
”引用
4.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

所以說:
是此生此處而不是如來死後的事嗎?

漢譯:不受後有。
是否也是這個意思呢?

發表者: allen Wed.12/20, 2017 09:57 pm
確實是高明
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1.

尊者蘇尸摩聽說許多比丘在世尊面前記說完全智:
「我們了知:
『生已滅盡了,梵行已完滿達成了,
應該作的都已經作了,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
----------------------------------------------------
剛睡醒前
覺得
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1.
不妥

在世尊面前
記說完全智的許多比丘

生已滅盡了,梵行已完滿達成了,
應該作的都已經作了
的許多比丘


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1.
不妥

發表者: allen Wed.12/20, 2017 10:15 pm
nāparaṃ itthattāya 意思是「沒有再多的此處的狀態」,漢譯本是「不受後有」。
a/. 一個名詞,加上語尾 –tta,是把這個名詞抽象化,用以表達「狀態、性質、情況,內涵、意義,身分、地位,觀念、見解 ...」
b/. itthatta 是 ittha(在這裡,此間) + 語尾-tta => 此處(此間)的狀態
c/. 什麼是「此處的狀態」?指的是「此世此生的流轉輪迴狀態」。---2.
------------------------------------------------------------------------
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1.

不再有「此世此生的流轉輪迴狀態」---2.

更不再輪迴此間---3. --見下貼

2.3.就比較沒問題---指的是不容易誤解

發表者: allen Wed.12/20, 2017 10:23 pm
”引用
【巴】則是說:有許多比丘向佛報告說他們自證「生已盡,梵行已立,應作都已作辦,更不再輪迴此間」。這些比丘們跟佛報告之時,Susima都不在現場,他是輾轉聽說的,於是Susima去拜訪這些比丘。

有許多比丘向佛報告說他們自證
「生已盡,梵行已立,應作都已作辦,更不再輪迴此間」。

更不再輪迴此間---3.

1.2.3.都是心老師的文字

發表者: 夢未醒 Thu.12/21, 2017 05:50 am
”引用
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1.
不妥

「老爺」!是的!

「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這句之語意也是很不清楚的!

例如:
是:「此生」合在一起說呢?
抑或是:此 = 這種?

發表者: 降真香 Thu.12/21, 2017 10:54 am
”引用
nāparaṃ itthattāya 意思是「沒有再多的此處的狀態」,漢譯本是「不受後有」。
a/. 一個名詞,加上語尾 –tta,是把這個名詞抽象化,用以表達「狀態、性質、情況,內涵、意義,身分、地位,觀念、見解 ...」
b/. itthatta 是 ittha(在這裡,此間) + 語尾-tta => 此處(此間)的狀態
c/. 什麼是「此處的狀態」?指的是「此世此生的流轉輪迴狀態」。---2.
------------------------------------------------------------------------
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1.

不再有「此世此生的流轉輪迴狀態」---2.

更不再輪迴此間---3. --見下貼

2.3.就比較沒問題---指的是不容易誤解



翻譯成:「不再有」。
如果是指:「不再有」三有(如欲界、色界、無色界)生命,或還可以理解。
如果是指:「不再有」「流轉輪迴狀態」,
那麼前面說的「我生已盡」或「生已盡」不就重複了嗎?
因為「我生已盡」或「生已盡」就是不生不滅的涅槃境界,。
不生不滅就沒有「再不再有」的問題了,
怎麼還要再說「不再有」「流轉輪迴狀態」呢?


漢譯本是「不受後有」。
與所謂的新譯:「不再有」這有很大的差別。

『不受後有』有二種解釋:
一、 阿羅漢,因為我生已經斷盡,直了證到無我無生無滅的境界,所以阿羅漢死後就沒有所謂將(後)來三有(如欲界、色界、無色界)的生命了。
這是二乘人的說法

二、 阿羅漢,因為我生已經斷盡,直了證到無我無生無滅的境界,所以阿羅漢不著不受,所謂死後將來有、無三有(欲界、色界、無色界)生命的無明我執了。
以上兩者差別在於阿羅漢死後有無「後有」生命。
看看神通第一佛弟子尊者大目揵連怎麼說如來死後的事。
尊者大神通的看法是:
「於如來有後死則不著,...............」
可見大尊者並沒有如一般二乘行人,絕對否定而說如來死後不再來、不再有生命的說法。
也就是說如來死後,可以有乘願倒駕慈航再來渡一切眾生,
此時再來的如來清淨色身,絕對「不受不著」一切無明妄執了。
這是大乘人的說法。

所以大尊者有兩種說法
一、為記說
二、不為記說

雜阿含經卷第三十四(九五八)
「如來者,於色如實知,色集、色滅、色味、色患、色出如實知;如實知故,於如來有後死則不著,無後死、有無後死、非有非無後死則不著。

受、想、行、識如實知,識集、識滅、識味、識患、識出如實知;如實知故,於如來有後死則不然,無後死、有無後死、非有非無後死則不然。甚深廣大,無量無數,皆悉寂滅。
「婆蹉!如是因、如是緣,餘沙門、婆羅門若有來問如來有後死、無後死、有無後死、非有非無後死,則為記說。如是因、如是緣,如來若有來問如來有後死、無後死、有無後死、非有非無後死,不為記說。
時,婆蹉種出家聞尊者大目揵連所說,歡喜隨喜,從坐起而去。」


另外
佛自說如來死後是無記。
佛也曾經自說不要討論這些是無意義的論議。
雜阿含經
:「佛告比丘:「汝等莫作如是論議。所以者何?如此論者,非義饒益,非法饒益,非梵行饒益,非智、非正覺,非正向涅槃。」

發表者: allen Thu.12/21, 2017 08:49 pm
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1.
-----------------------------
如果就主題內來看
這句型
確實有那麼些
清新感

發表者: allen Thu.12/21, 2017 08:50 pm
如果就
流傳的定型句來看

不受後有

「有」支聯結

是高明的翻譯

發表者: allen Thu.12/21, 2017 08:54 pm
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1.
-----------------------------
缺點是

一向
表達精準的老夢
都語焉不詳呢

”引用
「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這句之語意也是很不清楚的!

例如:
是:「此生」合在一起說呢?
抑或是:此 = 這種?

發表者: 夢未醒 Thu.12/21, 2017 09:01 pm
”引用
一向
表達精準的老夢
都語焉不詳呢

「老爺」!

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 =

1. 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

2. 不再有這種「生此處」的狀態了

發表者: allen Thu.12/21, 2017 09:07 pm
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
------------------------
問題是
說的人是

在世尊面前
記說完全智的許多比丘--這會是怎麼個狀態

”引用
尊者蘇尸摩聽說許多比丘在世尊面前記說完全智:
「我們了知:
『生已滅盡了,梵行已完滿達成了,
應該作的都已經作了,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

發表者: 夢未醒 Thu.12/21, 2017 09:12 pm
”引用
問題是
說的人是

在世尊面前
記說完全智的許多比丘--這會是怎麼個狀態

「老爺」!這可能要等「無明滅」時,才會知道吧?

發表者: allen Thu.12/21, 2017 09:13 pm
可能allen表達不清
您沒看懂意思

因為
這主題
越老實越好

不宜節外生枝

發表者: 不動的風 Thu.12/21, 2017 09:54 pm
”引用
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

心老師的用意應該是為了讓大家更加容易了解此句的語意,但結果應該是出乎心老師的意料。

發表者: allen Fri.12/22, 2017 01:07 am
不再有此生此處的狀態了
-------------------------
問題是
說的人是

在世尊面前
記說完全智的許多比丘
--這許多比丘已經發生「狀態的改變」
--這許多比丘「此生此處的狀態」已經發生「很巨大的改變」
--這許多比丘「此生此處的狀態」已經發生「很巨大的突破性質變」

發表者: 夢未醒 Fri.12/22, 2017 05:15 am
”引用
這許多比丘「此生此處的狀態」已經發生「很巨大的改變」

「老爺」!您老把它合解為「此生」了!

發表者: 夢未醒 Fri.12/22, 2017 05:17 am
”引用
這許多比丘「此生此處的狀態」已經發生「很巨大的改變」

「老爺」!「狀態」沒改變,但,「知見」改變了、「智慧」開了!

發表者: allen Fri.12/22, 2017 05:20 am
「狀態」改變,「知見」改變、「智慧」改變....

發表者: allen Fri.12/22, 2017 05:21 am
您老把它合解為「此生」了!
-----------------------------
老夢

不是喔

「狀態」改變,「知見」改變、「智慧」改變....
隨時都在變

凡夫是上上下下

發表者: allen Fri.12/22, 2017 05:23 am

自知作證者

發生「很巨大的突破性質變」



發表者: 夢未醒 Fri.12/22, 2017 05:23 am
”引用
這許多比丘「此生此處的狀態」已經發生「很巨大的改變」

「老爺」!「內心」豁然開朗,「疑、見」消逝了!

接著,
「貪、瞋、癡」變薄
「貪、瞋」滅
「色愛、無色愛、掉舉、慢」滅!

「明」生起!

發表者: 夢未醒 Fri.12/22, 2017 05:26 am
”引用
發生「很巨大的突破性質變」

「老爺」!「知見、內在」發生「很巨大的突破性質變」 !

發表者: allen Fri.12/22, 2017 06:49 am
總算

完成雙簧演示

發表者: 降真香 Fri.12/22, 2017 09:42 am
【雜】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摩】佛住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
【亨】如是我聞。爾時,世尊住王舍城竹林栗鼠養餌所。
【巴】Evaṃ me sutaṃ. Eekaṃ samayaṃ bhagavā rājagahe viharati veḷuvane kalandakanivāpe.
【英】Thus have I heard. On one occasion the Blessed One was dwelling at Rājagaha in the Bamboo Grove, the Squirrel Sanctuary.

一、字義解釋:
1. Evaṃ me sutaṃ. => 我如此聽聞:

=======================
若要字義解釋
第一句就要好好說清楚了。
漢譯文:【如是我聞。】
巴利文、英文:【我如此聽聞】
這三者都有【我】字。
漢譯文的【如是我】,清楚就知道是「實相真理的我」。
巴利文、英文【我如此】,很容易被認為「俗稱無常的我」。
無論怎麼解釋,
上面漢譯文的【如是我】是不能擅改一字。
反過來,巴利文、英文【我如此】,就有很多的我解釋可以更改了!

發表者: 降真香 Fri.12/22, 2017 09:46 am
”引用
夢未醒
發表於 Fri.12/22, 2017 05:26 am

”引用
發生「很巨大的突破性質變」
=================
「老爺」!「知見、內在」發生「很巨大的突破性質變」 !

非也
是恢復本來面目而已
就像太陽被烏雲罩住,現在烏雲散盡,大太陽光普照一切,叫做一切智,或是你們說的完全智啦。

發表者: 二空 Fri.12/22, 2017 12:15 pm
”引用
漢譯文的【如是我】,清楚就知道是「實相真理的我」。


如此解「我」

就像漢儒解詩經中的男女情歌

一律冠以對聖人對聖道的思慕也!


發表者: 逍遙 Sat.12/23, 2017 04:29 am
”引用

巴:
d/. nāparaṃ itthattāya: 絲毫不至此處的狀態,不再有
nāpara = na(沒有) + apara(更多的,moreover, further)
itthattāya是itthatta 的與格
itthatta = itthat(在此處,在此間) + -tta(狀態,情況)

英: there is no more for this state of being.

純論文字意思
英文版和巴利文接近
連同前面--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
整個連結起來
絲毫不至此處的狀態
比較像是--以經具備"離開這裡狀態"的能力
所以才說---絲毫不至此處的狀態
就好像去吃飯,吃飽了,喝足了,目的已達,準備離開時,就是--絲毫不至此處(餐廳)的狀態
應該沒人會賴在餐廳不走吧?
又好像是小鳥,翅膀硬了,準備高飛前,也會說--絲毫不至此處(舊窩)的狀態

狀態都是舊的,束縛的
得到完全智了,梵行也立了,該做的也都做了
接著,已經可以完全離開這個狀態(束縛)了,不再留戀
這是一種解脫的意味在裡面

發表者: 降真香 Sat.12/23, 2017 08:59 am
”引用
二空
發表於 Fri.12/22, 2017 12:15 pm

”引用
漢譯文的【如是我】,清楚就知道是「實相真理的我」。
====================

如此解「我」

就像漢儒解詩經中的男女情歌

一律冠以對聖人對聖道的思慕也!

漢譯文的【如是我】
是的!
已自證涅槃的阿羅漢阿難尊者自稱的「我」。
非一般人自稱的我。

發表者: 降真香 Sat.12/23, 2017 09:44 am
>d/. nāparaṃ itthattāya: 絲毫不至此處的狀態,不再有

=======================
試譯:已沒有生滅(生滅滅已),不再有在世間的狀態了。


nāpara = na(沒有) + apara(更多的,moreover, further)
itthattāya是itthatta 的與格
itthatta = itthat(在此處,在此間) + -tta(狀態,情況)


>e/. pajānāma: pajānāti(了知,認知)的 1.pl.pr,意即「我們了知」

=====================

試譯:如實知。


請參考看看

發表者: 心三昧 Sat.12/23, 2017 12:50 pm
~~~~~~~~~~~~~~~~~~~~~~~~~~~~~~~~~~~~~~~~~~~~~~~~~~~~~~
以下,Susima 問比丘問題。
1. 在【雜】本,是Susima問該比丘:是否具足初禪、第二禪、第三禪、第四禪乃至是否具足無色解脫?

2. 在【摩】本,是Susima問比丘們:是否得清淨天眼、宿命智、無色解脫?

3. 在【巴】本,是Susima問比丘們:是否證得神足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天眼通乃至無色解脫?

因為【巴】本的敘述比其他二本多了許多,
以下的排列,稍做變更。
對於【巴】本中Susima問比丘們是否得神足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天眼通、無色解脫,
都各起一段落。
~~~~~~~~~~~~~~~~~~~~~~~~~~~~~~~~~~~~~~~~~~~~~~~~~~~~~~

發表者: 心三昧 Sat.12/23, 2017 12:53 pm
【雜】時,彼須深語比丘言:「尊者!云何?學離欲、惡不善法,有覺有觀,離生喜樂,具足初禪,不起諸漏,心善解脫耶?」
比丘答言:「不也,須深!」
復問:「云何?離有覺有觀,內淨一心,無覺無觀,定生喜樂,具足第二禪,不起諸漏,心善解脫耶?」
比丘答言:「不也,須深!」
復問:「云何?尊者離喜,捨心住正念正智,身心受樂,聖說及捨,具足第三禪,不起諸漏,心善解脫耶?」
答言:「不也,須深!」
復問:「云何?尊者離苦息樂,憂喜先斷,不苦不樂捨,淨念一心,具足第四禪,不起諸漏,心善解脫耶?」
答言:「不也,須深!」
復問:「若復寂靜解脫起色、無色,身作證具足住,不起諸漏,心善解脫耶?」
答言:「不也,須深!」

【摩】時,須深摩復問言:「長老!如是知、如是見,得清淨天眼,見眾生死此生彼,好色惡色、善趣惡趣,見眾生身行惡、口行惡、意行惡,誹謗賢聖,自行邪見,教人行邪見,身壞命終墮三惡道。又見眾生身行善、口行善、意行善,自行正見,教人行正見,身壞命終生於善處,天上人中。如是過人清淨天眼,長老得不?」
答言:「不得。」
復問:「尊者!如是知、如是見,得宿命智,知過去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百生、千生,乃至劫成劫壞,名姓種族,死此生彼,死彼生此,如是無數劫事,長老知不?」
答言:「不知。」
復問:「離色過色無色寂滅解脫身證具足住。是諸解脫,長老得不?」
答言:「不得。」


發表者: 心三昧 Sat.12/23, 2017 12:54 pm
【亨】「然則,又,汝等尊者如是知、如是見,享受種種之神通耶?一為多、多為一,顯現變為隱沒,越牆、越壘、穿山、無障礙,恰如行空出入地下,於水中不分水而行,如走於地上。趺坐於虛空,恰如有翼之鳥。有大神力,大威力,於日月以手觸捉,以此身行於梵界耶?」
(這裡,【亨】本缺了「友!並無此事。」)

【巴】“Api pana tumhe āyasmanto evaṃ jānantā evaṃ passantā anekavihitaṃ iddhividhaṃ paccanubhotha: ekopi hutvā bahudhā hotha, bahudhāpi hutvā eko hotha; āvibhāvaṃ tirobhāvaṃ tirokuṭṭaṃ tiropākāraṃ tiropabbataṃ asajjamānā gacchatha, seyyathāpi ākāse; pathaviyāpi ummujjanimujjaṃ karotha, seyyathāpi udake; udakepi abhijjamāne gacchatha, seyyathāpi pathaviyaṃ; ākāsepi pallaṅkena kamatha, seyyathāpi pakkhī sakuṇo; imepi candimasūriye evaṃ mahiddhike evaṃ mahānubhāve pāṇinā parimasatha parimajjatha, yāva brahmalokāpi kāyena vasaṃ vattethā”ti?
“No hetaṃ, āvuso”

【英】“Then knowing and seeing thus, do you venerable ones wield the various kinds of spiritual power, such that: having been one, you become many; having been many, you become one; you appear and vanish; you go unhindered through a wall, through a rampart, through a mountain as though through space; you dive in and out of the earth as though it were water; you walk on water without sinking as though it were earth; seated crosslegged, you travel in space like a bird; with your hand you touch and stroke the moon and sun so powerful and mighty; you exercise mastery with the body as far as the brahma world?”
“No, friend.”

發表者: 心三昧 Sat.12/23, 2017 12:57 pm
一、字義解釋:
1. Api pana tumhe āyasmanto evaṃ jānantā evaṃ passantā anekavihitaṃ iddhividhaṃ paccanubhotha:
=>那麼,當如此知時、如此見時,你們諸位尊者體驗到(以下)種種神通(嗎?):
a/. api pana: 然而
b/. tumhe(你們) āyasmanto(諸位尊者), 複數主格
c/. evaṃ jānantā evaṃ passantā => 當如此知時、如此見時
jānantā: jānāti(知,了知) 的 m.pl.ppr.(現在進行市),意即「正在了知」
passantā: passati(看,看見;明白) 的 m.pl.ppr.(現在進行市),意即「正在見」
d/. paccanubhotha: paccanubhoti(經驗,體驗)的 2.pl.pr.,意即「你們體驗...」
e/. anekavihita: (adj.)多種的, 種種不同的
f/. iddhividha = iddhi(神通, 神變) + vidha(類, 樣)

2. ekopi hutvā bahudhā hotha
=> 或者是單一個變化為多個(i.e. 先以一個的形態存在之後,再變成以多個的形態存在 )
a/. pi: 然而, 或者
b/. eko hutvā: 以單一個(的形態)存在之後...
eko: 單一, 獨一
hutvā: hoti(存在, 是, be)的ger.,意即「存在之後」
c/. bahudhā hotha: 以許多的形式而存在
bahudhā: (adv.)以許多方式的, 以許多形式的
hotha: hoti(存在, 是, be)的2.pl.pr.

3. bahudhāpi hutvā eko hotha
=> 或者是多個變化為單一個(i.e. 先以多個的形態存在之後,再變成以一個的形態存在 )

4. āvibhāvaṃ tirobhāvaṃ tirokuṭṭaṃ tiropākāraṃ tiropabbataṃ asajjamānā gacchatha, seyyathāpi ākāse
=> 現形的、隱形的,穿牆的、穿壁的、穿山的,無障礙的(無黏附的)走,就像是在空中
a/. āvibhāva: avi(明顯的,公開的) + bhāva(變成,有,存在 ) =>現形, 現身
b/. tirobhāva:消失, 隱身, 不見
tiro: (adv.)穿過的,橫越的
c/. tirokuṭṭa: tiro(穿過的) + kuḍḍa(牆)
d/. tiropākāra: tiro(穿過的) + pākāra(壁壘,城牆)
e/. tiropabbata: tiro(穿過的) + pabbata(山)
f/. asajjamānā: asajjamāna(無黏附的,不碰觸的,不執著的)的 ppr.m.pl.nom.
g/. gacchatha: gacchati(走,行走,去)的 2.pl.pr,意即「你們行走」
h/. seyyathāpi: 就如同..., 好像...
i/. ākāse: ākāsa(虛空,空間)的處格,意即「在空中,在虛空中」

5. pathaviyāpi ummujjanimujjaṃ karotha, seyyathāpi udake
=> 或者,在大地中浮上沉入,就像是在水中
a/. pathaviyāpi = pathaviyā + pi(又, 或者)
pathaviyā: pathavī(地,大地)的處格,意即「在大地中」
b/. ummujjanimujja: ummujja(浮 )+nimujja(沉)
c/. karotha: kaoti(作)的 2.pl.pr.,意即「你們作」
d/. udake: udaka(水)的處格,意即「在水中」

6. udakepi abhijjamāne gacchatha, seyyathāpi pathaviyaṃ
=> 或者,不沉沒的行走於水上,就像是在大地上
a/. abhijjamāna:(ppr. of abhijjati)不被破壞的, 不沈(沒)的

7. ākāsepi pallaṅkena kamatha, seyyathāpi pakkhī sakuṇo
=> 或者,疊腿盤坐的行走於空中,就像是有翅膀的鳥
a/. pallaṅkena: pallaṅka(疊腿盤坐)的具格,意即「以疊腿盤坐的方式」
b/. kamatha: kamati(行走) 的 2.pl.pr.,意即「你們行走」
c/.: pakkhī : pakkhin(有翅膀的)的主格
d/. sakuṇo: 鳥

8. imepi candimasūriye evaṃ mahiddhike evaṃ mahānubhāve pāṇinā parimasatha parimajjatha
=> 或者,能用手碰觸撫摸彼如此大神通力、大威神力的日和月
a/. candimasūriye: candima(月)+sūriya(日) 的受格
b/. evaṃ(如此的)
c/. mahiddhike: mahiddhika(大神通力的)的受格
d/. mahānubhāve: mahānubhāva(大威神力的)的受格
e/. pāṇinā parimasatha parimajjatha: 你們用手碰觸、撫摸
pāṇinā: pāṇi(手)的具格,意即「以手...」「用手...」
parimasatha: parimasati(碰觸)的 2.pl.pr.
parimajjatha: parimajjati(撫摸) 的 2.pl.pr.

9. yāva brahmalokāpi kāyena vasaṃ vattetha
=> 自在的運行身體乃至上達梵世界
a/. yāva brahmalokā: 乃至達於梵世界
yāva: (adv.)達到...(的程度)
b/. kāya: 身, 身體; kāyena 具格, 表示「以身體」
c/. vasaṃ: (adv.)自在的, 控制的
d/. vattetha: vattati(發生,運轉)的使役形(vatteti)的 2.pl.pr.,意即「你們令...運轉」「你們使...運作」

10. No hetaṃ, āvuso
=> 確實不如此,法友!
a/. no: 不, 否定的強調語
b/. hetaṃ = hi(的確) + etaṃ(這樣,如此)

二、略釋
1. 【巴】這一段是Susima問比丘們是否具足「神足通」的一些變化能事。

2. 【亨】本的此段文與下一段文間缺了「友!並無此事。」

發表者: 心三昧 Sat.12/23, 2017 01:05 pm
三、討論
1. 「神足通」,玄奘所譯經論的描述的能事,與【巴】所說相同。
a/.《集異門足論》(T26,389b):「變一為多,變多為一,或顯、或隱,若知若見,各別領受;牆壁山巖崖岸等障,身過無礙,如是廣說乃至梵世身自在轉。」

b/.《法蘊足論》(T26,476c)說:「變一為多、變多為一,或顯或隱,智見所變;牆壁石等堅厚障物身過無礙,如履虛空;能於地中或出或沒,自在無礙,如身處水;能於堅障或在虛空,引水令流,如依逈地;結跏趺坐,凌空往還,都無滯礙,猶如飛鳥:此日月輪有大神用、具大威德,申手捫摸,如自應器不以為難;乃至梵世,轉變自在妙用難測。」

c/.《瑜伽師地論》(T30,469b)說:「或從一身示現多身,謂由現化勝解想故。或從多身示現一身,謂由隱化勝解想故。或以其身,於諸牆壁垣城等類厚障隔事,直過無礙。或於其地,出沒如水。或於其水,斷流往返,履上如地。或如飛鳥,結加趺坐,騰颺虛空。或於廣大威德勢力日月光輪,以手捫摸。或以其身乃至梵世自在迴轉。」

2. 於「十遍處」成就的,能作以上神變能事。如,於「水遍處」成就的人,想要在於某處之地中浮上或沉入,先入「水遍定」,出定後,念於地,再以「智」決定:『令成為水』。

3.「神足通」的詳細說明,可參考《清淨道論》〈12說神變品〉其中的(一、決意神變)(Visdm. p.384-405)。


發表者: 二空 Sat.12/23, 2017 01:16 pm
”引用
漢譯文的【如是我】
是的!
已自證涅槃的阿羅漢阿難尊者自稱的「我」。
非一般人自稱的我。


【如是我聞】與經文連成一氣,應該與經文所用的【我】字同義為宜。


發表者: 不動的風 Sat.12/23, 2017 10:43 pm
”引用
2. 於「十遍處」成就的,能作以上神變能事。如,於「水遍處」成就的人,想要在於某處之地中浮上或沉入,先入「水遍定」,出定後,念於地,再以「智」決定:『令成為水』。

心老師,不知此處的「智」是哪種智? 外道也可修十遍處至四禪再依"解脫智"發神足通嗎?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24, 2017 08:45 am
”引用
此處的「智」是哪種智?
即是指的「神變智」。
(應知:神通,是以「智」為體的。)

”引用
外道也可修十遍處至四禪再依"解脫智"發神足通嗎?
1. 依經論所載,當時,具有五通的外道亦不在少數。
2. 「十遍」是業處,
「地、水、...赤、白」乃至「空」「識」等是「所取的緣」,
初禪乃至第四禪、空無邊定、識無邊定等,是所入之境、正受,
「四根本禪」是「神通」之「地」,(這裡不說「報得」的神通)。
3. 是依神變智、天耳界智..等五神通智,不是依「解脫智」。

發表者: allen Sun.12/24, 2017 08:57 am
”引用
以下,Susima 問比丘問題。
1. 在【雜】本,是Susima問該比丘:是否具足初禪、第二禪、第三禪、第四禪乃至是否具足無色解脫?

2. 在【摩】本,是Susima問比丘們:是否得清淨天眼、宿命智、無色解脫?

3. 在【巴】本,是Susima問比丘們:是否證得神足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天眼通乃至無色解脫?

因為【巴】本的敘述比其他二本多了許多,
以下的排列,稍做變更。
對於【巴】本中Susima問比丘們是否得神足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天眼通、無色解脫,
都各起一段落。

這是本主題的精華區塊

慧解脫阿羅漢的禪定能力

或清晰或隱微的說明

發表者: 不動的風 Sun.12/24, 2017 03:58 pm
”引用
是依神變智、天耳界智..等五神通智,不是依「解脫智」

以下是 WiKi 裡的一段話,"六通中的前五通,不一定是佛教修行者所專有,經由禪定訓練,外道也有能夠得五通的,但是佛教認為俱解脫的阿羅漢,依於解脫智所證得的五通更殊勝於外道。" (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89%E6%98%8E%E5%85%AD%E9%80%9A)

WiKi 的這段話好像說的有些道理,只是怪怪的。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24, 2017 06:51 pm
【亨】「然則汝等尊者,如是知、如是見,以清淨超勝人間之天耳界,對人天之兩音、遠音、近音、皆聞之耶?」
「友!並無此事。」
【巴】“Api pana tumhe āyasmanto evaṃ jānantā evaṃ passantā dibbāya sotadhātuyā visuddhāya atikkantamānusikāya ubho sadde suṇātha dibbe ca mānuse ca ye dūre santike cā”ti?
“No hetaṃ, āvuso”.
【英】“Then knowing and seeing thus, do you venerable ones, with the divine ear element, which is purified and surpasses the human, hear both kinds of sounds, the divine and human, those that are far as well as near?”
“No, friend.”

一、字義解釋
1. Api pana tumhe āyasmanto evaṃ jānantā evaṃ passantā dibbāya sotadhātuyā visuddhāya atikkantamānusikāya ubho sadde suṇātha dibbe ca mānuse ca ye dūre santike cā”ti?
=> 「那麼,當這麼知、這麼見時,你們諸位尊者以超越人世的清淨天耳界聽見那些或在遠處或在近處的天、人二種聲音嗎?」
a/. api pana: 然而, 或者
b/. tumhe āyasmanto: 汝等諸尊者
c/. dibbāya sotadhātuyā visuddhāya atikkantamānusikāya ... suṇātha
=> 以超越人世的清淨天耳界聽見…
d/. dibba(天的) sotadhātu(耳界): 天耳界;sotadhātu= sota(耳)-dhātu(界)
這裡是用「具格」dibbāya sotadhātuyā,表示「以天耳界來(作)...」
e/. atikkantamānusika= atikkanta(已超越的)+mānusika(人世間的,人的)
f/. ubho sadde dibbe ca mānuse ca => 天的聲音和人的聲音
ubho: 雙的
這裡,都是acc.,作suṇātha(你們聽)的受詞
g/. ye dūre santike => 那些在遠處的、在近處的

2. No hetaṃ, āvuso
=> 確實不如此,法友!


二、略釋
1. 【巴】這一段是Susima問比丘們是否具足「天耳通」的能事。

2. atikkantamānusika= atikkanta(已超越的)+mānusika(人世間的,人的)
《清淨道論》(Visdm. P407)的解釋是「超過人的境界,即超越人的肉耳所聞的」。

3. 「或在遠處或在近處的聲音」,《清淨道論》(Visdm. P407)的解釋是「『遠與近』,即如他方世界的遠處的聲音,乃至近處寄生於自身的生物的聲音,都可以聽到」。

4. 一般稱「天耳通」,實應名為「天耳通智」,是和「第四禪」的「安止速行心」共同生起的「智」。

發表者: 不動的風 Sun.12/24, 2017 09:30 pm
”引用
2. 於「十遍處」成就的,能作以上神變能事。如,於「水遍處」成就的人,想要在於某處之地中浮上或沉入,先入「水遍定」,出定後,念於地,再以「智」決定:『令成為水』。

4. 一般稱「天耳通」,實應名為「天耳通智」,是和「第四禪」的「安止速行心」共同生起的「智」

心老師,以上兩句如何會通? 雖出定但仍保有定心的穩定狀態? 還是「安止速行心」雖是禪那心但不在定中?

發表者: 逍遙 Sun.12/24, 2017 11:05 pm
”引用

以下,Susima 問比丘問題。
1. 在【雜】本,是Susima問該比丘:是否具足初禪、第二禪、第三禪、第四禪乃至是否具足無色解脫?

2. 在【摩】本,是Susima問比丘們:是否得清淨天眼、宿命智、無色解脫?

3. 在【巴】本,是Susima問比丘們:是否證得神足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天眼通乃至無色解脫?

因為【巴】本的敘述比其他二本多了許多,
以下的排列,稍做變更。
對於【巴】本中Susima問比丘們是否得神足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天眼通、無色解脫,
都各起一段落。

這裡就很詭異了
幾乎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一個是初禪、第二禪、第三禪、第四禪
一個是神通
差一點還可以說是用詞不同,但意思不變
若是完全不同東西時,便失去參考比對價值了


發表者: allen Sun.12/24, 2017 11:21 pm
這就是
部派佛教

其實
也不到
完全不同東西--全經比對就知-不然後人怎放在一區塊

發表者: 逍遙 Sun.12/24, 2017 11:37 pm
是喔
一個是四禪
一個是神通
恩..再問下去又要偏離主題了

發表者: allen Sun.12/24, 2017 11:59 pm
1. 在【雜】本,是Susima問該比丘:
是否具足初禪、第二禪、第三禪、第四禪乃至是否具足無色解脫?
----------------------------------------------------------------
其實要看上下文

一個是四禪--逍遙
基本上是解讀錯誤

有加?

是否具足...
可能有問題
或說會造成誤會

”引用
【雜】時,彼須深語比丘言:
「尊者!云何?學離欲、惡不善法,有覺有觀,離生喜樂,具足初禪,
不起諸漏,心善解脫耶?」
比丘答言:「不也,須深!」

比丘
不具足初禪

發表者: allen Mon.12/25, 2017 12:02 am
所以
引文學問很大

發表者: 心三昧 Mon.12/25, 2017 07:40 pm
”引用
”引用
2. 於「十遍處」成就的,能作以上神變能事。如,於「水遍處」成就的人,想要在於某處之地中浮上或沉入,先入「水遍定」,出定後,念於地,再以「智」決定:『令成為水』。

4. 一般稱「天耳通」,實應名為「天耳通智」,是和「第四禪」的「安止速行心」共同生起的「智」。
”引用
以上兩句如何會通? 雖出定但仍保有定心的穩定狀態? 還是「安止速行心」雖是禪那心但不在定中?

以上兩句都是出自《清淨道論》。
"2."之所說,其實是簡略說的。它還有一段詳細之說。


發表者: 不動的風 Mon.12/25, 2017 10:39 pm
心老師,"4." 是出自於天耳界論,但"2."是出自於地中出沒神變?
末學以往的觀念是一切神通變化皆在定中完成,但末學實際上對這觀念是有疑義的。但總以心淨為前提,心不淨是會令人害怕的。

另外,清淨道論除了葉均居士譯外,是否有其他漢譯本?

發表者: 夢未醒 Tue.12/26, 2017 10:35 am
”引用
末學以往的觀念是一切神通變化皆在定中完成,但末學實際上對這觀念是有疑義的。

「風」大德!您為何對此生疑義呢?

發表者: 心三昧 Tue.12/26, 2017 07:14 pm
”引用
以往的觀念是一切神通變化皆在定中完成,但末學實際上對這觀念是有疑義的。但總以心淨為前提,心不淨是會令人害怕的。
風法友所說的「心淨」是何義?
而且,色、無色界心都是所謂的大心、善心。

發表者: 不動的風 Tue.12/26, 2017 10:08 pm
末學以為修學神通心要淨,意即無貪無嗔,但至少要薄貪薄嗔。

發表者: 夢未醒 Wed.12/27, 2017 09:09 am
”引用
末學以為修學神通心要淨,意即無貪無嗔,但至少要薄貪薄嗔。

「風」大德!依您的定義,那

心淨 = 無貪無嗔 = 阿那含

心淨 = 薄貪薄嗔 = 斯陀含

發表者: 不動的風 Wed.12/27, 2017 10:29 pm
夢未醒師兄,那是末學當初的第一念直到如今為止也是如此的堅信,並沒有想到甚麼阿那含還是斯陀含,那並不重要。

發表者: allen Wed.12/27, 2017 11:18 pm
末學以往的觀念是一切神通變化皆在定中完成,
但末學實際上對這觀念是有疑義的。
但總以心淨為前提,心不淨是會令人害怕的。
--------------------------------------------
以心淨為前提
確實是最最基本的

發表者: 夢未醒 Thu.12/28, 2017 05:48 am
”引用
那是末學當初的第一念直到如今為止也是如此的堅信

「風」大德!唯上智與下愚:不移!

發表者: 大有 Thu.12/28, 2017 09:06 am
”引用
以下是 WiKi 裡的一段話,"六通中的前五通,不一定是佛教修行者所專有,經由禪定訓練,外道也有能夠得五通的,但是佛教認為俱解脫的阿羅漢,依於解脫智所證得的五通更殊勝於外道。" (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89%E6%...85%AD%E9%80%9A)

WiKi 的這段話好像說的有些道理,只是怪怪的。

若識依次第色受想行識盡成其智,前五通即所作智,轉前五識。明不循根,寄根明發。

問題來了,若此色身壞掉,何來寄根明發?

以及,縱轉了前五識,還是俱生我執之下之玩意,根本解決不了這虛假妄我之問題。

走大乘路者,開悟在於悟虛空此一相法(覺所覺空,空覺極圓),所謂直指人心。拐過了前五識、第六識及第七識境。

這就是初悟佛所說一相一味之妙法,解脫相。亦即圓覺經說,凡夫開悟淨圓覺性,而見"解相"為礙。

佛說中道者,見空亦見不空。此空不空同見,是講第八含藏識境,是ㄧ切如來本初所起之因地。

於中,第六識已轉成妙觀察智。若執此境界為真實。不見一法存無見,大似浮雲遮日面。(大乘密嚴經:藏識亦復然, 習氣莫能染。 如目有童子, 眼終不自見, 藏識住於身, 攝藏諸種子, 遍持壽煖識, 如雲覆世間, 業用曾不停, 眾生莫能見。 )

智見一切物,就是第六識所轉。第六識分別法執需盡而卻有分別性。(若離前塵有分別性,即真汝心。)

六七因中轉,五八果上圓。有更深層次的因地見證,就是第九無明識,或阿陀羅識。

為何說其是因不名為果? 因為都是識境。

此根境離一切我執。中道者,知無我亦見於我。因此根境與本為第七我人識俱生我執今轉成平等性的相應。

五八果上同圓,此果地非所識境,諸漏諸蘊執已盡,俱解脫,第八俱生法執亦盡。這前五識轉成之神通智,當然比外道殊勝。

俱解脫意思是第八識俱生法執得以解脫,慧解脫是指解脫第七俱生我執,心解脫是指解脫第六識分別法執。此大乘解脫道上,是有其次第的。

隨順覺性,此說覺性,分別是說從諸識所轉變而成謂覺醒了不迷之性,相對佛說: 即生其心而無所住。

發表者: 心三昧 Thu.12/28, 2017 08:41 pm
【亨】「又,汝等尊者,如是知,如是見,以心,對他眾生之心,他人之心,得予把握知之耶?——有貪心知為有貪心,離貪心知為離貪心,有瞋心知為有瞋心,離瞋心知為離瞋心,有癡心知為有癡心,離癡心知為離癡心,集注心知為集注心,散亂心知為散亂心,大心知為大心,不大心知為不大心、有上心知為有上心,無上心知為無上心,寂靜心知為寂靜心,非寂靜心知為非寂靜心,解脫心知為解脫心,非解脫心知為非解脫心耶?」
「友!並無此事。」
【巴】Api pana tumhe āyasmanto evaṃ jānantā evaṃ passantā parasattānaṃ parapuggalānaṃ cetasā ceto paricca pajānātha:
sarāgaṃ vā cittaṃ sarāg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vītarāgaṃ vā cittaṃ vītarāg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sadosaṃ vā cittaṃ sados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vītadosaṃ vā cittaṃ vītados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samohaṃ vā cittaṃ samoh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vītamohaṃ vā cittaṃ vītamoh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saṃkhittaṃ vā cittaṃ saṃkhitt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vikkhittaṃ vā cittaṃ vikkhitt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mahaggataṃ vā cittaṃ mahaggat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amahaggataṃ vā cittaṃ amahaggat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sa-uttaraṃ vā cittaṃ sa-uttar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anuttaraṃ vā cittaṃ anuttar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samāhitaṃ vā cittaṃ samāhit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asamāhitaṃ vā cittaṃ asamāhit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vimuttaṃ vā cittaṃ vimutt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avimuttaṃ vā cittaṃ avimuttaṃ cittan’ti pajānāthā”ti?
“No hetaṃ, āvuso”.
【英】“Then knowing and seeing thus, do you venerable ones understand the minds of other beings and persons, having encompassed them with your own minds? Do you understand a mind with lust as a mind with lust; a mind without lust as a mind without lust; a mind with hatred as a mind with hatred; a mind without hatred as a mind without hatred; a mind with delusion as a mind with delusion; a mind without delusion as a mind without delusion; a contracted mind as contracted and a distracted mind as distracted; an exalted mind as exalted and an unexalted mind as unexalted; a surpassable mind as surpassable and an unsurpassable mind as unsurpassable; a concentrated mind as concentrated and an unconcentrated mind as unconcentrated; a liberated mind as liberated and an unliberated mind as unliberated?”
“No, friend.”

一、字義解釋
1. Api pana tumhe āyasmanto evaṃ jānantā evaṃ passantā parasattānaṃ parapuggalānaṃ cetasā ceto paricca pajānātha:
=>「那麼,當這麼知、這麼見時,你們諸位尊者
parasattānaṃ: 其他有情眾生的
parapuggalānaṃ: 其他人的
cetasā ceto paricca: 持(自己的)心而熟知(他人的)心;以「自己的心」了知「他人的心」,菩提比丘翻作「having encompassed someone’s mind with your own mind」

2. sarāgaṃ vā cittaṃ sarāg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了知『有貪的心是有貪的心』

3. vītarāgaṃ vā cittaṃ vītarāg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了知『離貪的心是離貪的心』

4. sadosaṃ vā cittaṃ sados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了知『有瞋的心是有瞋的心』

5. vītadosaṃ vā cittaṃ vītados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了知『離瞋的心是離瞋的心』

6. samohaṃ vā cittaṃ samoh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了知『有癡的心是有癡的心』

7. vītamohaṃ vā cittaṃ vītamoh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了知『離癡的心是離癡的心』

8. saṃkhittaṃ vā cittaṃ saṃkhitt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了知『沉寂的心是沉寂的心』

9. vikkhittaṃ vā cittaṃ vikkhitt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了知『煩亂的心是煩亂的心』

10. mahaggataṃ vā cittaṃ mahaggat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了知『廣大的心是廣大的心』

11. amahaggataṃ vā cittaṃ amahaggat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了知『非廣大的心是非廣大的心』

12. sa-uttaraṃ vā cittaṃ sa-uttar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了知『超越的心是超越的心』

13. anuttaraṃ vā cittaṃ anuttar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了知『非廣大的心是非廣大的心』

14. samāhitaṃ vā cittaṃ samāhit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了知『已得定的心是已得定的心』

15. asamāhitaṃ vā cittaṃ asamāhit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了知『未得定的心是未得定的心』

16. vimuttaṃ vā cittaṃ vimuttaṃ cittan’ti pajānātha;
了知『已解脫的心是已解脫的心』

17. avimuttaṃ vā cittaṃ avimuttaṃ cittan’ti pajānāthā’ti?
了知『未解脫的心是未解脫的心』」?

二、略釋
1. 【巴】這一段是Susima問比丘們是否具足「他心智通」的能事。

2. sa : 這字有二種詞性,,一是前置詞,一是代名詞。
a/. 作前置詞時,表示「和(with)…」「有(having)…」
譬如,「薩迦耶見」sakāyadiṭṭhi = sa(有)-kāya(身)-diṭṭhi(見),
或如sarāga = sa(有)-rāga(貪,欲,貪染) => 有貪的, 與貪俱的
b/. 代名詞時,一個意思是「它」「他」「彼」;另一個意思是「自己」

3. vi- : 前置詞,一是表示「別、離、異、反」等義,一是強化義,加強的語氣。
a/.表示「離、異」,如virāga = vi(離)-rāga(欲,貪染) => 離貪的, 不與貪俱的
b/. 表強化義的,如vikkhitta = vi-(k)khitta(混亂的) => 混亂的

4. sarāga citta(有貪心), sadosa citta(有瞋心), samoha citta(有癡心)
若依阿毘達磨解釋,則指的是欲界12個不善心,分別是8個貪心, 2個瞋心和2個癡心。

5. saṃkhitta citta,翻成「沉寂心」。
【亨】把「saṃkhitta citta」翻成「集注心」。字義上,saṃkhitta 是有「集中的,平穩的」的意思。字面上看起來,這似乎是個「美心」,是好的心。但是,依阿毘達磨解釋,則指的是「昏沉、睡眠」。

6. vikkhitta citta, 翻成「散亂心」。
散亂心,是不專注的。依阿毘達磨解釋,則指的是「掉舉」(或包括「悔作」)。

7. mahaggata citta, 翻成「廣大心」。
依阿毘達磨解釋,則「廣大心」有27種,指的是15個色界心、12個無色界心。

8. uttara citta, 翻成「超越的心」。
依阿毘達磨解釋,「超越的心」有8種,指的是聖者的4種道心和4種果心。包括須沱洹道心乃至阿羅漢道心等4個道心,以及須沱洹果心乃至阿羅漢果心等4個果心。

9. samāhita citta, 翻成「定心」。
a/.samāhita,音譯是「三摩呬多」,漢譯也有翻作是「等引」。
b/.samāhita,雖也翻譯作「定」,但所指的「定」,唯是「善性」,通「定位、散位」。包括有:四根本禪、八解脫、三三摩地、四無色定、無想定、滅盡定。
c/. samāhita citta,《清淨道論》(Visdm. P410)的解釋是說「證近行定及安止定的心」。

10. vimutta citta, 翻成「解脫的心」。
《清淨道論》是說:證得五解脫的心。
哪五解脫呢?彼分解脫、鎮伏解脫、正斷解脫、安息解脫、遠離解脫。

發表者: 不動的風 Thu.12/28, 2017 10:35 pm
”引用
俱解脫意思是第八識俱生法執得以解脫,慧解脫是指解脫第七俱生我執,心解脫是指解脫第六識分別法執。此大乘解脫道上,是有其次第的。

大有法友,末學建議有創見是件好事,但要注意自己的創見不要淪為閉門造車成為邪見才好。若有冒犯,請海涵。

發表者: 不動的風 Thu.12/28, 2017 10:45 pm
”引用
a/.samāhita,音譯是「三摩呬多」,漢譯也有翻作是「等引」。

心老師,等引與等至雖都是定,但其作用與定義似乎不盡相同。心老師,能略作說明嗎? 謝謝

發表者: 心三昧 Fri.12/29, 2017 08:19 pm
「禪」、「三摩地」、「三摩缽底」、「三摩呬多」,
這都是「定」,但所指的範圍種類不同。
漢譯有時以音譯,這時,我們當然就可以知道所說的是其中的某某。
若翻譯為「定」,如說「滅盡定」,或說「安止定」,或只說「得定」,
則我們怎麼知道是哪一個呢?
是「三摩地」?或是「三摩缽底」?「三摩呬多」?
以下略作分別。


jhāna,翻作「禪」、「禪定」、「靜慮」。
這個字的翻譯比較沒困擾,一般看到「禪」、「靜慮」,即知是指的初二三四禪。

samāhita,音譯是「三摩呬多」,漢譯也有翻作「定」、「等引」。
如本經中的 samāhita citta 就翻成「定心」,
其他,在《阿含經》中有說到「比丘得定者」「比丘不得定者」,
其在相當的巴利經文中,常常是 samāhita。

samādhi,
a/. 音譯是「三摩地」、「三昧」,如說
三三摩地(三三昧,i.e. 空、無願、無相三摩地)、
b/. 漢譯也有翻作「定」、「等持」。如說,
近分定:upacāra samādhi
安止定(根本定):appanā samādhi
正定(八正道中的「正定」):sammā samādhi

samāpatti,
a/.音譯是「三摩缽底」,
b/.漢譯也有翻作「定」、「等至」、「正受」。如說,
八等至(i.e. 四根本禪、四無色定):aṭṭha samāpatti
(九)次第定:anupubba vihāra samāpatti
無想定:asaññā samāpatti
滅盡定:nirodha samāpatti

~~~~~~~~~~~~~
以上,先從巴利語的音義來說,
並舉幾個常聽到常看到的漢譯為「定」的名稱。
下次再來討論「禪」、「三摩地」、「三摩缽底」、「三摩呬多」的範圍種類。
~~~~~~~~~~~~~

發表者: 不動的風 Fri.12/29, 2017 10:18 pm
謝謝心老師的說明,也期待心老師下次更深入的分析與解說。

末學對「三摩呬多」有些特殊的感覺是因為多年前看瑜伽師地論時雖不甚了解其義,但很是讚嘆用了"呬"這個字。就跟第一次接觸「尸羅」這個名相時,不管怎麼推敲也無法跟"戒" 聯想在一起,慢慢地才知道原來是從 sīla 來的,而 sīla 也不是戒的本意。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31, 2017 11:29 am
以下來討論「禪」、「三摩地」、「三摩砵底」、「三摩呬多」各別所指之「定」的種類。

先定義「定」。
1. 《雜阿含599經》有偈說:
「智者建立戒,內心修智慧,比丘勤修習,於纏能解纏。」

2. 與之相當的《SN.1.23》,
sīle patiṭṭhāya naro sapañño, cittaṃ paññañca bhāvayaṃ.
ātāpī nipako bhikkhu, so imaṃ vijaṭaye jaṭaṃ
「住戒有慧人,修習心與慧。有勤智比丘,彼當斷此結。」

3. 偈中的「修習心與慧」,
a/.《顯揚真義》說是「修習『三摩地(定)』和『觀』」(samādhiñceva vipassanañca bhāvayamāno),「修心」相當於「修定」。

b/.覺音《清淨道論》一開首,即引此偈(漢譯)。並在〈取業處品3〉說:
「當自『住戒有慧人,修習心與慧』的語句中,依於『心』的要目而修習『三摩地(定)』 ...
什麼是『三摩地(定)』?... 如果一開頭便作詳細的解答,不但不能達到其說明的目的,反使更陷於混亂。為了這種關係我僅說『善心一境性』為『三摩地(定)』」。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31, 2017 11:34 am
接著, 就來討論「禪」、「三摩地」、「三摩砵底」、「三摩呬多」各別所指之「定」的種類。


1. jhāna(禪、禪定、靜慮」),
所指的就只有:初禪乃至四禪這「四根本禪」。
而且,也不包括「近分定」。
a/. 唯是定位,不通散心。
b/. 通有心、無心。所以,也包括了「無想定 asaññā samāpatti」。

2. samādhi(三摩地、三昧、等持),
所指的範圍很廣。
2.1/. 最廣義的來說,
a/.《婆沙論》說「三摩地」是「十大地法」之一。意即,「三摩地」是「遍心所」,若「心」生起,「三摩地」就一定俱生。
b/. 在這樣的定義之下,「三摩地」就有二種,染污三摩地和不染污三摩地。
c/. 這樣的定義,和「定」是沒多大的關連。如《順正理論》就說(T29,756b-c):
「謂若依止一所依根專一所緣,名『一境性』,豈不一念無易所緣,應一切心中皆有『一境性』?理實皆有。一一剎那,心心所法一境轉故。然非一切皆得『定』名。」

2.2/ 大體來說,一般翻譯時說的「定」,大都就是samādhi,如在之前所引的《清淨道論》〈取業處品3〉所說的。
a/. 通有漏、無漏。所以,有「世間定」和「出世間定」。
b/. 通散位、定位。所以,欲界定、剎那定、近分定、安止定、金剛喻定乃至百八三昧、首楞嚴大定等,都是「三摩地」。
c/. 只通有心位。所以,不包括「無想定」「滅盡定」等「無心定」。

~
下次再來討論「三摩砵底」、「三摩呬多」

發表者: 不動的風 Sun.12/31, 2017 02:49 pm
”引用
先定義「定」。
1. 《雜阿含599經》有偈說:
「智者建立戒,內心修智慧,比丘勤修習,於纏能解纏。」

心老師,看不出這是「定」的定義。只能推敲說以戒為基礎修慧得解脫,因戒得(欲界)定,因定(開)發慧。

”引用
「住戒有慧人,修習心與慧。有勤智比丘,彼當斷此結。」

這就很清楚了,欲斷結的重點在(精)勤(修)智。不過,末學以為智是慧的果,譯成勤智或許是便於讀者理解。

”引用
『善心一境性』為『三摩地(定)』」

善心一境性 = 善心、一境性 (善心、心一境性) or 善心一境性 = 善、心一境性 ?

”引用
1. jhāna(禪、禪定、靜慮」),
所指的就只有:初禪乃至四禪這「四根本禪」。
而且,也不包括「近分定」。
a/. 唯是定位,不通散心。
b/. 通有心、無心。所以,也包括了「無想定 asaññā samāpatti」。

該怎麼會通 "就只有:初禪乃至四禪這「四根本禪」" 與通無心?


”引用
《婆沙論》說「三摩地」是「十大地法」之一。意即,「三摩地」是「遍心所」,若「心」生起,「三摩地」就一定俱生。

此處「三摩地」是以剎那生起的當念為範圍,心的相續不在定義中? 《順正理論》說的,末學看後笑了出來。

謝謝心老師的分享。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31, 2017 04:22 pm
”引用

”引用

「住戒有慧人,修習心與慧。有勤智比丘,彼當斷此結。」
”引用
這就很清楚了,欲斷結的重點在(精)勤(修)智。不過,末學以為智是慧的果,譯成勤智或許是便於讀者理解。
風法友,
「有勤智比丘」意思很單純,就是「精勤而賢智的比丘」。
ātāpī: (adj.)精勤的,奮發的
nipako:(adj.)明智的, 慎重的 (m.)智者

發表者: 夢未醒 Sun.12/31, 2017 04:25 pm
「心」老師!講解得很棒!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31, 2017 04:26 pm
”引用
jhāna(禪、禪定、靜慮」),
所指的就只有:初禪乃至四禪這「四根本禪」。
而且,也不包括「近分定」。
a/. 唯是定位,不通散心。
b/. 通有心、無心。所以,也包括了「無想定 asaññā samāpatti」。
問:
”引用
該怎麼會通 "就只有:初禪乃至四禪這「四根本禪」" 與通無心?

應知:「無想定 asaññā samāpatti」是在第四禪。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31, 2017 04:29 pm
夢老哥,
請來討論討論啊~

發表者: 夢未醒 Sun.12/31, 2017 04:35 pm
「心」老師!「老夢」對您教的,過去都沒研究也!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31, 2017 04:38 pm
”引用
善心一境性 = 善心、一境性 (善心、心一境性) or 善心一境性 = 善、心一境性 ?

《清淨道論》原文是: ... kusalacittekaggatā samādhi.
意思是: 善的「心一境性」是 「三摩地」
kusala(善的)-cittekaggatā(心一境性)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31, 2017 08:58 pm
3. samāpatti(三摩缽底、三摩跋提、等至),
所指的就是「八等至」,也就是所謂的「四禪八定」。

這裡,可能就有眼尖的人、腦筋動的快的人要問了:
你之前不是還有說到「九次第定」也是samāpatti 嗎?
又之前不是也有說到「滅盡定」也是samāpatti 嗎?
為何現在卻說「samāpatti所指的就是『八等至』」?

暫且先不說了。
留個空間給有興趣自行思索或於經論中尋找答案的人。

發表者: essenceoc Sun.12/31, 2017 09:12 pm
*****
應知:「無想定 asannā samāpatti」是在第四禪。
*****

非想非非想定,也在第四禪!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31, 2017 09:19 pm
”引用
非想非非想定,也在第四禪!
E法友,
若是漢傳,我沒見過有如此之說。
請問您若是依漢傳說「非想非非想定,也在第四禪」,出處是?
還是,您是指的「四禪乃至非想非非想定」都是「第五禪」?

發表者: essenceoc Sun.12/31, 2017 09:31 pm
這個部分是一個推論,基本上禪定是以「想」為主的經驗,無想定雖然稱為無心,但只是不起想蘊,至於非想非非想,則是有細微的想蘊波動!

四禪是穩定的「捨」念,也就是穩定的不苦不樂的想蘊!以此禪攝四空定!

發表者: 不動的風 Sun.12/31, 2017 09:38 pm
”引用
應知:「無想定 asannā samāpatti」是在第四禪。

心老師,證得滅盡定的阿那含在五淨居天也是在第四禪,也是無心定所以歸於禪定?
另,只得未到地定的阿那含是有心定,其定也可稱禪定?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31, 2017 09:40 pm
禪,指的範圍很小,就是色界四禪。
無色界定,雖同樣是安止定,但漢傳並不說:無色界定是「禪」。

南傳,有這麼說:
色界的初~四禪,名為「色禪」;
無色界的空無邊處定~非想非非想處定,名為「無色禪」。
但,
這只見於後世論師的解說注疏中。
經典,並不說「無色界定是禪」。

發表者: 不動的風 Sun.12/31, 2017 09:47 pm
”引用
「無想定 asaññā samāpatti」是在第四禪

另,無想天是八難之一,而四禪天是善心廣大心,所以無想定也屬於善心?

發表者: essenceoc Sun.12/31, 2017 09:47 pm
以文字上的指稱的確四禪跟四空定有一定差異!不過以修法現象來看,四空定的特徵很接近四禪!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31, 2017 09:55 pm
”引用
證得滅盡定的阿那含在五淨居天也是在第四禪,也是無心定所以歸於禪定?
1. 阿那含不一定都得滅盡定。
2. 沒錯,生於淨居天,是在第四禪天。但不是一直都保持「第五禪善心及果報心」。
3. 修無心定,生「無想天」,是在「第四禪天」。
4. 「第四禪」和「第四禪天」,意義並不相同。

”引用
只得未到地定的阿那含是有心定,其定也可稱禪定?
您說的「禪定」,是一般人的用字嗎?還是您指的是「靜慮」?
如果是後者,
那麼,「未到地定」不是「靜慮」所攝。

發表者: 不動的風 Sun.12/31, 2017 10:03 pm
1. 阿那含不一定都得滅盡定。 ==> 是的,末學是指得滅盡定的阿那含

2. 沒錯,生於淨居天,是在第四禪天。但不是一直都保持「第五禪善心及果報心」。==>那同理,生於無想天也不是一直都保持在無想定,對吧?

3. 修無心定,生「無想天」,是在「第四禪天」。==> yes
4. 「第四禪」和「第四禪天」,意義並不相同。==> yes

您說的「禪定」,是一般人的用字嗎?還是您指的是「靜慮」? ==> 末學是指「靜慮」。

無想天是八難之一,而四禪是善心廣大心,所以無想定也屬於善心? ==> 把天字去掉是否比較精準?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31, 2017 10:08 pm
”引用
無想天是八難之一,而四禪天是善心廣大心,所以無想定也屬於善心?
1. 說無想天、長壽天等是八難之一,是因為它不能聽到佛法,或聽到佛法的機會太小。不是因為它是「惡」。
2. 色界、無色界,都沒有與「不善心所」相應,當然不是「惡心」。
3. 一切色界心、無色界,都是與無貪、無瞋無癡相應的。

發表者: 不動的風 Sun.12/31, 2017 10:17 pm
”引用
1. 說無想天、長壽天等是八難之一,是因為它不能聽到佛法,或聽到佛法的機會太小。不是因為它是「惡」。

是的,謝謝心老師的解說。三性:善,不善,無記。所以不善 = 惡? 還是不善 =非善與非無記?
就論上來說 不善 = 惡,但末學以為諸漏未盡前想蘊的低頻率活動真是不善啊(非是惡)。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31, 2017 10:18 pm
”引用
那同理,生於無想天也不是一直都保持在無想定,對吧?

您大概沒清楚我所要表達的
”引用
生於淨居天,是在第四禪天。但不是一直都保持「第五禪善心及果報心」。

生於第四禪天的淨居天的阿那含,他的果報心是「第五禪果報心」。
若他不入滅盡定時,則「第五禪善心與果報心」是他最容易生起的心。
同樣的,無想天的果報心也是「第五禪果報心」,是無想天人最常生起的心。

發表者: 不動的風 Sun.12/31, 2017 10:25 pm
”引用
「第五禪果報心」

心老師,能稍加說明定義「第五禪果報心」或提供相關資料嗎?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31, 2017 10:27 pm
所以,回到您先前問的
”引用
證得滅盡定的阿那含在五淨居天也是在第四禪,也是無心定所以歸於禪定?

應該是要這麼說:
證得滅盡定的阿那含,若入「滅盡定」時,則其所入之「定」不是「第四靜慮」。

發表者: 不動的風 Sun.12/31, 2017 10:29 pm
證得滅盡定的阿那含,若入「滅盡定」時,則其所入之「定」不是「第四靜慮」。 ==> 當然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31, 2017 10:36 pm
但要說的是,「無心定」有二,一者無想定,二者滅盡定。
其中,
1. 無想定,是 jhāna (靜慮 )所攝,也是 samāpatti (三摩缽底) 所攝。
2. 滅盡定,是 samāpatti (三摩缽底) 所攝,但非 jhāna (靜慮 )所攝。
3. 無想定、滅盡定,都不是 samādhi(三摩地)所攝。
4. 無想定、滅盡定,都是 samāhita(三摩呬多)所攝。

發表者: 心三昧 Sun.12/31, 2017 10:42 pm
so, 您問
”引用
證得滅盡定的阿那含在五淨居天也是在第四禪,也是無心定所以歸於禪定?


證得滅盡定的阿那含,
若入「滅盡定」時,
其所入之「定」,是「無心定」,但不是「靜慮」(or 禪 jhāna)

發表者: 夢未醒 Mon.01/01, 2018 06:38 am
「心」老師!一次分享這麼的多,真是:難得!

可能是為了:迎接新的一年之到來

的緣故!

發表者: 不動的風 Mon.01/01, 2018 09:28 am
心老師,末學終於明白心老師所說的[第五禪]了。

一般來說第一靜慮是有尋有伺、第二靜慮是無尋無伺,但有些地方分的比較細,把無尋有伺稱作第二靜慮、第三靜慮才是無尋無伺(南傳上座部),所以一般普遍說的四禪就變成五禪了。

但,上說又與 "生於第四禪天的淨居天的阿那含,他的果報心是「第五禪果報心」"又兜不攏了,除非第四禪天包含第四、第五靜慮。

發表者: 心三昧 Mon.01/01, 2018 09:30 am
祝諸位法友
新年快樂
年年好年

發表者: 不動的風 Mon.01/01, 2018 09:35 am
心老師,新年快樂
諸位法友,新年快樂

發表者: essenceoc Mon.01/01, 2018 09:38 am
講到二無心定了!

/////
佛光大辭典 (慈怡法師主編)
二無心定

指十四不相應行中之無想定、滅盡定而言,又稱二定。(一)無想定,梵語asajjni-samāpatti。謂外道欲得無想天之果,而修滅一切心想之禪定;屬第四禪,為外道修出離想所作意。(二)滅盡定,梵語nirodha-samāpatti。謂不還果以上之聖者,滅盡六識心心所而不使起之禪定。亦稱滅受想定,為聖者修止息想所作意。〔俱舍論卷五、大乘義章卷二、卷九〕(參閱「心不相應行」1396) p215
/////
[佛光阿含藏]
即滅受想定(sannāvedayita-nirodhasamāpatti)(巴),滅盡六識心心所而不使起之禪定,不還果以上之聖者,為假入涅槃之想而入此定,此為九次第定之最高境界。雜阿含卷二十一第五六七經(大正•卷二一•五六八經):「滅盡定者,身、口、意行滅,不捨壽命,不離於暖,諸根不壞,身命相屬。」
/////

發表者: essenceoc Mon.01/01, 2018 09:38 am
新年快樂

發表者: essenceoc Mon.01/01, 2018 09:46 am
無想定跟滅受想定,肯定有所差異,不過在後世的論典以及現代教學,都甚少提及,甚至不強調禪定的教學!還蠻有趣的!以後行者個個都是慧解脫?

無想定是想蘊不起,也就是穩定的一定狀態(ON or OFF),滅受想定,也沒有想,但是在文字上,也沒有受,所以在阿含中的定義,是身語意行滅,但是還有壽暖!


發表者: 不動的風 Mon.01/01, 2018 09:51 am
”引用
但要說的是,「無心定」有二,一者無想定,二者滅盡定。
其中,
1. 無想定,是 jhāna (靜慮 )所攝,也是 samāpatti (三摩缽底) 所攝。
2. 滅盡定,是 samāpatti (三摩缽底) 所攝,但非 jhāna (靜慮 )所攝。
3. 無想定、滅盡定,都不是 samādhi(三摩地)所攝。
4. 無想定、滅盡定,都是 samāhita(三摩呬多)所攝。

謝謝,心老師的分享。 patti 是到達的意思,不知是否有全面的意思?

發表者: 不動的風 Mon.01/01, 2018 09:56 am
”引用
無想定跟滅受想定,肯定有所差異

那當然,滅受想定是連想蘊前的受蘊都滅,是更高等級的定。要注意的是此處的"滅"非"斷"義,若是斷,那出滅受想定後不就變成木頭人了?

發表者: essenceoc Mon.01/01, 2018 10:16 am
無想定沒有受蘊不起嗎?

發表者: 不動的風 Mon.01/01, 2018 10:30 am
理論上無想定是有受無想,但對凡夫的我們來說既是無想也就是無受了。
這是末學的見解,供參考。

發表者: 不動的風 Mon.01/01, 2018 10:35 am
”引用
但,上說又與 "生於第四禪天的淨居天的阿那含,他的果報心是「第五禪果報心」"又兜不攏了,除非第四禪天包含第四、第五靜慮。

南傳上座部把禪那分成 "經教四禪那" 和 "論教五禪那",其中的論教的第二禪 (無尋唯伺)與三禪(無尋無伺)歸於經教第二禪了。

發表者: 心三昧 Tue.01/02, 2018 08:00 pm
風法友說
”引用
滅受想定是連想蘊前的受蘊都滅,是更高等級的定。
...
理論上無想定是有受無想,但對凡夫的我們來說既是無想也就是無受了。

E法友說
”引用
無想定沒有受蘊不起嗎?


1. 若依《大毘婆沙論》之說,無想定和滅盡定,一切心與心所都是不起的。
也就是說,有部毘婆沙師是主張「無心定是無心的」。
2. 同樣是有部,但譬喻師則主張「沒有『定』是無心的」,
所以譬喻師是以為「無心定是有心的」。

婆沙師既是以「無心定是無心的」,
所以,「心不相應行」就有它被建立的必要。
這是為什麼婆沙師說:「心不相應行」是實法。

而譬喻師既是以為「無心定是有心的,無色界還是有色」,
所以,「心不相應行」就沒有被建立的必要。
這也是為什麼譬喻師說:「心不相應行」不是實法。


發表者: 心三昧 Tue.01/02, 2018 08:02 pm
4. samāhita(三摩呬多、等引)
之前在討論「三摩地」之時有說,「三摩地」所指的範圍種類也很廣。
「三摩呬多」也是,範圍種類也很廣。
但它們二者有交集,也有不交集。

「三摩呬多」與「三摩地」比較如下:
a/. 「三摩呬多」通「有心、無心」;「三摩地」只通「有心」
b/. 「三摩呬多」只通「定位」;「三摩地」通「定位、散位」

如此一來,就知道「三摩呬多」所包括的「定」,是:
禪(靜慮)、近分定、根本定、八等至、無想定、滅盡定、八解脫、(定位的)三摩地。
所以,《瑜伽師地論》說(T30,328c):
「謂此地中略有四種:一者,靜慮;二者,解脫;三者,等持;四者,等至。」


發表者: essenceoc Wed.01/03, 2018 07:17 am
感謝心三昧閣下!

無想定跟滅盡定的差別,如果放在八解脫的架構上來看,就會很有趣!

無想定屬於四禪層次的禪定,但是滅盡定以八解脫來看,是在無色定之後才會遇到的禪定境界!在階次上有差異,但是禪定現象在後世論書上卻被視為「極其近似」!以八解脫的精神是要知其情狀而後超越!但是如今在禪定現象上是類似的,行者如何辨別而知?


發表者: 降真香 Wed.01/03, 2018 12:01 pm
”引用
無想定跟滅盡定的差別,...........但是如今在禪定現象上是類似的,行者如何辨別而知?

無想定是有漏定,出定還想。
滅盡定是無漏定,出定汙染受想永不再起。

發表者: essenceoc Wed.01/03, 2018 12:07 pm
*****
無想定是有漏定,出定還想。
滅盡定是無漏定,汙染受想永不再起。
*****

出定之後都還是在想,所以這種辨別沒有意義。

發表者: 降真香 Wed.01/03, 2018 12:19 pm
”引用
essenceoc
發表於 Wed.01/03, 2018 12:07 pm

*****
無想定是有漏定,出定還想。
滅盡定是無漏定,汙染受想永不再起。
*****

出定之後都還是在想,所以這種辨別沒有意義。

滅盡定出定之後
是清淨無漏的受與想。

無想定出定之後
還是與凡夫、外道一樣的有漏想。

發表者: 降真香 Wed.01/03, 2018 12:44 pm
阿毘曇毘婆沙論卷第五十六

迦旃延子造 五百羅漢釋

『問曰。八聖道盡能斷結。何故獨稱無漏想。
答曰。世尊此中聖道以想名說。世尊或說道名想。廣說如四無量處。』

發表者: 靜明 Wed.01/03, 2018 01:18 pm
是不是轉識成智,善分別

發表者: 降真香 Wed.01/03, 2018 01:35 pm
是的
無漏想與有漏想
譬如
善分別與妄分別

無我想就是無漏想的一種

發表者: 靜明 Wed.01/03, 2018 01:49 pm
一切現法只要離熾然無明,轉識成智
色受想行識,依然是循其世間真實事的緣起運作著
而証果者並非壞一切法,而於現法中見其如如相
所謂知如真,知如實
是不是這樣

發表者: 靜明 Wed.01/03, 2018 01:52 pm
修不修四襌八定,
並不影響對七識住與二處的如實知如實見嗎?

發表者: 靜明 Wed.01/03, 2018 02:04 pm
這是e師兄曾經提出的問題
對於末修四禪八定慧解脫阿羅漢,能不能對七識住與二處如實見如實知的問題

我一直疑惑著
所以請教你

發表者: 降真香 Wed.01/03, 2018 05:33 pm
”引用
靜明
發表於 Wed.01/03, 2018 02:04 pm

這是e師兄曾經提出的問題
對於末修四禪八定慧解脫阿羅漢,能不能對七識住與二處如實見如實知的問題

我一直疑惑著
所以請教你

聽聽看
能!
慧解脫是道理障解脫,但事用障還有。
因為道理由事用顯現,事用由道理成就。

譬如
觀101大樓其建築圖「道理」全部貫通。
只是依建築圖建造101的「事用」尚未完成。

佛說七識住之一,欲界人天,是識所住,種種身、種種想。
那麼這些現世的慧解脫與俱解脫阿羅漢都是現世欲界的人,同是種種身,種種想。

他們兩者如實見如實知的真理智慧一樣,但定力有別而已!

發表者: 降真香 Wed.01/03, 2018 05:38 pm
”引用
靜明
發表於 Wed.01/03, 2018 01:52 pm

修不修四襌八定,
並不影響對七識住與二處的如實知如實見嗎?


似不能這樣說!
慧解脫者當他修四念住,
如觀心無常、觀法無我時,定已在觀慧中了,不能說他沒有定力,只是他慧強定弱而已。

發表者: 夢未醒 Wed.01/03, 2018 08:06 pm
”引用
觀101大樓其建築圖「道理」全部貫通。

「不」菩薩!觀 101 大樓其建築圖,怎麼「道理」就全部貫通呢?

發表者: 降真香 Wed.01/03, 2018 08:38 pm
”引用
夢未醒
發表於 Wed.01/03, 2018 08:06 pm

”引用
觀101大樓其建築圖「道理」全部貫通。
================
「不」菩薩!觀 101 大樓其建築圖,怎麼「道理」就全部貫通呢?

譬如譬如譬如..............
101大樓的建築道理建築道理建築道理

發表者: 夢未醒 Wed.01/03, 2018 08:46 pm
「不」菩薩!什麼樣的道理?

發表者: 夢未醒 Wed.01/03, 2018 08:49 pm
101 大樓的柱子需要幾根、柱子多粗、鋼筋多粗、....,這需要有「結構力學」道理,經過「電腦」計算的!

發表者: 降真香 Wed.01/03, 2018 08:55 pm
”引用
夢未醒
發表於 Wed.01/03, 2018 08:49 pm

101 大樓的柱子需要幾根、柱子多粗、鋼筋多粗、....,這需要有「結構力學」道理,經過「電腦」計算的!

可憐
電腦是人造的啦

發表者: 夢未醒 Wed.01/03, 2018 09:03 pm
「不」菩薩!人,會造電腦,是學習來的!

發表者: 降真香 Wed.01/03, 2018 09:13 pm
”引用
夢未醒
發表於 Wed.01/03, 2018 09:03 pm

「不」菩薩!人,會造電腦,是學習來的!

正電與負電相觸產生火花,這個道理怎麼學習來?

發表者: 夢未醒 Wed.01/03, 2018 09:32 pm
”引用
正電與負電相觸產生火花,這個道理怎麼學習來?

「不」菩薩!正電與負電相觸產生火花,是:一種現像!其背後的道理需要「科學家」的研究!

發表者: 夢未醒 Wed.01/03, 2018 09:33 pm
正確的說法:正電極與負電極相觸產生火花!

發表者: 靜明 Thu.01/04, 2018 12:36 am
”引用

降真香 發表於: Wed.01/03, 2018 05:33 pm



”引用
靜明
發表於 Wed.01/03, 2018 02:04 pm

這是e師兄曾經提出的問題
對於末修四禪八定慧解脫阿羅漢,能不能對七識住與二處如實見如實知的問題

我一直疑惑著
所以請教你

聽聽看
能!
慧解脫是道理障解脫,但事用障還有。
因為道理由事用顯現,事用由道理成就。

譬如
觀101大樓其建築圖「道理」全部貫通。
只是依建築圖建造101的「事用」尚未完成。

佛說七識住之一,欲界人天,是識所住,種種身、種種想。
那麼這些現世的慧解脫與俱解脫阿羅漢都是現世欲界的人,同是種種身,種種想。

他們兩者如實見如實知的真理智慧一樣,但定力有別而已!

了解
謝謝你


發表者: 靜明 Thu.01/04, 2018 12:49 am
”引用

”引用
正電與負電相觸產生火花,這個道理怎麼學習來?

「不」菩薩!正電與負電相觸產生火花,是:一種現像!其背後的道理需要「科學家」的研究!

世間萬事萬物.是依循著緣起法在運作著
不是你所造.亦不是佛所造.屬世間真實事
帶著無明 癡的五蓋下.是不容易清楚現法的實相
阿羅漢除滅了無明癡蓋.當然可以對於世間現法的真實象清清楚楚的直觀


發表者: 夢未醒 Thu.01/04, 2018 04:58 am
”引用
世間萬事萬物.是依循著緣起法在運作著

「靜」菩薩!講得真好!

世間森羅「萬象」.是依循著「緣起法則」在「顯現」著!

發表者: 心三昧 Thu.01/04, 2018 10:30 pm
【亨】「又,汝等尊者,如是知、如是見,憶念種種宿住耶?譬如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百生、千生,種種成劫、種種壞劫、種種成、壞劫……『於彼處,名如是如是,姓如是如是,如是之容色,如是之食,經驗如是如是之苦樂,得如是之壽。彼歿於其處,而生於此處。於彼處,名如是如是,姓如是如是,如是之容色,如是之食,經驗如是之苦樂,得如是之壽。彼歿於其處,生於此處。』如是詳細種種宿住、悉憶念耶?」
「友!並無此事。」
【巴】“Api pana tumhe āyasmanto evaṃ jānantā evaṃ passantā anekavihitaṃ pubbenivāsaṃ anussaratha, seyyathidaṃ:
ekampi jātiṃ dvepi jātiyo tissopi jātiyo catassopi jātiyo pañcapi jātiyo dasapi jātiyo vīsampi jātiyo tiṃsampi jātiyo cattārīsampi jātiyo paññāsampi jātiyo jātisatampi jātisahassampi jātisatasahassampi anekepi saṃvaṭṭakappe anekepi vivaṭṭakappe anekepi saṃvaṭṭavivaṭṭakappe: ‘amutrāsiṃ evaṃnāmo evaṃgotto evaṃvaṇṇo evamāhāro evaṃsukhadukkhapaṭisaṃvedī evamāyupariyanto, so tato cuto amutra udapādiṃ; tatrāpāsiṃ evaṃnāmo evaṃgotto evaṃvaṇṇo evamāhāro evaṃsukhadukkhapaṭisaṃvedī evamāyupariyanto, so tato cuto idhūpapanno’ti. Iti sākāraṃ sa-uddesaṃ anekavihitaṃ pubbenivāsaṃ anussarathā”ti?
“No hetaṃ, āvuso”.
【英】“Then knowing and seeing thus, do you venerable ones recollect your manifold past abodes, that is, one birth, two births, three births, four births, five births, ten births, twenty births, thirty births, forty births, fifty births, a hundred births, a thousand births, a hundred thousand births, many aeons of world-contraction, many aeons of world-expansion, many aeons of world-contraction and expansion thus: ‘There I was so named, of such a clan, with
such an appearance, such was my food, such my experience of pleasure and pain, such my life span; passing away from there, I was reborn elsewhere, and there too I was so named, of such a clan, with such an appearance, such was my food, such my experience of pleasure and pain, such my life span; passing away from there, I was reborn here’? Do you thus recollect your manifold past abodes with their modes and details?”
“No, friend.”

一、字義解釋
1. Api pana tumhe āyasmanto evaṃ jānantā evaṃ passantā anekavihitaṃ pubbenivāsaṃ anussaratha, seyyathidaṃ: ...
=>「那麼,當這麼知、這麼見時,你們諸位尊者能憶念起種種過去世的狀態嗎?像是:…
pubbenivāsa: 過去世的狀態,過去生的狀況
anekavihita: (adj.)種種不同的
anussarati: 隨念, 憶念
seyyathidaṃ = seyyathā idaṃ: 好像這樣, 恰似...

2. ekampi jātiṃ dvepi jātiyo tissopi jātiyo catassopi jātiyo pañcapi jātiyo dasapi jātiyo vīsampi jātiyo tiṃsampi jātiyo cattārīsampi jātiyo paññāsampi jātiyo jātisatampi jātisahassampi jātisatasahassampi anekepi saṃvaṭṭakappe anekepi vivaṭṭakappe anekepi saṃvaṭṭavivaṭṭakappe:
=>許多壞劫中、許多成劫中、許多壞成劫中的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百生、千生、十萬生:
a/. jāti: 生, 誕生
b/. 以下都是對格,作為「憶念」的受詞
ekampi jātiṃ: 一生. eka: 1
dvepi jātiyo: 兩生. Dve: 2
tissopi jātiyo: 三生. tisso: 3
catassopi jātiyo: 四生. catasso: 4
pañcapi jātiyo: 五生. pañca: 5
dasapi jātiyo: 十生. dasa: 10
vīsampi jātiyo: 二十生. vīsaṃ: 20
tiṃsampi jātiyo: 三十生. tiṃsaṃ: 30
cattārīsampi jātiyo: 四十生. cattārīsaṃ: 40
paññāsampi jātiyo: 五十生. paññāsaṃ: 50
jātisatampi: 一百生. sataṃ: 100
jātisahassampi: 千生. sahassaṃ: 1000
jātisatasahassampi: 十萬生. satasahassaṃ: 100,000
c/. anekepi saṃvaṭṭakappe: 許多的壞劫之中 (這裡是用處格, 表示 「...之中」)
aneka: 許多的
saṃvaṭṭakappa= saṃvaṭṭa(壞,破壞)-kappa(劫)
d/. vivaṭṭakappa= vivaṭṭa(成,成立)-kappa(劫)

3. ‘amutrāsiṃ evaṃnāmo evaṃgotto evaṃvaṇṇo evamāhāro evaṃsukhadukkhapaṭisaṃvedī evamāyupariyanto, so tato cuto amutra udapādiṃ; tatrāpāsiṃ evaṃnāmo evaṃgotto evaṃvaṇṇo evamāhāro evaṃsukhadukkhapaṭisaṃvedī evamāyupariyanto, so tato cuto idhūpapanno’ti
=> 『我(過去世)在那裡是那樣的名字、那樣的血統、那樣的容貌、那樣的食物、那樣的苦樂體驗、那樣的壽命,從那裡死後生於那裡。又,在那裡,我(過去世)是那樣的名字、那樣的血統、那樣的容貌、那樣的食物、那樣的苦樂體驗、那樣的壽命,從那裡死後,於這裡生起。』
a/. amutrāsiṃ= amutra(adv. 那裡) āsiṃ(“我是”的過去式)
b/. nāma: 名字
c/. gotta: 姓氏, 族, 血統
d/. vaṇṇa: 容色, 美貌; 階級, 種姓
e/. āhāra: 食物, 營養物
f/. sukhadukkhapaṭisaṃvedī= sukha(樂)-dukkha(苦)-paṭisaṃvedī(體驗)
g/. āyupariyanta= āyu(壽)-pariyanta(極限)
h/. so tato cuto amutra udapādiṃ => 於那裡死後,在那裡生起
i/. so tato cuto idhūpapanno => 從那裡死後,在這裡生起

4. Iti sākāraṃ sa-uddesaṃ anekavihitaṃ pubbenivāsaṃ anussarathā”ti?
=> 像這樣的,你們憶念起種種過去世的樣貌和境遇嗎?」
a/. iti: 像這樣的(thus)
b/. sākāra: (pp.) 有行相的,有特徵的
sa-uddesa: sa(自己的)-uddesa(境遇)

5. No hetaṃ, āvuso
=> 確實不如此,法友!

發表者: 心三昧 Thu.01/04, 2018 10:35 pm
二、略釋
1. 【巴】這一段是Susima問比丘們是否具足「宿命智通」的能事。pubbenivāsānussati ñāna,宿命智通,也翻作「宿住智通」或「宿住隨念智通」。為何翻作「宿住隨念」?
pubbenivāsa = pubbe(以前的,過去的)-nivāsa(居住,住所) => 宿住
anussati 是「隨念、憶念」

2. 這裡有個時態要留意,
a/. 中文的「從那裡死後生於那裡」,在巴利文中的「死」是pp.作形容詞,「生」是過去式,表示過去世的。
b/. 中文的「從那裡死後生於這裡,在巴利文中的「死」是pp.作形容詞,「生」則也是pp. 這裡省略了現在式be動詞,表示這一世的。

3. kappa,漢譯「劫」。菩提比丘翻作aeon,意即「極漫長的時期」,「十億年」。
vivaṭṭakappa,漢譯「成劫」。菩提比丘翻作aeon of world-expansion,意即「世界膨脹時期」。
saṃvaṭṭakappa,漢譯「壞劫」。菩提比丘翻作aeon of world-contraction,意即「世界收縮時期」。


發表者: 夢未醒 Fri.01/05, 2018 05:33 am
”引用
3. kappa,漢譯「劫」。菩提比丘翻作aeon,意即「極漫長的時期」,「十億年」。
vivaṭṭakappa,漢譯「成劫」。菩提比丘翻作aeon of world-expansion,意即「世界膨脹時期」。
saṃvaṭṭakappa,漢譯「壞劫」。菩提比丘翻作aeon of world-contraction,意即「世界收縮時期」。

「心」老師!「菩提」比丘的譯作,已開始加入現代科學之主流共識了!

發表者: allen Fri.01/05, 2018 08:01 am
這不是好事吧

老實些比較好

saṃvaṭṭakappa= saṃvaṭṭa(壞,破壞)-kappa(劫)
vivaṭṭakappa= vivaṭṭa(成,成立)-kappa(劫)

發表者: 夢未醒 Fri.01/05, 2018 10:17 am
”引用
這不是好事吧

「老爺」!至少在譯作上,有跟上「科學通識、時代名相」!

發表者: allen Fri.01/05, 2018 10:18 am
忠於古時的原始說法
才對
---------------------
經得起考驗的
就會流傳下來

發表者: allen Fri.01/05, 2018 10:21 am
allen在1970
問過星雲大師類似問題

大師不硬ㄠ
第二天allen雙膝跪下
皈依

發表者: allen Fri.01/05, 2018 10:23 am
同樣問題

一位有名的女居士
就硬ㄠ
------------------
方便善巧

大師級人物
能耐之其一

發表者: 夢未醒 Fri.01/05, 2018 10:29 am
”引用
忠於古時的原始說法
才對

「老爺」!從「佛陀」開始,每位「論師」,都是儘量以「當代」普遍共識之「名相」,來詮釋所證悟的東西!

發表者: 夢未醒 Fri.01/05, 2018 10:32 am
”引用
同樣問題

一位有名的女居士
就硬ㄠ

「老爺」!您老是在說 1970 時的事嗎?


「心」老師!您若覺得「教學」被打擾,可請「版主」處理!

發表者: allen Fri.01/05, 2018 10:32 am
從「佛陀」開始,每位「論師」,
都是儘量以「當代」普遍共識之「名相」,
來詮釋所證悟的東西!
------------------------------------------
「劫」和時間有關

該怎麼說

怎麼解說

發表者: 夢未醒 Fri.01/05, 2018 10:35 am
”引用
「劫」和時間有關

該怎麼說

怎麼解說

「老爺」!您老蠻守舊的 ∼ 像:上座部的長老!

發表者: allen Fri.01/05, 2018 10:36 am
”引用
3. kappa,漢譯「劫」。菩提比丘翻作aeon,意即「極漫長的時期」,「十億年」。
vivaṭṭakappa,漢譯「成劫」。菩提比丘翻作aeon of world-expansion,意即「世界膨脹時期」。
saṃvaṭṭakappa,漢譯「壞劫」。菩提比丘翻作aeon of world-contraction,意即「世界收縮時期」。

allen本就想發表意見

老夢剛好說了
就跟進
表達不同看法

發表者: allen Fri.01/05, 2018 10:38 am
佛法有佛法的強項
不必依附現代科學
------------------
古印度人
有其強項

也有很多
不敢恭維

發表者: 降真香 Fri.01/05, 2018 10:41 am
”引用
allen
發表於 Fri.01/05, 2018 10:32 am

從「佛陀」開始,每位「論師」,
都是儘量以「當代」普遍共識之「名相」,
來詮釋所證悟的東西!
------------------------------------------
「劫」和時間有關
該怎麼說

怎麼解說


他說:「3. kappa,漢譯「劫」。菩提比丘翻作aeon,意即「極漫長的時期」,「十億年」。」
也和時間有關呀!



發表者: 降真香 Fri.01/05, 2018 10:46 am
”引用
allen
發表於: Fri.01/05, 2018 10:36 am
”引用
3. kappa,漢譯「劫」。菩提比丘翻作aeon,意即「極漫長的時期」,「十億年」。

vivaṭṭakappa,漢譯「成劫」。菩提比丘翻作aeon of world-expansion,意即「世界膨脹時期」。
saṃvaṭṭakappa,漢譯「壞劫」。菩提比丘翻作aeon of world-contraction,意即「世界收縮時期」。


allen本就想發表意見

老夢剛好說了
就跟進
表達不同看法

我反對的紅字
因為他說是違反
佛說的緣起法則:宇宙的成、住、壞、空真理。
因為佛說因緣法,緣會則成,緣散則壞,
沒有甚麼宇宙大爆炸理論異說!

發表者: 夢未醒 Fri.01/05, 2018 10:46 am
”引用
佛法有佛法的強項
不必依附現代科學

「老爺」!大家要努力:用現代名相來詮釋個人所知的佛法!

不能太:古板!

發表者: 降真香 Fri.01/05, 2018 10:49 am
”引用
夢未醒
發表於 Fri.01/05, 2018 10:46 am

”引用
佛法有佛法的強項
不必依附現代科學
==============
「老爺」!大家要努力:用現代名相來詮釋個人所知的佛法!

不能太:古板!

不是說不能「用現代名相來詮釋個人所知的佛法!」
而是他個人說的名相根本違反佛說!
阿夢兄是看不出來的!
阿A兄不是古板,而是他知道真理,怎麼說都是絕不能改變的。

個人贊同
阿A兄善說:
『忠於古時的原始說法
才對
---------------------
經得起考驗的
就會流傳下來』

發表者: 降真香 Fri.01/05, 2018 10:57 am
>vivaṭṭakappa,漢譯「成劫」。菩提比丘翻作aeon of world-expansion,意即「世界膨脹時期」。

>saṃvaṭṭakappa,漢譯「壞劫」。菩提比丘翻作aeon of world-contraction,意即「世界收縮時期」。

==================


誰能證明「成劫」即是「世界膨脹時期」呢?
誰能證明「壞劫」即是「世界收縮時期」呢?
那些科學家嗎?
這些是科學上的假說,隨時會被推翻的!


不要說這麼大的事。
就說肉眼與「天眼」同樣是四大所造色(物質)的眼根。
請這些所謂科學家檢查看看,天眼的眼根又是甚麼?

發表者: 不動的風 Fri.01/05, 2018 09:52 pm
”引用
若依《大毘婆沙論》之說,無想定和滅盡定,一切心與心所都是不起的。

心老師,是的,但怎麼去理解前一念心是後一念心的等無間緣? 是前心雖早已滅去多時但引生後心的勢力已存在嗎?

”引用
而譬喻師既是以為「無心定是有心的,無色界還是有色」

細心是哪種心?

”引用
3. kappa,漢譯「劫」。菩提比丘翻作aeon,意即「極漫長的時期」,「十億年」。

除了大中小劫外還有其他的長度嗎? 佛不壞緣起,住世一劫若減一劫怎麼理解?


發表者: 心三昧 Sun.01/07, 2018 09:27 am
”引用
怎麼去理解前一念心是後一念心的等無間緣?
「等無間緣」,不因前後二者的距離有多常多短;而是前後二者之間沒有「其他的心」所間隔。
《婆沙論》用一個譬喻來說「心」與「心」的「等無間」。它說:
就像是有二人一起遠行,一前一後的走。
即使是二人之間的距離或短或長,
但我們依然是說「後一人跟隨著前一人」。
又即使二人之間或偶有鳥獸插入,如果問前一人「你有同伴嗎?」
前一人的回答必是「有的,就在我後面」。
問後一人,也是一樣的。
所以,說「無心為隔,名等無間」。

”引用
譬喻師...細心是哪種心?
從《婆沙論》的記錄來看,沒有辦法知道。
但個人以為,應該就是「意識」。

”引用
佛不壞緣起,住世一劫若減一劫怎麼理解?
1. 佛也曾告訴弟子:我住世一劫,會當銷滅。
2. 假若阿難有請佛住世,而佛應阿難之請而住世一劫,這是壞緣起嗎?
3. 普賢十願的「請佛住世」是壞緣起嗎?
4. 舍利弗要入滅之前,去見佛。佛要舍利弗住世一劫,舍利弗的回應是「佛若住世一劫,我就住世一劫」

發表者: allen Sun.01/07, 2018 11:15 am
舍利弗的回應是「佛若住世一劫,我就住世一劫」
-----------------------------------------------
還好沒有成為事實
---晚年的不幸事件,接踵而來,
---釋尊始終以慈忍理性來適應,
---這就是世間呀!

”引用
「佛與弟子們的長期教化,佛法是相當興盛的。
但在釋尊晚年,也有些不幸事件,世間就是這樣的!

一、提婆達多(Devadatta)的「破僧」——叛教:
在僧伽中,釋族與釋族關係密切的東方比丘,覺得佛法是我們的。
釋尊的堂弟提婆達多,有了領導僧眾的企圖,但得不到釋尊的支持。
依釋尊的見解,佛法不是種族的、國家的,而是世界全人類的,
不應該以某一種族為主體。

釋尊曾說:我不攝受眾,亦無所教令。
釋尊不以統攝的領導者自居,也不交與大弟子領導,何況提婆達多!

因此,提婆達多索性與五百初學比丘,脫離佛法而自立教誡,
說苦行的「五法是道」。

在這破僧事件中,釋尊受到了石子打擊而足指出血。
雖由舍利弗與目犍連說法,而使初學者回歸於佛法的僧伽,
而教團分裂的不幸,將影響於未來。

二、釋迦族被滅:
釋族早已成為憍薩羅的附庸,
在釋尊晚年,終於為憍薩羅軍隊所毀滅。
釋族地小而人少,在強鄰的兼併政策下,是無可奈何的事。
目睹祖國與親族的不幸,釋尊也不能不有所感吧!

三、舍利弗與大目犍連入滅:
舍利弗與大目犍連,稱「雙賢弟子」;在釋尊晚年,遊化各方,
使佛法得到正常的開展。

但不幸,目犍連為婆羅門所襲擊,傷重而死;
舍利弗也回故鄉入滅了!對佛法的開展,是不幸的,

如《雜阿含經》說:「若彼方有舍利弗住者,於彼方我釋尊則無事」;
「我觀大眾,見已虛空,以舍利弗、大目犍連般涅槃故。
我聲聞弟子,唯此二人善能說法,教誡教授」。

晚年的不幸事件,接踵而來,
釋尊始終以慈忍理性來適應,這就是世間呀!」

(《印度佛教思想史》,pp.14-15)--印順

發表者: 夢未醒 Sun.01/07, 2018 03:33 pm
”引用
「等無間緣」,不因前後二者的距離有多常多短;而是前後二者之間沒有「其他的心」所間隔。
《婆沙論》用一個譬喻來說「心」與「心」的「等無間」。它說:
就像是有二人一起遠行,一前一後的走。
即使是二人之間的距離或短或長,
但我們依然是說「後一人跟隨著前一人」。
又即使二人之間或偶有鳥獸插入,如果問前一人「你有同伴嗎?」
前一人的回答必是「有的,就在我後面」。
問後一人,也是一樣的。
所以,說「無心為隔,名等無間」。

「心」老師!這一段,很久以前,好像有說過!

發表者: 不動的風 Sun.01/07, 2018 10:18 pm
”引用
「等無間緣」,不因前後二者的距離有多常多短;而是前後二者之間沒有「其他的心」所間隔。

心是剎那剎那相似相續,所以前後二者之間沒有「其他的心」,又怎麼去理解此段時間心非斷滅?

”引用
但個人以為,應該就是「意識」

意思是「細心」= 第六意識? 若是,無心定的第六意識遍行想心所不起,第六意識也無法現起,怎麼去理解「細心」= 第六意識? 若「細心」非是 第六意識,不知心老師能否稍加說明「細心」的行相與所緣為何?

”引用
2. 假若阿難有請佛住世,而佛應阿難之請而住世一劫,這是壞緣起嗎?
3. 普賢十願的「請佛住世」是壞緣起嗎?

心老師應該誤解末學的意思與問題了。就是因為阿難沒有請佛住世,所以世尊只好答應魔的入滅請求,因為佛也不能無請而自行住世一劫或減一劫。

末學的問題其實是,減劫是一個很長久的時間,若 "阿難有請佛住世,而佛應阿難之請而住世一劫",那現今世尊是還未入滅,且現在是正法時期。這該怎麼去理解? 此處的住世一劫是否時間長度不同?


發表者: allen Sun.01/07, 2018 11:38 pm
正法時期...
--------------
放心

世尊在時
已經有相似像法出現

北傳:雜阿含906經,
”引用
「世尊!何因、何緣世尊先為諸聲聞少制戒,時,多有比丘心樂習學?
今多為聲聞制戒,而諸比丘少樂習學?」

佛言:「如是,迦葉!命濁、煩惱濁、劫濁、眾生濁、見濁眾生,善法退減故,
大師為諸聲聞多制禁戒,少樂習學。
  
迦葉!譬如:劫欲壞時,真寶未滅,有諸相似偽寶出於世間,偽寶出已,真寶則沒。
如是,迦葉!如來正法欲滅之時,有相似像法生;相似像法出世間已,正法則滅。

北傳:雜阿含906經,
別譯雜阿含121經
南傳:相應部16相應13經

”引用
舍利弗的回應是「佛若住世一劫,我就住世一劫」
-----------------------------------------------
還好沒有成為事實
---晚年的不幸事件,接踵而來,
---釋尊始終以慈忍理性來適應,
---這就是世間呀!

釋尊始終以慈忍理性來適應,

這才是真實正確的人間佛陀觀

發表者: allen Mon.01/08, 2018 12:01 am
「等無間緣」,不因前後二者的距離有多常多短;
而是前後二者之間沒有「其他的心」所間隔。
-----------------------------------------------
印象中這是有部破他法寶

心是剎那剎那相似相續,
所以前後二者之間沒有「其他的心」,
又怎麼去理解此段時間心非斷滅?
-------------------------------------
這問得好


發表者: 心三昧 Mon.01/08, 2018 08:54 pm
”引用
心是剎那剎那相似相續,所以前後二者之間沒有「其他的心」,又怎麼去理解此段時間心非斷滅?
所謂的「剎那」,是一念心的生起到滅去。
有部是三世實有論者,
有部的主張是:生起的、滅去的,是「作用」,不是法體。
法體是恆的,是三世有的,這裡,沒有斷滅的問題。

”引用
意思是「細心」= 第六意識? 若是,無心定的第六意識遍行想心所不起,第六意識也無法現起,怎麼去理解「細心」= 第六意識?
我說「譬喻師主張的『無心定有心』的細心,是意識」,沒說什麼六、七的。
理由: 以《婆沙論》的記載來看,當時應該是沒有講到七、八識。

至於您說
”引用
無心定的第六意識遍行想心所不起,第六意識也無法現起
有心必有心所,這是有部阿毘曇所說,也是一般有接觸過基本佛學的人所認知的。
但,這不是譬喻師乃至經部的主張。
譬喻師說「心」「心所」是接續而起的,如說先生起受,接著想、然後思...
又說,「心所」是心的別名。
也就是說,譬喻師不說:想、受等心所是「遍行」「俱起」,
您說的「遍行想心所不起,第六意識也無法現起」,當然也就沒有這樣的問題。

”引用
能否稍加說明「細心」的行相與所緣為何?
這問題很難回答,畢竟,在《婆沙論》並未記載。

”引用
末學的問題其實是,減劫是一個很長久的時間,若 "阿難有請佛住世,而佛應阿難之請而住世一劫",那現今世尊是還未入滅,且現在是正法時期。這該怎麼去理解?
1. 不是「一個減劫」,而是「若減一劫」。有的版本是作「若一劫,若過一劫」。
2. 佛滅度後,大眾責怪阿難為什麼不請佛住世。大多的經典律典及論典都是說阿難承認自己當時是被魔矇閉了。
而在《佛般泥洹經》(T01,175b19-24)說:
「賢眾問之:爾有七過…阿難即對曰:『佛為無上正真聖尊,將不得自在耶?當須吾言乎?設佛在世一劫之間,彌勒至尊從得作佛?』聖眾默然,阿難無懼。」
阿難尊者說的真好。

”引用
此處的住世一劫是否時間長度不同?
聲聞於四神足善修者,能住世四十劫。
那為什麼這裡說是「住世一劫」呢?
佛典中的「一劫」,
有時是說「一小劫」,
有時是說「二十小劫」,
有時是說「四十小劫」,
有時是說「六十小劫」。

發表者: allen Tue.01/09, 2018 06:33 am
有部是三世實有論者,
有部的主張是:生起的、滅去的,是「作用」,不是法體。
法體是恆的,是三世有的,這裡,沒有斷滅的問題。
----------------------------------------------------------
龍樹中論
提出「無自性」主張
---無自性.源自般若系後期經文

基本上
是以後來者的角度
破前前
---最大部派
---最有實力部派
---的最基本而重要的主張
-有部是三世實有論者

發表者: allen Tue.01/09, 2018 06:42 am
allen2018認為
這算是哲學論戰
沒完沒了

本來受印老影響
加上相對論的粗淺理解
是贊成龍樹主張的


說一切有
留下的龐大文字資料
絕對是印度佛教史上
非常精彩的一段

發表者: 降真香 Tue.01/09, 2018 09:58 am
”引用
所謂的「剎那」,是一念心的生起到滅去。
有部是三世實有論者,
有部的主張是:生起的、滅去的,是「作用」,不是法體。
法體是恆的,是三世有的,這裡,沒有斷滅的問題。


一切有部是說:「三世實有、法體恆存」。
這與阿含經上佛說「世間真實有」是一樣的意思。
從世俗諦來說:三世實有。
從勝義諦來說:法體恆存。

譬如佛說四大所造色。色就是世間的物質。
那麼世間的物質就是:地大、水大、火大、風大所組成的。
那四大又是甚麼組成的呢?
佛教雖然說緣起性空。
那麼四大當然也因緣所生。
譬如造佛色身的四大因是甚麼呢?
我們不能說佛色身這個四大因,是從無明因來吧!
我們也不說佛色身這個四大因,是無中生有來的。
我們也不說佛色身這個四大因,是從虛空中緣生來的。
如果是從無或虛空中來,那麼幾個無或虛空可以造一粒土呢?
我們更不能說佛無色身。
若佛無色身,怎麼佛說惡心出佛身血,死後是惡趣道呢?

因此物質四大的究竟法體是恆存的。是無自性的恆存的。

這個法體,大乘法說是:一切唯心造。

所以這怎麼說是:「算是哲學論戰」呢?
像我們都能知道論法絕對不能違背佛說的緣起性空、三法印!
難道佛教分很多部派的這些祖師不清楚嗎?

既使龍樹菩薩的無自性說,指說法體是空,也不敢說無自性的法體是斷滅啊!
那麼這個所謂「空」是指性空,是法性上的無我性。
他不敢講沒有法性或法性斷滅,來批判並否定法體(性)恆存。
所以個人認為同是佛教所分出來部派的根本教義是絕對遵守佛法的、是共通的。
只是在教法與說法上有所不同而已。

雜阿含經(七九二)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如上說。差別者:「何等為惡趣道?謂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破僧、惡心出佛身血……」」

中阿含經卷第四十五

(一七四)中阿含心品受法經第三(第四分別誦)

我聞如是:

「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世間真實有四種受法。云何為四?或有受法現樂、當來受苦報,或有受法現苦、當來受樂報,或有受法現苦、當來亦受苦報,或有受法現樂、當來亦受樂報。」

發表者: 逍遙 Tue.01/09, 2018 04:07 pm
”引用

既使龍樹菩薩的無自性說,指說法體是空,也不敢說無自性的法體是斷滅啊!
那麼這個所謂「空」是指性空,是法性上的無我性。
他不敢講沒有法性或法性斷滅,來批判並否定法體(性)恆存。

有恆存,就稱不上是"性"了
我們總是很習慣用恆存與非恆存來看事情
性字的發明
就是要擺脫相,擺脫恆存與非恆存
如今在把"性"字,再冠上恆存或非恆存
還不如不要說性,乖乖回去說相就好了
話又說回來
能讓人看到的事(相),想到的事(相),感受到的事(相)..哪樣是恆存的?
相,沒有恆存的
所以,其實很清楚了
不管從性或相
恆存,是一種迷思
卻也是人們的最愛

發表者: 降真香 Tue.01/09, 2018 06:29 pm
”引用
逍遙
發表於 Tue.01/09, 2018 04:07 pm

”引用

既使龍樹菩薩的無自性說,指說法體是空,也不敢說無自性的法體是斷滅啊!
那麼這個所謂「空」是指性空,是法性上的無我性。
他不敢講沒有法性或法性斷滅,來批判並否定法體(性)恆存。
================
有恆存,就稱不上是"性"了
我們總是很習慣用恆存與非恆存來看事情

性字的發明
就是要擺脫相,擺脫恆存與非恆存
如今在把"性"字,再冠上恆存或非恆存
還不如不要說性,乖乖回去說相就好了
話又說回來
能讓人看到的事(相),想到的事(相),感受到的事(相)..哪樣是恆存的?
相,沒有恆存的
所以,其實很清楚了
不管從性或相
恆存,是一種迷思
卻也是人們的最愛

恆存就是:恆常存在
換一句話說就是:常住
相信說「常住」您就接受了吧!?
法華經佛說:「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

您說:「有恆存,就稱不上是"性"了」
那就請問世間相是無常,
這世間無常(相)是不是恆存的無常性呢?

換句話說
如果世間相不是永遠地(恆存)的無常性,
佛怎麼能說緣起性空是世間的真相呢?


怎麼會成了甚麼是迷思者的最愛了呢?

發表者: 逍遙 Tue.01/09, 2018 07:15 pm
”引用
這世間無常(相)是不是恆存的無常性呢?

當然不是
無常,就只是無常
可以說無常本身也是無常
但不能說是有一個恆常的無常在
當你有恆常時,無常就毀了

緣起法也是緣起的
不能說有一個恆常的緣起法在
當你說有一個恆常的緣起法
那緣起可以收起來,講恆常就好了

發表者: allen Tue.01/09, 2018 07:19 pm
逍遙兄
說白話的能耐
有看頭喔

發表者: 降真香 Tue.01/09, 2018 07:36 pm
”引用
逍遙
發表於 Tue.01/09, 2018 07:15 pm

”引用
這世間無常(相)是不是恆存的無常性呢?
==============
當然不是
無常,就只是無常
可以說無常本身也是無常
但不能說是有一個恆常的無常在
當你有恆常時,無常就毀了

那換一句話說
無常是不是世間的不變的真理
這個真理是不是恆存性呢?

發表者: 降真香 Tue.01/09, 2018 07:39 pm
”引用
緣起法也是緣起的
不能說有一個恆常的緣起法在
當你說有一個恆常的緣起法
那緣起可以收起來,講恆常就好了

不要把別人說的話改了
我有如您說:「有一個恆常的緣起法」嗎?

發表者: 靜明 Tue.01/09, 2018 07:59 pm
《雜阿含經》第296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今當說因緣法ヾ及緣生法ゝ。

「因緣法云何為因緣法?謂此有故彼有,謂緣無明行,緣行識,乃至如是如是純大苦聚集。

「緣生法云何緣生法?謂無明、行。若佛出世,若未出世,此法常住,法住、法界ゞ,彼如來自所覺知,成等正覺,為人演說,開示顯發,謂緣無明有行,乃至緣生有老死。若佛出世,若未出世,此法常住,法住、法界,彼如來自覺知,成等正覺,為人演說,開示顯發,謂緣生故,有老、病、死、憂、悲、惱、苦。此等諸法,法住、法空、法如、法爾,法不離如,法不異如々,審諦ぁ真實、不顛倒。如是隨順緣起,是名緣生法。謂無明、行、識、名色、六入處、觸、受、愛、取、有、生、老、病、死、憂、悲、惱、苦,是名緣生法。

「聖弟子不求過去世,不求未來世,不著我見、眾生見、壽者見多聞聖弟子於此因緣法、緣生法正*知善見,不求前際あ,言:『我過去世若有、若無?我過去世何等類?我過去世何如?』不求後際ぃ:『我於當來世為有、為無?云何類?何如?』內不猶豫:『此是何等?云何有此為前?誰終當云何之?此眾生從何來?於此沒當何之?』若沙門、婆羅門起凡俗見所繫,謂說我見い所繫、說眾生見ぅ所繫、說壽命見う所繫、忌諱吉慶見⑪所繫,爾時悉斷、悉知,斷其根本,如截多羅樹頭,於未來世,成不生法。是名多聞聖弟子於因緣法、緣生法如實正知,善見、善覺、善修、善入。」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解]
ヾ 因緣法:事物是依於條件而生起的法則。又譯為「緣起法」。
ゝ 緣生法:依緣(條件)而生的事物。
ゞ 法住、法界:真理是穩固的、真理維持其特性。相當的南傳經文作「那個界住立、法安住性」。
々 法住、法空、法如、法爾,法不離如,法不異如:真理是穩固的、真理是空的、真理是真實(真如)的、真理自然就是這樣(不是由誰所訂定的)、真理不離開真實、真理無異於真實。相當的南傳經文作「法安住性、法決定性、真實性、特定條件性、無誤性、無例外性」。
ぁ 審諦:仔細審核辨認。
あ 前際:過去。
ぃ 後際:未來。
い 我見:執著於有「我」的見解。
ぅ 眾生見:執著於眾生實有的見解,不了知眾生是因緣生滅的。又譯為「眾生相」、「眾生想」、「有情論」。
う 壽命見:執著於壽命長短的見解,不了知壽命是因緣生滅的。又譯為「壽者相」、「壽命想」、「命者論」。
⑪ 忌諱吉慶見:執著於無益解脫的吉凶禁忌。又譯為「吉凶論」。

發表者: 靜明 Tue.01/09, 2018 08:02 pm
[註解]
ヾ 因緣法:事物是依於條件而生起的法則。又譯為「緣起法」。

緣起法常在ㄛ


發表者: 靜明 Tue.01/09, 2018 08:03 pm
(二九九)

[0085b21] 如是我聞:

[0085b21] 一時,佛住拘留搜調牛聚落。

[0085b22] 時,有異比丘來詣佛所,稽首禮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謂緣起法為世尊作,為餘人作耶?」

[0085b24] 佛告比丘:「緣起法者,非我所作,亦非餘人作。然彼如來出世及未出世,法界常住,彼如來自覺此法,成等正覺,為諸眾生分別演說,開發顯示。所謂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謂緣無明行,乃至純大苦聚集,無明滅故行滅,乃至純大苦聚滅。」

[0085b29] 佛說此經已。時,彼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發表者: essenceoc Tue.01/09, 2018 08:22 pm
靜明不是降真香嗎?

發表者: 逍遙 Tue.01/09, 2018 08:25 pm
”引用

不要把別人說的話改了
我有如您說:「有一個恆常的緣起法」嗎?

抱歉,那句不是說降兄
純粹是說我們應該這樣來看緣起法

發表者: 夢未醒 Tue.01/09, 2018 08:28 pm
”引用
靜明不是降真香嗎?

「E」大德! 應該是:不同個體!

「靜」菩薩可能比較年長!

發表者: 逍遙 Tue.01/09, 2018 08:31 pm
”引用

那換一句話說
無常是不是世間的不變的真理
這個真理是不是恆存性呢?

恩,有些人是不說"真"的
不說真理,真相
因為..那跟無常相違背
我倒是會說空理,空相
因為這跟我們所能看到,知道的
比較符合,比較"實"際

不是有一句話---諸法空相,乃諸法實相?



發表者: 靜明 Tue.01/09, 2018 08:37 pm
”引用

essenceoc 發表於: Tue.01/09, 2018 08:22 pm



靜明不是降真香嗎?

一直都不是

發表者: essenceoc Tue.01/09, 2018 08:58 pm
那降真香的前身是誰?

發表者: 靜明 Tue.01/09, 2018 09:01 pm
我沒記這些耶

發表者: 心三昧 Tue.01/09, 2018 10:02 pm
【亨】「又,汝等尊者,如是知、如是見,以清淨超勝人間之天眼,見眾生之歿,見生時之劣、勝、美、醜、好、惡,知眾生之如業行耶?實汝等尊者,對『此等眾生,身惡行具足,語惡行具足,意惡行具足,罵聖者、邪見、執持邪見業,故彼等身壞命終,生於苦處惡趣、無樂處、地獄。』又實汝等尊者對『此等眾生,身善行具足、語善行具足、意善行具足、不罵聖者、有正見、執持正見業,故彼等身壞命終,生於善趣、天界。』如是,以清淨超人之天眼,得見眾生之歿,生時之劣、勝、美醜、好、惡,得知眾生如業之行耶?」
「友!並無此事」。
【巴】“Api pana tumhe āyasmanto evaṃ jānantā evaṃ passantā dibbena cakkhunā visuddhena atikkantamānusakena satte passatha cavamāne upapajjamāne hīne paṇīte suvaṇṇe dubbaṇṇe, sugate duggate yathākammūpage satte pajānātha: ‘ime vata bhonto sattā kāyaduccaritena samannāgatā vacīduccaritena samannāgatā manoduccaritena samannāgatā, ariyānaṃ upavādakā micchādiṭṭhikā micchādiṭṭhikammasamādānā, te kāyassa bhedā paraṃ maraṇā apāyaṃ duggatiṃ vinipātaṃ nirayaṃ upapannā; ime vā pana bhonto sattā kāyasucaritena samannāgatā vacīsucaritena samannāgatā manosucaritena samannāgatā, ariyānaṃ anupavādakā sammādiṭṭhikā sammādiṭṭhikammasamādānā, te kāyassa bhedā paraṃ maraṇā sugatiṃ saggaṃ lokaṃ upapannā’ti, iti dibbena cakkhunā visuddhena atikkantamānusakena satte passatha cavamāne upapajjamāne hīne paṇīte suvaṇṇe dubbaṇṇe, sugate duggate yathākammūpage satte pajānāthā”ti?
“No hetaṃ, āvuso”.
【英】“Then knowing and seeing thus, do you venerable ones, with the divine eye, which is purified and surpasses the human, see beings passing away and being reborn, inferior and superior, beautiful and ugly, fortunate and unfortunate, and understand how beings fare on in accordance with their kamma thus: ‘These beings who engaged in misconduct of body, speech, and mind, who reviled the noble ones, held wrong view, and undertook actions based on wrong view, with the breakup of the body, after death, have been reborn in a state of misery, in a bad destination, in the nether world, in hell; but these beings who engaged in good conduct of body, speech, and mind, who did not revile the noble ones, who held right view, and undertook action based on right view, with the breakup of the body, after death, have been reborn in a good destination, in a heavenly world’? Thus with the divine eye, which is purified and surpasses the human, do you see beings passing away and being reborn, inferior and superior, beautiful and ugly, fortunate and unfortunate, and understand how beings fare on in accordance with their kamma?”
“No, friend.”

發表者: 心三昧 Tue.01/09, 2018 10:04 pm
一、字義解釋
1. Api pana tumhe āyasmanto evaṃ jānantā evaṃ passantā dibbena cakkhunā visuddhena atikkantamānusakena satte passatha cavamāne upapajjamāne hīne paṇīte suvaṇṇe dubbaṇṇe, sugate duggate yathākammūpage satte pajānātha:
=> 「那麼,當這麼知、這麼見時,你們諸位尊者以超越人的清淨天眼,看見眾生們死時生時貴賤、美醜;(你們)了知眾生們隨業而流轉於善道惡道:
a/. dibbena cakkhunā visuddhena atikkantamānusakena … passatha
=> (你們)以超越人的清淨天眼看見 …
b/. satte …cavamāne upapajjamāne hīne paṇīte suvaṇṇe dubbaṇṇe, ...
=> 眾生們…死時生時下等的、勝妙的、美的、醜的…
c/. sugate duggate yathākammūpage satte pajānātha: …
=> (你們)了知眾生們隨業而流轉於善道惡道 ….

2. ime vata bhonto sattā kāyaduccaritena samannāgatā vacīduccaritena samannāgatā manoduccaritena samannāgatā, ariyānaṃ upavādakā micchādiṭṭhikā micchādiṭṭhikammasamādānā,
=> 這些眾生們,具足身惡行、具足語惡行、具足意惡行,呵責聖者,是邪見者,行邪見業行,
a/. bhonto: 諸賢, 諸君
b/. sattā: 眾生們, 諸有情
c/. kāyaduccarita(adj.ins. 身行不恰當) samannāgatā(pp.nom. 具足的)
d/. vacīduccarita(adj.ins. 口行不恰當) samannāgatā(pp.nom. 具足的)
e/. manoduccaritena(adj.ins. 意行不恰當) samannāgatā(pp.nom. 具足的)
f/. ariyānaṃ(聖者) upavādakā(斥罵的人) =>斥罵聖者的人
g/. micchādiṭṭhikā: 邪見者
h/. micchādiṭṭhikammasamādāna
= micchā錯誤的-diṭṭhi見解-kamma業,行為-samādāna受持,接受

3. te kāyassa bhedā paraṃ maraṇā apāyaṃ duggatiṃ vinipātaṃ nirayaṃ upapannā;
=> 他們身壞命終後,往生到苦趣、惡趣、惡道、地獄
te kāyassa bhedā : 他們身體崩壞
paraṃ maraṇā命終後
apāya: 苦趣
duggati: 惡趣
vinipāta: 惡道、惡趣
niraya: 地獄, 泥犁
upapanna: (pp.) 已往生的, 已再生的

4. ime vā pana bhonto sattā kāyasucaritena samannāgatā vacīsucaritena samannāgatā manosucaritena samannāgatā, ariyānaṃ anupavādakā sammādiṭṭhikā sammādiṭṭhikammasamādānā,
=> 又或者這些眾生們,具足身善行、具足語善行、具足意善行,不斥責聖者,是正見者,行正見業行,

5. te kāyassa bhedā paraṃ maraṇā sugatiṃ saggaṃ lokaṃ upapannā.
=> 他們身壞命終後,往生到善趣、天界
sugati: 善趣
sagga loak: 天界, 天世界

6. iti dibbena cakkhunā visuddhena atikkantamānusakena satte passatha cavamāne upapajjamāne hīne paṇīte suvaṇṇe dubbaṇṇe, sugate duggate yathākammūpage satte pajānāthā.
=> 像這樣的,以超越人的清淨天眼,看見眾生們死時生時貴賤、美醜;(你們)了知眾生們隨業而流轉於善道惡道嗎?
a/. iti : 像這樣的...

7. No hetaṃ, āvuso
=> 確實不如此,法友!


二、略釋
1. 【巴】這一段是Susima問比丘們是否具足「天眼智通」的能事。


發表者: allen Tue.01/09, 2018 10:12 pm
對啦

e師兄

發表者: 不動的風 Tue.01/09, 2018 10:38 pm
”引用
有部的主張是:生起的、滅去的,是「作用」,不是法體。
法體是恆的,是三世有的,這裡,沒有斷滅的問題。

心老師若認為偏離主題太遠,可以忽略不必回覆,末學只是提出疑惑不解處而已。
作用是離於法體而有作用,還是不離於法體而有作用? 若離於法體而有作用,那跟法體無關。若不離於法體,那未來的法體就已有作用,過去的法體也有作用,怎麼說生起的、滅去的,是「作用」? 若是這樣,怎麼去理解法體恆有? 因為三世的法體已有變異了。

”引用
我說「譬喻師主張的『無心定有心』的細心,是意識」,沒說什麼六、七的。
理由: 以《婆沙論》的記載來看,當時應該是沒有講到七、八識。

末學知道細心應該不是第七、八識,所以才會認為第六意識最有可能,但第六意識也說不過去,所以此處是模糊不清的。

”引用
譬喻師說「心」「心所」是接續而起的,如說先生起受,接著想、然後思...

南傳上座部好像也是這種非俱起的說法。

”引用
譬喻師不說:想、受等心所是「遍行」「俱起」

「遍行」與「大地法」定義上 (非指各別的心所,如:觸、三摩地等)有何差異?

”引用
在《佛般泥洹經》(T01,175b19-24)說:「賢眾問之:爾有七過…阿難即對曰:『佛為無上正真聖尊,將不得自在耶?當須吾言乎?設佛在世一劫之間,彌勒至尊從得作佛?』聖眾默然,阿難無懼。」
阿難尊者說的真好。

是的,以前聽師父講經時就曾說過。

”引用
佛典中的「一劫」,
有時是說「一小劫」,
有時是說「二十小劫」,
有時是說「四十小劫」,
有時是說「六十小劫」。

不知心老師有沒有聽過「壽元劫」? 「 若住一劫,若減一劫」,南傳某位法師解釋此處的劫是「壽元劫」。



發表者: 靜明 Tue.01/09, 2018 10:49 pm
”引用

不動的風 發表於: Tue.01/09, 2018 10:38 pm



”引用
有部的主張是:生起的、滅去的,是「作用」,不是法體。
法體是恆的,是三世有的,這裡,沒有斷滅的問題。

心老師若認為偏離主題太遠,可以忽略不必回覆,末學只是提出疑惑不解處而已。
作用是離於法體而有作用,還是不離於法體而有作用? 若離於法體而有作用,那跟法體無關。若不離於法體,那未來的法體就已有作用,過去的法體也有作用,怎麼說生起的、滅去的,是「作用」? 若是這樣,怎麼去理解法體恆有? 因為三世的法體已有變異了。

[註解]
ヾ 因緣法:事物是依於條件而生起的法則。又譯為「緣起法」。
ゝ 緣生法:依緣(條件)而生的事物。
1.法體
2.依法體(法則)作用下所呈現的事物
後期大乘歸類為緣起法的體相用
不即不離

發表者: 夢未醒 Wed.01/10, 2018 03:11 am
”引用
那降真香的前身是誰?

「E」大德!是:「不思議」菩薩!

發表者: 夢未醒 Wed.01/10, 2018 03:17 am
”引用
ゝ 緣生法:依緣(條件)而生的事物。

把「事物」修正成「現象」,會:比較正確

發表者: healer Wed.01/10, 2018 08:21 am
把無常以概念來接受
自然會有「無常的法則是常」的看法
就像很多人把無我
當作概念接受一樣
而不是去接觸實際的無常、無我本身
概念無法導致解脫
唯有親證方可
這也是大乘佛法發展到最後
無以為繼、滅於印度的重要原因
因為總在概念裡打轉、辯論
導致沒有實證的人,流於談玄說妙

概念永遠是概念
不會是事實本身
佛法是以實際法為核心
在各種概念中流浪、辨析、執持
只會越轉越迷,遠離實際

發表者: 降真香 Wed.01/10, 2018 09:37 am
”引用
healer
發表於: Wed.01/10, 2018 08:21 am
把無常以概念來接受
自然會有「無常的法則是常」的看法
就像很多人把無我
當作概念接受一樣
&nbsp; 而不是去接觸實際的無常、無我本身
概念無法導致解脫
唯有親證方可
這也是大乘佛法發展到最後
無以為繼、滅於印度的重要原因&nbsp;

因為總在概念裡打轉、辯論
導致沒有實證的人,流於談玄說妙

概念永遠是概念
不會是事實本身
佛法是以實際法為核心
在各種概念中流浪、辨析、執持
只會越轉越迷,遠離實際

這是顛倒的說法
怎說呢?
不管你是否「去接觸實際的無常、無我本身」
這個世界與你五蘊本身就是無常無我,
而且時時無不都接觸實際的無常、無我本身啊!
換句話說:世界乃至你五蘊身心都是無常;無我!
只因為你無始以來的概念都誤認為是常是實我!
當佛發現這個無常無我的真相告訴你,
你才可能轉變你的常我概念。
這個概念就叫做:佛正知見。
反之,若沒有這個佛正知見,
任憑你怎麼修行都是「只會越轉越迷,遠離實際」啦!
所以這個佛教我們說無常、無我的概念,
是佛親證常住不變的真理!

發表者: 降真香 Wed.01/10, 2018 09:41 am
”引用
夢未醒
發表於 Wed.01/10, 2018 03:17 am

”引用
ゝ 緣生法:依緣(條件)而生的事物。
=============
把「事物」修正成「現象」,會:比較正確

是嘛?
譬如把活人殺死,沒事?沒物?只是現象?
昧於世間真實猶不自知啦!

發表者: 降真香 Wed.01/10, 2018 10:06 am
”引用
”引用
我說「譬喻師主張的 『無心定有心』 的細心,是意識」,沒說什麼六、七的。
理由: 以《婆沙論》的記載來看,當時應該是沒有講到七、八識。
===============================
末學知道細心應該不是第七、八識,所以才會認為第六意識最有可能,但第六意識也說不過去,所以此處是模糊不清的。

滅盡定的無心定

所謂『無心定有心』
無心是指:沒有識心
有心是指:智心。
也就是說沒有汙染分別的識心,
但還有無分別正智心在。

發表者: 降真香 Wed.01/10, 2018 10:10 am
”引用
”引用
有部的主張是:生起的、滅去的,是「作用」,不是法體。
法體是恆的,是三世有的,這裡,沒有斷滅的問題。
======================
心老師若認為偏離主題太遠,可以忽略不必回覆,末學只是提出疑惑不解處而已。
作用是離於法體而有作用,還是不離於法體而有作用? 若離於法體而有作用,那跟法體無關。若不離於法體,那未來的法體就已有作用,過去的法體也有作用,怎麼說生起的、滅去的,是「作用」? 若是這樣,怎麼去理解法體恆有? 因為三世的法體已有變異了。

法體恆存(恆有) ?
答:
法體是不斷不常。
不斷者,相續不斷故說恆有(存)
不常者,三世無常故說實有

發表者: 夢未醒 Wed.01/10, 2018 10:38 am
”引用
是嘛?
譬如把活人殺死,沒事?沒物?只是現象?

「不」菩薩!透過「六識」現:「把活人殺死」之現象!

「心」老師:大樓建歪了!

發表者: 降真香 Wed.01/10, 2018 11:51 am
”引用
夢未醒
發表於 Wed.01/10, 2018 10:38 am

”引用
是嘛?
譬如把活人殺死,沒事?沒物?只是現象?
=================
「不」菩薩!透過「六識」現:「把活人殺死」之現象!

「心」老師:大樓建歪了!

越說越歪樓啦
沒有六根與六境(事務),
如何緣起你說的甚麼「透過「六識」現」象呀!

發表者: 夢未醒 Wed.01/10, 2018 01:26 pm
”引用
沒有六根與六境(事務)

「不」菩薩!有眼、有色,但,眼與色各是什麼東西,並無法企及!


發表者: 降真香 Wed.01/10, 2018 01:43 pm
”引用
夢未醒
發表於 Wed.01/10, 2018 01:26 pm

”引用
沒有六根與六境(事務)
==============
「不」菩薩!有眼、有色,但,眼與色各是什麼東西,並無法企及!

天生盲者沒有看到山
所以你也說沒有山嗎?
如果說有山
那山還是有存在呀!
只是天生盲者自己沒有看到而已
怎麼「並無法企及!」呢?

發表者: 夢未醒 Wed.01/10, 2018 03:49 pm
”引用
只是天生盲者自己沒有看到而已

「不」菩薩!「眼珠子」並沒有「看、睹、見」之功能!

發表者: 降真香 Wed.01/10, 2018 04:15 pm
”引用
夢未醒
發表於 Wed.01/10, 2018 03:49 pm

”引用
只是天生盲者自己沒有看到而已
=============
「不」菩薩!「眼珠子」並沒有「看、睹、見」之功能!

何不把阿夢的眼珠子挖出來後,
再看看能不能看見你說得甚麼「現象」啦!

發表者: 夢未醒 Wed.01/10, 2018 05:50 pm
”引用
何不把阿夢的眼珠子挖出來後

「不」菩薩!妳把「照相機」鏡頭取下試試看!

發表者: 降真香 Wed.01/10, 2018 06:55 pm
”引用
夢未醒
發表於 Wed.01/10, 2018 05:50 pm

”引用
何不把阿夢的眼珠子挖出來後
=========
「不」菩薩!妳把「照相機」鏡頭取下試試看!

把「照相機」鏡頭取下
海峽對岸也還在杵哪裡啦

發表者: 心三昧 Wed.01/10, 2018 08:40 pm
”引用
作用是離於法體而有作用,還是不離於法體而有作用?
有部論師的主張是:「(有為法的)法體」與「作用」,不可說是一,也不可說是異。


”引用
若離於法體而有作用,那跟法體無關。若不離於法體,那未來的法體就已有作用,過去的法體也有作用,怎麼說生起的、滅去的,是「作用」? 若是這樣,怎麼去理解法體恆有? 因為三世的法體已有變異了。
您所舉問的問題,在《俱舍論》已有被討論到。請看(T29,105a-b )。
但是,因為《俱舍論》論主是贊同經部的「過未無,現在有」,
所以要看毘婆沙師怎麼回答的,就得看《順正理論》(T29,631c-635c)。


”引用
譬喻師說「心」「心所」是接續而起的,如說先生起受,接著想、然後思...
您說
”引用
南傳上座部好像也是這種非俱起的說法。
不是的。南傳的說法類同於有部。
南傳的所謂七遍六雜...., 就是.
您大概是把「心路歷程」和這裡說的搞混的。


”引用
「遍行」與「大地法」定義上 (非指各別的心所,如:觸、三摩地等)有何差異?
一樣的。


”引用
「 若住一劫,若減一劫」,南傳某位法師解釋此處的劫是「壽元劫」。
您說的法師的說法,是有根據的。南傳的確是這麼說的。
佛告訴阿難:
任何人若於四神足修習、多修習、專精、已作基礎、已體驗、已熟習、善精進,
他(若)願意,則能住一劫或一劫有餘。
阿難!如來於四神足修習、多修習、專精、已作基礎、已體驗、已熟習、善精進,
阿難!如來(若)願意,則能住一劫或一劫有餘。

對「一劫」的解釋,此在南傳的注解中是做 āyukappa (壽元劫)來解釋。
它說: kappo'ti āyukappo.
意思是:「一劫」是「一壽元劫」。

但是,北傳不是這麼說的。
如我前舉的《佛般泥洹經》;
以及,聲聞於四神足善修者,能住世四十劫。

發表者: 心三昧 Wed.01/10, 2018 08:48 pm
【亨】「又,汝等尊者為如是知、如是見,對超色、無色之寂靜解脫、得於身觸而住耶?」
「友!並無此事。」
【巴】“Api pana tumhe āyasmanto evaṃ jānantā evaṃ passantā ye te santā vimokkhā atikkamma rūpe āruppā, te kāyena phusitvā viharathā”ti?
“No hetaṃ, āvuso”.
【英】“Then knowing and seeing thus, do you venerable ones dwell in those peaceful deliverances that transcend forms, the formless attainments, having touched them with the body?”
“No, friend.”

一、字義解釋
1. Api pana tumhe āyasmanto evaṃ jānantā evaṃ passantā ...
=> 那麼,當這麼知、這麼見時,你們諸尊者們 …

2. ye te santā vimokkhā atikkamma rūpe āruppā, te kāyena phusitvā viharathā”ti?
=> 那些超越色的「寂靜無色解脫」,你們以身觸之後而安住其中嗎?
a/. santa: 寂靜的
b/. vimokkha: 解脫
c/. atikkamma rūpa: 超越色, 克服色
atikkama: atikkamati(克服,超越) 的 ger.
d/. kāyena phusitvā: 以身觸之後
phusitvā: phusati(觸touch, 到達reach)的 ger.
e/. te ... viharatha: 你們安住其中

3. No hetaṃ, āvuso
=> 確實不如此,法友!


二、略釋
1. 【巴】這一段是Susima問比丘們是否具足證得「無色解脫」。

2.「無色解脫」,即是「八解脫」的第四解脫乃至第七解脫。
「超越色的寂靜無色解脫」,如《俱舍論》說(T29,146 a):
「又契經言:無色解脫最為寂靜,超諸色故。」

3. 在【雜】本,這一段是作:
復問:「若復寂靜解脫起色、無色,身作證具足住,不起諸漏,心善解脫耶?」
其中,「色、無色」的「」字,應該是「超」或是「越」的訛誤。

4. 這裡有個句型,
ye te ....., te ..... => 那些....., 它們 ....
前一子句的 ye te 是關係代名詞,
後一子句的 te 是指稱代名詞


發表者: allen Wed.01/10, 2018 11:02 pm
1.
有部是三世實有論者,
有部的主張是:生起的、滅去的,是「作用」,不是法體。
法體是恆的,是三世有的,這裡,沒有斷滅的問題。

2.
龍樹中論
提出「無自性」主張
---無自性.源自般若系後期經文
---------------------------------------------------------
3.
物質很多不同的相態之中都存在原子,
這些相態都由一定的物理條件所決定,
例如溫度與壓力。--注意這個地方

通過改變這些條件,
物質可以在固體、液體、氣體與電漿之間轉換。--注意這個地方

在同一種相態中,物質也可以有不同的形態,
例如固態的碳就有石墨和金剛石兩種形態。

當溫度很靠近絕對零度時,
原子可以形成玻色-愛因斯坦凝聚體。

這些超冷的原子可以被視為一個超原子,
使得科學家可以研究量子力學的一些基本原理。--最後兩段更妙

發表者: allen Wed.01/10, 2018 11:03 pm
3.當然比2.精確
2.當然比1.正確

”引用
allen2018認為
這算是哲學論戰
沒完沒了

本來受印老影響
加上相對論的粗淺理解
是贊成龍樹主張的

修正一下

allen2018認為
物質科學的進步

龍樹的概念
緣生無自性
顯然是通過時間的考驗

發表者: allen Wed.01/10, 2018 11:14 pm
1. 【巴】這一段是Susima問比丘們是否具足證得「無色解脫」。

2.「無色解脫」,即是「八解脫」的第四解脫乃至第七解脫。
「超越色的寂靜無色解脫」,如《俱舍論》說(T29,146 a):
「又契經言:無色解脫最為寂靜,超諸色故。」

3. 在【雜】本,這一段是作:
復問:「若復寂靜解脫起色、無色,身作證具足住,不起諸漏,心善解脫耶?」
其中,「起色、無色」的「起」字,應該是「超」或是「越」的訛誤。

應是
復問:「若復寂靜解脫超色、無色,身作證具足住,不起諸漏,心善解脫耶?」
-----------------------------------------------------------------------------
寂靜解脫
超色、無色--4.

「超越色的寂靜無色解脫」--5.

4.顯然勝於5.

發表者: 心三昧 Thu.01/11, 2018 08:56 pm
以上,敘述了蘇尸摩詢問比丘們是否修得五通及證得無色解脫。
而比丘們是給了否定的答案。
於是,蘇尸摩懷疑了:
為何這些比丘於佛之前自記說:我證知「生已盡,梵行已立,...」,
卻又說「沒有修得五通及證得無色解脫」?
~~~~~~~~~~~~~~~~~~~~~~~~~~~~~~~~~~

【雜】須深復問:「云何?尊者所說不同,前後相違。云何不得禪定而復記說?」
比丘答言:「我是慧解脫也。」
作是說已,眾多比丘各從座起而去。

【摩】須深摩言:「向者所問諸法,皆言『不得』。云何於世尊前自言『我已得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更不受後有”』。誰當信者!?」
諸比丘答言:「長老!我是慧解脫人。」
須深摩言:「所說簡略,義相未現,可更廣說。」
比丘言:「雖義相未現,我自了知,慧解脫人。」

【亨】「於今,尊者未到達此記說與此等之法者耶?」
「友!並無此事。」
「何以故?」
「友,須尸摩!我等為慧解脫者。」
「我對尊者等此略說之義不能詳知。如尊者等之所說,我對尊者等所略說之義,欲詳知為宜。」
「友,須尸摩!汝無論對其知或不知,我等為慧解脫者。」

【巴】“Ettha dāni āyasmanto idañca veyyākaraṇaṃ imesañca dhammānaṃ asamāpatti; idaṃ no, āvuso, kathan”ti?
“Paññāvimuttā kho mayaṃ, āvuso Susimā”ti.
“Na khvāhaṃ imassa āyasmantānaṃ saṃkhittena bhāsitassa vitthārena atthaṃ ājānāmi. Sādhu me āyasmanto tathā bhāsantu, yathāhaṃ imassa āyasmantānaṃ saṃkhittena bhāsitassa vitthārena atthaṃ ājāneyyan”ti.
“Ājāneyyāsi vā tvaṃ, āvuso Susima, na vā tvaṃ ājāneyyāsi atha kho paññāvimuttā mayan”ti.

【英】“Here now, venerable ones: this answer and the nonattainment of those states, how could this be, friends?”
“We are liberated by wisdom, friend Susıma.”
“I do not understand in detail, friends, the meaning of what has been stated in brief by the venerable ones. It would be good if the venerable ones would explain to me in such a way that I could understand in detail what has been stated in brief.”
“Whether or not you understand, friend Susıma, we are liberated by wisdom.”


發表者: 心三昧 Thu.01/11, 2018 08:57 pm
一、字義解釋
1. “Ettha dāni āyasmanto idañca veyyākaraṇaṃ imesañca dhammānaṃ asamāpatti; idaṃ no, āvuso, kathan”ti?
=> 「諸尊者們!現在,這樣的回答解釋,卻不達成這些法,這是為什麼呢?」
a/. Ettha dāni: 這裡(there), 現在 (now that)
b/. idaṃ veyyākaraṇaṃ : 這樣的解釋,這樣的答覆
c/. imesaṃ dhammānaṃ asamāpatti: 這些法的未達成, 這些法的不等至
d/. idaṃ no kathaṃ? => 這是為什麼呢?

2. “Paññāvimuttā kho mayaṃ, āvuso Susimā”ti
=> 「蘇尸摩法友!我們是慧解脫者。」
a/. paññāvimutta = paññā(慧)-vimutta(解脫者)
b/. mayaṃ: 我們 (主格)

3. Na khvāhaṃ imassa āyasmantānaṃ saṃkhittena bhāsitassa vitthārena atthaṃ ājānāmi.
=> 諸尊者們的這些簡略敘述,我不能詳細地了解它的義理
a/. Na khvāhaṃ ... vitthārena atthaṃ ājānāmi => 我不詳細的了解其義理
na khvāhaṃ = na kho ahaṃ
vitthāra: 詳細
attha: 義理, 道理
ājānati: 了解, 了知
b/. imassa āyasmantānaṃ saṃkhittena bhāsitassa
=> 諸尊者們的這些簡略的敘述
saṃkhittena: (以)簡單的
bhāsita: 敘述, 言說

4. Sādhu me āyasmanto tathā bhāsantu, yathāhaṃ imassa āyasmantānaṃ saṃkhittena bhāsitassa vitthārena atthaṃ ājāneyyan”ti.
=> 希望尊者們跟我說,依此而讓我可以詳細地了解諸尊者們這些簡略敘述的義理,那就好了。
a/. sādhu: 善哉, 好的
b/. me āyasmanto tathā bhāsantu => 希望尊者們跟我說
bhāsantu: bhāsati(說)的 2.pl.imp., 意即「希望你們說...」
c/. yathāhaṃ imassa āyasmantānaṃ saṃkhittena bhāsitassa vitthārena atthaṃ ājāneyyan”ti
=> 依此,諸尊者們的這些簡略敘述,我能夠詳細地了解它的義理
a/. yathāhaṃ = yathā ahaṃ
b/. ājāneyyaṃ: ājānati(了解,了知)的 1.s.opt., 意即「我可以了知...」
使用opt., 是表示假設的語氣

5. “Ājāneyyāsi vā tvaṃ, āvuso Susima, na vā tvaṃ ājāneyyāsi atha kho paññāvimuttā mayan”ti.
=> 「蘇尸摩法友!或者你能了解,或者你不了解,(反正),我們是慧解脫者。」
a/. ājāneyyāsi: ājānati(了解,了知)的 2.s.opt., 意即「你可以了知...」
b/. ... vā .... vā : .... 或 ....

二、略釋
1. 沒有證得五通,也沒得無色解脫,
卻又說自證知「生已盡,梵行已立,應作皆已作,不再輪迴此間」,
對於蘇尸摩來說,這是沒道理的。
(【雜】是說未得四禪、未得無色解脫)

2. 對於蘇尸摩的問題,這些比丘們並未正面的解說,只簡單的說「我們是慧解脫者」。
其實,答案已經出來了;
但對於才從外道出家不久的蘇尸摩來說,他完全聽不懂。
於是他這繼續追問,希望比丘們能詳加解釋,
但比丘們還是這麼說「無論你懂或不懂,(反正)我們是慧解脫者。」


發表者: 不動的風 Thu.01/11, 2018 10:03 pm
”引用
您所舉問的問題,在《俱舍論》已有被討論到。請看(T29,105a-b )。
但是,因為《俱舍論》論主是贊同經部的「過未無,現在有」,
所以要看毘婆沙師怎麼回答的,就得看《順正理論》(T29,631c-635c)。

謝謝心老師,《順正理論》末學還不曾看過,有機會是該看一下。

”引用
您大概是把「心路歷程」和這裡說的搞混的。

是該再重讀一次了。

”引用
對「一劫」的解釋,此在南傳的注解中是做 āyukappa (壽元劫)來解釋。
它說: kappo'ti āyukappo.
意思是:「一劫」是「一壽元劫」。

能說明是出自哪本註解嗎?

發表者: 心三昧 Thu.01/11, 2018 10:43 pm
”引用
能說明是出自哪本註解嗎?

譬如,在前面所舉的《SN.51.10》,
”引用
佛告訴阿難:
任何人若於四神足修習、多修習、專精、已作基礎、已體驗、已熟習、善精進,
他(若)願意,則能住一劫或一劫有餘。
阿難!如來於四神足修習、多修習、專精、已作基礎、已體驗、已熟習、善精進,
阿難!如來(若)願意,則能住一劫或一劫有餘。

相應部義注《顯揚真義》〈大品注〉:
[822]Ettha ca kappanti āyukappaṃ, tasmiṃ tasmiṃ kāle yaṃ manussānaṃ āyuppamāṇaṃ.
=>這裡,「一劫」是「壽元劫」,它的時間是人的壽命長度。

發表者: 望西子 Fri.01/12, 2018 04:57 pm
”引用
這裡,「一劫」是「壽元劫」,它的時間是人的壽命長度。


「一劫」=「壽元劫」=〔一生〕

發表者: 不動的風 Fri.01/12, 2018 10:07 pm
「壽元劫」是指當時人的壽命長短,所以南傳認為世尊在世的時間比當時人的壽命要短些。

發表者: 夢未醒 Sat.01/13, 2018 06:44 am
在「世尊」世代,當時,有不少人活到 120!

但,不知:「平均」壽命為多少?

發表者: 心三昧 Sat.01/13, 2018 09:00 am
【雜】爾時,須深知眾多比丘去已,作是思惟:「此諸尊者所說不同,前後相違,言不得正受,而復記說自知作證。」
作是思惟已,往詣佛所,稽首禮足,退住一面,白佛言:
「世尊!彼眾多比丘於我面前記說『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我即問彼尊者:『得離欲、惡不善法,乃至身作證,不起諸漏,心善解脫耶?』
彼答我言:『不也,須深!』
我即問言:『所說不同,前後相違。言”不入正受”,而復記說”自知作證”?』
彼答我言『得慧解脫』。作此說已,各從座起而去。
我今問世尊:『云何彼所說不同,前後相違!”不得正受”,而復說言”自知作證”?』」
佛告須深:
「彼先知法住,後知涅槃。彼諸善男子獨一靜處,專精思惟,不放逸法,離於我見,不起諸漏,心善解脫。」
須深白佛:「我今不知『先知法住,後知涅槃。彼諸善男子獨一靜處,專精思惟,不放逸法,離於我見,不起諸漏,心善解脫』。」
佛告須深:「不問汝知不知,且自『先知法住,後知涅槃。彼諸善男子獨一靜處,專精思惟,不放逸住,離於我見,心善解脫』。」

【摩】時,須深摩聞諸比丘語已,作是念:「我當往詣世尊所,問如是事。世尊有所解說,我當受持。」
作是念已,從坐起往詣佛所,頭面禮足,狾矰@面,具以上事廣白世尊:「是事云何?」
佛告須深摩:「先法智,後比智。」
須深摩又白佛言:「世尊所說隱略,我猶未解。」
佛告須深摩:「汝雖未解,故先法智,後比智。」

【亨】爾時,尊者須尸摩由座起,來詣世尊處。詣已,禮敬世尊,坐於一面。坐於一面之尊者須尸摩將與彼等諸比丘之論議悉告世尊。
「須尸摩!法住智為前、涅槃智為後。」
「大德!我對世尊略說之義,不得詳知。大德!如世尊之所說,我對世尊略說之義,欲詳知為宜。」
「須尸摩!汝無論知或不知,法住智為前,涅槃智為後。」

【巴】Atha kho āyasmā Susimo uṭṭhāyāsanā yena bhagavā tenupasaṅkami; upasaṅkamitvā bhagavantaṃ abhivādetvā ekamantaṃ nisīdi. Ekamantaṃ nisinno kho āyasmā Susimo yāvatako tehi bhikkhūhi saddhiṃ ahosi kathāsallāpo taṃ sabbaṃ bhagavato ārocesi.
“Pubbe kho, Susima, dhammaṭṭhitiñāṇaṃ, pacchā nibbāne ñāṇan”ti.
“Na khvāhaṃ, bhante, imassa bhagavatā saṃkhittena bhāsitassa vitthārena atthaṃ ājānāmi. Sādhu me, bhante, bhagavā tathā bhāsatu yathāhaṃ imassa bhagavatā saṃkhittena bhāsitassa vitthārena atthaṃ ājāneyyan”ti.
“Ājāneyyāsi vā tvaṃ, Susima, na vā tvaṃ ājāneyyāsi, atha kho dhammaṭṭhitiñāṇaṃ pubbe, pacchā nibbāne ñāṇaṃ.

【英】Then the Venerable Susima rose from his seat and approached the Blessed One. Having approached, he paid homage to the Blessed One, sat down to one side, and reported to the Blessed One the entire conversation he had had with those bhikkhus.
[The Blessed One said:]
“First, Susima, comes knowledge of the stability of the Dhamma, afterwards knowledge of Nibbāna.”
“I do not understand in detail, venerable sir, the meaning of what was stated in brief by the Blessed One. It would be good if the Blessed One would explain to me in such a way that I could understand in detail what has been stated in brief.”
“Whether or not you understand, Susima, first comes knowledge of the stability of the Dhamma, afterwards knowledge of Nibbāna.


發表者: 心三昧 Sat.01/13, 2018 09:00 am
一、字義解釋
1. Atha kho āyasmā Susimo uṭṭhāyāsanā yena bhagavā tenupasaṅkami; upasaṅkamitvā bhagavantaṃ abhivādetvā ekamantaṃ nisīdi.
=> 那時,尊者蘇尸摩從座而起,前往拜見世尊。到達之後,他向世尊致意,然後於一旁坐下。
a/. uṭṭhāyāsana: (離座, 起身)

2. Ekamantaṃ nisinno kho āyasmā Susimo yāvatako tehi bhikkhūhi saddhiṃ ahosi kathāsallāpo taṃ sabbaṃ bhagavato ārocesi.
=> 於一旁坐的尊者蘇尸摩把他和那些比丘們之間的談話全部告訴世尊
a/. yāvatako: (adv.) 僅只 as long as
b/. tehi bhikkhūhi saddhiṃ ahosi kathāsallāpo
=> 他和那些比丘們之間的談話
c/. taṃ sabbaṃ bhagavato ārocesi.
把它全部告訴世尊

3/. “Pubbe kho, Susima, dhammaṭṭhitiñāṇaṃ, pacchā nibbāne ñāṇan”ti.
=> 「蘇尸摩!法住智在前,然後涅槃智。」
a/. pubbe: pubba(前面的,前方的)的處格, 意即「在前方」
b/. dhammaṭṭhitiñāṇa = dhamma(法)-(ṭ)ṭhiti(住,止住,穩定性)-ñāṇa(智)
c/. pacchā: (adv.)後的(afterward), 然後
d/. nibbāne: nibbāna(涅槃)的處格

4. “Na khvāhaṃ, bhante, imassa bhagavatā saṃkhittena bhāsitassa vitthārena atthaṃ ājānāmi. Sādhu me, bhante, bhagavā tathā bhāsatu yathāhaṃ imassa bhagavatā saṃkhittena bhāsitassa vitthārena atthaṃ ājāneyyan”ti.
=> 大德!世尊的這些簡略敘述,我不能詳細地了解它的義理。希望世尊跟我說,依此而讓我可以詳細地了解世尊的這些簡略敘述的義理,那就好了。

5. Ājāneyyāsi vā tvaṃ, Susima, na vā tvaṃ ājāneyyāsi, atha kho dhammaṭṭhitiñāṇaṃ pubbe, pacchā nibbāne ñāṇaṃ.
=> 蘇尸摩!或者你能了解,或者你不了解,(反正),法住智在前,然後涅槃智。」

二、略釋
1. dhammaṭṭhitiñāṇa = dhamma(法)-(ṭ)ṭhiti(住,止住,穩定性)-ñāṇa(智),
漢譯作「法住智」,
菩提比丘翻作「knowledge of the stability of the Dhamma」

2. nibbāne ñāṇaṃ,
漢譯作「涅槃智」,
菩提比丘翻作「knowledge of Nibbāna」

發表者: 心三昧 Sat.01/13, 2018 09:09 am
三、討論
1. 法住智的定義,南北傳並不相同。但可以《七十七智經》為主,再參考其他的論典。
南傳論書的定義及階位,是很清楚的。
相較於南傳,北傳的《婆沙論》、《成實論》乃至大乘論書所說則比較紛歧。
即使是《婆沙論》,也是列了一堆的「有說..., 有餘師說...」。

2. 在《清淨道論》說:
「法住智(dhammaṭṭhitiñāṇa)、如實智(yathābhūtañāṇa)、正見(sammādassana),都是「度疑清淨」的同義語。」
《解脫道論》也是這麼說的(T32,454a):
「或法住智,或聖取因緣智,或離疑清淨,此眾語言。」

a/.「聖取因緣智」,就是「緣攝受智(paccayapariggahañāṇa)」。
b/.「離疑清淨」,就是「度疑清淨」。
c/.「此眾語言」,意即「這些都是不同的名字」。

3. 何謂「度疑清淨(kaṅkhāvitaraṇavisuddhi)」?《清淨道論》說:
如是應知,以種種的方法而把握「名色之緣」及越渡了關於「三世的疑惑」(之後)所建立的「智」,(說名)為「度疑清淨」。所謂:
「由無明之緣而有行為緣生;這兩者都是緣所生。把握此緣的『智』為法住智」。


4. 舉《無礙解道》的「論母(mātikā)」說:
‘paccayapariggahe paññā dhammaṭṭhitiñāṇan’ti
=> 「緣攝受智」是「法住智」。
a/. paccayapariggahe paññā = paccaya(緣起)-pariggahe(把握) paññā(慧,智)
paccayapariggahe 是paccayapariggaha(把握住緣起)的「處格」,
意即「對於緣起的把握」、「關於緣起的把握」。

5. 「涅槃智」,這裡不作討論。

發表者: allen Sat.01/13, 2018 08:10 pm
--性廣法師--

佛陀教我們:要「但見於法,不見於我」;
導師依於佛陀的教旨,提示我們:觀!就只能見一一法。

那「我」在哪裡呢?先要有「無我」正見的引導,
而不受「有我」邪見的暗示,

不在觸、作意、受、想、思的心所運作中,
固執、錯誤地要去找一個「我」來執取。

這個「我」的不見──無我,是淨慧直觀的「正見」,
不能只是概念名言的口誦稱念,
不能一直告訴自己:「無我!無我!」,把它當作口頭禪,

而是要

只見一一法,不見有「我」,
這是證成「法住智」,趨入「涅槃智」的重要關鍵。

發表者: allen Sat.01/13, 2018 08:12 pm
只見一一法,不見有「我」
--------------------------
這是法師提供的


理論面到執行面
理入到行入
的進路

發表者: 夢未醒 Sun.01/14, 2018 04:46 am
”引用
不在觸、作意、受、想、思的心所運作中,
固執、錯誤地要去找一個「我」來執取。

「老爺」!「西子」與「不菩薩」,在這方面上,要多加強!

發表者: allen Sun.01/14, 2018 06:08 am
應該

除了老夢外
大家都要注意
---------------------
不過
老夢搞不好問題也不小

”引用
無明──我癡、我見、我慢、我愛等一切煩惱,
迷蒙了真相,把一切法──眾生,看作真實的;...
一切從自我中心去活動,於是到處執著,
造善惡業而流轉了。

如正觀緣起,通達是無常、無我的,
那自我中心的妄執,失去了對象,
煩惱也就不起了(煩惱也是緣起的生滅),生死也就解脫了。

佛所以這樣說:
『無常想者,能建立無我想。聖弟子住無我想,心離我慢,順得涅槃』。--印老

發表者: 夢未醒 Sun.01/14, 2018 08:16 am
”引用
不過
老夢搞不好問題也不小

「老爺」!那是:當然!

發表者: 不動的風 Sun.01/14, 2018 08:55 am
”引用
以種種的方法而把握「名色之緣」及越渡了關於「三世的疑惑」(之後)所建立的「智」,(說名)為「度疑清淨」。

名色(即蘊處界)、涅槃在南傳是真實法非概念法,做觀時必需以真實法為所緣才能趨向於涅槃。

心老師,77智之前66智是法住智,後 11 智是觀法住智之壞滅無常,在南傳是生滅隨觀智而非涅槃智,但羅什大師卻認為後 11 智是涅槃智,該如何會通?

後 11 智也是壞滅法,存有一種智是非生滅法的嗎? 若沒有,說智是壞滅法不就屬於多說的?
另,一切眾生本具如來智慧德相,該如何去理解?

發表者: 心三昧 Sun.01/14, 2018 11:38 am
1./ 以「相、味、現起、足處」而確定「蘊、處、界」的各各「名法」、「色法」,
這就是「於苦諦確定」,這階段是「見清淨」。

2/. 完成「見清淨」,於「名、色」確定,
再以觀察「名」「色」的「緣起」而把握了各各「名法、色法的緣」,
了知「不斷不常」而越度了「三世之疑惑」,
這就是「於集諦確定」,這階段是「度疑清淨」。

以上二者,是名「知遍知」。

好,那麼針對風法友的問題,
”引用
77智之前66智是法住智,後 11 智是觀法住智之壞滅無常,在南傳是生滅隨觀智而非涅槃智,但羅什大師卻認為後 11 智是涅槃智,該如何會通?
1/. 後 11 智,依《清淨道論》說,應是「壞隨觀智」,而非「生滅隨觀智」。
2/. 南傳所說,即使是「隨順智」,還是以「『行捨智』」的所緣」為「所緣」,
(『行捨智』」的「所緣」是「諸行」),
所以說:「隨順智」是以諸行為所緣的至出起觀的最終。
要到「種性智」(「智見清淨」)以後,才是「涅槃智」所攝。
3/. 您的意思,應該是《成實論》說後 11 智是涅槃智吧。
4/.
”引用
該如何會通?
從古以來的問題了,不須會通。如前面有說:
”引用
(法住智)北傳的《婆沙論》、《成實論》乃至大乘論書所說則比較紛歧。
「涅槃智」,亦然。

”引用
後 11 智也是壞滅法,存有一種智是非生滅法的嗎? 若沒有,說智是壞滅法不就屬於多說的?
說「智是壞滅法」,
是要行者於「審查所緣」之後,隨觀「『以彼所緣的心』的『壞』」
隨觀「那個智,也是「盡法、消散法、退去法、滅法」,
是為「壞隨觀智」。

發表者: 不動的風 Sun.01/14, 2018 06:41 pm
”引用
以「相、、現起、足處」而確定「蘊、處、界」的各各「名法」、「色法」

心老師,味是作用義,為何漢譯後就"走味"了?

”引用
1/. 後 11 智,依《清淨道論》說,應是「壞隨觀智」,而非「生滅隨觀智」。

是的,依《清淨道論》說是「壞隨觀智」,所以後11 智是道諦攝。(怎麼覺得以前曾說過?!)

”引用
2/. 南傳所說,即使是「隨順智」,還是以「『行捨智』」的所緣」為「所緣」,
(『行捨智』」的「所緣」是「諸行」),
所以說:「隨順智」是以諸行為所緣的至出起觀的最終

至出起觀的最終應該是「行捨智」而非「隨順智」,無因與二因者毗婆舍那觀行只能達到「行捨智」無法到「隨順智」而趨入「道智」。

”引用
3/. 您的意思,應該是《成實論》說後 11 智是涅槃智吧。

T44n1851_004 大乘義章 第4卷
[0552b09] 次辨七十七智差別。七十七智。如成實說。論文但言。如經中說。現在世中生緣老死。不離生緣老死。過未亦然。是法住智。滅相觀者。是泥洹智。....(略).... 前六十六。觀因生果。住持不滅。名法住智。後之十一。觀苦無常空無我等。趣向涅槃。名泥洹智。故論說言。增長生死。名法住智。損減生死。名泥洹智。

心老師,能稍加說明 77智哪些是有漏智,哪些又是無漏智嗎?
謝謝。


發表者: 心三昧 Sun.01/14, 2018 09:27 pm
”引用
至出起觀的最終應該是「行捨智」而非「隨順智」,無因與二因者毗婆舍那觀行只能達到「行捨智」無法到「隨順智」而趨入「道智」。
1. 先舉《清淨道論》(Vism. 671)說:
Idañca pana anulomañāṇaṃ saṅkhārārammaṇāya vuṭṭhānagāminiyā vipassanāya pariyosānaṃ hoti.
=> 這隨順智世是以諸行為所緣的至出起觀的最終。
2. 「出起」是「道」。因為從「所著」及「煩惱」而出起,所以說「道是出起」。
3. 「行捨智」是能去到「出起」,與「道」結合,所以「行捨智」亦名「至出起觀」
4. 然而,「行捨智」是「至出起觀」之始。終點則是「隨順智」。而從最整體來看,則「種性智」才是最終。《清淨道論》(Vism. 671)說:
Sabbena sabbaṃ pana gotrabhuñāṇaṃ vuṭṭhānagāminiyā vipassanāya pariyosānaṃ.

”引用
77智哪些是有漏智,哪些又是無漏智?
1. 依南傳來說,77智都是有漏智。
2. 北傳則各有各家之說。《婆沙論》與《成實論》就差異頗大。
3. 《婆沙論》說前66智是「法、類、世俗、集智」,所以通有漏、無漏。後11智是「法住智」,唯是世俗智,唯有漏。
4. 《成實論》則說前66智是「法住智」,餘名「涅槃智」。

發表者: 不動的風 Sun.01/14, 2018 10:26 pm
”引用
然而,「行捨智」是「至出起觀」之始。終點則是「隨順智」。而從最整體來看,則「種性智」才是最終。

謝謝心老師的解說,讓末學有心開意解之感。

另,末學以前聽法師講經時曾提及世尊當時的弟子與現今漢地學佛者有一點很大之差異就是字詞涵意之不同,法師是以跑車(喻世尊當時的弟子)與腳踏車(喻現今漢地學佛者)做說明比喻。例如: "色" (rūpa) 這個字,rū是字首有壞滅無常義,所以世尊當時的弟子聽到rūpa,就自動聯想到壞滅,所以就跟跑車一樣,一下子就先衝出很遠了。但漢地學人一聽到"色"就很容易聯想到石頭等不容易壞滅的物品,所以需要先"破色"再觀無常,跟腳踏車一樣無法跑的快。

所以,相、、現起、足處,末學也是花了一些時間才搞懂,為何 味 = 作用。

發表者: 夢未醒 Mon.01/15, 2018 04:39 am
”引用
為何 味 = 作用。

「風」大德!搞懂了,就要:分享!

發表者: 心三昧 Mon.01/15, 2018 09:24 pm
以上,是世尊對於蘇尸摩的問題的簡略回答。
接著,世尊將詳細的解釋。
【雜】、【摩】二本所敘述的相似,
而【巴】則有一段【雜】、【摩】二本所沒有的「五蘊非我」。
~~~~~~~~~~~~~~~~~~~~~~~~~~~~~~~~~~~~~~~~~~~~~~~~~~~~~~~~~
以下,是【巴】的「五蘊非我」的段落。文字很多,而其大意是這樣的:
佛要蘇尸摩自己作意、思惟:
「五蘊」是「無常」,「無常」故是「苦」。
「五蘊」既是「無常、苦、變易法」,所以「五蘊非我所、非我、非自我」。
凡「過去、未來、現在、內、外、粗、細、劣、勝、遠、近」的「五蘊」,
都是「非我所,非我,非自我」。
以「正智」如實地來如此而認知「五蘊」,
便能於「五蘊」生厭、離貪、解脫。並有「解脫智」生起,
了知「生已盡,梵行已立,應作皆已作,不再輪迴此間。」

發表者: 心三昧 Mon.01/15, 2018 09:26 pm
值得注意的是,這裡有「道次第」。
以「道非道智見清淨」的對於「五蘊」的「思惟智」開始,所謂:
1/. 於「過、未、現、內、外、粗、細、劣、勝、遠、近」等十一種的「五蘊」的思惟,通達「無常隨觀、苦隨觀、無我隨觀」而斷除了「常想、樂想、我想」而完成「思惟智」;
2/. 由對於「名、色」數數思惟推度「無常、苦、無我」,生起「生滅智」、「壞滅智」、「怖畏智」;
3/. 進而對於如是「名、色」諸行,不喜不樂,只見其過患,生起「過患智」;
4/. 由觀一切諸行之過患,而生起對諸行厭倦的「厭離智」;
5/. 以對諸行厭倦,而想要出離、解脫,生起「欲解脫智」;
6/. 為欲解脫一切諸行,所以再以「三相」把握一切諸行,是為「審查智」;
7/. 更復因為「審查智」的把握諸行,捨斷對於一切諸行的怖畏及歡喜,於一切諸行不關心而中立,建立「行捨智」;
8/. 由「行捨智」多修習故,「行捨智」更加敏銳,五根越加的猛利,於是生起了「隨順智」,接著即生起「道智」、「果智」乃至「審查智」。


又要注意的是,這一段說的是「道非道智見清淨」乃至「智見清淨」的次第,
而「法住智」是「度疑清淨」,是在「道非道智見清淨」之前的。
(而此時的蘇尸摩可能連「見清淨」都還未達到)


發表者: 心三昧 Mon.01/15, 2018 09:29 pm
【雜】-
【摩】-
【亨】「須尸摩!汝云何思惟?色為常耶?或為無常耶?」
「大德!是無常。」
「又,無常者是苦耶?或是樂耶?」
「大德!是苦。」
「又,無常苦、變易之法得認:『此是我所,此是我,此是我之我』耶?」
「大德!並無此事。」
「受是常耶?或無常耶?」
「大德!是無常。」
「想是常耶?或無常耶?」
「大德!是無常。」
「行是常耶?或無常耶?」
「大德!是無常。」
「識是常耶?或無常耶?」「大德!是無常。」
「又,無常者是苦耶?或是樂耶?」
「大德,是苦。」
「又無常苦、變易之法、得認:『此是我所,此是我,此是我之我』耶?」
「大德!並無此事。」
「須尸摩!然任何過去、未來、現在,內、外、麤、細、劣、勝、遠、近之色,對一切之色,不得以認:『此是我所、此是我、此是我之我。』如是,必須以如實正慧,對此作視。任何過去、未來、現在……對受……對任何之想…任何過去、未來、現在,內、外、麤細、劣、勝、遠、近之行、一切諸行,不得以認:『此是我所、此是我、此是我之我。』任何過去、未來、現在,內、外、麤、細、劣、勝、遠、近之識、對一切之識、不得以認:『此是我所,此是我,此是我之我。』如是,必須以如實正慧、對此作視。須尸摩!多聞之聖弟子,於色如是見而厭離,於受、於想、於諸行、於識亦厭離,生厭離、離貪、予解脫,於解脫生解脫之智:『知生已盡、梵行已立,應作已作,更不再生。』
【巴】Taṃ kiṃ maññasi, Susima, rūpaṃ niccaṃ vā aniccaṃ vā'ti?
"Aniccaṃ, bhante."
“Yaṃ panāniccaṃ dukkhaṃ vā taṃ sukhaṃ vā”ti?
“Dukkhaṃ, bhante”.
“Yaṃ panāniccaṃ dukkhaṃ vipariṇāmadhammaṃ, kallaṃ nu taṃ samanupassituṃ:
‘etaṃ mama, esohamasmi, eso me attā’”ti?
“No hetaṃ, bhante”.
“Vedanā niccā vā aniccā vā”ti?
“Aniccā, bhante”
“Yaṃ panāniccaṃ, dukkhaṃ vā taṃ sukhaṃ vā”ti?
“Dukkhaṃ, bhante”.
“Yaṃ panāniccaṃ dukkhaṃ vipariṇāmadhammaṃ, kallaṃ nu taṃ samanupassituṃ:
‘etaṃ mama, esohamasmi, eso me attā’”ti?
“No hetaṃ, bhante”.
“Saññā niccā vā aniccā vā”ti?
“Aniccā, bhante.” … pe …
“Saṅkhārā niccā vā aniccā vā”ti?
“Aniccā, bhante”.
“Yaṃ panāniccaṃ dukkhaṃ vā taṃ sukhaṃ vā”ti?
“Dukkhaṃ, bhante”.
“Yaṃ panāniccaṃ dukkhaṃ vipariṇāmadhammaṃ, kallaṃ nu taṃ samanupassituṃ:
‘etaṃ mama, esohamasmi, eso me attā’”ti?
“No hetaṃ, bhante”.
“Viññāṇaṃ niccaṃ vā aniccaṃ vā”ti?
“Aniccaṃ bhante”.
“Yaṃ panāniccaṃ dukkhaṃ vā taṃ sukhaṃ vā”ti?
“Dukkhaṃ, bhante”.
“Yaṃ panāniccaṃ dukkhaṃ vipariṇāmadhammaṃ, kallaṃ nu taṃ samanupassituṃ:
‘etaṃ mama, esohamasmi, eso me attā’”ti?
“No hetaṃ, bhante”.
“Tasmātiha, susima, yaṃ kiñci rūpaṃ atītānāgatapaccuppannaṃ
ajjhattaṃ vā bahiddhā vā oḷārikaṃ vā sukhumaṃ vā hīnaṃ vā paṇītaṃ vā yaṃ dūre santike vā, sabbaṃ rūpaṃ ‘netaṃ mama nesohamasmi na meso attā’ti evametaṃ yathābhūtaṃ sammappaññāya daṭṭhabbaṃ.
Yā kāci vedanā atītānāgatapaccuppannā ajjhattaṃ vā bahiddhā vā oḷārikā vā sukhumā vā hīnā vā paṇītā vā yā dūre santike vā, sabbā vedanā ‘netaṃ mama nesohamasmi na meso attā’ti evametaṃ yathābhūtaṃ sammappaññāya daṭṭhabbaṃ.
Yā kāci saññā … pe … ye keci saṅkhārā atītānāgatapaccuppannā ajjhattaṃ vā bahiddhā vā oḷārikā vā sukhumā vā hīnā vā paṇītā vā ye dūre santike vā, sabbe saṅkhārā ‘netaṃ mama nesohamasmi na meso attā’ti evametaṃ yathābhūtaṃ sammappaññāya daṭṭhabbaṃ.
Yaṃ kiñci viññāṇaṃ atītānāgatapaccuppannaṃ ajjhattaṃ vā bahiddhā vā oḷārikaṃ vā sukhumaṃ vā hīnaṃ vā paṇītaṃ vā yaṃ dūre santike vā, sabbaṃ viññāṇaṃ ‘netaṃ mama nesohamasmi na meso attā’ti evametaṃ yathābhūtaṃ sammappaññāya daṭṭhabbaṃ.
Evaṃ passaṃ, Susima, sutavā ariyasāvako rūpasmimpi nibbindati, vedanāyapi nibbindati, saññāyapi nibbindati, saṅkhāresupi nibbindati, viññāṇasmimpi nibbindati.
Nibbindaṃ virajjati, virāgā vimuccati, vimuttasmiṃ vimuttamiti ñāṇaṃ hoti. ‘Khīṇā jāti, vusitaṃ brahmacariyaṃ, kataṃ karaṇīyaṃ, nāparaṃ itthattāyā’ti pajānāti.
【英】“What do you think, Susima, is form permanent or impermanent?”
“Impermanent, venerable sir.”
“Is what is impermanent suffering or happiness?”
“Suffering, venerable sir.”
“Is what is impermanent, suffering, and subject to change fit to be regarded thus: ‘This is mine, this I am, this is my self’?”
“No, venerable sir.”
“Is feeling permanent or impermanent? … Is perception permanent or impermanent?… Are volitional formations permanent or impermanent?… Is consciousness permanent or impermanent?”
“Impermanent, venerable sir.”
“Is what is impermanent suffering or happiness?”
“Suffering, venerable sir.”
“Is what is impermanent, suffering, and subject to change fit to be regarded thus: ‘This is mine, this I am, this is my self’?”
“No, venerable sir.”
“Therefore, Susıma, any kind of form whatsoever, whether past, future, or present, internal or external, gross or subtle, inferior or superior, far or near, all form should be seen as it really is with correct wisdom thus: ‘This is not mine, this I am not, this is not my self.’
“Any kind of feeling whatsoever … Any kind of perception whatsoever … Any kind of volitional formations whatsoever … Any kind of consciousness whatsoever, whether past, future, or present, internal or external, gross or subtle, inferior or superior, far or near, all consciousness should be seen as it really is with correct wisdom thus: ‘This is not mine, this I am not, this is not my self.’
“Seeing thus, Susima, the instructed noble disciple experiences revulsion towards form, revulsion towards feeling, revulsion towards perception, revulsion towards volitional formations, revulsion towards consciousness. Experiencing revulsion, he becomes dispassionate. Through dispassion [his mind] is liberated. When it is liberated there comes the knowledge: ‘It’s liberated.’ He understands: ‘Destroyed is birth, the holy life has been lived, what had to be done has been done, there is no more for this state of being.’

一、字義解釋
1. Taṃ kiṃ maññasi, Susima, rūpaṃ niccaṃ vā aniccaṃ vā'ti?
=> 蘇尸摩!你怎麼認為的呢?色是常還是無常?
a/. maññati: 思量, 認為
b/. nicca: 常的, 常住的

2. "Aniccaṃ, bhante."
=> 大德!是無常的。

3. “Yaṃ panāniccaṃ dukkhaṃ vā taṃ sukhaṃ vā”ti?
=> 那麼,凡是無常的,是苦的還是樂的?
a/. yaṃ: 無論, 凡是
b/. pana: 那麼, 那樣的話
c/. anicca: 無常的
d/. dukkha: 苦的
e/. sukha: 樂的

4. “Dukkhaṃ, bhante”.
=>大德!是苦的。

5. “Yaṃ panāniccaṃ dukkhaṃ vipariṇāmadhammaṃ, kallaṃ nu taṃ samanupassituṃ: ‘etaṃ mama, esohamasmi, eso me attā’”ti?
=> 那麼,凡是無常的、苦的變異法,是否適合這樣認知:「彼是我所有的;我是彼;彼是我的『自我』?」
a/. vipariṇāmadhamma = vipariṇāma(變易,變壞)-dhamma(法)
b/. nu: (疑問)是否, 可以嗎
c/. kalla: 適當的
d/. samanupassati: 察覺,認定(to perceive, regard)
e/. atta: 我, 自我(self)

4. “No hetaṃ, bhante”.
=> 大德!的確不如此。

5. “Vedanā niccā vā aniccā vā”ti?
“Aniccā, bhante”
=>「受是常還是無常?」
「大德!是無常的。」
a/. vedanā: 受

6. “Yaṃ panāniccaṃ, dukkhaṃ vā taṃ sukhaṃ vā”ti?
“Dukkhaṃ, bhante”.
“Yaṃ panāniccaṃ dukkhaṃ vipariṇāmadhammaṃ, kallaṃ nu taṃ samanupassituṃ:
‘etaṃ mama, esohamasmi, eso me attā’”ti?
“No hetaṃ, bhante”.
=> 「那麼,凡是無常的,是苦的還是樂的?」
「大德!是苦的。」
「那麼,凡是無常的、苦的變異法,是否適合這樣認知:彼是我所有的;我是彼;彼是我的『自我』?」
「大德!的確不如此。」

7. “Saññā niccā vā aniccā vā”ti?
“Aniccā, bhante.” … pe …
“Saṅkhārā niccā vā aniccā vā”ti?
“Aniccā, bhante”.
“Yaṃ panāniccaṃ dukkhaṃ vā taṃ sukhaṃ vā”ti?
“Dukkhaṃ, bhante”.
“Yaṃ panāniccaṃ dukkhaṃ vipariṇāmadhammaṃ, kallaṃ nu taṃ samanupassituṃ:
‘etaṃ mama, esohamasmi, eso me attā’”ti?
“No hetaṃ, bhante”.
=> 「想是常還是無常?」
「大德!是無常的。」 ... (中略) ...
「行是常還是無常?」
「大德!是無常的。」
「那麼,凡是無常的,是苦的還是樂的?」
「大德!是苦的。」
「那麼,凡是無常的、苦的變異法,是否適合這樣認知:彼是我所有的;我是彼;彼是我的『自我』?」
「大德!的確不如此。」
a/. saññā: 想
b/. saṅkhāra: 行

8. “Viññāṇaṃ niccaṃ vā aniccaṃ vā”ti?
“Aniccaṃ bhante”.
“Yaṃ panāniccaṃ dukkhaṃ vā taṃ sukhaṃ vā”ti?
“Dukkhaṃ, bhante”.
“Yaṃ panāniccaṃ dukkhaṃ vipariṇāmadhammaṃ, kallaṃ nu taṃ samanupassituṃ:
‘etaṃ mama, esohamasmi, eso me attā’”ti?
“No hetaṃ, bhante”.
=> 「識是常還是無常?」
「大德!是無常的。」
「那麼,凡是無常的,是苦的還是樂的?」
「大德!是苦的。」
「那麼,凡是無常的、苦的變異法,是否適合這樣認知:彼是我所有的;我是彼;彼是我的『自我』?」
「大德!的確不如此。」
a/. viññāṇa: 識

9. “Tasmātiha, susima, yaṃ kiñci rūpaṃ atītānāgatapaccuppannaṃ
ajjhattaṃ vā bahiddhā vā oḷārikaṃ vā sukhumaṃ vā hīnaṃ vā paṇītaṃ vā yaṃ dūre santike vā, sabbaṃ rūpaṃ ‘netaṃ mama nesohamasmi na meso attā’ti evametaṃ yathābhūtaṃ sammappaññāya daṭṭhabbaṃ.
=> 蘇尸摩!因此,在這裡,凡是色,過去、未來、現在、內、外、粗、細、下劣、殊勝、遠、近所有的色,應以「正智」如實地這樣知見:「彼非我所有;彼非我;彼非我的『自我』」。

10. Yā kāci vedanā atītānāgatapaccuppannā ajjhattaṃ vā bahiddhā vā oḷārikā vā sukhumā vā hīnā vā paṇītā vā yā dūre santike vā, sabbā vedanā ‘netaṃ mama nesohamasmi na meso attā’ti evametaṃ yathābhūtaṃ sammappaññāya daṭṭhabbaṃ.
=> 凡是受,過去、未來、現在、內、外、粗、細、下劣、殊勝、遠、近所有的受,應以「正智」如實地這樣知見:「彼非我所有;彼非我;彼非我的『自我』」。

11. Yā kāci saññā … pe … ye keci saṅkhārā atītānāgatapaccuppannā ajjhattaṃ vā bahiddhā vā oḷārikā vā sukhumā vā hīnā vā paṇītā vā ye dūre santike vā, sabbe saṅkhārā ‘netaṃ mama nesohamasmi na meso attā’ti evametaṃ yathābhūtaṃ sammappaññāya daṭṭhabbaṃ.
=> 凡是想 ... (中略) ... 凡是行,過去、未來、現在、內、外、粗、細、下劣、殊勝、遠、近所有的行,應以「正智」如實地這樣知見:「彼非我所有;彼非我;彼非我的『自我』」。

12. Yaṃ kiñci viññāṇaṃ atītānāgatapaccuppannaṃ ajjhattaṃ vā bahiddhā vā oḷārikaṃ vā sukhumaṃ vā hīnaṃ vā paṇītaṃ vā yaṃ dūre santike vā, sabbaṃ viññāṇaṃ ‘netaṃ mama nesohamasmi na meso attā’ti evametaṃ yathābhūtaṃ sammappaññāya daṭṭhabbaṃ.
=> 凡是識,過去、未來、現在、內、外、粗、細、下劣、殊勝、遠、近所有的識,應以「正智」如實地這樣知見:「彼非我所有;彼非我;彼非我的『自我』」。

13. Evaṃ passaṃ, Susima, sutavā ariyasāvako rūpasmimpi nibbindati, vedanāyapi nibbindati, saññāyapi nibbindati, saṅkhāresupi nibbindati, viññāṇasmimpi nibbindati.
Nibbindaṃ virajjati, virāgā vimuccati, vimuttasmiṃ vimuttamiti ñāṇaṃ hoti. ‘Khīṇā jāti, vusitaṃ brahmacariyaṃ, kataṃ karaṇīyaṃ, nāparaṃ itthattāyā’ti pajānāti.
=> 蘇尸摩!當如此見時,多聞聖弟子,於色厭離,於受厭離,於想厭離,於行厭離,於識厭離。厭離則離貪染,由離貪而解脫,「解脫智」生起,他了知『生已盡,梵行已立,應作的都已作,不再有(輪迴)此間的狀態。』
a/. sutavā ariyasāvaka: 多聞的聖弟子, 已受教導的聖聲聞弟子
b/. nibbindati: 厭,厭離
c/. virajjati: 離貪,離染
d/. vimuccati: 解脫,被釋放
e/. virāgā: virāga(離染,離貪染)的奪格,意即「因為離貪染...」「由離貪染...」
f/. vimuttasmiṃ: vimuttas(解脫)的處格,意即「對於解脫」「關於解脫」
g/. vimuttamiti ñāṇaṃ hoti => 生起『(這是)解脫!』(這樣的)智;「解脫智」生起


二、略釋
-

三、討論
1. 應注意這一段說的不是「法住智」,而是「道非道智見清淨」乃至「智見清淨」,也就是「度遍知」與「斷遍知」。而「法住智」是「度疑清淨」,則是更在「道非道智見清淨」之前,還是「知遍知」所攝。

2. 從世尊這一段的回答,即已顯示出蘇尸摩的問題到底是哪裡有誤了。


發表者: allen Tue.01/16, 2018 12:32 am

精彩

--心老師--
這一段說的是「道非道智見清淨」乃至「智見清淨」的次第,
而「法住智」是「度疑清淨」,是在「道非道智見清淨」之前的。
(而此時的蘇尸摩可能連「見清淨」都還未達到)

有意思的
名相串--「道次第」

發表者: 夢未醒 Tue.01/16, 2018 05:18 am
「心」老師這次活力充沛,一口氣分享這麼多!

”引用
五根越加的猛利

「心」老師!怎麼少了一根?

發表者: essenceoc Tue.01/16, 2018 07:30 am
*****
應注意這一段說的不是「法住智」,而是「道非道智見清淨」乃至「智見清淨」,也就是「度遍知」與「斷遍知」。而「法住智」是「度疑清淨」,則是更在「道非道智見清淨」之前,還是「知遍知」所攝。
*****

法住智是早期的名詞,度疑清淨等詞是後來出現的,這個討論適當嗎?

發表者: 心三昧 Tue.01/16, 2018 08:27 pm
”引用
怎麼少了一根?
這裡的「五根」,是信、精進、念、定、慧。

”引用
法住智是早期的名詞,度疑清淨等詞是後來出現的,這個討論適當嗎?
1.《中阿含七車經》(《中部24傳車經》)有說「七清淨」。
2. 十六觀智,是到《無礙解道》才說的。的確是後期。But, 後期的道次第的解釋不能拿來討論嗎?


發表者: 心三昧 Tue.01/16, 2018 08:29 pm
【雜】須深白佛:
「唯願世尊為我說法,令我得知法住智,得見法住智。」
佛告須深:
「我今問汝,隨意答我。須深!於意云何?有生故有老死;不離生有老死耶?」
須深答曰:「如是,世尊!」
「有生故有老死,不離生有老死。如是生、有、取、愛、受、觸、六入處、名色、識、行、無明,有無明故有行,不離無明而有行耶?」
須深白佛:
「如是,世尊!有無明故有行;不離無明而有行。」
佛告須深:
「無生故無老死;不離生滅而老死滅耶?」
須深白佛言:
「如是,世尊!無生故無老死;不離生滅而老死滅。」
「如是,乃至無無明故無行;不離無明滅而行滅耶?」
須深白佛:
「如是,世尊!無無明故無行;不離無明滅而行滅。」

【摩】須深摩白佛言:
「善哉世尊!我猶未解,唯願世尊廣為我說。」
佛告須深摩:
「我還問汝,隨汝所解答我。須深摩!於意云何?緣生故有老死不?」
答言:「如是,世尊!」
佛言:
「善哉!須深摩!於意云何?無明緣故生諸行不?」
答言:「如是。」
佛言:
「善哉!須深摩!於意云何?生緣滅故老死滅不?乃至無明滅故諸行滅不?」
答言:「如是。」
「善哉!須深摩!」
佛告須深摩:
「若比丘於此法中正觀正知,所應得者盡皆得不?」
答言:「如是。」
又問須深摩:「汝知緣生故有老死不?」
答言:「如是。」
「緣無明故有諸行不?」
答言:「如是。」
又問:「生緣滅故老病死憂悲苦惱盛陰滅不?」
答言:「如是。」
「無明滅故諸行滅不?」
答言:「如是。」

【亨】「須尸摩!汝見:『緣生而有老死』耶?」
「大德,誠然。」
「須尸摩!汝見:『緣有而有生』耶?」
「大德,誠然。」
「須尸摩!汝見:『緣取而有有』耶?」
「大德,誠然。」四六
「須尸摩!汝見:『緣愛而有取』耶?」
「大德,誠然。」
「須尸摩!汝見:『緣受而有愛,緣觸而有受,緣六處而有觸,緣名色而有六處,緣識而有名色,緣行而有識,緣無明而有行』耶?」
「大德,誠然。」
「須尸摩!汝見:『緣生滅而有老死滅』耶?」
「大德,誠然。」
「須尸摩!汝見:『緣有滅而有生滅』耶?」
「大德,誠然。」
「須尸摩!汝見:『緣取之滅,而有有滅,緣愛之滅,而有取滅,緣受之滅,而有愛滅,緣觸之滅,而有受滅,緣六處之滅,而有觸滅,緣名色之滅,而有六處滅。緣識之滅,而有名色滅,緣行之滅,而有識滅,緣無明之滅,而有行滅』耶?」
「大德,誠然」。

【巴】“‘Jātipaccayā jarāmaraṇan’ti, Susima, passasī”ti?
“Evaṃ, bhante”.
“‘Bhavapaccayā jātī’ti, Susima, passasī”ti?
“Evaṃ, bhante”.
“‘Upādānapaccayā bhavo’ti, Susima, passasī”ti?
“Evaṃ, bhante”.
“‘Taṇhāpaccayā upādānan’ti, Susima, passasī”ti?
“Evaṃ, bhante”.
“Vedanāpaccayā taṇhā’ti ... ‘phassapaccayā vedanā’ti ‘… ‘saḷāyatanapaccayā phasso’ti … ‘nāmarūpapaccayā saḷāyatanan’ti … ‘viññāṇapaccayā nāmarūpan’ti …
‘saṅkhārapaccayā viññāṇan’ti … ‘avijjāpaccayā saṅkhārā’ti, ‘susima, passasī”ti?
“Evaṃ, bhante”.
“‘Jātinirodhā jarāmaraṇanirodho’ti, Susima, passasī”ti?
“Evaṃ, bhante”
“‘Bhavanirodhā jātinirodho’ti susima, passasī”ti?
“Evaṃ, bhante”.
“Upādānanirodhā bhavanirodho’ti ‘taṇhānirodhā upādānanirodho’ti … ‘vedanānirodhā taṇhānirodho’ti … ‘phassanirodhā vedanānirodho’ti… ‘saḷāyatananirodhā phassanirodho’ti … ‘nāmarūpanirodhā saḷāyatananirodho’ti … ‘viññāṇanirodhā nāmarūpanirodho’ti … ‘saṅkhāranirodhā viññāṇanirodho’ti… ‘avijjānirodhā saṅkhāranirodho’ti, Susima, passasī”ti?
“Evaṃ, bhante”.

【英】“Do you see, Susima: ‘With birth as condition, aging-and-death [comes to be]’?”
“Yes, venerable sir.”
“Do you see, Susima: ‘With existence as condition, birth’?… ‘With clinging as condition, existence’?… … ‘With craving as condition, clinging’?… ‘With feeling as condition, craving’? …‘With contact as condition, feeling’? … ‘With the six sense bases as condition, contact’?… ‘With name-and-form as condition, the six sense bases’?… ‘With consciousness as condition, name-and-form’?… ‘With volitional formations as condition, consciousness’?… ‘With ignorance as condition, volitional formations [come to be]’?”
“Yes, venerable sir.”
“Do you see, Susima: ‘With the cessation of birth comes cessation of aging-and-death’?”
“Yes, venerable sir.”
“Do you see, Susima: ‘With the cessation of existence comes cessation of birth’?… ‘With the cessation of clinging comes cessation of existence’?… ‘With the cessation of ignorance comes cessation of volitional formations’?”
“Yes, venerable sir.”

發表者: 心三昧 Tue.01/16, 2018 08:30 pm
一、字義解釋
1. “’Jātipaccayā jarāmaraṇan’ti, Susima, passasī”ti?
“Evaṃ, bhante”.
=> 「蘇尸摩!你見到『以生為緣,故有老死』嗎?」
「如是,大德!」

2. “‘Bhavapaccayā jātī’ti, Susima, passasī”ti?
=> 「蘇尸摩!你見到『以有為緣,故有生』嗎?」
「如是,大德!」

3. “‘Upādānapaccayā bhavo’ti, Susima, passasī”ti?
“Evaṃ, bhante”.
=> 「蘇尸摩!你見到『以取為緣,故有有』嗎?」
「如是,大德!」

4. “‘Taṇhāpaccayā upādānan’ti, Susima, passasī”ti?
“Evaṃ, bhante”.
=> 「蘇尸摩!你見到『以貪愛為緣,故有取』嗎?」
「如是,大德!」

5. “’Vedanāpaccayā taṇhā’ti ... ‘phassapaccayā vedanā’ti ‘… ‘saḷāyatanapaccayā phasso’ti … ‘nāmarūpapaccayā saḷāyatanan’ti … ‘viññāṇapaccayā nāmarūpan’ti …
‘saṅkhārapaccayā viññāṇan’ti … ‘avijjāpaccayā saṅkhārā’ti, ‘susima, passasī”ti?
“Evaṃ, bhante”.
=> 「『以受為緣,故有貪愛』…『以觸為緣,故有受』 …『以六處為緣,故有觸』 …『以名色為緣,故有六處』…『以識為緣,故有名色』…『以行為緣,故有識』…蘇尸摩!你見到『以無明為緣,故有行』嗎?」
「如是,大德!」

6. “‘Jātinirodhā jarāmaraṇanirodho’ti, Susima, passasī”ti?
“Evaṃ, bhante”
=> 「蘇尸摩!你見到『生滅故老死滅』嗎?」
「如是,大德!」

7. “‘Bhavanirodhā jātinirodho’ti susima, passasī”ti?
“Evaṃ, bhante”.
=> 「蘇尸摩!你見到『有滅故生滅』嗎?」
「如是,大德!」

8. “Upādānanirodhā bhavanirodho’ti ‘taṇhānirodhā upādānanirodho’ti … ‘vedanānirodhā taṇhānirodho’ti … ‘phassanirodhā vedanānirodho’ti… ‘saḷāyatananirodhā phassanirodho’ti … ‘nāmarūpanirodhā saḷāyatananirodho’ti … ‘viññāṇanirodhā nāmarūpanirodho’ti … ‘saṅkhāranirodhā viññāṇanirodho’ti… ‘avijjānirodhā saṅkhāranirodho’ti, Susima, passasī”ti?
“Evaṃ, bhante”.
=> 『取滅故有滅』…『貪愛滅故取滅』…『受滅故貪愛滅』…『觸滅故受滅』…『六處滅故觸滅』…『名色滅故六處滅』…『識滅故名色滅』…『行滅故識滅』…蘇尸摩!你見到『無明滅故行滅』嗎?」
「如是,大德!」

二、略釋


三、討論
1. 相應部義注《顯揚真義》說:
Paccayena hi paccayuppannā dhammā tiṭṭhanti, tasmā paccayova ‘‘dhammaṭṭhitatā’’ti vuccati.
=> 「緣所生法」以「緣」而住(存續),所以「緣」也被稱為「法住」。

2. 以十二支觀察諸「名法」「色法」的緣起,流轉與還滅。確定並把握了「名色等的『緣』」(i.e. 對於「法」的「住(存續)」的把握)的「智」,是名「法住智」。因此,菩提比丘翻作「knowledge of the stability of the Dhamma」。


發表者: 不動的風 Tue.01/16, 2018 10:19 pm
”引用
值得注意的是,這裡有「道次第」。

心老師,加個"慧學"「道次第」比較不會讓閱讀者以為戒與定不是那麼重要,或是誤以為慧解脫光靠慧就能解脫了。

”引用
6/. 為欲解脫一切諸行,所以再以「三相」把握一切諸行,是為「審查智」
.....
8/. 由「行捨智」多修習故,「行捨智」更加敏銳,五根越加的猛利,於是生起了「隨順智」,接著即生起「道智」、「果智」乃至「審查智」

??

”引用
彼是我的『自我』

能稍加說明 "我的『自我』"是哪個外道的思想嗎?

心老師,既然說到慧學,能稍加說明慧地、慧根與慧體嗎?

發表者: 心三昧 Tue.01/16, 2018 10:39 pm
”引用
6/. 為欲解脫一切諸行,所以再以「三相」把握一切諸行,是為「查智」;
.....
8/. 由「行捨智」多修習故,「行捨智」更加敏銳,五根越加的猛利,於是生起了「隨順智」,接著即生起「道智」、「果智」乃至「查智」。
是的是的, 應該是
6/. 為欲解脫一切諸行,所以再以「三相」把握一切諸行,是為「審察智」;
...
8/. 由「行捨智」多修習故,「行捨智」更加敏銳,五根越加的猛利,於是生起了「隨順智」,接著即生起「道智」、「果智」乃至「省察智」。

”引用
能稍加說明慧地、慧根與慧體嗎?
《清淨道論》有總括的說:
慧地:蘊、處、界、根、諦、緣起等
慧根:戒清淨、心清淨
慧體:見清淨...乃至智見清淨等五

詳說,則整部《清淨道論》就是在說慧地、慧根與慧體。

”引用
能稍加說明 "我的『自我』"是哪個外道的思想嗎?
除了「唯物論」「斷滅論」以外,凡主張有「靈魂」或「本體我」或「大我」「小我」「梵我」...者。又,如有人以為留下萬世英名才是實現自我...
又,何止外道?內凡亦如是。

發表者: 不動的風 Tue.01/16, 2018 11:47 pm
”引用
慧根:戒清淨、心清淨

心老師,所以慧是以戒與定為"根",對嗎? 以《清淨道論》來說,在家居士的慧根至少要能持五戒、定至少要能達到近行定,對嗎?

另外,末學查找了一些有關度疑清淨中越度了三世的 16種疑,供心老師參考 (出自《相應部·因緣篇·因緣相應·食品·第10經·緣經》和《中部·第二經·一切漏經》)。
過去的五疑:
我于過去時是否存在?我于過去時是否不存在?我于過去時是什麼?我于過去時如何?我于過去時從什麼到什麼?

未來的五疑:
我于未來時是否存在?我于未來時是否不存在?我于未來時將是什麼?我于未來時將如何?我于未來時將從什麼到什麼?

現在的六疑:
我是否存在?我是否不存在?我是什麼?我如何?這有情(我)從哪裡來?他將到哪裡去?

所以,有法師說 16 觀智是後人依據經典整合整理出來的


發表者: allen Wed.01/17, 2018 12:23 am
佩服

發表者: 夢未醒 Wed.01/17, 2018 05:31 am
”引用
這裡的「五根」,是信、精進、念、定、慧。

「心」老師!謝謝解說!

發表者: essenceoc Wed.01/17, 2018 05:11 pm
*****
1.《中阿含七車經》(《中部24傳車經》)有說「七清淨」。
2. 十六觀智,是到《無礙解道》才說的。的確是後期。But, 後期的道次第的解釋不能拿來討論嗎?
*****

1.並不是後期的道次第不能拿來討論,我在前面的疑問太過簡略,沒有提出適當的描述。所以會有很多誤解。

2.十六觀智比較接近雜阿含第1經的五蘊觀察而訂下的道次第。當然以這個次第來看,跟法住十二因緣是有相當程度的重疊以及類似。不過,實際上用法住跟涅槃來做為道次第的分野,是相當簡略的分法,加上除了法住緣起法之外,也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內容必須一併思維。因此,在這裡做比對是否適當?這裡也是我先前提出的疑問主因。當然古來論書多的是在做比對,部過這種比對是否好用,是否合用,則是每個部派自己的事情。

3.七清淨的說法,在後世論書有各自的論述,在阿含經本身其實並沒有特別釐清十二因緣會在哪一個階段被清楚的了解或是明確的修習完成。一般會將法住智視為了解、認知。但是對於須深經來說,他也勾稽了慧解脫這個特殊的階位。如果慧解脫只是很簡單的了解、認知,其實跟「見到」並沒有不同,但是很明顯的,慧解脫的涵義並沒有那麼簡單。所以,把法住智列在七清淨中的度疑清淨甚至之前的見清淨,其實在考量上有一定程度的不妥。

發表者: 心三昧 Wed.01/17, 2018 09:42 pm
阿含經中,
有不少「只有法說,沒有義說」,於是有後來的論典、注疏來補充說明。
有處,是同一法而以不同的名相來說,
又有些是相關的法但散說於不同的經中,於是有後來的論典來歸納分類。
又,論師們也針對法法的相應、攝、自相、共相、因緣、成就、果...等而與以抉擇整理。
事實上,若沒有了這些論書、注釋,我們還不一定真能看得懂阿含經呢。

以「法住智」來說,
單從《須深經》,並不足以判斷它究竟是哪個階位,
否則,我們也不會看到論書中的紛歧的判攝。
所以,「只看經不看論」是好是不好呢?
這是沒有正確答案的。

論師們提供了他們的看法解釋,
當然,您不一定要接受。
不過,現存的藏經中,
對於修道次第而言,《清淨道論》是最全面而完整的了。

發表者: 心三昧 Wed.01/17, 2018 09:44 pm
【雜】佛告須深:「作如是知、如是見者,為有離欲、惡不善法,乃至身作證具足住不?」
須深白佛:「不也,世尊!」

【摩】佛告須深摩:「汝知如是法者,汝得天眼、宿命智、諸解脫得不?」
答言:「不得。世尊!」

【亨】「須尸摩!汝亦如是知、如是見,享受種種之神通耶?一為多、多為一、顯現變隱沒、超牆、超壘、穿山、無障礙,恰如行虛空。出入地中恰如水中,不分水而行,恰如行於地上,趺坐於虛空,恰如有翼之鳥、有大神力、大威力,以手觸捉日月,以此身行梵界耶?」
「大德,並無此事。」
「須尸摩!汝亦如是知、如是見,以清淨超勝人間之天耳界、聞人天之兩音、遠音、近音耶?」
「大德,並無此事。」
「須尸摩!汝亦如是知、如是見,知以心把握他之眾生,他人等之心耶?——對非解脫心知是非解脫心,對解脫心知是解脫心耶?」
「大德!並無此事。」
「須尸摩!汝亦如是知、如是見,憶念種種之宿住耶?譬如一生……如是詳細憶念種種之宿住耶?」
「大德,並無此事。」
「須尸摩!汝亦如是知、如是見,以清淨超勝人間之天眼,知眾生之歿……眾生之如業行耶?」
「大德,並無此事也。」
「須尸摩!汝亦如是知、如是見,對超色、無色之寂靜解脫、以身觸而住耶?」
「大德,並無此事也。」

【巴】“Api pana tvaṃ, Susima, evaṃ jānanto evaṃ passanto anekavihitaṃ iddhividhaṃ paccanubhosi: ekopi hutvā bahudhā hosi, bahudhāpi hutvā eko hosi; āvibhāvaṃ, tirobhāvaṃ, tirokuṭṭaṃ tiropākāraṃ tiropabbataṃ asajjamāno gacchasi, seyyathāpi ākāse; pathaviyāpi ummujjanimujjaṃ karosi, seyyathāpi udake; udakepi abhijjamāno gacchasi, seyyathāpi pathaviyaṃ; ākāsepi pallaṅkena kamasi, seyyathāpi pakkhī sakuṇo; imepi candimasūriye evaṃmahiddhike evaṃmahānubhāve pāṇinā parimasasi parimajjasi, yāva brahmalokāpi kāyena vasaṃ vattesī”ti? “No hetaṃ, bhante”.
“Api pana tvaṃ, Susima, evaṃ jānanto evaṃ passanto dibbāya sotadhātuyā visuddhāya atikkantamānusikāya ubho sadde suṇasi dibbe ca mānuse ca ye dūre santike cā”ti? “No hetaṃ, bhante”.
“Api pana tvaṃ, Susima, evaṃ jānanto evaṃ passanto parasattānaṃ parapuggalānaṃ cetasā ceto paricca pajānāsi: sarāgaṃ vā cittaṃ sarāgaṃ cittanti pajānāsi …pe… vimuttaṃ vā cittaṃ vimuttaṃ cittanti pajānāsī”ti? “No hetaṃ, bhante”.
“Api pana tvaṃ, Susima, evaṃ jānanto evaṃ passanto anekavihitaṃ pubbenivāsaṃ anussarasi, seyyathidaṃ ekampi jātiṃ …pe… iti sākāraṃ sa-uddesaṃ anekavihitaṃ pubbenivāsaṃ anussarasī”ti? “No hetaṃ, bhante”.
“Api pana tvaṃ, Susima, evaṃ jānanto evaṃ passanto dibbena cakkhunā visuddhena atikkantamānusakena satte passasi cavamāne …pe… yathākammūpage satte pajānāsī”ti? “No hetaṃ, bhante”.
“Api pana tvaṃ, Susima, evaṃ jānanto evaṃ passanto ye te santā vimokkhā atikkamma rūpe, āruppā te kāyena phusitvā viharasī”ti? “No hetaṃ, bhante”.

【英】“Knowing and seeing thus, Susima, do you wield the various kinds of spiritual power, such that: having been one, you become many … and exercise bodily mastery as far as the brahmā world?”
“No, venerable sir.”
“Then knowing and seeing thus, Susima, do you, with the divine ear element, which is purified and surpasses the human, hear both kinds of sounds, the divine and human, those that are far as well as near?”
“No, venerable sir.”
“Then knowing and seeing thus, Susima, do you understand the minds of other beings and persons, having encompassed them with your own mind?”
“No, venerable sir.”
“Then knowing and seeing thus, Susima, do you recollect your manifold past abodes with their modes and details?”
“No, venerable sir.”
“Then knowing and seeing thus, Susima, do you, with the divine eye, which is purified and surpasses the human, see beings passing away and being reborn and understand how beings fare on in accordance with their kamma?”
“No, venerable sir.”
“Then knowing and seeing thus, Susima, do you dwell in those peaceful deliverances that transcend forms, the formless attainments, having touched them with the body?”
“No, venerable sir.”


一、字義解釋
1. “Api pana tvaṃ, Susima, evaṃ jānanto evaṃ passanto anekavihitaṃ iddhividhaṃ paccanubhosi: ekopi hutvā bahudhā hosi, bahudhāpi hutvā eko hosi; āvibhāvaṃ, tirobhāvaṃ, tirokuṭṭaṃ tiropākāraṃ tiropabbataṃ asajjamāno gacchasi, seyyathāpi ākāse; pathaviyāpi ummujjanimujjaṃ karosi, seyyathāpi udake; udakepi abhijjamāno gacchasi, seyyathāpi pathaviyaṃ; ākāsepi pallaṅkena kamasi, seyyathāpi pakkhī sakuṇo; imepi candimasūriye evaṃmahiddhike evaṃmahānubhāve pāṇinā parimasasi parimajjasi, yāva brahmalokāpi kāyena vasaṃ vattesī”ti? “No hetaṃ, bhante”.
=> 「那麼,蘇尸摩!當你如此知時、如此見時,你體驗(以下)種種神通:
或者是一變化為多,或者是多變化為一、現形的、隱形的,穿牆的、穿壁的、穿山的,無障礙的(無黏附的)走,就像是在空中,或者在大地中浮上沉入,就像是在水中,或者不沉沒的行走於水上,就像是在大地上,或者疊腿盤坐的行走於空中,就像是有翅膀的鳥,或者能用手碰觸撫摸彼如此大神通力、大威神力的日和月自在的運行身體乃至上達梵世界?」 「確實不如此,大德!」

2. “Api pana tvaṃ, Susima, evaṃ jānanto evaṃ passanto dibbāya sotadhātuyā visuddhāya atikkantamānusikāya ubho sadde suṇasi dibbe ca mānuse ca ye dūre santike cā”ti? “No hetaṃ, bhante”.
=>「那麼,蘇尸摩!當你這麼知、這麼見時,你以超越人世的清淨天耳界聽見那些或在遠處或在近處的天、人二種聲音嗎?」 「確實不如此,大德!」

3. “Api pana tvaṃ, Susima, evaṃ jānanto evaṃ passanto parasattānaṃ parapuggalānaṃ cetasā ceto paricca pajānāsi: sarāgaṃ vā cittaṃ sarāgaṃ cittanti pajānāsi …pe… vimuttaṃ vā cittaṃ vimuttaṃ cittanti pajānāsī”ti? “No hetaṃ, bhante”.
=> 「那麼,蘇尸摩!當你這麼知、這麼見時,你持自己的心而熟知他人的心,了知『有貪心是有貪心』… (中略) …了知『已解脫心是已解脫心』嗎?」 「確實不如此,大德!」

4. “Api pana tvaṃ, Susima, evaṃ jānanto evaṃ passanto anekavihitaṃ pubbenivāsaṃ anussarasi, seyyathidaṃ ekampi jātiṃ …pe… iti sākāraṃ sa-uddesaṃ anekavihitaṃ pubbenivāsaṃ anussarasī”ti? “No hetaṃ, bhante”.
=>「那麼,蘇尸摩!當你這麼知、這麼見時,你能憶念起種種過去世的狀態嗎?像是:一生 … (中略) … 像這樣的,你憶念起種種過去世的樣貌和境遇嗎?」 「確實不如此,大德!」

5. “Api pana tvaṃ, Susima, evaṃ jānanto evaṃ passanto dibbena cakkhunā visuddhena atikkantamānusakena satte passasi cavamāne …pe… yathākammūpage satte pajānāsī”ti? “No hetaṃ, bhante”.
=> 「那麼,蘇尸摩!當你這麼知、這麼見時,你以超越人的清淨天眼,看見眾生們死時 … (中略) …(你)了知眾生們隨業而流轉(於善道惡道)嗎?」 「確實不如此,大德!」

6. “Api pana tvaṃ, Susima, evaṃ jānanto evaṃ passanto ye te santā vimokkhā atikkamma rūpe, āruppā te kāyena phusitvā viharasī”ti? “No hetaṃ, bhante”.
=> 「那麼,蘇尸摩!當你這麼知、這麼見時,那些超越色的寂靜無色解脫,你以身觸之後而安住其中嗎?」 「確實不如此,大德!」


二、略釋
1. 本段,蘇尸摩當時請教那些慧解脫比丘的問題,世尊把它們拿來反問蘇尸摩。


發表者: 夢未醒 Thu.01/18, 2018 04:18 am
”引用
「只看經不看論」是好是不好呢?
這是沒有正確答案的。

「心」老師!若有能力熟讀一切「經律論」,那當然是最好的了!

若無法熟讀「經律論」而只讀某些「論書」,那讀者最好是抱著:

論師們提供了他們的看法解釋,
當然,不一定要接受。


發表者: 靜明 Thu.01/18, 2018 04:57 am
”引用
三、討論
1. 相應部義注《顯揚真義》說:
Paccayena hi paccayuppannā dhammā tiṭṭhanti, tasmā paccayova ‘‘dhammaṭṭhitatā’’ti vuccati.
=> 「緣所生法」以「緣」而住(存續),所以「緣」也被稱為「法住」。

2. 以十二支觀察諸「名法」「色法」的緣起,流轉與還滅。確定並把握了「名色等的『緣』」(i.e. 對於「法」的「住(存續)」的把握)的「智」,是名「法住智」。因此,菩提比丘翻作「knowledge of the stability of the Dhamma」。


這很重要
掌握到這個.佛法就通了

發表者: 心三昧 Thu.01/18, 2018 09:42 pm
【雜】佛告須深:「是名『先知法住,後知涅槃。彼諸善男子獨一靜處,專精思惟,不放逸住,離於我見,不起諸漏,心善解脫』。」

【摩】佛告須深摩:「汝自言『知如是諸法』,而復言『不得是諸功德』。誰當信者?」

【亨】「須尸摩!今此未能到達此記說,與此等之法者,須尸摩!我等實行於此。」

【巴】“Ettha dāni, Susima, idañca veyyākaraṇaṃ imesañca dhammānaṃ asamāpatti, idaṃ no, Susima, kathan”ti?

【英】“Here now, Susima: this answer and the nonattainment of those states, how could this be, Susima?”

一、字義解釋
1. “Ettha dāni, Susima, idañca veyyākaraṇaṃ imesañca dhammānaṃ asamāpatti, idaṃ no, Susima, kathan”ti?
=> 現在,於此,蘇尸摩!這回答與那些諸法的未達到,蘇尸摩!這如何可能呢?
a/. idaṃ veyyākaraṇaṃ => 這個回答
b/. imesaṃ dhammānaṃ asamāpatti => 彼等諸法的未達到
c/. idaṃ no kathaṃ? => 這如何可能呢?

二、略釋
1. idañca veyyākaraṇaṃ imesañca dhammānaṃ asamāpatti,
直譯為「這個回答與那些諸法的未達到」。
a/. 「這個回答」,指的是蘇尸摩回答說他「如是知、如是見『無明緣行…生緣老死;無明滅則行滅…生滅則老死滅」
b/. 「那些諸法的未達到」,指的是蘇尸摩自己說「沒證得五通、無色解脫」


發表者: 心三昧 Thu.01/18, 2018 09:43 pm
【雜】佛說此經已,尊者須深遠塵離垢,得法眼淨。

【摩】須深摩白佛言:「世尊!我為無明惡邪所纏縛故,生如是邪見。我從世尊所,廣聞正法,滅惡邪見,得法眼淨。」

【亨】-
【巴】-
【英】-

一、字義解釋


二、略釋


三、討論
1. 【雜】與【摩】,都是說蘇尸摩得「法眼淨」。南傳沒說蘇尸摩得「法眼淨」。
2. 法眼淨,初果乃至三果,都是得「法眼淨」。


發表者: 不動的風 Thu.01/18, 2018 10:15 pm
”引用
三、討論
1. 【雜】與【摩】,都是說蘇尸摩得「法眼淨」。南傳沒說蘇尸摩得「法眼淨」。

心老師,這該如何討論才好呢?

發表者: 夢未醒 Fri.01/19, 2018 05:45 am
”引用
這該如何討論才好呢?

「風」大德!經文在流傳過程中,其中之部分敘述可能是後人添加的,也有可能有部分經文被遺漏了!

發表者: 心三昧 Fri.01/19, 2018 09:37 pm
”引用
以《清淨道論》來說,在家居士的慧根至少要能持五戒、定至少要能達到近行定,對嗎?
在《清淨道論》〈見清淨品〉有說:
1. 要完成「見清淨」的「止行者」,當從「色禪、無色禪(除非想非非想)」的任一禪出定,以相、味、現起、足處把握諸禪支及相應諸法....
2. 若「純觀行者」,可以「四界分別觀」把握四界....

「四界分別觀」,是以自相為所緣。所以《清淨道論》說它能達近行定,不能到安止定。
而在《清淨道論大疏鈔》則認為這裡的「近行定」實際上不是「初禪之前的近分定」,
而是以習慣用語來稱呼,
而且「四界分別觀」的心一境性接近於或類同於「近行定」,
所以也用「近行定」來稱呼之。
《清淨道論大疏鈔》認為實際上,「四界分別觀」是到達不了禪那甚至「初禪之前的近分定」的。

那麼它怎麼說「純觀行者」的定呢?所謂「剎那定」。

事實上,這樣的說法與《成實論》是相類似的。
《成實論》也說,若能到達「近行定」豈不能到「初禪」?
所以《成實論》(T32,339c)說有所謂的「如電三昧」,
問曰:行者若無禪定,云何能得身心空及盡諸煩惱?
答曰:是人有定而不能證。更有「如電三昧」,因是三昧,得盡煩惱。
如經中說:我見比丘欲取衣時有煩惱。取衣已,即無煩惱。

發表者: 心三昧 Fri.01/19, 2018 09:44 pm
所謂的某某人「聽法已,遠塵離垢,得法眼淨」的,
文字上,
1/ 有的是即於座位上遠塵離垢,得法眼淨,
2/ 有的是作「說是法時, … xxx遠塵離垢,得法眼淨」,
3/ 有的是作「說是法已, … xxx遠塵離垢,得法眼淨」。
(似乎是 1 最利根)

如果比對《雜阿含》與《相應部》等,
a/. 有的是南北傳都說得法眼淨的。

b/. 也有的是在南傳說「得法眼淨」,但在北傳則未說得果的。如,
《增支8.12》的師子將軍在聽法時,就在座位上生起法眼;
而《中阿含18》並未說他得果。

c/. 有的則說該聽法者之後一段時間的修習而後才得果的。如,
c.1/《雜302》的「佛說此經已,阿支羅迦葉遠塵離垢,得法眼淨」;
相應部則是他聽法者之後,一段時間努力修習,而後得阿羅漢果。

c.2/《中阿含153》的「說此法已,鬚賢提異學,遠塵離垢,諸法法眼生」;
中部則是他聽法者之後,出家具戒,一段時間努力修習,而後得阿羅漢果。

d/. 有很多是北傳說得「得法眼淨」而南傳未記錄其「得淨法眼」的。如,
《雜347》的須深、《雜30》的輸屢那、《雜103》的差摩比丘、《雜104》的燄摩迦、《雜107》的那拘羅長者 …、《雜564》的某比丘尼 …、《雜912》的王頂聚落主… 乃至《中阿》《長阿》等(族繁不及備載)這些在尼柯耶都沒有說他們「得法眼淨」。

發表者: 靜明 Sat.01/20, 2018 09:39 am
推一下,讓更多人看到
這麼好的主題十內容


發表者: 不動的風 Sat.01/20, 2018 10:30 am
”引用
1. 要完成「見清淨」的「止行者」,當從「色禪、無色禪(除非想非非想)」的任一禪出定,以相、味、現起、足處把握諸禪支及相應諸法....

「止行者」 ==> 針對奢摩他行者非毗婆舍那觀行者而說。
任一禪出定 ==> 此時應是近分定,以近分定去做觀。

”引用
「四界分別觀」,是以自相為所緣。所以《清淨道論》說它能達近行定,不能到安止定。

以自相為所緣 ==> 意即以真實法而非概念法為所緣,若以概念法的地水火風四大為所緣則可達到三禪或四禪的安止定。

”引用
《清淨道論大疏鈔》認為實際上,「四界分別觀」是到達不了禪那甚至「初禪之前的近分定」的。

心老師,不知《清淨道論大疏鈔》是否有進一步說明達不了「初禪之前的近分定」嗎?

”引用
《成實論》也說,若能到達「近行定」豈不能到「初禪」?

謝謝心老師。末學依心老師就成實論中的說明,稍微看了一下。論中有以下問答:
問曰。阿羅漢何故有不深修習諸禪定者。答曰。是人得道所作已辦樂行捨心。故不善習。若無捨心則入定無難。如經中說。行者善修四如意足。能吹雪山令為塵末。何況死無明耶。故知八解脫中說漏盡滅。非入定滅。

解釋的真好啊!!

Powered by Invision Power Board (http://www.invisionboard.com)
© Invision Power Services (http://www.invisionpow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