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頁: (21) 1 2 [3] 4 5 ... 最後 » ( 前往第一篇未讀文章 ) 針對本主題發表回覆文章新增一討論主題

> 慧解脫阿羅漢有什麼經典支持?
非心非佛
發表於: Thu.12/14, 2017 08:15 pm

所屬群組: 會員

發表總數: 15,569
會員編號: 4,442
註冊日期: 03/06, 11


但是聲聞,就有初果往上升到四果的位階。
PM [線上快訊]寄信給文章作者...
Top
非心非佛
發表於: Thu.12/14, 2017 08:18 pm

所屬群組: 會員

發表總數: 15,569
會員編號: 4,442
註冊日期: 03/06, 11


聲聞從初果到四果,見惑分四次而破。

而緣覺的見惑,在當下一念而破。
PM [線上快訊]寄信給文章作者...
Top
夢未醒
發表於: Thu.12/14, 2017 08:24 pm

所屬群組: 會員

發表總數: 43,166
會員編號: 4,784
註冊日期: 10/27, 11


”引用
不知經典上有沒有〔慧解脫〕也是〔我生已盡〕的記載

西子!心解脫者,若欲自證則可自證!
PM [線上快訊]寄信給文章作者...
Top
非心非佛
發表於: Thu.12/14, 2017 08:25 pm

所屬群組: 會員

發表總數: 15,569
會員編號: 4,442
註冊日期: 03/06, 11


聲聞見道,證初果,破二十八使。依四諦破見,故有四果也。緣覺根利,頓破見惑,故無四果之位次
=========================

聲聞依四諦破見惑,緣覺頓破見惑。

依四諦破見惑,就有四果之位次。

若頓破見惑,直接就是慧解脫阿羅漢,沒有跟你在那邊初果二果三果。
PM [線上快訊]寄信給文章作者...
Top
夢未醒
發表於: Thu.12/14, 2017 08:29 pm

所屬群組: 會員

發表總數: 43,166
會員編號: 4,784
註冊日期: 10/27, 11


”引用
不知經典上有沒有〔慧解脫〕也是〔我生已盡〕的記載

西子!

雜 - 347:

「須深!當知:我等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
.......

比丘答言:「我是慧解脫也。」
PM [線上快訊]寄信給文章作者...
Top
非心非佛
發表於: Thu.12/14, 2017 08:31 pm

所屬群組: 會員

發表總數: 15,569
會員編號: 4,442
註冊日期: 03/06, 11


我們要知道,慧解脫直接就證四果,慧解脫沒有初果。
PM [線上快訊]寄信給文章作者...
Top
非心非佛
發表於: Thu.12/14, 2017 08:37 pm

所屬群組: 會員

發表總數: 15,569
會員編號: 4,442
註冊日期: 03/06, 11


緣覺斷惑,與聲聞同,但緣覺頓破見惑,聲聞分破見惑;聲聞先斷思,後破見;緣覺先破見,後斷思;此所以小乘分二教也。
=======================

先斷思,就必須修禪定。

先破見,則未到地定就可以。
PM [線上快訊]寄信給文章作者...
Top
望西子
發表於: Thu.12/14, 2017 09:48 pm

所屬群組: 會員

發表總數: 16,254
會員編號: 3,066
註冊日期: 08/17, 09


謝謝倆位(尊者)的開示

好在,我先説了我來亂扯

反正,那都不是(我)的境界

咱們再看E兄有沒有要補充的
PM [線上快訊]寄信給文章作者...
Top
望西子
發表於: Thu.12/14, 2017 10:17 pm

所屬群組: 會員

發表總數: 16,254
會員編號: 3,066
註冊日期: 08/17, 09


”引用
先破見,則未到地定就可以。

這個我就覺得怪怪的
破見,表示具正知見,不再迷惑於虛幻的假相
未到定,表示還生活在欲界

那麼,難道具正知正見的人,就不會禁不起欲界的誘惑
聽說有些要到彌勒淨土的前輩,到了彌勒外院,就卡住了

好比
一些法官,律師,檢察官,在法律這一領域來講,他們都具有正知正見
但,他們都能奉公守法嗎?禁得起財色的誘惑嗎?
PM [線上快訊]寄信給文章作者...
Top
非心非佛
發表於: Thu.12/14, 2017 10:40 pm

所屬群組: 會員

發表總數: 15,569
會員編號: 4,442
註冊日期: 03/06, 11


雜阿含347經《須深經》..........(莊春江標點)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若王、大臣、婆羅門、長者、居士,及餘世人所共恭敬、尊重、供養佛及諸聲聞眾,大得利養:衣被、飲食、臥具、湯藥,都不恭敬、尊重、供養眾邪異道,衣被、飲食、臥具、湯藥。
  爾時,眾多異道聚會未曾講堂,作如是論:
  「我等昔來常為國王、大臣、長者、居士,及餘一切之所奉事、恭敬,供養衣被、飲食、臥具、湯藥,今悉斷絕,但恭敬、供養沙門瞿曇、聲聞大眾衣被、飲食、臥具、湯藥。今此眾中,誰有智慧大力,堪能密往詣彼沙門瞿曇眾中出家,聞彼法已,來還廣說,我等當復用彼聞法,化諸國王、大臣、長者、居士,令其信樂,可得還復供養如前。」
  時,有人言:
  「有一年少名曰須深,聰明、黠慧,堪能密往沙門瞿曇眾中出家,聽彼法已,來還宣說。」
  時,諸外道詣須深所而作是言:
  「我今日大眾聚集未曾講堂,作如是論:『我等先來為諸國王、大臣、長者、居士,及諸世人之所恭敬、奉事,供養衣被、飲食、臥具、湯藥,今悉斷絕。國王、大臣、長者、居士,及諸世間,悉共奉事沙門瞿曇、聲聞大眾。我此眾中,誰有聰明、黠慧,堪能密往沙門瞿曇眾中出家學道,聞彼法已,來還宣說,化諸國王、大臣、長者、居士,令我此眾還得恭敬、尊重、供養。』
  其中有言:『唯有須深聰明、黠慧,堪能密往瞿曇法中出家學道,聞彼說法,悉能受持,來還宣說。』
  是故,我等故來相請,仁者當行!」
  時,彼須深默然受請,詣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時,眾多比丘出房舍外,露地經行。
  爾時,須深詣眾多比丘,而作是言:
  「諸尊!我今可得於正法中出家受具足,修梵行不?」
  時,眾多比丘將彼須深,詣世尊所,稽首禮足,退住一面,白佛言:
  「世尊!今此外道須深欲求於正法中出家受具足,修梵行。」
  爾時,世尊知外道須深心之所念,告諸比丘:
  「汝等當度彼外道須深,令得出家。」
  時,諸比丘願度須深出家,已經半月。
  有一比丘語須深言:
  「須深!當知:我等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時,彼須深語比丘言:
  「尊者!云何學離欲、惡不善法,有覺、有觀,離生喜、樂,具足初禪,不起諸漏,心善解脫耶?」
  比丘答言:「不也,須深!」
  復問:
  「云何離有覺、有觀,內淨,一心,無覺、無觀,定生喜、樂,具足第二禪,不起諸漏,心善解脫耶?」
  比丘答言:「不也,須深!」
  復問:
  「云何尊者離喜,捨心住,正念、正智,身、心受樂,聖說及捨,具足第三禪,不起諸漏,心善解脫耶?」
  答言:「不也,須深!」
  復問:
  「云何尊者離苦,息樂,憂、喜先斷,不苦不樂,捨,淨念一心,具足第四禪,不起諸漏,心善解脫耶?」
  答言:「不也,須深!」
  復問:
  「若復寂靜解脫:起色;無色,身作證具足住,不起諸漏,心善解脫耶?」
  答言:「不也,須深!」
  須深復問:
  「云何尊者所說不同,前後相違?云何不得禪定而復記說?」
  比丘答言:「我是慧解脫也。」

  作是說已,眾多比丘各從座起而去。
  爾時,須深知眾多比丘去已,作是思惟:
  「此諸尊者所說不同,前後相違,言不得正受,而復記說自知作證。」
  作是思惟已,往詣佛所,稽首禮足,退住一面,白佛言:
  「世尊!彼眾多比丘於我面前記說:『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我即問彼尊者:『得離欲、惡不善法,乃至身作證,不起諸漏,心善解脫耶?』
  彼答我言:『不也,須深!』
  我即問言:『所說不同,前後相違,言不入正受,而復記說自知作證。』
  彼答我言:『得慧解脫。』
  作此說已,各從座起而去。
  我今問世尊:『云何彼所說不同,前後相違,不得正受,而復說言自知作證?』」
  佛告須深:
  「彼先知法住,後知涅槃。彼諸善男子獨一靜處,專精思惟,不放逸{法}[住],離於我見,不起諸漏,心善解脫。」
  須深白佛:
  「我今不知『先知法住,後知涅槃:彼諸善男子獨一靜處,專精思惟,不放逸{法}[住],離於我見,不起諸漏,心善解脫。』」
  佛告須深:
  「不問汝知不知,且自『先知法住,後知涅槃:彼諸善男子獨一靜處,專精思惟,不放逸住,離於我見,心善解脫。』」
  須深白佛:
  「唯願世尊為我說法,令我得知法住智,得見法住智!」
  佛告須深:「我今問汝,隨意答我。
  須深!於意云何?有生故有老死,不離生有老死耶?」
  須深答曰:「如是,世尊!有生故有老死,不離生有老死。」
  「如是,生……有……取……愛……受……觸……六入處……名色……識……行……無明。有無明故有行,不離無明而有行耶?」
  須深白佛:「如是,世尊!有無明故有行,不離無明而有行。」
  佛告須深:
  「無生故,無老死;不離生滅而老死滅耶?」
  須深白佛言:「如是,世尊!無生故,無老死;不離生滅而老死滅。」
  「如是,……乃至無無明故,無行;不離無明滅而行滅耶?」
  須深白佛:「如是,世尊!無無明故,無行;不離無明滅而行滅。」
  佛告須深:
  「作如是知、如是見者,為有離欲、惡不善法,……乃至身作證具足住不?」
  須深白佛,「不也,世尊!」
  佛告須深:
  「是名先知法住,後知涅槃。彼諸善男子獨一靜處,專精思惟,不放逸住,離於我見,不起諸漏,心善解脫。」
  佛說此經已,尊者須深遠塵、離垢得法眼淨。
  爾時,須深見法、得法、覺法,度疑,不由他信,不由他度,於正法中心得無畏,稽首佛足,白佛言:
  「世尊!我今悔過!我於正法中盜密出家,是故悔過。」
  佛告須深:
  「云何於正法中盜密出家?」
  須深白佛言:
  「世尊!有眾多外道來詣我所,語我言:『須深!當知我等先為國王、大臣、長者、居士,及餘世人恭敬、供養,而今斷絕,悉共供養沙門瞿曇、聲聞大眾。汝今密往沙門瞿曇聲聞眾中,出家受法,得彼法已,還來宣說,我等當以彼聞法,教化世間,令彼恭敬供養如初。』
  是故,世尊!我於正法律中盜密出家,今日悔過,唯願世尊聽我悔過,以哀愍故。」
  佛告須深:
  「受汝悔過,汝當具說:『我昔愚癡、不善、無智,於正法律盜密出家,今日悔過,自見罪、自知罪,於當來世律儀成就,功德增長,終不退減。』所以者何?凡人有罪,自見、自知而悔過者,於當來世律儀成就,功德增長,終不退減。」
  佛告須深:
  「今當說譬,其智慧者以譬得解。譬如:國王有防邏者,捉捕盜賊,縛送王所,白言:『大王!此人劫盜,願王處罪。』
  王言:『將罪人去,反縛兩手,惡聲宣令,周遍國中,然後將出城外刑罪人處,遍身四體,劖以百矛。』
  彼典刑者受王教令,送彼罪人,反縛兩手,惡聲宣唱,周遍城邑,將出城外刑罪人處,遍身四體,劖以百矛。
  日中,王問:『罪人活耶?』
  臣白言:『活。』
  王復敕臣:『復劖百矛。』
  至日晡時,復劖百矛,彼猶不死。」
  佛告須深:
  「彼王治罪,劖以三百矛,彼罪人身寧有完處如手掌不?」
  須深白佛:「無也,世尊!」
  復問須深:
  「時,彼罪人劖以三百矛因緣,受苦極苦劇不?」
  須深白佛:
  「極苦,世尊!若劖以一矛,苦痛難堪,況三百矛當可堪忍!」
  佛告須深:
  「此尚可耳,若於正法律盜密出家,盜受持法,為人宣說,當受苦痛倍過於彼。」
  佛說是法時,外道須深漏盡意解。
  佛說此經已,尊者須深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PM [線上快訊]寄信給文章作者...
Top

顯示/隱藏【討論主題-弁鉯龠窗j分頁: (21) 1 2 [3] 4 5 ... 最後 » 針對本主題發表回覆文章新增一討論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