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本主題發表回覆文章新增一討論主題

> 佛陀和人辯論的資料
藍石
發表於: Thu.12/28, 2017 06:51 am

所屬群組: 會員

發表總數: 647
會員編號: 5,587
註冊日期: 10/29, 13


請夢未醒兄,將佛陀和人辯論的經典資料,放置于此,不要放在我的曼陀羅研究資料裡面,我的樓已經被你弄歪很多次了,請尊重一下,謝謝。
PM [線上快訊]寄信給文章作者...個人網站...
Top
夢未醒
發表於: Thu.12/28, 2017 10:29 am

所屬群組: 會員

發表總數: 41,751
會員編號: 4,784
註冊日期: 10/27, 11


http://agama.buddhason.org/SA/SA0110.htm

雜 - 110: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毘舍離獼猴池側。
  
毘舍離國有尼揵(犍)子,聰慧明哲,善解諸論,有聰明慢,所廣集諸論,妙智入微,為眾說法,超諸論師,每作是念: 「諸沙門、婆羅門無敵我者,乃至如來亦能共論,諸論師輩聞我名者,頭額津,腋下汗,毛孔流水,我論議風,能偃草折樹,摧破金石,伏諸龍象,何況人間諸論師輩能當我者!」

時,有比丘名阿濕波誓,晨朝著衣持鉢,威儀詳序,端視平涉,入城乞食。
  
爾時,薩遮尼揵(犍)子有少緣事,詣諸聚落,從城門出,遙見比丘阿濕波誓,即詣其所,問言: 「沙門瞿曇為諸弟子云何說法?以何等法教諸弟子令其修習?」
  
阿濕波誓言: 「火種居士!世尊如是說法,教諸弟子,令隨修學,言:『諸比丘!於色當觀無我;受、想、行、識當觀無我,此五受陰勤方便觀如病、如癰、如刺、如殺,無常、苦、空、非我。』」

薩遮尼揵(犍)子聞此語,心不喜,作是言: 「阿濕波誓!汝必誤聽,沙門瞿曇終不作是說,若沙門瞿曇作是說者,則是邪見,我當詣彼難詰令止。」
  
爾時,薩遮尼犍子往詣聚落,諸離車等集會之處,語諸離車言: 「我今日見沙門瞿曇第一弟子,名阿濕波誓,薄共論議,若如其所說者,我當詣彼沙門瞿曇,與共論議,進卻迴轉,必隨我意。 譬如:士夫刈拔茇草,手執其莖,空中抖擻,除諸亂穢,我亦如是,與沙門瞿曇論議難詰,執其要領,進卻迴轉,隨其所欲,去其邪說。

如:沽酒家執其酒囊,壓取清醇,去其糟滓,我亦如是,詣沙門瞿曇論議難詰,進卻迴轉,取其清真,去諸邪說。
  
如:織席師以席盛諸穢物,欲市賣時,以水洗澤,去諸臭穢,我亦如是,詣沙門瞿曇所,與共論議,進卻迴轉,執其綱領,去諸穢說。
  
譬如:王家調象之師牽大醉象,入深水中,洗其身體,四支、耳、鼻,周遍沐浴,去諸{麁}[塵]穢,我亦如是,詣沙門瞿曇所,論議難詰,進卻迴轉,隨意自在,執其要領,去諸穢說。

汝諸離車,亦應共往觀其得失。」

中有離車作如是言: 「若薩遮尼犍子能與沙門瞿曇共論議者,無有是處。」 復有說言: 「薩遮尼犍子聰慧利根,能共論議。」
  
時,有五百離車與薩遮尼犍子共詣佛所,為論議故。
  
爾時,世尊於大林中坐一樹下,住於天住。
  
時,有眾多比丘出房外,林中經行,遙見薩遮尼犍子來,漸漸詣諸比丘所,問諸比丘言:「沙門瞿曇住在何所?」

比丘答言:「在大林中,依一樹下,住於天住。」

薩遮尼犍子即詣佛所,恭敬問訊,於一面坐。 諸離車長者亦詣佛所,有恭敬者,有合掌問訊者,問訊已,於一面住。
  
時,薩遮尼犍子白佛言: 「我聞瞿曇作如是說法,作如是教授諸弟子,教諸弟子於色觀察無我;受、想、行、識觀察無我,此五受陰勤方便觀察如病、如癰、如刺、如殺,無常、苦、空、非我,為是瞿曇有如是教,為是傳者毀瞿曇耶?如說說耶?不如說說耶?如法說耶?法、次法說耶?無有異忍來相難詰,令墮負處耶?」

佛告薩遮尼犍子: 「如汝所聞,彼如說說,如法說,法、次法說,非為謗毀,亦無難問令墮負處,所以者何?我實為諸弟子如是說法,我實常教諸弟子令隨順法,教令觀色無我;受、想、行、識無我,觀此五受陰如病、如癰、如刺、如殺,無常、苦、空、非我。」
  
薩遮尼犍子白佛言:「瞿曇!我今當說譬。」
  
佛告薩遮尼犍子:「宜知是時。」
  
「譬如:世間一切所作皆依於地,如是,色是我人,善惡從生;受、想、行、識是我人,善惡從生。

又復,譬如:人界、神界、藥草、樹木皆依於地而得生長,如是色是我人;受、想、行、識是我人。」
  
佛告火種居士: 「汝言:色是我人;受、想、行、識是我人耶?」
  
答言:「如是,瞿曇!色是我人;受、想,行、識是我人,此等諸眾,悉作是說。」
  
佛告火種居士:「且立汝論本,用引眾人為?」
  
薩遮尼犍子白佛言:「色實是我人。」
  
佛告火種居士:「我今問汝,隨意答我。

譬如:國王於自國土,有罪過者若殺、若縛、若擯,若鞭,斷絕手足,若有功者賜其象、馬、車乘、城邑、財寶,悉能爾不?」
  
答言:「能爾,瞿曇。」
  
佛告火種居士:「凡是主者,悉得自在不?」
  
答言:「如是,瞿曇。」
  
佛告火種居士:
  
「汝言:色是我;受、想、行、識即是我,得隨意自在,令彼如是,不令如是耶?」
  
時薩遮尼犍子默然而住。

佛告火種居士:「速說,速說,何故默然?」
  
如是再三,薩遮尼犍子猶故默然。
  
時,有金剛力[士]鬼神持金剛杵,猛火熾然,在虛空中,臨薩遮尼犍子頭上,作是言: 「世尊再三問,汝何故不答?我當以金剛杵碎破汝頭,令作七分。」
  
佛神力故,唯令薩遮尼犍子見金剛神,餘眾不見。
  
薩遮尼犍子得大恐怖,白佛言:「不爾,瞿曇。」
  
佛告薩遮尼犍子: 「徐徐思惟,然後解說,汝先於眾中說:色是我;受、想、行、識是我,而今言不,前後相違。汝先常說言:色是我;受、想、行、識是我。
  
火種居士!我今問汝,色為常耶?為無常耶?」
  
答言:「無常,瞿曇!」
  
復問:「無常者,是苦耶?」
  
答言:「是苦,瞿曇!」
  
復問:「無常、苦者,是變易法,多聞聖弟子寧於中見我、異我、相在不?」
  
答曰:「不也,瞿曇!」
  
受、想、行、識亦如是說。

佛告火種居士:「汝好思而後說。」
  
復問火種居士: 「若於色未離貪、未離欲、未離念、未離愛、未離渴,彼色若變、若異,當生憂、悲、惱、苦不?」
  
答曰:「如是,瞿曇!」
  
受、想、行、識亦如是說。
  
復問火種居士: 「於色離貪、離欲、離念、離愛、離渴,彼色若變、若異,則不生憂、悲、惱、苦耶?」
  
答曰:「如是,瞿曇!如實無異。」
  
受、想、行、識亦如是說。

「火種居士!譬如:士夫身嬰眾苦,常與苦俱,彼苦不斷、不捨,當得樂不?」
  
答言:「不也,瞿曇!」
  
「如是,火種居士!身嬰眾苦,常與苦俱,彼苦不斷、不捨,不得樂也。
  
火種居士!譬如:士夫持斧入山,求堅實材,見芭蕉樹,洪大𦟛直,即斷其根葉,剽剝其皮,乃至窮盡,都無堅實。
  
火種居士!汝亦如是,自立論端,我今善求真實之義,都無堅實,如芭蕉樹也,而於此眾中敢有所說,我不見沙門、婆羅門中所知、所見,能與如來、應、等正覺所知所見共論議不摧伏者,而便自說:『我論議風,偃草折樹,能破金石,調伏龍象,要能令彼額津、腋汗、毛孔水流。』汝今自論己義而不自立,先所誇說能伏彼相,今盡自取而不能動如來一毛。」

爾時,世尊於大眾中被b多羅僧,現胸而示: 「汝等試看!能動如來一毛以不?」
  
爾時,薩遮尼犍子默然低頭,慚愧失色。
  
爾時,眾中有一離車名突目佉,從座起,整衣服,合掌白佛言: 「世尊!聽我說譬。」
  
佛告突目佉:「宜知是時。」
  
突目佉白佛言: 「世尊!譬如:有人執持斗斛,於大聚穀中取二三斛,今此薩遮尼犍子亦復如是。
  
世尊!譬如:長者巨富多財,忽有罪過,一切財物悉入王家,薩遮尼犍子亦復如是,所有才辯,悉為如來之所攝受。
  
譬如:城邑、聚落邊有大水,男女大小悉入水戲,取水中蟹,截斷其足,置於陸地,以無足故,不能還復入於大水,薩遮尼犍子亦復如是,諸有才辯,悉為如來之所斷截,終不復敢重詣如來,命敵論議。」
  
爾時,薩遮尼犍子忿怒熾盛,罵唾突目佉離車言: 「汝麁疏物,不審諦,何為其鳴!吾自與沙門瞿曇論,何豫汝事?」
  
薩遮尼犍子呵罵突目佉已,復白佛言: 「置彼凡輩鄙賤之說,我今別有所問。」
  
佛告薩遮尼犍子:「恣汝所問,當隨問答。」 「云何瞿曇為弟子說法,令離疑惑?」
  
佛告火種居士: 「我為諸弟子說: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麁、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如實觀察,非我、非異我、不相在;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彼學必見跡不斷壞,堪任成就,厭離知見,守甘露門,雖非一切悉得究竟,且向涅槃,如是,弟子從我教法,得離疑惑。」
  
復問瞿曇: 「復,云何教諸弟子於佛法得盡諸漏,無漏心解脫、慧解脫,現法自知作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佛告火種居士: 「正以此法: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麁、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如實知,非我、非異我、不相在;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彼於爾時,成就三種無上:智無上,解脫無上,解脫知見無上;成就三種無上已,於大師所恭敬、尊重、供養如佛。
  
世尊覺一切法,即以此法調伏弟子,令得安隱,令得無畏,調伏寂靜,究竟涅槃,世尊為涅槃故,為弟子說法。

火種居士!我諸弟子於此法中,得盡諸漏,得心解脫,得慧解脫,於現法中自知作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薩遮尼犍子白佛言: 「瞿曇!猶如壯夫鋒刃亂下,猶可得免,瞿曇論手,難可得脫。
  
如:盛毒蛇猶可得避,曠澤猛火猶可得避,兇惡醉象亦可得免,狂餓師子悉可得免,沙門瞿曇論議手中,難可得脫。 非我凡品輕躁鄙夫論具不備,以論議故來詣瞿曇。

沙門瞿曇!此毘舍離豐樂國土,有遮波梨支提,漆菴羅樹支提,多子支提,瞿曇在拘樓陀支提,婆羅受持支提,捨重擔支提,力士寶冠支提,世尊!當安樂於此毘舍離國,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及諸世間於世尊所常得恭敬、奉事、供養,令此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長夜安樂,唯願止此,明朝與諸大眾,受我薄食。」
  
爾時,世尊默然而許。
  
時,薩遮尼犍子知佛世尊默然受請已,歡喜、隨喜,從座起去。

爾時,薩遮尼犍子於彼道中語諸離車: 「我已請沙門瞿曇及諸大眾供設飯食,汝等人各辦一釜食,送至我所。」
  
諸離車各還其家,星夜供辦,晨朝送至薩遮尼犍子所。
  
薩遮尼犍子晨朝灑掃敷座,供辦淨水,遣使詣佛,白言: 「時到。」
  
爾時,世尊與諸大眾著衣持鉢,往薩遮尼犍子所,大眾前坐。

薩遮尼犍子自手奉施清淨飲食,充足大眾。

食已,洗鉢竟。
  
薩遮尼犍子知佛食竟,洗鉢已,取一卑床,於佛前坐。
  
爾時,世尊為薩遮尼犍子說隨喜偈言:
「於諸大會中,奉火為其最,闈陀經典中,婆毘諦為最。
人中王為最,諸河海為最,諸星月為最,諸明日為最,十方天人中,等正覺為最。」
  
爾時,世尊為薩遮尼犍子種種說法,示、教、照、喜已,還歸本處。

時,諸比丘於彼道中眾共論議: 「五百離車各為薩遮尼犍子供辦飲食,彼諸離車於何得福?薩遮尼犍子於何得福?」
  
爾時,諸比丘還自住處,舉衣鉢,洗足已,至世尊所,頭面禮足,退坐一面,白佛言: 「世尊!我等向於路中自共論議:『五百離車為薩遮尼犍子供辦飲食,供養世尊、諸大眾,彼諸離車於何得福?薩遮尼犍子於何得福?』」
  
佛告諸比丘: 「彼諸離車供辦飲食,為薩遮尼犍子,於薩遮尼犍子所因緣得福;薩遮尼犍子得福,佛功德;彼諸離車得施有貪、恚、癡因緣果報,薩遮尼犍子得施無貪、恚、癡因緣果報。」
PM [線上快訊]寄信給文章作者...
Top
常自在
發表於: Sun.12/31, 2017 07:53 pm

所屬群組: 分區版主

發表總數: 128
會員編號: 6,439
註冊日期: 12/15, 17


將大開眼界回文移動至此:


”引用 (藍石 發表於: Sat.12/23 @ 2017 06:33 pm)

你真懶,既然你問了,我就包容你的懶,但是請你以後好好溝通,不用動不動就亂砍人。


上一卷
群陰已極一陽生。萬彙齊資露本真。覿體聖凡無二致。虛空充塞等乾坤。所以道天得一 以清。地得一以寧。聖人得一以治天下。衲僧得一任運騰騰。既然任運騰騰。不妨向 一陽未生之前。葭灰未動之際。直下坐斷。千聖頂[寧*頁]。不與一塵。作對淨裸裸。赤 灑灑。然後向者邊行履。頭頭上明。物物上顯。一為無量。無量為一。小中現大。大中現 小 ...

這是出自禪師。不是出自佛經
這種說法只是改編自 佛經類似「虛妄滅盡,即是菩提」的經文

將「虛妄」指為「陰」
將「真如」指為「陽」
這是中國人的習慣.但以佛經觀點而言,根本無關 練氣

佛陀教禪定,從不教 練氣。只教「專注一心」
PM [線上快訊]寄信給文章作者...
Top

顯示/隱藏【討論主題-弁鉯龠窗j 針對本主題發表回覆文章新增一討論主題